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微型小说

四月天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7-02-14   点击:


  四月天
  说起来心怡也是沾了新文化新思想的光,才能上学读书。孙家虽说家境不错,尤其是孙父经营有方,一个小铺子,越做越大,成了镇上数一数二的商户,但是早先并没打算让女儿读书。只一个女儿娇惯是娇惯,却没当成男孩子培养,后来世人都说,女孩子读书,说明这家有身份,其他商户的女孩子都上了学。这成了一种身份的象征,为了体面,孙父才点了头,花了这个钱。让心怡一路读到了师范。
  亲事是早年订的,当时两家原也般配,都是小门小户吃穿不愁,而后孙家生意越做越大,对方李家就显得寒素了些。孙父有退亲的意思,又怕人说他不仗义,有些为难。事情就拖了下来,幸而李家的孩子天嘉还算争气,书读得好,日常往来应对合仪,这事也就没人提了。
  在大学的时候,同学间刮起来了退亲潮,好似这成了反封建的标志。心怡也受了影响,有些犹豫有些茫然,她和天嘉见面并不多,父亲有退亲的意思,就不许女儿多往来,用的理由也堂皇,说是避嫌,心怡明白父亲是嫌人家家境一般了。但感觉上她喜欢那个清秀的男子,如绿竹翠翠,有着春天的生机与朝气,不像她自己的家庭,一半是旧时代的痕迹,一半想撞进新生活的时髦。怕人说落伍,骨子里又是土气的。
  让心怡下了决心,是撞见天嘉和校花杨柳在一起。细雨霏霏里,二人共撑一把油纸伞,要多浪漫有多浪漫,比丁香花还幽深的意境,一下子扎疼了她的眼。既然如此,何苦还拖着她的选择。
  她一开口父亲满口点头,因了这个杨柳,小镇上的人议论纷纷,成了名人,那是不一般的女子,能歌唱能跳舞,能在大庭广众之下讲一些时髦的名词,反正孙父听不懂,只听懂了爱国,他对于这个大概念不太懂。
  退婚的事进行的意外的顺利,好似人家也等着这一天。心怡反而有些心乱了,如果是这样,何必逢年过节,天嘉都要来,这些年零散送她的礼物也不少,都不贵重,却都合了她的心意。有书有扇子,有小饰品有玩具。都有着春天的气息。她没把那些东西退回去,一则不值钱,二则真心有些爱。
  再见天嘉的时候,他有些欲言又止的样子,她有些微微的失意。原以为不在意,却原来有些心动。千里万里,遇了一个人,恰好是她的未婚夫,却原来让她又失了手扔了去。一个人的选择,究竟是凭了自己心意重要,还是样样合了人的眼,才好。那一刻,她有些惆怅,终究只有自己的冷暖自己知,自己的人生路自己走,别人的喜好是别人的事,与自己的感受没有直接的关联。
  再给她介绍的人条件都好,看中她是独养女儿,孙家的还不都是她的。父亲精打细算,要高攀改换门庭。这些只令她心烦,盼着毕业,又怕了毕业,毕业后婚事会催得更急。那些上门的人,比天嘉有钱,却都没有他的神采。
  临毕业的时候,同学们三个一群五个一伙,都背了人说些什么。她疑惑有什么事情发生了吗,她追问一个极好的伙伴,她悄问她,要不要一起走,却一个新的地方,一个有着光明红星照耀的地方。
  她第一次失眠,这一次的挣扎比退婚还要煎熬,那时有些负气有些兴奋,现在冷静下来才懂,如果她不走,就要按父亲的意思嫁人,以后就是过母亲那样的日子,真正的以夫为天以家为重。
  她不要,她喜欢春天的气息,她不要在这个老旧的宅院里,过一眼看到头的日子。至于婚事,那个人不是天嘉,她如何会欢喜。
  她走得突然,真的守口如瓶,无人知晓。只留了封信,她想见父亲的暴怒,母亲的哭泣,母亲一向是做不得主的。父亲这一次失了算,原想着让她读书,等于是多了份嫁妆,这一次,竹篮打水一场空,总是她伤了他们的心。
  意外的发现领队竟然是天嘉,而杨柳原是他的上级,他们只是上下级关系。
  后来的日子,辗转多年,居无定所,唯一的快乐是,做着自己爱做的事,说着自己想说的话,那样的年代,这样的日子,就是天堂的日子吧。
  她追了天嘉,那时有些无微微的难堪,可是幸福的诱惑大于一切,爱情的执著让她放开了羞涩。
  结婚的时间是四月,天气极好,一年中最温暖最明亮的时光。
  她感叹幸而兜兜转转,没有错过,这在于她的勇气和坚持。原来人生的路是可以拚一拚的,结局也有预料中的好。
  
  
  审核编辑:白玉兰     推荐:白玉兰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二月柳

下一篇: 《 桂花香

编者按:
短篇小说副主编   白玉兰: 即将逝去的,方显珍贵。其实心怡是喜欢天嘉的,只是两家家境的差异,父母要退亲的想法,影响了心怡的判断。当看到天嘉和另一个异性频繁接触的时候,心怡才看清自己内心的感受,原来对天嘉的爱已经心存已久。结尾有情人终成眷属让故事有了暖意!推荐阅读!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2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