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浪漫温卿

乱世江城 49

作者:行吟者    授权级别: C    编辑推荐    2017-01-25   点击:

  
  
  知音
  
  当约翰走进安东被囚禁的小院时,首先迎出来的是一个护士。安东母子见来人是一位外藉的牧师便也走出房门。双方都在庭院里站下了,十步之外,相互端详。热情的记者开口了:
  “一个深溪里的悲惨故事,
  在邻山的空谷里回响。
  这应和的声音动人神思,
  我躺下静听那难言的悲伤。”
  这正是当年温卿朗诵的《情女怨》的开篇。夫人的眼睛一亮;
  “这位神职,您――”
  “二十年前,我未披这件斗篷时,您是我青春的偶像。”大胡子爽朗地笑起来。
  母子二人忙请客人入室,落座,护士献茶后蔼然退下,小安东也到隔壁去了。屋子里只有温卿和约翰两个人,她们又忆起了二十年前的邂逅相识。
  啊,二十年前,她青春年少,刚刚从北平的戏校毕业,应少帅邀请参加戏剧社,那是何等风光啊!
  “那时我们排小仲马的《茶花女》,”温卿对约翰说,“我饰玛格丽特,我喜欢那醉人的大段独白:‘在你读到这封信的时候,阿尔芒,我已经是别人的情妇了,我们之间的一切都完了……回到你父亲身边去吧,还有你纯洁的妹妹,小天使,她们不解我们这些人的苦难,你很快就会忘掉那个被人叫做玛格丽特•戈蒂埃的堕落的女人和她带给你的痛苦……’”
  温卿低声地念着这些她记了二十余年的台词,无语了。泪珠儿静静地流过她的面颊。也许她想起了她的丈夫,也许她想起了逝去的年华。良久,她继续道:
  “一切都让日本人给毁了。我的安东是为民族的荣誉而死的,我也是民族战争的牺牲品。小原也曾是个有志青年,现在战神附体,成了舐血动物。”温卿不说话。
  少许,约翰怯怯问:
  “夫人,这些年你为什么不再婚呢?”
  “和谁?”夫人笑了,“那些有良心的热血男儿有的随东北军入了关,有的进山林当了义勇军。余下的有点学识有点教养的人,有的钻入了伪政权与日本人狼狈为奸,有的搞投机发国难财成为蝇营之辈,有人是提过几个,我耻于为伍。”过了一会,她问约翰:
  “你四处漂泊,夫人呢?”
  “在英国,死于轰炸。”约翰耸了耸肩。
  “对不起,看来我们有共同的灾难。”温卿婉言。少许她又问:
  “你准备怎样完成小原派你来的任务呢?”
  “我没有什么任务,我只想证实一下,此地的人是不是我二十年前见到的。”牧师笑着。
  “谢谢你的一席话,不管它是不是出于肺腑,在我落难的时候,你为看我而来,我感到友谊的温暖。我们可以称为朋友吗?”夫人注视他。
  “当然,当然,这是我二十年来的渴望。”约翰握紧她的手,微笑着,继续道:“是这样,小原确实也没有叫我做什么。他很聪明,知道我不是他可以驱使的人。也知道我可以和你谈心,这是你需要的,也是他需要的。他不会加害于你。他要时间调查你儿子安东和游击队有无联系。他知道安东找他决斗,那不是游击队的做法。但他的副手阪田倒想知道你和小原的隐情。不过这只会加速小原了结此案。只要你儿子保持安静。”说到这,温卿点头,心里感谢他透露的一切,暗暗佩服约翰的睿智。
  可是过了两天,安东却在护士的掩护下乔装出走了。阪田来问小原此事如何处理?小原反问是否查出安东与游击队的联系?阪田摇头。小原道,放安东是我的主意,我已派人跟踪监视,他如是抗联交通,正好引蛇出洞。他如只是替父报仇,我挨这一剑,也算报答乃母当年对我的情义。此事就此了断。
  过了几天,小原派了一辆车把温卿送回了奉天。后来,大胡子也去拜访温翁,老人和女儿热情地接待了这位教皇家乡的牧师。
  
  散心
  
  温卿陪约翰逛奉天的北陵,皇太极的陵墓掩映在一片苍苍的松林中,他们挽着手,走在林间的小径上。温卿向他讲了这些年的经历。安东死后她无心剧社的活动,在家里教育孩子。九•一八之后家境日衰,她应聘在教会办的一所女子师范里教文学。校长孔宪文是一位开明绅士。温卿笑着说,她向这位校长学了很多东西,特别是动乱时期的处世之道。在占领军的统治之下,身为一个校长保持自己的人品的高洁,不与那些伪政权中的官吏同流合污是多么不易。为人要正派要有仁爱之心,要深得师生的爱戴,要宣扬孔孟之道。日本人也不得不敬重他。他们不怕你保持爱国情怀,即使是爱中国,怕的是你煽动群众。孔校长时时处处保护那些青年学生避免她们与占领者正面冲撞。校长有一个侄女,古琴弹得好,还有几个同学都有演唱天赋,这又激起我组织乐团的愿望。她说到这,天真地仰望约翰。大胡子不禁为她的艺术家的童心所感动,抱住她,亲了亲她的前额。真是很久没有得到这样的爱怜了,温卿竟像孩子一样把她的头倚在了约翰的肩上,久久不愿移动。就在这一刻,这一对患难相知,分明地意识到:他们,谁也离不开谁了。
  “你说那校长的侄女,是不是叫――梦屏?”约翰问。
  “是啊,你如何得知?”温卿讶异地问。
  “我听过她弹琴,在坨乡的瓜田里。她的生父是个木匠。”
  “噢!”温卿不语了,说起儿女,她又想起小安东:
  “约翰,对你说心里话,我希望安东在他外公的身边。你知道,我父亲再没有亲人了,除了我。但如安东这个小子执意要承父业走抗日的路,我也不想阻他。可不能像这样,一弹未发就钻进人家的笼子。”这个可怜的母亲又流下了泪。
  “报效祖国有各种途径,他还不到二十岁,当前还是学好一门专业为好。”约翰这样宽慰她。两人走出树林。
  
  伉俪
  
  奉天清故宫在一个方城里,城内有两横两纵相交而成的井字形街道。努尔哈赤的宫殿就在这井心。井字形大街把城墙切成八门八关。南面东为大南门,西为小南门。小南门外路西有一个教堂,青砖双塔,在一片低矮的民宅中显得鹤立鸡群。温卿自己的宅邸就在教堂北面一个围着小院的一楼一底的小洋房里,尘封已久了。丈夫死后她一直住在父亲家里,那是小南门里的一个小四合院。早年,温翁就是沿着城墙的胡同,步行到大南门里办公的。现在那里已成了关东军第一军管区的司令部。离开张府,温翁一直做着收藏古董的营生。
  此番温卿开启家门,与约翰二人清扫了小楼,草草地装修了卧室,拂去了旧日的伤痕。之后,双双走进了教堂,举行了一个简单而庄重的婚礼,在神父的主持下交换了戒子。温翁泪流满面为女儿和约翰祝福。
  
  蜜月,对于一个漂泊的文人是一次难得的驻足;而对于一个忍受了十年孤寂的女人,又是何等的慰安啊!十年的清苦,十年的幽怨,十年的寂寞,太多的情愫的积累,太多的郁闷的煎熬。风朝雨夕,花前月下,个中惆怅谁人知?何况温卿,又是一位敏感的才女,浪漫的艺人呢!
  尽情的享受吧!咖啡的浓香中伴着绵绵的情话,温汤的沐浴里任你柔柔地揉搓,交頚寻欢时那甜蜜的碎语……
  黄金算得了什么!我爱,我爱!
  
  审核编辑:白玉兰     推荐:白玉兰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停留在冬暖夏凉

下一篇: 《 我与佛的三世篇(二)

编者按:
短篇小说副主编   白玉兰: 从知音到伉俪,温卿和约翰一路走来有悲有喜。十年的时光,耗尽了多少恩怨情仇,战争时期的爱情也就倍显珍贵。作者文笔细腻,对温卿和约翰的内心描述给读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推荐阅读!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2

  • 白玉兰

    问候老师,提前祝新年快乐!

    2017-01-25

    回复

    • 行吟者

      @白玉兰 玉兰,问候您家中老人,祝阖家春节欢乐。

      2017-01-25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