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方济各会

乱世江城 53

作者:行吟者    授权级别: C    编辑推荐    2017-02-14   点击:


  
  
  义士
  
  哈尔滨中央大街彼得的画室。初冬温煦的阳光照进二楼的工作间,彼得在给约翰画像。大胡子安逸地斜坐在沙发里,手里握着他的烟斗。
  “日本人在南满的学校里向学生要田鼠和猪血,我看学校的廊下摆了好多笼子,我走了好几个村镇,都在征集,这不是细菌的培养基吗?”约翰探询的口气问,想听听彼得的看法和态度。
  “那可是。”彼得肯定地说,他想起百合的谈话和她的调离,心头一痛。“这些东西都弄哪去了?”他停下了画笔,面色严肃。
  “哈尔滨!”约翰立起来,盯着彼得。“我在奉天城郊的小站探明的。一个工人说,陆陆续续要运一个冬天。”
  “这就是你到江城来的使命?”彼得问。
  “是的,帮我!”
  “当然!”两只男人的手紧紧握在一起。约翰复又从容坐下。
  “我猜测这个罪恶的机构就在这市郊,不会在山里,那样,会更显眼,也没有实验条件。”彼得说。同时两人都陷入了沉思。
  “让我点一锅烟。”约翰翻他的袍子取出烟丝揉进烟斗,彼得也放下笔,为他点着了火。
  大胡子站起来,一面吸烟,一面眯起眼看自己的像:
  “我说彼得,平时我对镜看自己是忧郁的,你怎么把我的眼睛画得这么明亮?”
  画家笑了:
  “你正处在新婚燕尔,不过,也许你一想到侦探,就兴奋了。”
  大胡子又歪头看了看,揶揄道:
  “日本人看了他,”他用烟斗指了指画像,“不会认为我是一个好斗的抗日份子吧!”
  “过一会我给你披一件教士的袍子就是了。”说到这儿,画家忽然被一丝闪念触动,他停笔问:
  “你了解圣.方济各会吗?”
  “兄弟,你算问着了,我至今保留着它的会藉。虽然我不是它的一个虔诚的教徒。”约翰现出一个智者的微笑,吸了一口烟。“这个派别是天主教托钵修会之一,它是由意大利阿西西城一个富家子弟方济各,你们中国也有译为法兰西斯的,在1209创立的。后来教皇批准它的会规,它提倡过清贫生活,麻衣跣足,托钵行乞,会友间讲义气,互称小兄弟。方济各会,拉丁文的意思就是小兄弟会。会士都穿一件灰袍子,人称灰衣修士。”
  听到这儿,一丝灵感的火花点亮了画家的头脑。
  约翰继续:
  “这个会派重视学术和教育,著名学者,如波那文都拉,罗杰•培根还有邓斯•司各特都属该派,与他们同类我引以为荣。”大胡子露出骄傲的微笑。
  “可我现在让你付出代价,新郎倌,从明天起你得搬出马迭尔,住到那苦行僧的公寓去。那是我的一个相识,你们的小兄弟贡献出来的。”接着彼得仔细地说出了他的想法。最后结论说:“只有这样,你才能结识更多的托钵乞食的朋友,才能走街串巷,到那偏僻的城郊,接近你的目的地。”
  约翰听了拍手叫绝。
  “只是,只是,”彼得嗫嚅。“要是你弄上一身虱子,嫂子知道会骂我的。”
  二人大笑起来。大胡子告辞,说先回旅馆洗个澡。
  彼得所言他的一个相识,就是陈婶那天说的马特维耶夫,陈婶过去服侍过他。而彼得只在请陈婶时,经人介绍与他谋过一面。
  
  情丝
  
  晚饭时,彼得对陈婶说起有一位家乡来的小兄弟会士,想住进会馆。让陈婶约一下她的前任主人。说一说。
  “不用,”陈婶笑着说,“公寓有修士管理,他们有会规和程式,我照料过他们。只要是会员,入驻时交出全部钱财,便可领一份卧具和衣钵。在花园那边,地点你知道。”
  彼得送陈婶出门,见伊万的车停在那里,便请他送陈婶回家,又嘱咐道:
  “等娜达莎下班,把她接过来,我有事求她,大叔也进来喝一杯,然后再送她回去。”
  伊万爽快答应了。
  送陈婶走后,彼得在屋子里踱着步,听着自己的脚步声在这空荡荡的屋子里回响,心里异常痛苦。玛莎走了,百合走了,姐姐柳芭也走了。如果没有日本人的折磨,老师不会死得那么早,他所心爱的女人也不会一个一个地逃离这里。他又想起百合临别的那个晚上。
  
  烛光如豆……
  “我难过的是和你分别。”百合说,“有一件事令我心痛欲绝。”
  “怎么?”彼得从她的声音中感到事情的严重,关切地拉起她的手。
  “你知道我的未婚夫,我的老师,那个细菌学教授,我跟你说过的,那年他给我发电说来哈尔滨,有任务,原以为帮满洲建什么机构,结果不明不白消逝了。我连他一面也没见到。最近我的一个朋友猜测,他可能被秘密处决了,因他拒绝进731部队。你知道731吗?那是进行细菌战的。他死了,就地埋了,谁也不知道他的尸骨丢在了哪个山谷,哪片荒野……”止不住的泪水从她的眼眶里涌出。
  “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彼得宽慰她说,“战乱,多少家庭遭受苦难!”
  “可是你知道,这样的悲剧,撕心裂肺,却一再重演,就在我的身边。”百合擦了擦眼泪继续说。“我们那有个战俘,汉族人,鲁诚,一个憨厚仁义的小伙子,一身好手艺。他挨了我们伤兵的打,也不还手,还给他做假肢。我把这个例子讲给了因,他用来讲解人的佛性。谁知道不久这个鲁诚却被送到了伐木场,又从那调送到了731,当了‘木头’。你知道什么是木头吗?就是病菌实验的活体。后来竟抽干了他的血,做疫苗。这都是那个朋友冒死告诉我的。这个小鲁就这样惨死了……”
  
  “一定要让全世界都知道,731这条毒蛇,这个噬血的野兽!”复仇的火在彼得的心中燃烧。他的脚步越来越快。他听到马车的声音。伊万把车赶进院子,栓上大门,和娜达莎走进前庭,抖着身上的雪花。彼得开了房门迎他们进来,去厨房煮了咖啡,在壁炉里添了柴。
  “大叔,”彼得给伊万脱去大衣,一面对他说,“我知道你不喜欢这淡泊的饮料,地下室有伏特加,自己去选,厨房里陈婶备了一些小菜,那儿有一个餐桌,你自便吧,驱驱风寒。”
  伊万高兴地抖着胡子去了。显然彼得不愿让马车夫听到下面的谈话。
  马车夫刚一出门,娜达莎迫不及待吊到彼得的脖子上,笑盈盈晃着头。彼得拉开她,让她坐下。
  “你师兄大贵出车没?”彼得问。
  “在家轮休,板儿来了。”娜达莎望着彼得,“找他有事?”
  “是的。”彼得严肃地说。
  “啥事?”
  “和你没关系。小妹。”
  “不,我也要当间谍。”娜达莎的眼睛亮了。
  “天啊,谁是间谍?”
  “那你为啥不让我知道?”娜达莎呶起了嘴。
  “他是铁路上的,走南闯北,我要画各地的风土,自然和他聊得来。”彼得实在不想让娜达莎卷进来。
  “那好吧,什么时间?在哪?”她天真地问。
  “明天下午,我在车站画画,让他去找我。”彼得说,“对了把板儿带上,我有他的两幅画像让他带回去。”
  彼得又问起樱桃和板儿娘俩的安置。娜达莎告诉他说,师兄在靠近山海关的一个小站上买了两间房,带一个菜园。那小站一般车都不停,但师兄回家却很方便。有什么风吹草动,娘俩还可进关到亲戚家去。
  “就是板儿在家呆不惯,逃学,爱在各大车站找他的伙伴混,还常常扒火车板来哈尔滨到他义父,我师兄的老房子住。”
  这时,伊万走了进来,看得出,他喝得很惬意。
  “大叔,过来烤烤火。”彼得让道。
  “不了,我这混身已经燥热了。我得走了,娜达莎,你留下吗?”
  “嗯!”娜达莎欢快地回应。
  “大叔,你还是送她回家吧。”彼得又转向娜达莎:
  “听我说,小妹,我这儿是非之地,说不定什么时候,小鬼子会闯进来。”
  他抚着她的头,那伤疤使他一阵心痛。娜达莎猛力一摇,便头也不回与马车夫走出去。
娜达莎走后,彼得坐在壁炉前,毫无睡意,心如刀绞,他不知道怎样对待这个善良、纯真、热情而又任性的姑娘。一件件往事涌上心头……

  
  审核编辑:白玉兰     推荐:白玉兰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伢子

下一篇: 《 彼得一日

编者按:
短篇小说副主编   白玉兰: 本章节主要讲述了彼得和约翰为了了解侵华日军731部队的罪恶行径而做得努力,彼得以画画为掩护,约翰以加入教会组织为借口,他们在机智地接近731部队,他们想让全世界知道侵华日军在中国犯下的滔天罪行。推荐阅读!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2

  • 白玉兰

    问好老师,祝创作愉快!

    2017-02-14

    回复

    • 行吟者

      @白玉兰 玉兰,我的好友,谢你一语中的的精彩的点评,更谢你的友好的鼓励,节日快乐。

      2017-02-14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