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作家专栏 > 真情廊

回不去的年

作者:帘外落花    授权级别: A    精华文章    2017-01-17   点击:

专栏作家:帘外落花
 

帘外落花:四川乐山人,网络写文十余年,曾在多家文学网站担任编辑或主编,在报刊杂志发表文学作品数十万字。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会员,四川省散文家协会会员,乐山市作协会员,金口河区作协副主席,鲁迅文学院少数民族作家班学员。

点击进入帘外落花个人文集


  
  总觉得城里的年无论布置得多花哨,鞭炮再助阵叫嚣,年货堆满街也只是营造了年的氛围,始终少了年的喜悦和深情,或许钢筋水泥到底不及田园庄户的融洽。
  小时候家住农村,过年是最盼望最愉快的光景。当白雪积满青山,冰棱挂上屋檐,萝卜白菜冻得嚓嚓作响,清水煮煮也香甜可口的时候年就快来了。父母开始在深夜计划给老人孩子添置新衣、买瓜子花生盐巴糖,白天堆柴火、打扬尘、清水沟。当房前屋后的淤泥杂草被清理得干干净净,大人孩子收拾得巴巴适适,碳火烧得红通通,油茶熬得咕咕响,连那几条撵山狗都不再满山串的时候,盼了很久的新年就到了。
  大年三十一早,柴火烧得旺旺的,几口大柴锅争着往外冒热气,各种食物气息从圆木锅盖溢出来,香得猫儿狗儿围着灶头不停打转。在农村,老人孩子都要干活,没有一个人闲,也不敢闲,那是很被人耻笑的事,不像现在的孩子,睡到中午起来还咕噜着嫌饭不好吃。我在家里最小,相对姐姐们要娇惯得多,扫地烧锅铺床这样的轻松活就分配给我了。据姐姐讲爸爸平反回来的时候我就在烧锅,不到四岁,这样一算,我喜欢收拾家的习惯是从小培养的。过年不用割猪草,猪也吃白菜萝卜,它们也跟着我们过年。
  午饭是团年饭,要放鞭炮,母亲说这是通知老祖宗们回来吃饭了。年三十的团年饭可担心有客人来,这在淳朴大方的村里真不可思议,后来才明白来吃饭的是“老祖宗”啊。吃过午饭把糖食果饼摆出来,村里大大小小的乡亲特别爱来我家,母亲总说是她大方豪气,这也算是理由,现在想想家里如花似玉的闺女一个接一个,又收拾得利索干净,没理由不吸引人啊。
  三十那晚要守火坎,寓意来年风调雨顺,父亲照料把几户人家的老人都请家里来烤火摆农门阵,平常他在高原工作,家里一屋子女人全靠亲戚朋友照顾,每次回来特勤劳,全村的灶头等他回来才砌,翻瓦垒坎,随叫随到,很受人尊重,长辈也叫他“邹大哥”。
  有一年春节,父亲估计发了财,买了很多水果糖,还买了烟花。那几天我不停把剩下的糖藏来藏去,只要母亲知道就没了,正常情况下家里不能有好吃好喝的,母亲都会拿去送人。年夜饭刚吃完,父亲早早把大家聚拢在门外菜地,我家房前屋后有很多水果树,桃子、梅子、苹果、花红、核桃、板栗、梨等,也有大片大片的菜地。父亲在花红树下放烟花,那绚丽的色彩照亮群山,和雪夜交相辉映,响彻长空的声响,在安静得只有鸡鸣狗吠的村子里,无疑是最耀眼的阔气,烟花灭了,大家在雪地里不舍散去。那晚的话题都是烟花漂亮,惹得我都忘了要抱着新衣服睡觉这事。
  大年初一穿了新衣服,汤圆都不要吃了,先去几个小伙伴家里晃一圈炫耀了再说,花狗翘着尾巴跟着我满村乱串,这一天可劲调皮吧,也只有这一天不会挨打。串完门,一群孩子聚在一起放炮,雪花被冲起来老高,花狗吓得夹着尾巴躲柴堆里呜呜叫,深情而幽怨的眼神无数次和我嘚瑟的欢笑擦身而过。
  大年初二吃面条,呼噜噜一大海碗,比脑袋还大,面条平常有客人来当菜用才吃得到,臊子随便舀,面条随便挑,刚在地里摘的菜随便煮,真幸福啊。初三早上给所有果树开印后再去给村里的新坟上坟,村里人都聚在一起闹热得像赶集,上了坟吃过饭该下地干活了。切洋芋、栽洋芋、丢土粪子,一锄下去一个坑,白雪被抖落在新鲜的泥土上,带着新年的气息,满山满野都是欢乐和希望,过年真好。
  那时候没有压岁钱也没有麻将,大家在一起聊庄稼,聊孩子读书,聊孝顺老人。现在吃的不稀罕了,钱也多了,单纯和干净的心却少了,春节是比着劲的拜年打牌发压岁钱。回不去的农村回不去的年,在渐渐老去的岁月里,老家的青菜地和白雪群山越来越清晰,总会想起外公外婆的面容,他们是我对农村最美的印象,也是我对年最深情的回望。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只因安然

下一篇: 《 雪在雪山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

  • 落叶半床

    是的,那个时候的年,回不去了。深情回望。

    2017-01-19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