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微型小说

西窗烛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7-02-10   点击:


  
  常春雪一直奇怪母亲为什么给自己起了这个名字,书香门第起名字是最讲究的,后来是舅舅告诉她,母亲最爱兰花中的寒鸦春雪,她于母亲来说,是人间的一朵兰。
  母亲说贵族的底气是文化,只有文化才和兰花一样幽香,所以辗转多年搬家,从深宅大院到小街小屋里,不变的是书和兰花。
  从前的大家大业,到了后来的小房小舍,那些人都远了,相依为命的是舅舅和春雪。舅舅一直不肯给人做工,他说他有他的风骨,幸而早年他吃喝玩乐时最讲究的是穿,所以还能做裁缝养大了春雪,还让春雪读了书,找了家工厂做文员。他喝酒的时候,总是说,他有他的得意,当年姐姐瞧他不起,结果姐姐的兰花,却是他养大了。
  在工厂里,和春雪往来的人不多,只几个同事,有说吃吃饭,有时逛逛街,繁华的街头,热闹的人流,总是让人恍然,好似不真实。就如兰花开了,却一直担忧,它的飘零。
  旧主管去了内地,新主管来了,同事们私下说这个厂长的远房亲戚,名字很特别,谷兰泽。好女性的名字,春雪脱口而说,兰泽有芳草。
  一个清亮的声音响起,涉江采芙蓉,兰泽有芳草,采之欲遗谁?所思在远道。众人皆侧目,那如泉水一样的声音,清冷而柔润。
  你会为了一个声音爱上一个人吗,感觉不可思议,舅舅总是说,男人不可靠,否则他冰雪聪明的长姐,如何会为了一个男人,一朵兰花,就离家出走。半生飘零。而那个男人,却莫名的消失了。
  可是看见谷兰泽的第一眼,春雪没有心动,他是儒雅的,甚至是害羞的,他说了那句,反而低了头,默默的走过众人。可是他的声音只要一响起,就会让人心莫名的温柔。
  谷兰泽是安静的,只要不谈公事的时候,就是不引人注目的,可只要说到公事,他又是专注的神采飞扬的。他有他的能力,不只是投亲靠友混个差事。
  同事们的议论里,对新主管还是有些敬意的,只是人不好接近,他总是微笑着,可是又冷淡着,他们不好评论他。可是春雪的感觉,他像是兰花,深谷里的兰花,原就不是让人随意评论的。
  舅舅没成家,对春雪的婚事也不上心,他不看好婚姻,只是做他的衣服,喝他的酒,顺手照料一下小院里的兰花。
  新主管生日,大家都要凑份子请客,谷兰泽终还是赴宴了,席间气氛良好,春雪喝的有些多,一个人悄然离场,不想同事看见自己的醉态,那一天也是她的生日,她想起《红楼梦》宝玉的丫头说同日生的做夫妻的话,有些怦然心动。可是又感觉荒唐。
  半夜无眠兰花静静的开,有些喜人有些恼人,春雪惆怅,满心都是他的声音,他说那一句,所思在远道,眼中划落的忧伤。悄然刺痛了她的泪。
  她终于鼓足勇气,在信封里夹了电影票,她想就试一次,成与不成,都好。
  她坐在电影院里,开场的时候,她身边的位子是空的,她的心也空了,快散场的时候,有人过来,坐了下来,轻声的说,我来迟了。她惊喜,不晚,还没散场。
  还没散场,一切还来得及。
  后来,他们结婚,舅舅不赞成不反对,只是一个人搬走了,留了兰花和书。
  那一年她刚生了儿子,舅舅跑来给儿子起名字,他是她唯一的长辈,他起的名字是西窗。他们不懂,却也同意了。
  他匆匆回家收拾行李说是工厂送设备赴台,三个月后回来,那时孩子快一岁了,他还说,给儿子回来过生日。第一个生日,一定要热闹热闹。他笑着,眉间是喜悦的。声音格外的动听。
  而后,三月三年,时光如水,三十年后,他的儿子西窗,在母亲的墓地,遇见一个人,手里捧的是兰花,声音格外的悦耳,像泉水,西窗停下来,他爱上了他手中的兰花,那是母亲爱的兰花。几十年的光阴里,母亲的屋里一直有的兰花。小的时候,母亲教他念的是涉江采芙蓉,兰泽有芳草,采之欲遗谁?所思在远道。
  而最后母亲说的是,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
  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推荐: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烟如织

下一篇: 《 蘅芷清芬--宝钗一

编者按:
短篇小说副主编   西部井水: 淳朴的故事,在作者笔下弥漫着兰花的清香。推荐共赏!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