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发飘飘长裙轻舞水流年

作者:冰凤凰    授权级别:A    精华文章    2017-01-31   阅读:

  
本是个恋旧的女子,对身边的一些旧物品始终怀着无法言喻的坚实感情。虽然一直都生活在现代而时尚的都市,生长在红尘中,感触在四季里,可骨子里却很怀旧。总喜欢古老的、传统的事与物:比如旗袍、纯棉布衣;比如黄梅戏、越剧,比如古画、古典音乐、古词,以及老唱片、老电影、旧书籍;喜欢安静,喜欢背靠闹市,住在墙壁上爬满青藤的旧院里;更喜欢相伴多年的长发以及飘逸素雅的长裙……
   ——题 记
  
【长裙轻舞水流年】
  从小至今,都有穿过膝长裙的习惯。即使素面朝天的出门,也会有一条裙子陪伴。因为,虽然一直生活在现代而时尚的都市,可骨子里却很怀旧。也许本就是个守旧的女子,年少时,便认为长发飘飘的女子、穿着一袭如仙衣样的长裙,很美:飘逸、灵动、多彩、清纯,在视觉上给人以美的享受,且可以透露出女性一种典雅的质感。
  去年底搬家整理衣柜时,发现许多条款式面料各异的裙子。除了其中八条是单位发的职业套裙外,其余均是以前在银行工作时买的或近几年来陆续添置的。
  
  本是个恋旧的女子,对身边的一些相伴已久的旧物品始终怀着无法言喻的感情。总觉得那些旧物是岁月无声的容器,吸收或盛放了太多对生命无法释放的情感,甚至可以由此看到细微变化和内心的起伏波动。所以尽管短暂的一生中四处颠沛流离,但无论在何时何地,它们都一直陪伴着我,且听凭控制把握,任我随心情任意搭配穿着,稳妥无虞。
  在目前所有的裙中,有一条淡紫色的丝质长裙,长及脚踝。其实当时买下这条裙子并不是为了要穿它,只是因为爱极了它的颜色:浅浅淡淡的紫,如丁香一般飘散着忧愁,一如岁月远去的回忆;还有白色丝质的长裙,是服装店里非常普通不起眼的一种,和闺中密友每人都有两条。当初在苏州买下它们的理由非常简单,那家丝绸服装店里的老板告诉我们说:它会越穿越亮,只是要与其彼此陪伴,才可能共同完成这个过程。因为这种缓慢渐进的过程,这种向美丽蜕变的过程,让我们对其心生好感,由此相信,这是一件可以长久穿戴的衣物,它会在身上逐渐释放出光芒。现在已经几年了,虽然色泽不是非常地亮,但那种柔和的不张扬却又不容忽视的光芒,非常妥帖。再加之在挑选和穿戴的时候,很少随着潮流购买,只视心情和喜好选择,喜爱的因数占绝大部分,流行的元素很少,也就没有所谓的过时。所以,这样的衣物,是会越穿越喜欢的。直到最后,成为自己身体的一部分,朝夕相伴。
  
  上世纪末期在银行系统工作的时候,在一次为灾区募捐衣物的活动中,一位女同事一下捐出了三十四条裙子,成为轰动一时的新闻。由于那时所在的单位各方面的福利待遇很好,日常生活用品基本统一配制定期发放,所以许多女同事每月的工资奖金多用在购置衣物尤其是裙子上。
  按照消费心理学中所说,消费者在消费时大多有“羊群效应”。意思就是我们每个人的行为都很容易受身边的人群影响,我们的独立个体位于人群之中,就像一只羊立于羊群,羊群总是跟着领头羊走。我在那家银行做个小萝卜头芝麻官。由于我喜欢穿裙,因此无形的潜移默化之中,行里原本不太喜欢穿裙的女同事,也日渐喜欢穿裙。
  或许是在银行上班时,感觉整天西装革履太过严谨的缘故吧,我和女同事们都喜欢购买色彩款式各异的裙子。记得那时上班的八个小时之内,都被强制穿统一发放的制服。但是周末或上下班的途中,我们都会换上自己的衣服,尤其是裙子。即使是大冷的冬天,也要在羊毛裤袜上套上一条毛料或薄昵裙,有时候实在太冷,就穿双羊皮长靴,保持腿部的温度,但裙是肯定要穿的。因为,我天性喜欢穿裙。甚至后来还专门打了一个报告给有关上级领导,要求在发放工作服时,多发两条裙给女同胞。
  
  也许还因为天性是个恬淡的女子,对颜色的喜好亦是素雅恬淡的。所购的衣物各种面料、质地和款式风格都有,但颜色多是白、灰、黑和淡蓝色。
  平日里,最喜欢穿裙,尤其是白色的。喜欢着一袭过膝长裙,披一头清汤挂面式黑色自然的长发,素面朝天地出门。可小时候专断的母亲总不准许我穿裙,只准我穿棉布长裤,哪怕是酷暑时节。还振振有词地对我说,一个女孩子穿裙子,若是坐时未注意或是不小心被风吹起时很不雅观,并且从不买裙给我穿。由于当时家里的经济大权牢牢地掌握在她一人手里,我再哭再闹都没有用。后来自己经济独立之后,便买了许多条自己喜欢的裙,一年四季都穿着。成年后,之所以一直选择在长江以南的城市居住和工作,也多是因了其气候比长江以北的温暖,便于穿裙的缘故。
  如今,生活在这座一年四季气候温暖的城市,尽可随意地让春天、夏日、清秋、冬季的漂亮长裙随风招展摇摆、轻舞着似水流年而不尽地沉醉其中……
  
【长发飘飘心翩跹】
  每次在网上看到“长发为谁飘”和“长发为弦”等ID,以及其它与长发相关的字眼,心间总有一种莫名的悸动。
  很小的时候,就爱极了飘飘的长发。因为,教自己跳古典舞的年青美丽的舞蹈老师和小学时的班主任,都有着一头乌黑飘逸的长发。而每当看见她们的长发被微风轻轻舞起、裙裾飘逸风情万种的模样,都忍不住怦然心动。于是,暗暗和几位女同学仿效她们留起了长发……
  年轻时外表清秀的母亲,也有着一头乌黑浓密的长发,且时常梳成两条漂亮的长辫。可那时母亲总说我的头发虽然黑亮但太少,若是留着长发就像麻雀的尾巴,不好看,而且每次洗头发都花去许多的时间,因此,总想剪短我的长发。不过或许是她看我经常在文娱晚会上表演舞蹈时扮演古典女子等角色时需要长发;或是因为看到隔壁我的小学同学小琴,被其母亲在熟睡时偷偷剪掉长发后,在她家大门口不吃不喝一连哭诉了一天一夜的缘故;因此,尽管她曾多次扬言要剪去我的长发,却一直都未敢轻易下手。
  但每次只要我一进家门,一头披肩长发被她见到,必会遭其呵斥,非要我将披发高高束成马尾状才罢休;否则,定会千遍万遍喋喋不休地念叨说我披头散发像个疯癫婆一样。尽管如此,我却一直我行我素。直到现在,依旧是清头挂面式的披肩长发。
  
  青丝美发自古都是用来形容女子的头发,古时候还有不少女子剪一绺秀发赠予心上人,以明心志。现在却越来越多的女子选择短发,短些,再短些,咔嚓的一声,满头青丝落了一地,没有半点留恋。
  但每天照镜子梳洗时,总觉得自己只不过是一个普通女子,外表清瘦,性情恬静,即使常常淹没在繁华都市涌动的人群、溢彩的霓虹灯之中,亦不敢去追逐变幻莫测的时尚潮流;况且总觉得个性,不是通过赶那些所谓的时尚新潮就可以标榜出来的,所以还是乖乖的维持长发飘飘原状;并且空闲的时候还赋以飘飘长发翩跹的旖思,像一首歌儿唱的那样,希望能够有那么一天,那个爱自己的、和自己心爱的某个人“盘起我的长发,娶了多愁善感的我”。
  
【随心所欲而不是随所谓的时尚所役、长发飘飘长裙轻舞水流年】
  从嚼口香糖、戴博士伦、穿超短裙、着流行暴露的时装、喝新潮饮料、听流行唱片、进出特定的文化生活圈到专卖店、时装屋、精品屋、极品屋;从强调官能解放的发屋到强调味觉解放的音乐茶座到强调身体解放的酒吧、迪斯科舞厅,到强调声音解放的卡拉OK厅、KTV包房、夜总会,最后到强调肉身解放的桑拿浴、芬兰浴;从人头马洋酒、VCD碟片到耐克、金利莱、皮尔*卡丹、鳄鱼、佐丹奴、飘马;从金属立柱、不锈钢贴面、环形日光灯、意大利大理石到一切城市的奢侈之物等等都可以被称之为所谓的现代生活的雨露恩泽,人类官能的靡菲斯特(作者注:靡菲斯特Mephistopheles是浮士德传说中众所熟知的魔鬼精灵)。当它们在中国的每个城市降临,带给人们一种不折不扣的消费时尚。
  其实,时尚的关键在于走极端、在于“与众不同”、在于“不同凡响”、在于拒绝复制。但有的女性认为现代生活的最为重要的途径就是把握时尚,做个“时尚中人”,以时尚为例,追赶时尚,是现代生活的根本标志。觉得“女为悦己者容”,只有在做给别人看时时尚才有意义。盲目的东施效颦、甚至西施效东施,说粗口、用“下半身写作”,或者不分任何场合,都一概穿着性感暴露的衣饰等等。上海某高校的一些女学生甚至为追赶时髦仿效国外的模特,把一头青丝剃得一根不剩。让校外的不知内情的人看见后,还以为那所大学开办了尼姑班呢。
  
  有句流行的广告术语叫“不同凡响”,最为典型地说明了人们是多么狂热地需要表现出自己与众不同,而对于生活的毫无自己个性的被动介入,则深刻地说明了其中的自我的丧失。导致与他人的共性之间实际上几乎毫无差别可言。
  诚然,也许作为现代人,置身现代社会,扣住时代的脉搏,与时代同步,甚至超前地去引导时代,应该说是人们的共同向往。然而,有些人全无自己的个性,只是简单地去拼命追赶着变来变去的生活,以自己的不落伍作为能够追赶上生活的标志;对于生活个中的真正内涵以及与自己个人气质的内在关系,却很少有人认真地予以比照反省。
  
  前些日子过完年,去单位开会。在电梯口时,恰巧遇见一位熟悉的染着满头金发的女同事和我一起等电梯上楼,她撂起一缕我的长发边把玩边说:“我记得放假之前你好像染过金发的,怎么放假后突然变得这么黑,是不是今年流行黑直发,你为了赶时髦又重新染回来了?”我莞尔回答她:“呵呵,虽然有的人染了发给人的感觉的确很不错,但非常抱歉这辈子都无法让你欣赏到我染发的样子。因为我从来就不喜欢折腾自己的一头自然的发!你有可能见过我染发的样子,不过那肯定是在你的梦里。因为,随心所欲而不是随所谓的时尚所役、长发飘飘长裙轻舞水流年,是我固有的常态。”
  
  记得英国散文家阿狄生谈到他认识一个绅士,极爱赶时尚,但是因为一次感情上的失意而对时尚服装心灰意冷,从此不再变换衣服的式样。可是后来那位绅士惊奇地发现,在短短几年中,他一直穿着的衣服式样竟然流行了六次。对于一味的迎合生活的人来说,这无疑是一个令人沮丧的发现。其实对于时尚的不知疲倦不加选择的追逐,有时候所能追赶到的,仅仅只是别人时尚的背影而已。
而我自懂事起,一直认为,一个人生存于喧哗的红尘俗世,对于生活的取舍,最为重要的是“合适”而不是“合时”;盲目地追逐时尚者,命中注定是无法自主的,是既无个性但又总在模仿别人的人;一味追赶时尚,是一种丧失自我的典范表现。所以,从小至今,随心所欲而不是随所谓的时尚所役、长发飘飘长裙轻舞水流年,是固有的常态,亦会是今生永远的常态!



      

上一篇: 《 这一生要路过多少人

下一篇: 《 返回列表

【编者按】

我来评论这本书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

  • 广龙霄云

    一个人生存于喧哗的红尘俗世,对于生活的取舍,最为重要的是“合适”而不是“合时”;盲目地追逐时尚者,命中注定是无法自主的,是既无个性但又总在模仿别人的人;一味追赶时尚,是一种丧失自我的典范表现。所以,从小至今,随心所欲而不是随所谓的时尚所役、长发飘飘长裙轻舞水流年,是固有的常态,亦会是今生永远的常态!

    2019-01-24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