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微型小说

烟如织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7-02-09   点击:


  章华之是一个单纯的浪漫的姑娘。
  因为单纯,才从听了三姐云之的话,从家里拿了行李,就上了渡轮,和三姐一起去美国读书。
  因为浪漫,她在轮船上听见笛声的时候,就怦然心动,那时候,她不知道吹笛子的是什么人,她随笛音,来到夹板上,看见被人群包围的关越山的时候,没有注意到关是在卖艺换钱,只是被天籁吧的笛音打动。碧海云天下,她的眼神炙热的盯着青年阳光明朗的脸。看不见周围人的指点和议论。他淡定,她神往。
  华之的适应能力极好,没有晕船,三姐云之,一上了船,就晕了,一直到下船,所以笛声和关越山没给她印象,即使她后来和关成了同学,也没正眼看过。曾家的二少奶奶,虽然没了丈夫,可是排场是有的,一双眼睛,只看人一眼,就知道对方的经济实力,没有经济实力的人,是不会入她的眼。她时尚而美艳,知道如何打扮自己,彰显自己的美丽。和华之不是一类人,可是举眼章家,只有这个小妹好说话,能被自己哄着远渡重洋,开始新的生活。
  云之学的是声乐,和关越山是同学,只是点头之交,华之学的是绘画,自然不在一起。只有借着找姐姐的机会,她才能遇见关越山,在轮船上他们就认识了,他看得懂她眼中的深情,所以他落落大方的称赞自己的妻子针线好,身上的长衫就是妻子一针一线缝出来的。华之眼中有什么东西碎了,像阳光一样落在海里。
  就这样异国的生活,有个同乡能聊聊天也是好的。关越山吹着笛子,华之安静的听着,一切都在无声中。有时她讲同学的趣事,有时他说家里的院子桃花开了。
  云之第三年嫁了个南洋去的留学生,准备毕业后就嫁夫随夫了,她一向胆大。和华之说,初嫁从父,嫁的是打小订的娃娃亲,明知对方身体差,也不得不听了父命,给书香门第留点面子,现在再嫁从身,她要做自己的主。只给家里写了封信,就罢了。家里已经不再管她的事,她拐了十七岁的妹妹一起走,却是让人恼怒。华之这一走就是几年,生生耽误了婚事。
  回国的时候,华之还是和关越山同行,几年下来,有些默契有些交情,只是从不谈及感情。看着茫茫江水,她叹息,来的时候和姐姐在一起,回去的时候和关越山在一起,可惜,她不懂姐姐,也不懂关越山,她和姐姐之间,隔了红尘和阅历。她和关之间,隔了半年的时光,认识他时,他已经娶妻半年。他提及妻子,总是平和的,对于父母之命,他听从了,接受了,就这样把日子过下去。
  她还没回家,就已经明白,自己老了。
  留洋回来找工作还是容易的,她回了家,却宣布了独立,不要家里的钱,也不许家人干涉她的事。她感谢有三姐云之的榜样,家人妥协,怕她和三小姐一样,一去不回。
  她成了家里的异数,大姐的女儿都出阁了,她还没有嫁人,闲言碎语听的多了,她沉默,有时也会争吵几句,生气了,就搬走了。总是又会妥协在节假日回来。她的世界太过冷清,朋友不多,丈夫没有,再远了家人,终是寂寂。
  关越山成了名人,他编曲,很多电影里都有他编的曲子。
  关越山的大儿子结婚的时候,华之也去祝贺了。这些年,他们往来不多,只是保持着适当的联络,就像是熟人一样。关对别人的介绍总是,她是云之的妹妹,同学的妹妹,总要关照一下,其实他也没关照过她什么。
  时光似水流年,青春已逝,没人在提她的婚事,她也安静的过着日子。
  只有阁楼里,那幅画有一天见了天日,画上的华之穿了洁白的婚纱,手捧玫瑰,身边的男子,身材修长,一身长衫,只是眉目模糊,有人猜测,也许华之是在国外嫁了人,才会再不嫁他人。
  在众人的议论里,关越山却一眼认出了那件长衫,就是他在轮船上穿过的。
  好多年过去了,原以为这一生都是如此了,他无言,她沉默。
  只是老照相馆里,迎来了一对老人,男的已近花甲,女的略年轻些,他们要拍婚妙照,女的穿了身白婚妙,还不多见,看的出来,是几十前年的老东西了。男的是一件很久以前的长衫,让照相的师傅有些错愕,好似时光穿越了。
  只有鲜艳的玫瑰,红炯炯的开着。
  笛声响起,好似当年,长沟流月去无声,杏花疏影里,有人吹笛到天明。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推荐:粒儿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无邪

下一篇: 《 西窗烛

编者按:
短篇小说副主编   粒儿: 一段贯穿一生而又隐忍与执着的爱情,读来让人落泪。所幸印证那句“有情人终成眷属”,华之终是得到了。作者文字浅淡、唯美,如一幅四月江南景。

短篇小说副主编   西部井水: 岁月被浓缩在一个简洁的叙述中,飞快流逝;情感却有很多细腻的亮点,一直停留在那里。欣赏并推荐阅读。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2

  • 月涵

    谢谢欣赏,情缘自古令人伤,也让人沉迷

    2017-02-09

    回复

  • 粒儿

    天啊,与井水老师撞车了
    喜欢这样的文字。问好作者!

    2017-02-09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