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微型小说

蘅芷清芬--宝钗一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精华文章    2017-02-11   点击:


  蘅芷清芬--宝钗一
  家里正乱着,忙着打点上京的物品,这一去是不再回来了,母亲已经决定常住京里了,这里只好放弃了。自从精明睿智的父亲走了,家里的情况发生的巨变,慈善的母亲根本无力应付这样的局面,管不了骄纵成性的儿子,也控制不了宠大的家族生意,看着儿子日日花天酒地的胡闹,在外面惹事生非,只有叹气流泪的份,生意也是日渐零落,终于京里的舅舅和姨娘都写信催我们上京,也好有个照应,帮着管束一下哥哥,于是母亲作了决定举家上京。对外只说一则是去户部办些生意上的事,我们家是皇商是在户部挂了名的,二则说是我要待选,这两个理由是最好的说辞了,礼仪之家办事就是要有一个好的理由,这样才不失身份。
  就在这样的时候哥哥也不闲着,居然为了抢一个丫头把一个小乡绅给打死了,看他一脸的不在乎,母亲却是慌了神,这种事可大可小,打点好了,是万事大吉,可稍不留神那也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家中的事托了大管家去料理,我们按原来订好的日子起程。看着哥哥的样子,也着实让人生气,母亲是满心的忧虑,只不好说出来,叫人唤了那个丫头来。莺儿和她一同进来的,好清丽齐整的模样,安安静静的站在那里,眼神中的惶恐与忧伤让人心疼,母亲也是被打动了,问她年纪家乡姓名,她只是摇头都不记得了。母亲的心软了“好可怜的孩子,还这么小,又生的这么好,真是可惜了,宝钗你给取个名字,先放我那服侍吧。”我点了头,给她取名叫香菱,她气质如荷,自有一种芬芳,只是经历不顺,还是叫菱吧,这样还能多些顺气。愿她的美能给她带来幸福,可是遇上了哥哥这样的人,我也忍不住替她叹气,看的出来母亲是怜惜她的,可是早晚还是惹不起哥哥。
  终于到了京城,在路上我们接到了家里的信,说是新来的贾老爷替我们打官司的事理顺了,让家里的人放心。哥哥更加的得意,母亲忍不住教训了他几句,他倒是答应的好,不过只要离了这个门,又会忘到脑后了。哥哥想去自己的家里住,母亲当然不同意,虽说舅舅出京赴任了,可是还有姨娘那里,早听说她们家最是显赫,大表姐还进了宫,这次也能长长见识了。哥哥看母亲急了,只好同意一起去贾府。
  终于进了贾府,气势自是不凡,绝不是自家的富字可比,那种贵是难喻的华美,礼出大家自有其理,看那些来往的仆人们个个华服丽裳,院落井然雅致。和姨娘见了礼,姨娘比母亲大些,比母亲威严多了,也是这样的府弟这样的人家,若是和母亲那般,恐怕早被人欺负死了。姨娘唤人把宝玉带不。宝玉那个带玉而生的表弟,常听母亲说她是这府里老太君的凤凰,是姨娘的命根子,人生的好,只是淘气些,常让父母生气。
  他进来了,突然间整个世界的喧哗都静了下来,他站在那里,令人震动的不是他的眉清目秀,不是他的玉树临风,是他的神情,是他的眼神,那样的澄净那样的天然,好似一块璞玉,散发着天然的光芒,有着玉的柔和,又有着顽石的清新。如一轮皎月,青辉散下来,世界一下子柔和了清亮了。
  蘅芷清芬--宝钗二
  在梨香院里住了下来,这里的景色很好,哥哥说太冷静,我却喜欢那院里的几株梨花。开始哥哥还闹着要走,一个月下来又突然安静了下来,说这里也好,想必是他又找到了他的狐朋狗党。看来环境的改变于他没什么意义,母亲却安了心,在这里和姐姐住着,她好像踏实了下来。听姨娘的陪房周姐姐说,从前在家时就是如此,母亲什么都听姨娘的,家里的事都是姨娘作主。
  多少年过去了,母亲和姨娘之间的关系和性格都没有改变,看的出来姨娘对母亲的关照是少有的,她和母亲在一起时,神情会少见的平和随意。这些日子她们一直在谈我进宫的事,最后她们做了决定,让我放弃进宫待选的事。
  姨娘亲自和我说的,说我的个性倒有些像她,是个明礼懂事知道体贴人的孩子。姨娘说“进宫的人都是有家族背景的,而且里面的斗争很复杂,让春儿入宫是家中的意思,我这个作娘的纵然不乐意,也说不出来,自打春儿入了宫,想见一面都难,每次托了人送了银子,见了也是说不了几句话,春儿说她很好,只是我看的出她的日子不容易,在那里不能说错半句话,做事要有分有寸,每个主子都不好得罪,可是让人人满意又是不可能。真是难为那孩子了。可不能再让你去受这个苦了。”姨娘说到这里眼圈红了,母亲也落了泪,姨娘说“宝丫头,你就别去了,你娘可受不得这个,你在府里吧,放心我自有安排。我这个家早晚要交给你的。你和我的春儿是一样的。”
  姨娘走了,母亲的心放了下来,她本来也不乐意我入宫,这下她可踏实了。我的心有些失落也有些惊喜,不能入宫,就等于这一生注定在民间了,那人金壁辉煌的后宫,纵然美丽也太远了,不能去也好。姨娘说这个家早晚是我的,那么她说的是宝玉了,想到这里我的脸红了。母亲脸上有了喜色,她说“宝丫头,你也十三了,不小了,也该为你打算了。你父亲没的早,她最疼的是你,让我千万不能委屈了你,我想你姨娘这样的人家,宝玉又是那样,我也算对得起你父亲了。”母亲说到这里又落了泪,我的心也痛了。父亲一直说我是他的明珠,他对我比对哥哥好,他说我要是个男孩子,薛家就不虑了。我忙笑着劝母亲“妈妈又这样了,你的身子刚好了些,别再伤心了。只是姨娘这儿,还有个老太太的外孙女,看样子老太太疼的很,又是那样的模样,宝兄弟和她很能玩的来。”母亲不以为然“那都是小孩子的事,他们哪里做的主,就算老太太喜欢黛玉,那也不能一手包办呀,必竟你姨娘才是宝玉的母亲,我们这样的人家,老太太能说什么,况且你才来了几日,府里上上下下都夸你好,说你比那黛玉强多了,不像她又是身体弱又是性子不好。”母亲的话我没放在心里,我眼前是宝玉看黛玉的神情,那样的全神贯注,好像整个的世界就只有一个黛玉,其实他们原也是最好的,他们在一起那样的自由那样的任性,我知道那是一种只有亲人才有的随意,宝玉对我是和和气气的,可是那是客气和礼数,和黛玉是不一样的。我的心有些乱了,不能想下去了,这婚姻大事本也不是我能想的,一切随缘吧,父亲常说,随缘,天意自有安排。
  蘅芷清芬--宝钗三
  在贾府的日子过的真快,转眼间我十五岁的生日到了,老太太对凤姐说她要给我过生日,母亲自是欢喜,说是老太太喜欢我。我心里明白,老太太最是场面上的人,她的心是明亮的,这么作是给姨娘和薛家面子。必竟四大家庭是一个整体,老太太要考虑这一层,拐着弯也给舅舅面子,让舅舅知道贾家没有亏待我们薛家。
  好热闹的场面,我的心却是孤寂的,这样的一切于我又有什么关系。我倒是宁愿捧一本书,在梨花树下静静的渡过一天,那样的云淡天高,才是我的心情。这样的场面我不再是我了,我要从容的应对一切,要做个稳重的大家闺秀。要为母亲为姨娘,只是不能为我了。戏台上极热闹,大家都乐在其中,这热闹的背后又有谁是真心的快乐。
  云儿该是最快乐的,她是那样的大说大笑,好像记得我也有过那样的时光,是父亲在的时候吧,一去不复返了。
  散场的时候,凤姐姐说一个作小旦的像一个人的模样,云儿脱口而出是黛玉。宝玉忙使眼色,可是晚了,黛玉已经气走了。宝兄弟是无事忙的,总是如此的劳心不得好,一下子两个妹妹都生气了。
  看宝兄弟写的贴子,我真有些后悔点了那出戏,他竟有了悟的意思,虽说让我们几个人给说的没了词,把贴子的放在了一边,可是我总是担忧。真怕他存了这个心,这些想法最能移人的心,宝玉呀,你可不能有这样的想法。你身上有多少的希望呀!
  元春姐姐封了妃,要回来省亲了,看着府里忙忙碌碌的建省亲别院,姨娘的脸上有了难见的笑容。她的女儿终于熬出了头,她的心终于有些安慰了。只有宝兄弟没放在心上,依然想着去苏州的妹妹。他的心里只有黛玉,我明白他们之间的情意。
  蘅芷清芬--宝钗四
  见到了元春姐姐,她好美,只是她的神情总有些淡淡的惆怅,已成了人间富贵花的她原来是这般的无奈,看见她的泪,我明白了姨娘不让我入宫的苦心。那一夜,我看着她终于明白原来一个女人成了皇妃并不是一件快乐的事。满天的烟花太绚烂,会让人忘了身在何处,可是烟花会散的,落下的烟花,依然跌落在红尘里,好像戏散后,原是别人的风景。
  我们住进了大观园,这是一个美丽的地方,无不是精工细做的典雅,生活在这里远离了荣府的事事非非有些世外桃源的感觉,人间的桃源真的存在吗。
  本来我不想住进来,想和母亲在一起,可是母亲和姨娘一定要我进来,并为我选了蘅芜院,这里真的好美,可是我依然会担心母亲。母亲软弱哥哥依然胡闹生事,我怎么能放心的在这里呢。
  真的是为了金玉之说吗,怎么觉的像前尘往事一样,我都感到了陌生。看着宝玉和黛玉那样的心心相映,虽然他们三天吵了两天好了,快成了府里的笑话了,可是我知道那其中的情谊。姨娘是越来越不喜欢黛玉了,她敷衍的好,只是我知道她的愤怒,她一心想让宝玉读书,可是宝玉天天和黛玉在一起,她管不得说不得,老太太让姨娘只能静静的等待。
  偶而会碰上黛玉刻薄的话,我只是一笑了之。我知道她的心思,她是计较金玉之说,可是又不能表达出来。宝玉对她的份量太重,要不然他们天天吵什么。患得患失的心是最痛的。我懂,所以我不放在心上,对于未来其实决定权不再我的手中,我的命运其实与他们一样的,都是由别人决定的。只是有个爱我的母亲,那个哥哥对我是言听计从的可是也只让我担心,只是有个母亲比黛玉强些。
  蘅芷清芬--宝钗五
  娘娘在观里做好事,让府里的人去玩,本来并不想去,也许是因为静惯了,不喜欢那种热闹的场合。在那里自己不是自己,那个宝钗不是真实的,是礼节之下的一个好的演员,得到了众人的赞扬却是没有自己。这样的丢失会让她心疼。可是老太太发了话,只好愉快的点头。
  那一天热闹极了,光车就几十辆,我和黛玉坐了一辆,她今天气色挺好。人比花娇,有时看她有些不真实,她太美,美的灵动悠扬,好似不是这红尘中的人。进了观里,张神仙出来了,他和贾府素有渊源,贾母待他也和气,大家相识多年了,珍大哥也是对他极礼遇。他请了宝玉的玉请道友们看,又带回了道友们进献的礼物。宝玉从盘中挑出一个麒麟,老太太说好像见谁家的孩子带着,我脱口而出,是云妹妹,探春说宝姐姐有心,凡事都记得。黛玉冷冷的说“她在别的上面还有限,唯独在人的带的东西上面有心。”我一时愣住了,自悔刚才多言,黛玉原就因金玉之说对我有看法,现在又扯出了云儿的麒麟,她更加有气了。一时无语,我只能沉默,而且还要若无其事的沉默着,这样才能是一个标准的大家闺秀。倒也羡慕黛玉的直来直去,她活的明快真实,可是我不能,若是那样母亲会忧心的,我只能做一个体贴母亲的好女儿,用成人的眼光要求自己。也许踏进贾府的那一刻,那个天真的宝钗就只能藏在梦里了,我是贾府的客人,只能做一个好客人。
  回到府里便听说宝黛大吵了一回,这次吵的很厉害,府里的人都说连老太太、太太都惊动了。二人好几天不说话,起因大约和张神仙给宝玉提亲有关。这是二人的心病呀,太太对母亲说“宝玉这孩子也是,不好好读书,天天和黛玉在一起做什么,老太太护着自己也说不得,”听的出姨娘不满意黛玉,也是天下哪一个母亲能喜欢一个把自己儿子弄的没魂的女子。
  云儿来了,她一来先问宝玉,看的出来他们是兄妹情深,宝玉一直珍藏着庙里得来的麒麟,大约是要送给她的吧。宝玉是够操心的了。
  遇见袭人,正聊了几句,听老婆子们说太太的丫环金钏投了井,真是怪了。几天前还见那个丫头。她是太太的大丫环,太太一直很看重她,不知为什么给撵了出去,这又投了井,她有什么委屈吗!
  从礼节上说我要去太太那里看看,太太一个人在流泪,只能开导太太,说金钏是下去玩失足落井了,太太的脸色果然好些了。说是多给银子,只是没有合适的衣服,我忙吧自己新做的取了来,看见太太正在训斥宝玉,看来这事和他也脱不了关系。这个表弟也太能惹事了,为他烦恼的女孩子很多了,他还生事。真不让人省心。
  蘅芷清芬--宝钗六
  莺儿跑来说宝玉让老爷给打了,老太太她们都去了,这回子已抬回怡红院了,想想便知道必是宝兄弟的事让老爷知道了,其中有一条是为了忠顺王府的一个戏子。老爷这才震怒了。这一次出手不会轻了的。
  我取了药,打听着老太太他们走了,才去了怡红院,把药给了袭人,让她给宝玉服用,看着打的憔悴的宝玉,不由的心疼,只好劝了几句,只是话说的急了,忙收了口,问袭人被打的原因,袭人说是哥哥告了状把戏子的事说了出去,才惹的忠顺王府来要人,触怒了老爷。宝玉忙拦袭人“大哥哥不是那样的人,”都这回了,他还如此细心,怕自己难堪。你要是多用点在老爷那里,何至于如此。
  离了怡红院,来看母亲,把事情和母亲说了,母亲也生哥哥的气,这时吃醉了哥哥回来了,说起此事,他倒急了,说是别人赖他的,那宝玉是天王不成,总要怪在别人头上,不如进去打死,自己去偿命,拿了棍子要闹,被我和母亲拦住了,我说他不给闹事,他急了反说我因为金玉之说护着宝玉,我一听哭了“母亲听听,这是哥哥说的话吗,”哥哥看我哭了,才溜走了。怕母亲伤心,我不敢当着她的面委屈。只好一个人回了大观园,第二日记挂着母亲,忙去母亲那里,看见母亲在梳洗,不觉又滴下泪来,这时哥哥进来,左一个赔礼又一个他错了,我终于没法生气了。
  原来连哥哥都说我护着宝玉,难道真的是这样吗,我一直以为没有,可是为什么会关心宝玉挨打的事,为了他还和哥哥吵架,这不是无动于衷的我呀。
  一个宝玉已经让黛玉心痛了,我不想陷进去,我关心他只是为了姨娘,他必竟是姨娘的希望和依靠。姨娘待宝玉就如母亲待哥哥是一样的,儿子不争气母亲当然生气了。天下父母都是一样的。所以姨父才会那样打宝玉,可是打的是重了些。老太太非常生气,而且不许老爷最近在管束宝玉,让宝玉好好养病,那宝玉更加的顽劣了。看来他是没长什么记性。
  蘅芷清芬--宝钗七
  那一天中午去看宝玉,宝玉睡着了,袭人在一旁作针线,和袭人说了几句话,袭人说是脖子酸了,出去一下,我拿起针线替袭人绣了起来,才绣了几个花瓣,突然听见宝玉在梦里喊“和尚道士的话如何信得,什么金玉良缘,我只要木石情缘。”一时间怔在那里,原来这才是他的心事,他从来都是明白的,不是见了姐姐忘了妹妹,他的心里一直是只有妹妹的。金玉不是他的心意,他重的是木石,一切都已明白。其实早就知道,可是人就是心存幻想,不道最后一刻,总是觉得梦有实现的一分可能。以为自己不在乎,以为自己看明白了,其实不明白,原来在现实面前才明白自己是在意的。
  那么多年了,以为只是一句戏言,没想到自己早就信了,一直以来心中其实是在乎的,只是不能面对不想承认,这一刻退无可退,才知道自己的心意。只是却连落泪的资格也没有,连发脾气的资格也没有。原来伤痕最深的不是泪,是欲哭无泪呀。
  袭人进来,我又恢复了正常。淡淡的笑着,没有人知道心中的痛已然入骨。慢慢的走出怡红院,这个季节是大观园最美的时节,花正红柳正绿,池中的莲花正开,可是属于我的那一朵没开就落了。花在梦里开,没开在红尘里。醉的是我,原来所有人都醒了,只是自己在梦中。
  那一刻我的心醒了,感觉自己下子长大了,我真的会随遇而安的,一切随缘吧。
  总是记得初见你时的样子,眼前一亮的感觉,多年来一直在梦里萦绕!
  蘅芷清芬--宝钗八
  一切的一切都好似前尘往事,突然间远了,远的不是这一生的梦了。
  转眼秋天到了,园子里又是新的景致了,黛玉病了几日,今天去看看她,自从她说错了酒令,我说了她之后,我们的关系成了彼此无话不谈的好姐妹。其实她的心是最是晶莹透明,人世间的一点真情都能将她溶化。
  进了潇湘馆,这里太静了,加上翠竹茵茵,更觉清凉,又是秋天了,秋风一起已有淡淡的寒意了。黛玉见我进来,忙挣扎着坐起来,我一笑将她扶住“看你的气色今天好些了,只是这一春一秋的闹一场也不是个事,请个好大夫瞧瞧,冶好了,岂不省事。”黛玉叹气“你看我好的时候,就知道了。”我瞧了药方“这里面人参肉桂的太多了,还是多服些燕窝的好,养好了胃比什么都强。”“这每年请大夫吃药,老太太、太太、凤姐姐,便不说什么,那底下的老婆子们岂不抱怨。这会子我又说吃燕窝,虽说燕窝不值几个钱,可是那些人还不说我轻狂。”我想了想“我家里还有,我让人送些,又便宜又省事。”黛玉笑了笑“谢谢姐姐”。我们谈了许久,总是惺惺相惜。她把我当成了姐妹。我看的出来,她是真心的。其实女子的友谊建立起来是很容易的,只要你真心待她就行了。
  她快点好起来吧,我还是喜欢在社里看她伶牙俐齿。她笑的样子像春天,那样的清莹,天真中透着明快。
  离开的时候,天渐渐的阴了,看来今天会有雨了,心情是欢喜中带点忧伤。我总是能得到别人的信任,她们会把心事告诉我,可是我却是没能遇到一个能听我诉说心事的人。若是有那么一个人,可以让我把心里的话自由的说出来,那该是多好。
  妹妹宝琴来了,和她们兄妹有些年没见了,她长得更漂亮了。薛蝌也更加懂事了,他们都说他更像是我的兄弟,斯文大方,要是哥哥能有他一半母亲也就省心了。
  母亲是高兴的,薛家本来人就少,这下子可热闹了,哥哥也多个帮手,母亲也可省些心。
  老太太一见琴儿就迷住了,非逼着太太认了作女儿,跟着老太太,她老人家要亲自照管。琴儿住在了老太太哪里,一日起居饮食,皆由老太太亲自管理。薛蝌去了哥哥的书房。都安顿下来了,我的心快乐起来,可是又觉得有些不安,为什么老太太那么对琴儿,当年对黛玉不过如此,难道令有所想。
  蘅芷清芬--宝钗九
  琴儿穿着老太太送她的野鸭子毛作的大衣,大家争着看,都说老太太那么疼宝玉也没给他,云儿说“也就她配穿”。大家欢笑着,难得的是老太太的孙女们谁也没对琴儿不瞒,连黛玉也是赶着她叫妹妹,看的出来黛玉是真的把琴儿当作自己的妹子了,琴儿和大家处的也好。她的性格像云儿,天真热情,这样的女孩子本就和人容易相处,只是单纯了些,让人不放心。
  原来老太太想把琴儿许给宝兄弟,听妈妈说,老太太细问琴儿的生辰八字,听说琴儿许了人家,只说可惜了。奇怪,老太太岂会不知琴儿许亲的事,琴儿上京进为了梅家,这事府里人人都知道。老太太的意思,我眼前一亮,明白了,她是用此告诉母亲,她的人选不是我。我笑了,我早已放弃了。金玉之说,本不是我说的。得之我愿,失之亦喜。早已不会让我牵肠挂肚了。只看老太太和太太之间的安排了。可惜我们的事我们谁也不能表达意见。
  我的心再次想到了金玉,什么金什么玉,都是一个件物品而已。难道宝黛的情不重要吗。
  紫娟说黛玉要回家。引得宝玉大病了一场,府里议论纷纷,说什么的也有。母亲说的好,从小一块长大的,难免会关心。算是替他们解了局。看着宝玉的神情,他的心都在黛玉身上,可是姨娘却是非常愤怒,她的儿子她作不了主,她是不能忍受的。宝玉于她的份量太重,所以她是不会放弃了。我总觉的姨娘会有大的行动了。她不是一个能忍太久的人。
  那一夜莺儿来告诉我,凤姐姐和周姐姐及大房那边邢夫人的陪房各处查看,查了不少东西。这是姨娘的动作了。真快!
  接下来听说司棋走了,入画走了,更厉害的是怡红院,晴雯芳官四儿。好多的人都被太太撵走了,只余下了袭人麝月秋纹几人,太太的动静也太大了。那睛雯可是老太太的人,太太这次也没客气。只对老太太说晴雯娇气得了重病,老太太只是笑笑,没说什么。她心里肯定知道是怎么回事,只是没有点明罢了。
  宝玉呢,他什么也没作,原来他是只会生病的。看来他的个性还是孩子气的软弱,将来真的风雨来的时候,他能挡的住吗!
  所以第二天,我就搬离了这个梦幻般美丽的大观园,天下筵席没有不散的,我还是要走了。宝玉宝玉,始终是林妹妹的宝玉,不是我的,不是红尘的。
  蘅芷清芬--宝钗十
  世事终成流水,大观园好像一梦。这里也有我的欢与梦想,可是我还是决定搬出去。自太太抄捡大观后,这里已成多事之秋。
  姨娘劝我,我笑对姨娘说“是为了哥哥娶亲的事,我们家的事姨娘还不知道吗,靠住的人总共没几个。我劝姨娘还是把园子这项费用省了吧,现在不比从前了,当日我家的情况姨娘是知道的。”
  姨娘点头,我知道她不会这样做的,她和母亲一样是千金小姐的出身,出嫁后又是排场惯了的。母亲性子好,没什么主意,所以倒还好劝。姨娘的身份在那里,又是讲场面的人,倒底也还会硬撑下去,只是这样对将来会更加不利。
  哥哥选的是桂花夏家,这家就一个女儿,想是会惯些的,不知道会给这个家带来什么。看着香菱快乐的忙碌着,真的为她担心,这么多年来,她一直温和安静,这尘世的一切纷扰,都没入她的心。她好似一朵莲花,美是美,可是没任何抵抗能力。桂花是什么样的花,与莲花能相处吗!
  真的希望哥哥能好好的过日子,让母亲省些心。
  黛玉的身体越来越差了,她的心事越来越重了。而宝玉还是长不大的孩子,难怪姨娘会操心。贾府的二小姐迎春出嫁了,嫁的是孙家,听说二老爷为此还特意和大老爷反对过,可是大老爷不听,可怜的二小姐,本来就软弱,以后的日子更加难了,孙家在京里的名声不雅。不是好相处的人家。
  三小姐的婚事也开始有人提了,她是贾府最出色的女孩子,是一个有志向有见识的女孩子,比宝玉强多了。四小姐一心礼佛。和东府那边断了联系。贾府越来越冷落了。
  蘅芷清芬--宝钗十一
  哥哥的亲事办了,嫂子进了门,服饰鲜艳,人也俏丽,只是眼神凌厉,一看不是和气的性格。哥哥不几日就占了下风,嫂子给香菱改名叫秋菱,说是我起的名字不通,秋菱,秋天的菱角,清香尚在,只是恐怕已至秋凉了。
  这些日子这听见大嫂子和哥哥吵架,弄得家中不宁,母亲去劝也不听,还白白的跟着生气。我劝母亲,随他们去吧,母亲对哥哥已是操够了心,他不长进也是没办法。母亲还是保重吧。
  这些日子嫂子又开始针对秋菱,说是秋菱害她,哥哥不问缘由就打秋菱还是母亲拦了下来,我让秋菱随了我,让她躲开嫂子们的矛头吧。
  大哥和嫂子是难和睦了,哥哥收拾东西出了门,留下嫂子在家里兴风作浪,我们只是不理她。
  听说迎春那里很受气,唉,母亲听了也掉了泪,母亲又把我的事提了出来。我知道她和姨娘的心是一样的,还是中意宝玉,母亲问我,我沉默摇头,母亲明白我是因为宝黛的事,所以也只是叹了口气,说看看吧。
  去园子里看黛玉,园子中人少了,更加冷清了,进了黛玉的房间,景物依然,看着黛玉依然清瘦,我们聊了几句,看她的气色好了些,我劝她有时间多出去走走,不要总是闷着,会闷出病来的。她点头答应了。
  走过怡红院,莺儿说进去看看二爷吧,我想了想还是算了,如今都大了,不比从前了。太太现在已不让二爷随便在园子里逛了,还让周瑞家的时常过来照看,大家都明白是针对黛玉的,宝玉是闹了几次,无奈太太不依,说是让他用心读书,明年就搬出园子去,免得他的心散了。
  到了太太那里,说了些家常话,姨娘问了哥的情况,也叹气,娶这样的媳妇如何是好,看来姑娘的性格最是重要的。说完盯着我看,我的脸红了,想想黛玉,我又低了头。
  秋菱的病更重了,请大夫吃药,全不管用,我和母亲都很着急,嫂子还是三天两头的吵闹,没人理她,就自已骂上一会儿。看着秋菱,恍然间想起初见她时那个清丽的女孩子,一晃儿好几年了,如花岁月她却如此的憔悴,我的心也悲凉起来,你快些好起来吧,我知道母亲心里是极中意她的,可惜了母亲的一片心,哥总是不明白。
  蘅芷清芬--宝钗十一
  哥哥的亲事办了,嫂子进了门,服饰鲜艳,人也俏丽,只是眼神凌厉,一看不是和气的性格。哥哥不几日就占了下风,嫂子给香菱改名叫秋菱,说是我起的名字不通,秋菱,秋天的菱角,清香尚在,只是恐怕已至秋凉了。
  这些日子这听见大嫂子和哥哥吵架,弄得家中不宁,母亲去劝也不听,还白白的跟着生气。我劝母亲,随他们去吧,母亲对哥哥已是操够了心,他不长进也是没办法。母亲还是保重吧。
  这些日子嫂子又开始针对秋菱,说是秋菱害她,哥哥不问缘由就打秋菱还是母亲拦了下来,我让秋菱随了我,让她躲开嫂子们的矛头吧。
  大哥和嫂子是难和睦了,哥哥收拾东西出了门,留下嫂子在家里兴风作浪,我们只是不理她。
  听说迎春那里很受气,唉,母亲听了也掉了泪,母亲又把我的事提了出来。我知道她和姨娘的心是一样的,还是中意宝玉,母亲问我,我沉默摇头,母亲明白我是因为宝黛的事,所以也只是叹了口气,说看看吧。
  去园子里看黛玉,园子中人少了,更加冷清了,进了黛玉的房间,景物依然,看着黛玉依然清瘦,我们聊了几句,看她的气色好了些,我劝她有时间多出去走走,不要总是闷着,会闷出病来的。她点头答应了。
  走过怡红院,莺儿说进去看看二爷吧,我想了想还是算了,如今都大了,不比从前了。太太现在已不让二爷随便在园子里逛了,还让周瑞家的时常过来照看,大家都明白是针对黛玉的,宝玉是闹了几次,无奈太太不依,说是让他用心读书,明年就搬出园子去,免得他的心散了。
  到了太太那里,说了些家常话,姨娘问了哥的情况,也叹气,娶这样的媳妇如何是好,看来姑娘的性格最是重要的。说完盯着我看,我的脸红了,想想黛玉,我又低了头。
  秋菱的病更重了,请大夫吃药,全不管用,我和母亲都很着急,嫂子还是三天两头的吵闹,没人理她,就自已骂上一会儿。看着秋菱,恍然间想起初见她时那个清丽的女孩子,一晃儿好几年了,如花岁月她却如此的憔悴,我的心也悲凉起来,你快些好起来吧,我知道母亲心里是极中意她的,可惜了母亲的一片心,哥总是不明白。
  蘅芷清芬--宝钗十二
  本来所有的事情还能就这样慢慢的拖下去,可是娘娘病了,让一切发生了改变。这天母亲来告诉我“娘娘这几日病的很重,老太太和你姨娘凤丫头要天天在宫里候着,府里没人照看,你姨娘托我帮忙照看几天,我答应了,只是咱们这里,你看。”我明白母亲的意思是不放心嫂子,“母亲放心,妈妈带了菱姐姐去吧,让她也散散心,家里嫂子也就是天天喝酒,生气了就回娘家,妈妈不用担心,反正现在两院中间有门隔着,她要过来也要走大门,不会有事的。而且还有二弟和琴妹妹,妈妈放心吧,”
  母亲带着秋菱去了贾府,也好让秋菱去那边散心吧,她的身体好了些,换个环境没准能调养好些。只是娘娘病重,让人担心,她是贾府的支柱呀。不知道姨娘现在心里该有多急,自己的女儿病重了,想见一面都要候着,我越来越庆幸当初没进宫去,要不然我有什么事母亲还不先急死了。
  母亲一连几天没音信,我正要让人去府里打听一下,母亲回来了,莺儿倒了茶,母亲慢慢喝着茶看着我出神,半天才放下茶,对莺儿说,你去外面守着,别放人进来。莺儿点头出去,把门带上了。母亲这才说“娘娘的病算是先稳住了,大医说还是不大好。娘娘本来是宣老太太和你姨娘一起进见的,老太太体力不支,没能去,你姨娘自己去的,趁便说了宝玉的婚事。娘娘说她会求皇上赐婚的,娘娘本来也看好你,看你姨娘满意也非常乐意,娘也觉的宝玉那孩子好,你姨娘家也是不错的人家,我作主答应了。”我无语,能说什么,两个最爱孩子的母亲,为他们的孩子安排了终身,我又能说什么。她们看不见宝黛的深情,宝玉的疯狂,黛玉的泪水,她们只能看见一片父母心。姨娘不喜欢黛玉,她认为黛玉不会劝宝玉上进的,黛玉的身体不好,恐非长寿,哪一个母亲会让自己的儿子冒险呢。至于我的母亲,自从父亲去世,她独自支撑这个家,哥哥越大越让人担心,我是合她的心,可又是个女孩子,在外面帮不了她的忙,她最心疼的是我,当然希望给我一个知根知底的未来。不至于像迎春那样,我知道母亲的心,嫁到贾家,当然是她心中最理想的选择。我叹了口气。为黛玉,如花青春她一世的痴情,为宝玉,他的笑他的痴,原来不是他的。也为我自己,不能选择的人生,我只能走下去。从头至尾不是谁选的路,走到了那里,也不是谁能预知的。
  想再看一看黛玉,有些话我不能说,可是又不能不说,希望她能明白世事无常。有些事,不是谁负了谁,而是阴差阳错的缘,造化弄人,不是人心的改变。
  进了潇湘馆,一切依旧,可是我的心却是不能平静。看着妹妹憔悴的身影,不知道这人生最大的变数她能不能承担。紫娟倒茶,我放下茶“妹妹好些了吗,”黛玉笑笑“谢谢姐姐挂心,今早太太和姨娘都来看我了,我好多了,听说娘娘病了,好些了吗,”我点头“好多了”。看来太太心中还是有些明白的,知道如此一来伤黛玉是重了些。
  蘅芷清芬--宝钗十三
  黛玉突然明白了,虽然谁也没有明说,可是突然间太太的态度,让她惊讶。宝钗突然来访,黛玉明白,这几日府中忙乱,才让姨娘过来帮忙。家中都是宝钗在料理,现在宝钗也来看她,自然是关于她的事了。电光石火间黛玉清醒了,如果是喜事她们不是这样的神情,关心中带着无奈。对于自己来说,能影响的只有宝玉,虽然她们不说,可是明白了木石无缘,想想太太这几个月来对园子的管制。终于懂了。宝玉,你好,你好......
  送走了宝钗,心内一片空茫,一直以为自己不能面对,真到了眼前,心情反倒轻松了。痛到极致了,反到没了感觉。终归自己还是贾府的外人,当年的来,如今的去,何她们是无关的。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如此的情这样的明,人生的境界太清亮。黛玉走到了怡红院门口,望着那明亮的灯光,是那样的温暖与亲切,只是从来都不属于她,宝玉,你好好过吧,妹妹走了。我们之间你终是你,我终是我,原是两不相干的。
  婚事订的匆忙。娘娘赐婚,要在一月内完婚,贾府薛府都忙了起来,我是最悠闲的人。这件事好像与我无关似的。见了黛玉,还是不能清楚的表白自己的意思,可是看她的神情好像是明白了,她那样聪敏的人,怎能不懂。与她的姐妹情知已份,我真的不想失去。纵然我能待她如从前,可是要她如何相对不是她的宝二奶奶。我不知道,心乱如麻。
  府里传来的消息,老太太一病不起,老太太想必是因为这件事吧,元春的事黛玉的事真的伤到她了。
  站在贾母面前,她慈祥的对我微笑“宝丫头,你是个好孩子,宝玉交给你,我也放心了,好好劝着宝玉。”我点头,泪下。我知道老太太喜欢的不是我,可是她在这一刻还是要把宝玉交托给我,是如何的不甘心与无奈。只是她明白人只能顺势。不这样她还能如何。
  蘅芷清芬--宝钗十四
  那一天的烟花好美,可惜我没能看见,是听莺儿说的。太太亲自操办的喜事,真的好热闹,像是要把贾府的光芒照亮到极致。
  元春让人从宫里带来了贺礼,听说她的精神这些天好多了。我知道她是在硬撑着,像老太太一样都是为了宝玉,宝玉,是她们的支撑。
  以后的贾府会是什么样子,其实谁心里也没底,眼前的热闹是撑出来的。没了娘娘,没了老太太的贾府会是如何的江河日下。
  宝玉安安静静的呆在那里,我们相对无言。黛玉前几日回了苏州,这是她的选择,老太太病着,她们见了面,最后老太太答应了,让琏二哥哥送她回去。老太太明白,没了她,黛玉在这儿还不如回苏州,她想为黛玉做的终没能做到,也是她的无可奈何,但她老人家还是高兴的接受了我和宝玉的茶。她对宝玉说“你也大了,府里以后要靠你了,不能光想着玩了,也玩了那么多年该收心了。多听宝丫头的话,她是个明白孩子子。”宝玉点头,他一直安静的出奇,冷静的让人他的心不在这里。
  母亲倒是喜悦的,她的心事放下了,现在只盼着哥哥能早点回来,听说他的生意做的不好,赔了不少,母亲写信让他回来,把铺子的事交给二弟打理。哥哥回信说他马上往回赶。
  蘅芷清芬--宝钗十五
  那一年的变数太多,先是娘娘走了,老太太走了。大房二房分家,后来又是赵姨娘母子闹分家,等到都分完了,皇上降了旨,查了府里的亏空。大老爷充军了,珍大哥流放了。老爷只是免了职,我们住在府里从前的旧院子里,宝玉一直闷闷的,也没人顾的上理他,我常劝他,他只是笑笑,陌生而清冷。
  凤姐姐被休了,她回了金陵。临行时,来看我们,拉着宝玉的手大哭,让我们帮着照看巧姐,我答应了。
  黛玉回到苏州就病故了,我明白她是要回到自己的家,最后的那一刻,她不要呆在那个算计她的贾府里。从哪来回哪去,她完成了自己的心愿。
  宝玉听到这个消息,只是呆呆的,没掉一滴泪,我知道他的心已经碎了,所以无泪。只是我忍不住大哭了一场。母亲劝我,让我想开点,我知道我的日子还要继续。
  宝玉终还是走了,他留了封信,出家了。
  大家跟疯了似的找他,我知道他不会回来了。他说过妹妹死了,做和尚去。
  终于他们还是会在一起的。世事不会成全他们的情。可是也挡不住他们心心相知。他们的心一直在一起,梦从来没分开过。
  我一直是一个旁观者,清醒的旁观者,只是没能让自己成为主角,永远的配角,永远的遗憾,没人明白我的心事,从来都是不能诉说的痛。人生若只初相见,还是云淡风清的我,和有着玉一样神情的他,那样多好!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精华: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西窗烛

下一篇: 《 二月柳

编者按:
短篇小说副主编   西部井水: 沿着宝钗的视线,浏览一遍大观园……浏览一遍红楼梦,有一种特别深刻的感受,既像是别开生面的红楼梦小说,又像是“红学”研究,很好。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