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游记异闻

王夫人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7-02-11   点击:


  王夫人(一)

  府里这些日子一直在为黛玉的到来而忙碌着,老太太疼女儿真是没的说了,这敏姑娘才去了,就急着让黛玉来,就怕林家委屈了她。这到怪了,再怎么说也是自己的女儿谁还能委屈了她。可是老太太执意如此,谁也没办法。按说一个没了娘的小姑娘来府里住着也没什么。反正自有丫环们照顾着,要说花钱,也是老太太出的,只是王夫人总有些不悦,数年前贾敏出嫁的情形还在眼前,一转眼面对的是她的女儿了。
  王夫人是王家的大家闺秀,一个千金小姐自然懂得如何管理另一个大家庭,敏的聪明清秀与她的端庄大气本不投缘,只是场面上王夫人还能应对,必竟小姑子迟早要嫁出去的,没必要让自己失了水准。于是她忍了,无论贾敏说什么她都一笑了之,没人能看出她对贾敏的不满,连自己也骗了过去。可是只有内心里知道她不喜欢她。她出嫁的时候她心中的一块石头落了地,没想到世事轮回,她还要面对贾敏的女儿,这一来黛玉是不会走的了。直到出嫁了。王夫人在心里叹子口气,怎么也好,只要她远离自己的玉儿就行了。
  她早早的醒了,已是习惯了,丫环们知道她的习惯也都起的早,一听见动静,金钏和彩云轻轻走进来,一个服侍王夫人起床,一个给王夫人准备洗脸水。王夫人知道新的一天又开始了,她只能打点精神,今天黛玉要来了。
  那个小女孩一进大厅,她的心突然动了一下,活脱脱的贾敏的模样。一样的如仙子般不染尘埃,也一样的不解世事吧。直觉上王夫人已知道她不会喜欢这个孩子。人与人的喜好是有直觉的。王夫人一直相信自己的直觉。
  接下来的场面自是感人,贾母伤感的泪如雨下,多少年没见过老太太如此的真情流露了,凤丫头也赶来捧场,哭哭闹闹的场面倒也动人,人在其中少不得也要跟着作样子,看大家的中心都在黛玉身上,王夫人不以为然“这个月的月钱放了没有。”这才是太太的正事,王终于找回了自己的角色,凤姐马上把目光移到太太这边,恭敬的回答了太太的问话。接下来是礼节上黛玉要去见二位舅舅,邢夫人马上站起来亲自带黛玉去,王夫人心中冷笑,这邢夫人真是会讨好老太太,不过王夫人是不屑于如此为之的,她不是邢夫人,她是原配,又有儿有女,比不得邢夫人,出身低又是续弦,没个子女,自然要低眉顺眼的。
  王夫人回到自己的房间。离开了老太太她的心会轻松些,那个眼明心亮的贾母是个厉害的婆婆。不动声色的就把本该属于自己的管理大权交给了凤丫头。虽说凤儿是自己的侄女,也是因为自己的从中安排,才让她嫁到了贾府,可是倒底不如自己做事来得简单。现在所有的简洁都变得复杂了。

  王夫人(二)

  婆子领着黛玉进房,王夫人起身拉了黛玉的手,不过是个小孩子,王夫人对自己说,场面的功夫还是要做的,自己必竟是人家的舅母。说了些场面话,要说正题了,王夫人说“府里别的姐妹们都好,以后一起读书一起作针线,都好,只是我那个儿子不省事,你要离他远些。”黛玉频频点头。看着她一脸谨慎的样子,王夫人有些不忍心,倒底是个小孩子,这么小没了母亲,也是怪可怜的。自己是不是太紧张了。
  接下来发生的一切就不是王夫人能左右的了。
  黛玉与宝玉初相见,就砸了玉,起因是黛玉无玉。宝玉便发了疯。接下来老太太居然安排他们都跟着自己住。这下子成了同吃同住了,她一下子成了离宝玉最近的人。
  一种无奈的感觉又一次袭上心头。王夫人的如意算盘又一次落了空。她能说什么,自己的儿子已经在老太太那里了,如今让贾母宠得除了老爷谁也不敢管,先还觉的好,后来发现宝玉的事自己已不能作主了,也只好先放着,必竟老太太疼宝玉可以让自己在贾府更有威信,可是她总觉得老太太没那么简单。现在老太太接来了黛玉,又让她和宝玉在一起。自己能说什么,这样的安排本不合理,三个亲孙女还都别处住着。可是老太太要如此谁敢说什么。况且一个小孩子,自己说多了,岂不让人家笑话。
  看着宝玉黛玉两小无猜青梅竹马,天天玩在一起,天天比一天亲密,这玉儿也怪了,那么多姐妹不投缘,偏和黛玉玩在一起,周瑞家的说,“这黛玉姑娘别看年纪小最是有心,看那宝玉事事都要听她的,要不然眼泪一掉,宝玉就只有认错的份了。”
  这是王夫人生平最恨的人了。可是如今却是无法。不能就这样,那天听周瑞家的说“老太太别不是想着亲上加亲把黛玉许给咱二爷吧。”王夫人听了心惊肉跳,不行,不能这样,事情若如此发展下去,对自己就不利了,一定要想办法。
  这一天收到妹妹的来信,信中说自丈夫去世,儿子越来越难管,生意不好好做,天天花天酒地惹事生非,让自己担心受怕的。只有女儿宝钗善解人意时常宽自己的心,只是女孩子家终要嫁人的,想想自己的儿子真是让自己头疼。王夫人放下信,这个妹妹打小就听自己的,自从分人成家后,也是书信不断,这不她有什么事都要听自己的主意,让她们进京。这样自己也好帮着妹妹,妹妹的女儿,比宝玉大一岁,也好。
  这个蟠儿临上京还惹事为了争一个丫头,打死了人。亏得贾雨村是老爷帮着复任的,这才大事化为无事了。要不然妹妹还不急死,这孩子让人操心。

  王夫人(三)

  宝钗站在那里行王夫人行礼,王夫人一下子就喜欢上了她,她的安静平和端庄大气,活活的就是另一个春儿,自己那个入宫的女儿。一样的神情一样的明丽。王夫人的心一下子柔和起来。看着她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王夫人的心晴朗起来。
  妹妹一家就安置在梨香院里,那是早年荣国公暮年住的所在,地方雅致倒也周全,现在终于有个可以说知心话的人了,家中的事宝玉的事,终于可以放心的和人说说了。
  妹妹说的是儿子太不听说,天天在外胡闹。女儿却是让人心疼。聪明懂事,知道事事为母亲分忧,真像自己的春儿。妹妹说了让宝丫头待选的事,王夫人说了自己的心里话“还是算了吧,你看春儿自打入了宫,我这母亲想见一面都难,就是见了,那种地方,也说不得三句话,孩子有什么事也帮不上忙。看着她一个人怪可怜的,可是却是无力。那地方哪一家没个后台的,孩子在那里说话行事都要小心,若有差错连命也难保。”妹妹听了果然慌了,忙说“我可舍不得宝丫头吃这份苦。”王夫人点头“你放心我自有办法。”
  宝钗进宫的事放了下来,王夫人也安了心,这样也好,老太太有个黛玉,自己有个宝钗。不是自己夸宝钗,这才多常时间,府上的人都说宝钗比黛玉和气,那黛玉小性子,人人皆知。只是宝玉却是和黛玉走的近。一时倒也没办法。
  真让王夫人不省心的还是赵姨娘,赵姨娘有个儿子和女儿,儿子看着倒也平常,女儿从小跟着老太太倒是个聪明能干的。看的出来探春是远着赵姨娘,她从小没和赵姨娘在一起,自然要远了些。长大了又知道嫡出与庶出的分别。自然不想人家提她庶出的事,总是在王夫人面前出现,自然也让王夫人安心不少。
  这一天,那个贾环偏用灯烫了宝玉的脸,王夫人大怒,多少年了,她不想直接针对赵姨娘,那样太失身份了,自己是王家的大小姐,是政老爷的原配,赵姨娘不过是一个妾,直接对她,那是抬举了她。好在平日里自有凤丫头,一切让凤丫头弹压的好,可是今天一看宝玉伤成那样,再也顾不得往日风度“你们也太过了,往日我不在意,你们越发得了意,竟干出这样的事是。”骂了几句,终究还是心疼宝玉,幸而没烫着眼,这孩子就是好心,还要对别人说是自己烫的,这孩子能不让自己操心。
  接下来宝玉又和凤姐中了邪,闹的鸡犬不宁,王夫人哭得肝肠寸断,好不容易和尚来了,这才治好了二人。王夫人算是松了口气,自己总算能好好休息几天了。

  王夫人(四)

  女儿封了妃,王夫人自然高兴,这下子孩子出了头,自己心上脸上也光彩。这下子在这个府里王夫人的地位更加稳固了。定了省亲的日子,府中忙着建省亲别墅。
  多少次王夫人从梦中醒来,好像看见春儿就在眼前,还是小时候那样,拉着自己的衣服,王夫人叹口气,进宫,若不是老太太的主意,若不是为了贾府的前程,自己怎么会同意把女儿送进宫里,进了宫,相见时难,每次见了都要伤心几日,不见又想的心疼。那样的痛没人知道。为了贾府,可是贾府又给了自己什么,长子死了,还好留下个兰儿。后来又有了宝玉,贾母爱若明珠,可是自己的心,最爱的女儿,进了宫,再也不能承欢膝下了。这样的痛啊哪一个母亲愿意承担。
  贾母当年舍不得贾敏,自己如何能舍得元春。
  那一夜,是王夫人一生也不会忘的。华服宫装下的女儿好美,可是她的泪落了三次,王夫人痛了三回,抱着女儿她的泪断了线,可是不能哭,皇家规矩违错不得。看着女儿,咫尺天涯,她还是不能说一句心里的话。相对无言,那是她的女儿呀。元春看着宝玉笑了,也许她为贾府所作的一切就是盼望这个弟弟能有出息,宝玉呀你不能让姐姐失望呀,你知道你小时候姐姐多疼你,她教你读书认字,她给你讲故事。走的那一天,她抱着你不放手。宝玉你是多少人的希望呀。
  那一夜好短,短的王夫人还没来得及看的清春儿的样子,她就要走了。春儿再一次泪下,王夫人的心又痛了起来。看着她远走。她什么也不能说。只能看着。这一世的母子情份,她知道她错了,不该让女儿进宫。皇妃并不是春儿的快乐,又怎样会是一个母亲的快乐。
  娘娘回了宫。王夫人让凤姐收拾照管,她是无力再应付了,她的心太累了,她要好好念念经,让自己的心静下来,府里还有太多的事让她劳神,她知道还有个宝玉,女儿她是顾不得了,那么这个儿子一定要按她的心意去作。

  王夫人(五)

  娘娘回宫后传旨让姐妹们和宝玉住进大观园,王夫人知道元春是体谅宝玉,可是她真的不想让宝玉离黛玉太近了,不过现在总算好些了,一个是怡红院,一个是潇湘馆,总算是远些了。可是那个痴心的孩子是不会明白一个母亲的良苦用心的。
  贾政吩咐人带宝玉过来。瞧着儿子在老爷面前的唯唯诺诺,真是又好气又心疼,这个儿子,人是聪明的,只是不用在读书上,老爷教训也是为了他好,原是望子成龙的意思,王夫人是高兴的,说明老爷在乎这个孩子。可是看宝玉每次小心谨慎的样子,不由得心疼,还好这次老爷只是说了几句让他读书的话。王夫人也放了心。
  一切都回到了正常,孩子一天天长大,王夫人只盼望着他能像他哥哥那样就行了,自己后半生也有了依靠了。
  那一日中午王夫人正朦胧睡去,听见外面有轻微的脚步声,王夫人不睁眼也知道是宝玉来了,只有他这个时候好精神,到处游逛。王夫人继续闭目休息。恍惚间听见儿子和金钏说话。本来这些事王夫人是不大理会的。可是越听越生气,金钏说“你忙什么,金簪子掉在井里,总是你的。我告诉你个巧宗,你去东院抓环哥和彩云去。”宝玉笑道“我只守着你,管他们作什么”。王夫人的午睡终于被破坏了,翻身起来,一巴掌打向打金钏“下作小娼妇,好好的爷们都叫你教坏了。”把头看宝玉早跑的没影了。金钏跪在地上苦求,王夫人命人唤玉钏过来,叫你妈把你姐领走。“我一生最见不得这个”。金钏在那里苦苦哀求,无奈纵然王夫人往日里对她好,可是就容不得这个。这金钏跟了王夫人十来年了,本来她天真活泼心灵手巧的,王夫人挺喜欢她的。金钏是有些爱说爱笑,本来王夫人素来爱静,因为是金钏,王夫人也从未责怪过。可是今天这样的事就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听了这些话,王夫人心惊胆战的,盛怒之下,顾不得别的了,马上让金钏走了。本来一个黛玉已让王夫人烦心,自己的丫环居然会对宝玉说出那样的话来,让宝玉去东院抓彩云和环哥,那会有什么好事,岂不是白白的带坏了宝玉,还让他和环儿结仇。王夫人是瞧不上赵姨娘母子,可也不要宝玉去得罪这个人。
  金钏走了,晚间王夫人叫了凤姐上来,把事情告诉了她,凤姐瞧着王夫人满面怒气,也不好说什么。素日看金钏很伶俐,没想到犯在太太手里,是没了余地了。
  凤姐回房告诉了平儿,平儿叹气“这丫头这么糊涂,太太的忌会一点不知道,太太最在意的是二爷,太太原是稳重人,金钏白跟了太太十年,竟不知道太太的脾气,没事的时候最是和善,若有了事,是没余地的。”想想金钏本来一月一两的月钱,活又轻省,不知多少丫环羡慕,这下子可是没了办法。凤姐打断平儿“你还说这样的话,回头让太太听见,那不得了。他们若求你,你可不能答应,瞧太太的样子,谁说谁倒霉。”平儿点头,心里为金钏可惜和伤感。

  王夫人(六)

  没想到金钏去了没几日,有人回她竟然投了井。这下子王夫人也慌了,倒底心里不安,忙赏了银子,不觉泪下,怎么说那丫头也服侍了王夫人十来年。正伤心着宝钗来了,王夫人忍不住对宝钗说了些事,宝钗劝道“必是她下去玩,不小心失足跌下去了,姨娘多赏些银子就是了,”王夫人说“银子已经赏了,想送她两套衣服,可是只有黛玉现新做了,说给了黛玉,这会子给了金钏又怕她多心。”宝钗忙说“我这有现成了,给姨娘拿来,她活着的时候也穿过我的衣服,身量也对。”宝钗却取衣服去了,王夫人的心情才平静了些。忙让人带了宝玉来,忍不住说了他几句,看见宝钗进来,才让他出去了。
  原以为事情就这么算了,没想到老爷为了戏子和金钏的事把宝玉重打了一顿,等王夫人赶去的时候,已是气息不畅了,王夫人忙抱住板子,贾政这才住手,王夫人想起珠儿不觉大哭起来“不争气的儿,你死了,让你大哥活着,也省的你父亲生气。你若有个好歹,让我指望那个。”说完泪如雨下,一旁的李纨也放声痛哭起来,姑娘们和凤姐也来了,都陪着落泪,只是没老爷的话,谁也不敢怎么样。只听见老太太外边说话的声音,贾政忙赶了出去,向母亲陪笑问好,贾母不理他,只说要带了宝玉和太太回南京去,贾政忙跪下了。贾母进来,看见宝玉的情况也哭了起来,凤姐见状,忙命人把宝玉抬回房去请大夫调治,贾母亲自跟到园子里,看大夫诊治完毕,说不妨事,才在众人的劝说下离开了。王夫人又是心痛又是气,知道是赵姨娘母子把金钏的事胡说了一通告了到老爷那里,只是眼前也无话可说,只能放在心里。
  晚间仍不放心宝玉,叫人到怡红院传话让一个跟二爷的人来说话。没想到来的是袭人,袭人是老太太的丫环,因她细致周到才让老太太派到了宝玉那里,王夫人常听人说袭人稳重大方,素有好感。今日见是她,于是便问了几句宝玉的情况,听袭人说疼得好些了,已经能睡了,心里才踏实下来。问袭人知道不道环儿告状的事,袭人说不知道,又说“论理我们二爷也该老爷教训才对,”这话正合了王夫人此时的心事,忙念了声佛“我的儿,难为你明白,我如何不知道该教训他,先前珠大爷在的时候,我是如何管了。只因为现在就这么一个孩子,又生的单弱,万一有个好歹让我以后靠谁去。”说到这里眼泪早下来了,袭人也跟着落泪。又道:"二爷是太太养的,岂不心疼.便是我们做下人的伏侍一场,大家落个平安,也算是造化了,要这样起来,连平安都不能了.那一日那一时我不劝二爷,只是再劝不醒.偏生那些人又肯亲近他,也怨不得他这样,总是我们劝的倒不好了.今儿太太提起这话来,我还记挂着一件事,每要来回太太,讨太太个主意.只是我怕太太疑心,不但我的话白说了,且连葬身之地都没了."王夫人听了这话内有因,忙问道:"我的儿,你有话只管说.近来我因听见众人背前背后都夸你,我只说你不过是在宝玉身上留心,或是诸人跟前和气,这些小意思好,所以将你和老姨娘一体行事.谁知你方才和我说的话全是大道理,正和我的想头一样.你有什么只管说什么,只别教别人知道就是了."袭人道:"我也没什么别的说.我只想着讨太太一个示下,怎么变个法儿,以后竟还教二爷搬出园外来住就好了."王夫人听了,吃一大惊,忙拉了袭人的手问道:"宝玉难道和谁作怪了不成?"袭人连忙回道:"太太别多心,并没有这话.这不过是我的小见识.如今二爷也大了,里头姑娘们也大了,况且林姑娘宝姑娘又是两姨姑表姊妹,虽说是姊妹们,到底是男女之分,日夜一处起坐不方便,由不得叫人悬心,便是外人看着也不象.一家子的事,俗语说的`没事常思有事',世上多少无头脑的人,多半因为无心中做出,有心人看见,当作有心事,反说坏了.只是预先不防着,断然不好.二爷素日性格,太太是知道的.他又偏好在我们队里闹,倘或不防,前后错了一点半点,不论真假,人多口杂,那起小人的嘴有什么避讳,心顺了,说的比菩萨还好,心不顺,就贬的连畜牲不如.二爷将来倘或有人说好,不过大家直过没事,若要叫人说出一个不好字来,我们不用说,粉身碎骨,罪有万重,都是平常小事,但后来二爷一生的声名品行岂不完了,二则太太也难见老爷.俗语又说`君子防不然',不如这会子防避的为是.太太事情多,一时固然想不到.我们想不到则可,既想到了,若不回明太太,罪越重了.近来我为这事日夜悬心,又不好说与人,惟有灯知道罢了."王夫人听了这话,如雷轰电掣的一般,正触了金钏儿之事,心内越发感爱袭人不尽,忙笑道:"我的儿,你竟有这个心胸,想的这样周全!我何曾又不想到这里,只是这几次有事就忘了.你今儿这一番话提醒了我.难为你成全我娘儿两个声名体面,真真我竟不知道你这样好.罢了,你且去罢,我自有道理.只是还有一句话:你今既说了这样的话,我就把他交给你了,好歹留心,保全了他,就是保全了我.我自然不辜负你."袭人连连答应着去了.

  王夫人(七)

  袭人的事,原是意外,没想到她如此的明白。本来这袭人是老太太的人,王夫人一直另有所想,今日看来,这袭人的想法作事与自己是相合的。不如收过来,也有个好帮手,她在宝玉身边常规劝着,倒是能省自己的事了。自己天天不可能总是在儿子身边唠叨,只是如何收服袭人让她忠于自己倒是要好好想一下。
  一夜难眠,天明时节,王夫人想好了办法,只是要等一个合适的机会说出来。她要给袭人一个惊喜,王夫人相信如此一来袭人必会忠心于她。因为这是一个大大的诱惑。
  终于等到凤姐来回事,这日午间,薛姨妈母女两个与林黛玉等正在王夫人房里大家吃东西呢,凤姐儿得便回王夫人道:"自从玉钏儿姐姐死了,太太跟前少着一个人.太太或看准了那个丫头好,就吩咐,下月好发放月钱的."王夫人听了,想了一想,道:"依我说,什么是例,必定四个五个的,够使就罢了,竟可以免了罢."凤姐笑道:"论理,太太说的也是.这原是旧例,别人屋里还有两个呢,太太倒不按例了.况且省下一两银子也有限."王夫人听了,又想一想,道:"也罢,这个分例只管关了来,不用补人,就把这一两银子给他妹妹玉钏儿罢.他姐姐伏侍了我一场,没个好结果,剩下他妹妹跟着我,吃个双分子也不为过逾了."凤姐答应着,回头找玉钏儿,笑道:"大喜,大喜."玉钏儿过来磕了头.王夫人问道:"正要问你,如今赵姨娘周姨娘的月例多少?"凤姐道:"那是定例,每人二两.赵姨娘有环兄弟的二两,共是四两,另外四串钱."王夫人道:"可都按数给他们?"凤姐见问的奇怪,忙道:"怎么不按数给!"王夫人道:"前儿我恍惚听见有人抱怨,说短了一吊钱,是什么原故?"凤姐忙笑道:"姨娘们的丫头,月例原是人各一吊.从旧年他们外头商议的,姨娘们每位的丫头分例减半,人各五百钱,每位两个丫头,所以短了一吊钱.这也抱怨不着我,我倒乐得给他们呢,他们外头又扣着,难道我添上不成.这个事我不过是接手儿,怎么来,怎么去,由不得我作主.我倒说了两三回,仍旧添上这两分的.他们说只有这个项数,叫我也难再说了.如今我手里每月连日子都不错给他们呢.先时在外头关,那个月不打饥荒,何曾顺顺溜溜的得过一遭儿."王夫人听说,也就罢了,半日又问:"老太太屋里几个一两的?"凤姐道:"八个.如今只有七个,那一个是袭人."王夫人道:"这就是了.你宝兄弟也并没有一两的丫头,袭人还算是老太太房里的人."凤姐笑道:"袭人原是老太太的人,不过给了宝兄弟使.他这一两银子还在老太太的丫头分例上领.如今说因为袭人是宝玉的人,裁了这一两银子,断然使不得.若说再添一个人给老太太,这个还可以裁他的.若不裁他的,须得环兄弟屋里也添上一个才公道均匀了.就是晴雯麝月等七个大丫头,每月人各月钱一吊,佳蕙等八个小丫头,每月人各月钱五百,还是老太太的话,别人如何恼得气得呢."薛姨娘笑道:"只听凤丫头的嘴,倒象倒了核桃车子的,只听他的帐也清楚,理也公道."凤姐笑道:"姑妈,难道我说错了不成?"薛姨妈笑道:"说的何尝错,只是你慢些说岂不省力."凤姐才要笑,忙又忍住了,听王夫人示下.王夫人想了半日,向凤姐儿道:"明儿挑一个好丫头送去老太太使,补袭人,把袭人的一分裁了.把我每月的月例二十两银子里,拿出二两银子一吊钱来给袭人.以后凡事有赵姨娘周姨娘的,也有袭人的,只是袭人的这一分都从我的分例上匀出来,不必动官中的就是了."凤姐一一的答应了,笑推薛姨妈道:"姑妈听见了,我素日说的话如何?今儿果然应了我的话."薛姨妈道:"早就该如此.模样儿自然不用说的,他的那一种行事大方,说话见人和气里头带着刚硬要强,这个实在难得."王夫人含泪说道:"你们那里知道袭人那孩子的好处?比我的宝玉强十倍!宝玉果然是有造化的,能够得他长长远远的伏侍他一辈子,也就罢了."凤姐道:"既这么样,就开了脸,明放他在屋里岂不好?"王夫人道:"那就不好了,一则都年轻,二则老爷也不许,三则那宝玉见袭人是个丫头,纵有放纵的事,倒能听他的劝,如今作了跟前人,那袭人该劝的也不敢十分劝了.如今且浑着,等再过二三年再说."

  王夫人(八)

  如此一来,袭人的身份等于是半分开了,在夫人小姐们和奴才们那里算公开了身份。为什么没有回老太太和老爷,王夫人另有打算,一旦回了,那袭人心里踏实了,于自己反倒少了层顾虑。现在银子涨了,可是自己仍有着最终的决定权,袭人对于自己既有感谢又要敬畏着。如此最好。
  刘姥姥这是第二次来了,第一回让凤姐去安排的。听说赏了二十两银子,王夫人也算是满意了,她知道刘姥姥必是念自己的恩。第二次遇上了老太太的兴致,老太太亲自接待的,又带着大家逛了一天的园子,倒也乐融融的。刘姥姥走时,王夫人让平儿来,给了平儿一百两银子,让她给刘姥姥,以后不要求情靠友的了,自己置些产业,生活也有了依靠。刘姥姥那个神佛的故事投了王夫人的缘,王夫人可不就是先没了个儿子后来佛爷又给了个宝玉吗,所以王夫人对刘姥姥是有些好感的。既是和王家沾了边,没的让她为难的。王夫人是大方的,在这方面是她是慈悲为怀的。
  转眼间好几个月过去了,这天府中极是热闹。妹妹的侄女和侄子来了,邢夫人的兄嫂一家,还有李纨的婶娘,还有侄儿王仁,贾母自是高兴,她是人越老越喜排场了。那宝琴生的好,投了老太太的缘,非让王夫人认作女儿,老太太要养活,这场合王夫人自然奉承,可是心里奇怪,不知道老太太打的什么主意。王夫人素知贾母的为人,不会这么单纯的。却是一时猜不透。
  等到了雪天老太太去园子里赏雪,才明白了。贾母对妹妹表达了对宝琴的好感,似乎有为宝玉求配的意思。后来听说琴儿已许了人家,忙叹可惜。真是好笑,只有妹妹相信,这是贾母的意思,琴儿一来,府里便知道她是为了婚事才进的京,满府皆知,贾母怎会不知,原来她是用此来说明,她没相中宝钗。真真是精明。一时倒让王夫人无计可施。王夫人自然中意宝钗,可是老太太选选中黛玉,一时倒也难办。谁了不能先开口,一开口被对方回了,事情就死了,以后倒难办了,孩子们还如何见面呀。
  冷眼看着,宝钗和宝玉相处的也好,宝玉对这个姐姐也是极好的。总比和黛玉在一起三天两头的吵架来的妥当。可是王夫人也明白在宝玉心里是黛玉的份量重一些。
  因为朝中有事,自己和老太太都要出门,凤丫头又病了。王夫人只好让李纨探春和宝钗来管家。本来是不想让探春出面的。可是这府里也就她还是个精明的人。这话总不能让老太太说出来。于是只好成全探春了。还是不放心,才再三的托了宝钗,这孩子叫王夫人省心,只是宝钗太按规矩办事,总觉的自己是客人,总是远着事非,想来也对,只是眼前状况。也只好让她出面了。

  王夫人(九)
  
  探春一出山,就遇见了赵姨娘兄弟的丧事,王夫人事先没作任何交代。想想上次袭人的母亲没了,王夫人亲自唤凤姐来,让凤姐亲自照管,又破例省了四十两银子。这次吴新登家的事先也回了,王夫人只说知道了,让她回探春和李纨,王夫人就是要看看探春如何处理。这的确难办,探春没有这方面的处事经验。王夫人知道这是有些难为她的。
  探春按规矩办的,只赏了二十两银子,果然赵姨娘大怒,跑到议事厅大闹大哭,说她混的连袭人不如,她可是生了探春和环儿的。这点到了探春的痛处,探春很生气别人提她庶出的事,可是生母总提,让她气愤又委屈。只是拿帐本让赵姨娘看看,无奈赵不听,直闹得探春也哭了,平儿来了,赵才走了。这事王夫人事先已经想到了,赵姨娘必然以袭人的事来搅所以让探春去处理这个麻烦。这样也好,让探春认清府里的事不是那么好办的。
  接下来探春的一系列改革,早有人悄报与了王夫人。王夫人无语,若是现在就拦下来,必让人说闲话,也好,先让她高兴几天,等凤丫头身体好了,管事的时候再说,就没人把矛头指向自己了。
  当了这么多年的儿媳妇,王夫人只是明白自己做每一件事都要考虑到贾母的态度,大房那边不能让人家挑出毛病。邢夫人虽说身份不及自己,可必竟是长房儿媳。这就占了优势。
  老太太当年瞧不上大房,可是又不能公开让大房失势,只好让他们分出去另住,让凤姐来管家,凤姐怎么说也是长房儿媳。又是自己的内侄女,倒是两边都顾了。这才让长房无话可说,这些年来凤儿自然是倒向自己的。大事小事都要向自己汇报,原也是称心的。凤儿的脾气直,有些自己讨厌的人正好让她出面。这样倒好了,威风的是风儿,得利的是自己。就比如赵姨娘,作为正房自己要作出贤德的样子,不能直接发难。就让凤儿去充分表现吧,她知道凤儿极讨厌赵姨娘这样的人。现在看来成效很好。赵姨娘母子很怕凤姐。倒说太太是好太太。这样就行了。

  王夫人(十)

  时间过的真快,赵姨娘的孩子这么大了,王夫人知道他们母子迟早是宝玉的麻烦。比起宝玉的天真与善良,那赵氏母子就太厉害了。烫伤宝玉,背后向贾政告状让宝玉挨打,这些是小儿科,不知道他们会不会作出对宝玉更不利的事。他们的目标是宝玉,他们是一直密切盯着宝玉犯错的人,只要一有风吹草动这二人一定会告诉老爷的,偏老爷就听他们的,一定会向宝玉发难。那贾环的问题多了,可是宝玉从来不会计较,不去告状的。有凤姐在,他们对宝玉还要客气些。
  想到这个只知道玩的儿子。王夫人忍不住叹气。现在母亲事事替他想,可以后,宝玉总要自力的呀。所以宝玉夫人的人选就非常重要了。一定要找一个聪明稳重能教导宝玉读书,还要能周旋于大家庭的人,这样宝玉才能安全些。宝钗是非常好的人选,又是知根知底的人。只是偏有个老太太不同意,把黛玉早早的安排进了贾府,这么多年下来,从小孩子都长成了大人,自己的心事还是心事。一切依然是零。要等机会,可是孩子们都大了,连比他们小的云姑娘都有了人家。还能等到什么时候。老太太说宝玉命中不该早娶。可是自己着急呀。珠儿已然没了,当然盼着宝玉早日成家立业。自己的一桩心事也就放下了。
  紫娟说黛玉要回苏州,那宝玉就疯得人事不知了。还是见了紫娟才缓了口气。拉着紫娟不放,说要走一起走,紫娟反复说是一句玩笑话,这孩子仍是不信,倒底还是大病了一场。这样的实心人可教母亲怎么办。能不替他担心吗。王夫人终不是糊涂,还是看的出来黛玉在宝玉心中的份量。可是她不能成全呀,黛玉的心性她不喜欢,黛玉的身体更让人担心。她总不能让儿子冒这个险。断送了他一生的幸福。
  长房那边为迎春订了亲事,老爷回来说孙家不妥当,不是书之家,况且声名不好,他劝了几次无奈大老爷不听,所以心情很是烦恼。王夫人劝他“算了,人家是亲父主张,旁人也说不得话。老爷劝了几次,也算是尽了心,若这是迎丫头的命,谁也没办法。”贾政也只得点头。邢夫人对迎春一直不管不问的。这些年是在这边长大的,看那孩子的个性太过软弱,王夫人也自知她嫁过去日子难过。那样的家族,没一点手段是难立足的。而且照老爷的说法那孙家不是好相处的。心中也为她担心,必竟这孩子也是自己看着长大的。可是老太太都没管这事,自己一个小婶子更是管不了的。只能帮着她准备嫁妆。于是叫了凤儿来,把意思说了让凤儿看着操办去了。

  王夫人(十一)
  迎春果然嫁的不好,回来就伤心落泪,众人忙着解劝,王夫人也劝了一回,让人好生安排她去园子里住。
  探春的婚事也有人提,只是老爷刚外任回来,暂时不提,于是王夫人命人将老爷的意思说给了管事的。
  一个元春一个宝玉,总是王夫人的心事。那李纨带着兰儿倒是很好,兰儿用心读书,李纨管教的好,这让王夫人也算安心些。
  这一日宫里带话来说是娘娘病的不轻,于是王夫人和凤儿进宫探视,孩子果然憔悴了不少,说起来春儿是落泪无语,看人也瘦了不少。后来花钱找了来往多的太监打听才知道娘娘受了别的妃子的闲气,心思重,又染了风寒,才病了许久,开始还不想让太医看,只说过些日子就好了,只是后来重了,宫女们才请了太医来看,吃些药总不太好。王夫人自然也忧心了。每日里都在佛堂里为娘娘祈福,希望女儿早日康复。
  过了些日子,宫里传话是稳住了,王夫人进宫,看元妃气色果然好些了。这才放心。回到府中赶上邢夫人送来的绣春囊,王夫人明白这是邢夫人在讽刺自己对大观园的管理不当。于是气怒交加,亲自跑去质问凤姐,凤姐终于把自己解释清了,最后王夫人决定清查大观园,当然重点是怡红院。这时王善保家的来了,她是邢夫人的陪房,自是心腹。王夫人心想也好,你就跟着吧,省的自己对邢夫人解释了。于是组成了清查小姐。那王善保家的先告了宝玉房中的晴雯,王夫人忙唤晴雯来,一提怡红院王夫人就草木皆兵。晴雯来了,王夫人一看她的样子就恼了。素日这些丫鬟皆知王夫人最嫌妆艳饰语薄言轻者,故晴雯不敢出头.今因连日不自在,并没十分妆饰,自为无碍.及到了凤姐房中,王夫人一见他钗鬓松,衫垂带褪,有春睡捧心之遗风,而且形容面貌恰是上月的那人,不觉勾起方才的火来.王夫人原是天真烂漫之人,喜怒出于心臆,不比那些饰词掩意之人,今既真怒攻心,又勾起往事,便冷笑道:"好个美人!真象个病西施了.你天天作这轻狂样儿给谁看?你干的事,打量我不知道呢!我且放着你,自然明儿揭你的皮!宝玉今日可好些?"晴雯一听如此说,心内大异,便知有人暗算了他.虽然着恼,只不敢作声.他本是个聪敏过顶的人,见问宝玉可好些,他便不肯以实话对,只说:"我不大到宝玉房里去,又不常和宝玉在一处,好歹我不能知道,只问袭人麝月两个."王夫人道:"这就该打嘴!你难道是死人,要你们作什么!"晴雯道:"我原是跟老太太的人.因老太太说园里空大人少,宝玉害怕,所以拨了我去外间屋里上夜,不过看屋子.我原回过我笨,不能伏侍.老太太骂了我,说`又不叫你管他的事,要伶俐的作什么.'我听了这话才去的.不过十天半个月之内,宝玉闷了大家顽一会子就散了.至于宝玉饮食起坐,上一层有老奶奶老妈妈们,下一层又有袭人麝月秋纹几个人.我闲着还要作老太太屋里的针线,所以宝玉的事竟不曾留心.太太既怪,从此后我留心就是了."王夫人信以为实了,忙说:"阿弥陀佛!你不近宝玉是我的造化,竟不劳你费心.既是老太太给宝玉的,我明儿回了老太太,再撵你."因向王善保家的道:"你们进去,好生防他几日,不许他在宝玉房里睡觉.等我回过老太太,再处治他."喝声"去!站在这里,我看不上这浪样儿!谁许你这样花红柳绿的妆扮!"
  晴雯的出现更加让王夫人下定决心好好查查大观园了。

  王夫人(十二)

  查的结果是王夫人把病中的晴雯撵了出去,又把四儿芳官等人都撵了,连园子里的戏子也都赶了。只留了她瞧着顺眼的袭人、麝月、秋纹几个人,而且明告诉宝玉,明春搬出这园子,让宝玉用心读书。
  王夫人也不知道自己为何如此的愤怒,好像是担心着什么。也许是元春的事让她惶恐。也许是贾府日益的衰落让她的更加没了安全感。总之王夫人连老太太的丫环晴雯都没手下留情。这一次王夫人一改平日的温和形象,连兰儿的奶妈也赶了。
  王夫人的心静下来没几日。宫里又传旨让她进去,说是娘娘的病又重了。王夫人隐约觉得娘娘这次不大好。这几日都是老太太一起去的,王夫人没找到机会。夜里突然宫里又来人,王夫人没让人回老太太,自己一个人进了宫,元春果然不大好,王夫人当即哭了,元春勉强笑道“母亲放心。孩儿无事,吃贴药就好了。”王夫人勉强冷静下来,说起宝玉的事。元春明白了母亲的心意是中意宝钗,她也看好宝钗,于是点头。王夫人放了心。
  又过了几日,宫里传出话来,元妃赐婚让宝钗宝玉月内成亲。府中一下子忙乱了起来,贾母此时也是无话,明知必是王夫人说了什么,可是此时再说已然太晚。这一次还是王夫人赢了。贾母知道宝钗也是好孩子,配的上宝玉。只是自己心疼黛玉,现在如何安排黛玉。贾母自是烦恼。
  王夫人一如往日的平静,看着凤姐忙着张落。其时凤姐也是中意黛玉的,只是现在也只好面对现实了。王夫人通过娘娘赢了这盘棋。金玉之说成了现实。王夫人纵然知道儿子的心事,可是她不能任由儿子去作主。她以为她是一个好母亲,必须替他决定大事。
  一晃多年过去了,王夫人想起这一幕,忍不住会心痛。元妃在宝钗和宝玉成亲的第三日就走了。一月后老太太也走了,黛玉回了苏州没几个月也走了。贾府发生的太多的变故。东府和大老爷的事发了,东府被抄,大老爷充了军,老爷免了职。大家都搬到了城外,宝玉和宝钗倒是和和气气的,只是人呆呆的,后来就失了踪,有人看见他出家了。
  王夫人的头发一夜间全白了,她的儿子,她一心的为他打算,可是他还是走了,让他这个母亲如何的面对未来的人生。她的女儿,她最懂事的女儿为了贾府年纪轻轻的的就没了,可是最后贾府还是完了。
  月光照在王夫人的脸上,王夫人的神情是那样的清冷,她的心碎了!
  
  审核编辑:落叶半床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机场边上的村子

下一篇: 《 珍爱红楼-----流水清石

编者按:
散文副主编   落叶半床: 从王夫人的视角来写,倒也别致。引用的要是少一点就好了。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