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凤在他乡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7-02-09   点击:


  凤姐醒的时候,天还没亮,凤姐第一个感觉是冷。被子是凉的,炉火估计也熄了,整个空气也是冷的。凤姐哼了一声,马上有个小丫头进来,轻声问:奶奶这会儿就起吗。凤姐坐起来“炉子是不是又灭了,让人加点炭,这么冷。”小丫头忙说,还着呢,这天太泠了。凤姐又躺下来,小丫头悄悄退了出去。。
  是今年的冬天特别冷,还是自己越来越怕冷了。凤姐知道这一醒是睡不着了。可又不想起来,一起身这一天的事就开始了,是忙不清的大事小事,看不完的冷脸热脸,她忽然有些倦了,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开始倦了,可是又不能放手,一放手更是无立足之地。。
  听见窗外琏二爷喊人的声音,他说今天早上去宫里打听消息,是不能晚去的。什么时候他的声音如此的不奈烦,他也变了。尤二姐走了,琏二爷见了凤姐总是远远的淡淡的,说上几句话也只是说公事,从没一句多余的话。说完了就马上离开,凤姐知道他们的距离远了。。
  人生若只初相见。那该多好,那时节天正蓝花正好,她是清秀温婉的王家小姐,他是玉树监风的翩翩公子。那好像是上辈子的事了。。
  琏二爷走了,院子里静下来,凤姐也起来,平儿带了巧姐来,看见女儿凤姐眼前一亮,这世上若有什么人能让她温柔起来,现在也就是这个女儿了。巧姐十来岁了,小模样有着凤姐的影子,只是多了些温顺。没有凤姐当年的俏丽。也好,这一生她若能安安稳稳的,凤姐也就安心了。
  吃了早饭,带着女儿去给老太太请了安,让平儿带了女儿回去。自己到太太那里说了会儿家务话,便一个人往园子里去。老太太让她去看看两个玉儿的身体好些没有。老太太这几日身子不爽,要不早自己去了。凤姐心里叹道,什么人什么命,这两个人可是老太太的宝贝,一时不见就惦记。老太太在一日是他们的福气,没了老太太,这两个神仙一样的人物,可就惨了。可是自己也是吧,没了老太太,自己的处境,也一样的难料。
  先去了怡红院,袭人迎出来,忙行了礼,二奶奶来迟了一步,二爷去看林姑娘了。凤姐笑笑:也是我糊涂了,那宝玉但凡能动,也会去看林丫头的。没进潇湘馆,就听见宝玉说话的声音,那份晴朗,让凤姐的心情也轻松了一下。宝玉正说:你撕了也不怕,我早背过了。接下来是黛玉咳嗽的声音,宝玉忙说,妹妹慢点。凤姐走进来,二人都过来问了好。凤姐对宝玉说:也不给老祖宗请安去,老人家担心的狠,非要我过来看看你们,早知你们好了,我也不跑这一趟。我这忙的狠,不像你们有时间呀歌呀的,雅的紧呢。说完自己先笑了。。
  宝玉先红了脸,正要去呢,问妹妹能不能一起去。黛玉未说话,又咳嗽了几下,凤姐忙上前拍着:怎么又厉害了,紫娟呢。宝玉说:紫娟去取药了。黛玉好些了,才说,本来要去的,只是又厉害了些,怕老太太看了担心,姐姐替我说一声,就说我好多了,过几日就去给老太太请安。凤姐坐下来,拉着黛玉的手,又看看宝玉,心想怪不得老祖宗疼他们,真是一对玉人。神情有些恍然.......
  凤姐是王家的大小姐,上面有一个哥哥,虽说凤儿是女孩子,可是比哥哥要得宠的多,一来凤儿本就聪明乖巧,会讨父亲的好。家中的人背后都说凤儿比那个哥哥仁少爷强多了,那个仁少爷一来是庶出,说话办事显得小气多了,二来每日里不喜读书,专爱出门闲逛,难怪老爷不喜欢他,问什么也答的不清。二来,这样的人家女儿是有选秀的资格的,一旦入了宫,那身份当然不同,一个家族都要靠着呢。凤小姐本就聪明漂亮,那要进了宫,恐怕当娘娘是肯定了。贾府的元春姑娘不就进了宫呢,你看贾府热闹了好些天。论资质凤姐是没元春姑娘美丽,可元春姑娘比不是凤小姐能干精明。只是凤儿小了两岁,所以这次没去参选。
  府里的人都怕凤姑娘三分,都知道凤姐姑娘将来必是当家理事的人。老爷对这个姑娘也是宠着让着。这不凤儿说去贾府住一阵子,老爷也只好答应了。说起来也是至亲,老爷的妹子是贾府二老爷贾政的夫人,这王夫人最喜爱这个侄女,漂亮大方,说话办事简洁明快。所以打小就老在贾府住着,和元春姑娘一样的让贾府的史老太君喜欢
  。
  老爷想去就去吧,妹妹的女儿入了宫,心里正闷着呢,宝玉又跟着老太太,不如让凤儿去解个闷。也免得妹妹无聊,他知道妹妹这些日子心里不痛快。自打珠大少爷死了,贾政又娶了两房姨娘,周氏还好,那赵姨娘可是个麻烦的主。先是有了女儿,又有了儿子,一下子地位上升了不少,人又是个厉害的人,总想着争东争西的,妹妹极是烦恼,可是身份在那里,又不好说什么。只是沉默。只有看见凤儿的时候,才会开心些。总是对凤儿赞不绝口。
  果然王夫人见了凤姐,脸上才有了喜色,忙拉了凤儿坐到自己身边来,看了半天才说,怎么又瘦了,没人给你气受吧,若有人欺负你告诉姑妈,我给你做主。凤姐先笑了,声音清亮亮的。姑妈,没有,我爹总说,我不欺负人就好了,谁还欺负我。王夫人也笑了。正说着,丫环来报,琏二爷来给太太请安。正说着琏二爷走进来,先给王夫人请了安,又给凤儿问了好。
  王夫人让琏二爷一旁坐了,问了些学堂的事。琏二爷忙回答了。王夫人说昨天老爷还赞你说你知道上进,只是不太用心,总是在学堂坐不住,你要收些心,现在府里都看着你呢。贾琏忙低了头,王夫人又说宝玉还小你要多照看他。贾琏忙说了是。眼神落在凤姐身上,王夫人看在心里不由得一动。
  平儿把一个精致的蝴蝶风筝递给凤姐这是琏二少爷给姑娘的。凤姐接了风筝。平儿和晴儿都笑,凤姐一瞪眼,你们笑什么,晴儿忙端了茶上来,没笑什么,姑娘不许人笑呀。凤姐拿了风筝出神,一时无语,平儿把披风取来,姑娘外面的天气正好,咱们放风筝去吧。
  主仆三人说说笑笑的来到院子里,正放着,贾琏和贾珍过来了,三人行了礼,贾珍有事先走了。贾琏便过来帮着弄风筝,风筝飞的好高,平儿和晴儿在一边高兴的指指点点。凤姐到突然稳重了许多,不像那两个小丫环那么活泼。
  老太太过生日,凤姐把自己绣的屏风送给了老太太,老太太搂了凤姐,这个巧手的丫头,不知道谁好福气给要了去。凤姐脸红了,众人都笑。贾琏低了头,脸也红了。一旁的王夫人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贾家的日子是轻松的,凤姐喜欢这里,姑妈周到的照顾,老太太真心的赞美。还有贾珍贾琏陪着玩比家里强多了。在这里没人管她,这才是凤姐喜欢的生活。每次都是父亲派人接了几次,凤姐才依依不舍的离开,老太太也是舍不得,有这么个能说能笑的丫头在身边逗自己开心,多好。元春进了宫,宝玉太小,老太太心里闷。两个儿媳,邢夫人是续弦,小门小房的出身,老太太不太喜欢他的小气,王夫人这些年总是沉默,李纨也是静静的。所以凤姐的热闹最是招老太太的爱。
  王夫人这次和凤姐一块回的家,说是看看哥哥的身体好些了吗,凤姐却奇怪父亲只是小伤风,如何姑妈这么担心。凤姐和平儿晴儿回了自己的院子,两个丫环忙着收拾。凤姐坐在花架子下出神,贾琏的影子开始在眼前出现,每次自己一生气,他就会笑着赔不是。有好玩的好吃的,他都给自己留着。凤姐的心里暖洋洋的。
  王夫人和哥哥在书房里谈了一下午,谈的是凤姐的终身大事,王夫人说了自己的想法,凤儿是争强好胜的,进了宫未必是好事,咱们在宫里没有硬的靠山。凤儿的脾气不能忍耐,如果有个好歹,对不起凤儿早死的母亲。如今春儿在宫里,自己就担心的狠,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见上一面,难道哥哥也要成年见不到凤儿。不如让凤儿嫁到贾府,那贾琏人品相貌都好,老太太又喜欢凤儿,自己也可以就近照顾凤儿,哥哥想见女儿自然容易了。凤儿保证受不了气。
  王老爷沉默了半天,点点头,这也好,凤儿去你那,我也放心。只是那大房不得老太太的意,不会也连累了凤儿吧,还有那个婆婆看着不是个明理的人。
  王夫人忙说,哥哥放心,老太太不喜欢大老爷,但是还喜欢琏儿。况且大房分出去住了,我跟老太太说这边我忙不过来,让凤儿和琏儿来帮忙家务。老太太本来就喜欢凤儿,一定会同意的。邢夫人不必理会,老太太不喜欢他。哥哥不知道我们那只要老太太高兴了,余下的不用管。
  王老爷点点头,好吧,那就找人办吧。媒人找谁好呢。
  王夫人说我想好了,就找史老爷。那是老太太娘家的人,老太太一准乐意,大老爷也不好说什么了。说真的凤儿嫁给琏儿,是他们高攀了。
  婚事进行的顺利,老太太自然乐意。
  最高兴的是贾琏。大老爷和邢夫人只说了是,余下的都遵照老太太的意思去办了。
  平儿和晴儿再加上另外两个丫环一起跟了过来。
  一切和从前一样,贾琏什么都听凤姐的,凤姐的心自然高兴。这一生好像永远的晴朗起来。后来又有了巧姐,本来一切都好好的。凤姐在府里多累也高兴,那是她的家呀。
  一直在梦里的她是什么时候醒的,是从平儿告诉她二爷在外边娶了尤二姐,那一天,她的世界一下子暗了。本来贾琏在外边找女人,她尽量忍了。闹也闹了,还经了老太太的劝。凤姐想,只要不出格,自己也算了。这个社会就这个规则,女人就是吃亏的,可是居然在外边娶了二房,还不告诉自己,原来她没把自己放心上,那些话都是假的。就等着人家有了儿子好风风光光进府,那时候,自己是什么。看看姑母,有儿子有女儿有孙子,还对赵姨娘母子无奈。自己还没个儿子呢,将来自己母女怎么办。
  没有儿子成了自己永远的痛处,成了贾琏永远的借口。怎么办,老太太、太太一定会替贾琏说话的,礼数在那。自己原来还是无援的。一切只能靠自己。她是凤儿,她不是风中杨柳,不会让风去摆布。她知道一生中最艰难的一段时期来临了,为了她为了巧姐,她只能往前走。不管如何的难,也只能走下去。
  看着贾琏,凤姐希望自己错了,没有尤二姐的存在,一切如从前一样。不明白为什么人还是那个人,自己还是自己,然而天已经变了。他的话还有一句是真的吗。少年的青梅竹马,曾经的幸福,一切都错了吗,错在那里,为什么,自己全心的付出,却是如此的伤害与背叛。
  见到了那个花容月貌的女子,如水的温柔。如水的眼光,如水的声音,难怪贾琏的心会变了。自己老了吗。
  原来她也如水的单纯,一席话下来,二姐随凤姐进了府。凤姐松了口气,这下子好了,只要你来了,一切就不是你的天地了。
  面对着她,凤姐是和气温和的样子,凤姐不想让人找出毛病来,所以礼数上极是周到,贾琏也赞凤姐如何转了性子。一下子温良起来。凤姐笑了,笑的,心生生的疼。
  秋桐来了,大老爷好厉害,这时候又来一个三房,贾赦老爷是唯恐这里不热闹呀。凤姐冷笑,也好,正不知如何对付二姐,总不能自己出去骂吧打吧,看看姑母何时和赵姨娘争过吵过。身份呀,自己还要身份呢。
  一样的捧场,一样的好容颜,凤姐把秋桐迎了进来。开始的事已经做好的,余下的是让秋桐去做吧。只要稍微几句话,那秋桐就会把二姐骂上几句,水做的女子,原来是不会骂人的。凤姐道想看看二姐和秋桐打在一起是如何的样子。
  可是没有从来没有,多难听的话,二姐也只是听着,一个人哭。原来她只有水呀。凤姐静静的看这场好戏。本来不想做的太过,可是二姐的孩子是她直接的威胁呀,她只能出手了,花钱买一个大夫还是容易的,再把事推到秋桐身上,也是容易的。可是二姐死了。
  本来没想到一定要她死,只要二爷不在意她,就行了。只要她不能伤害凤姐的利益就行了。可是想想她的儿子死了,贾琏的心又不像从前那样对她,她当然会失望了。换了自己也会如此吧。
  又一个上当的人。
  看着那个美若天仙的女子,凤姐的泪真的落下来了。有一刻想不清是哭自己还是哭二姐。她看见平儿,知道平儿不满意她的做法。平儿你不明白。这是没有办法的事。如果不是二姐在这里,那么以后就是凤姐了。贾琏今天保护不了二姐,以后也一样护自己了自己母女。原来那个自己在意的男子根本保护不了自己,这一生只能靠自己!
  尤二姐想必也是明白了这层才死,她知道贾琏是靠不住的。
  贾琏不是笨人,当然会明白这一切的缘由。凤姐知道是瞒不住的。他们互伤了对方的心。她没了她的爱人,他失去了他的儿子,他们心中的最重要的东西本来不一样。现在她明白了。
  曾经的良辰美景去了,如今的和和气气是空的。
  一个院子里忙忙的两个人,进进出出的。各有各的心事。
  凤姐现在知道她得罪了贾珍尤氏,她得罪了邢夫人,还有赵姨娘,这府里她得罪的人多了。她不怕。以为有贾琏就行了。现在贾琏也远了她,她才明白。她是一个人。
  老太太的爱是真的,可是太高远。有些事有些话,老太太是知道的,可是老太太不能说不能做。因为规矩。
  看看身前身后,凤姐明白了世事原来可以变的如此快,快的没有曾经。
  凤姐姐你怎么了,凤姐抬头看见了二玉那年轻美丽的脸,那样的晴和,那样的温暖。可是会是那样的陌生。
  凤姐笑了笑,站起来,我就是跑腿的命,好了,我去告诉老太太,说你们好多了,过几天就给老太太请安。让老人家放了心,多吃一碗饭。凤姐回复了老太太,老太太果然心安了不少。老太太问凤姐,你看他们俩可好。凤姐笑了:老太太看上的人当然好了,一个是亲孙子,一个是外孙女,又是从小一块长大的,脾气性格都知道,再好不过了。亲上加亲,当然是两好和一好。
  老太太笑了,又皱了一下眉,凤姐知道,老太太是想起太太的意思了。太太喜欢宝钗,那是一定的。凤姐知道这件难办,手高手低都有人不乐意。老太太自己得罪不起,这是自己最大的靠山了,而且自己也喜欢那两个玉一样的人。那一边是太太,宝钗的母亲也是自己的姑母,这真是难了。凤姐低了头,王夫人的精明这些年凤姐也瞧了出来。也是个难惹的主。那宝姑娘一样的花容月色,一样的大家闺秀。模样比起林姑娘还要美一些。性格也好,在府里的人缘比黛玉好多了。可是凤姐心里是想着成全二玉的。那是自己的如烟往事呀。
  老太太临走是订了二玉的亲事,只是黛玉的身体没能等到那一天,宝玉还是按太太的主意娶了宝钗,金玉之说成了真。听说也是黛玉的意思,黛玉对宝玉说,宝姐姐是最适合的人了。要宝玉答应。
  老太太走了,元春死了,贾府没落了,凤姐回到大房,这时候她要看邢夫人的脸色了。贾琏还是不冷不热的。好在还有个知心的平儿守着她,凤姐的日子还不算太难。
  那天凤姐去庙里看见,宝玉和宝钗给黛玉烧香,凤姐想其实这样也好,宝玉和黛玉这一生永远的是初相见了,不用看到故人变心的那一天了。他们是对方心中永远的春天了。也好!
  看看自己身边的贾琏,面目那样的模糊,一切那样的陌生。天上飞的蝴蝶风筝呀,永远不是自己的那一个了。
  黛玉也许你是有福的人!
  那梦在梦里飞,永远不会醒。
  宝玉的笑容好恍惚,但是黛玉永远在他心里呀!
  自己什么时候已经不再贾琏心里了。以为自己不在意,其实自己最爱的是蝴蝶风筝了!
  想着想着,风姐突然倒了下来,她看见了贾琏手中的风筝,是她最爱的蝴蝶花样的!
  
  审核编辑:粒儿     推荐:粒儿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霜雪明

下一篇: 《 杏花春雨--探春一

编者按:
短篇小说副主编   粒儿: 作者笔下的凤姐,在原著上的两面三刀、心狠手辣上,多了份柔美与痴情,添了份小女儿态。一个机关算尽太聪明的凤姐,却没有算到自己最终的结局。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

  • 粒儿

    谢谢作者,期待更多佳作

    2017-02-09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