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作家专栏 > 真情廊

外甥的火锅

作者:帘外落花    授权级别: A    精华文章    2017-01-14   点击:

专栏作家:帘外落花
 

帘外落花:四川乐山人,网络写文十余年,曾在多家文学网站担任编辑或主编,在报刊杂志发表文学作品数十万字。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会员,四川省散文家协会会员,乐山市作协会员,金口河区作协副主席,鲁迅文学院少数民族作家班学员。

点击进入帘外落花个人文集


  二姐走的那年外甥五岁,单薄黑瘦,这是我第一次见照片外的他。
  大他几岁的姐姐拽着他的手立在黄土墙下,长满谷物的田野在晃动的人影中异常寂静,灰暗的阳光装满无尽的哀伤。
  两个小小的人儿依靠在一起,那天不冷,七月流火,呼吸到的空气也冷得骨头疼痛。
  发丧时,外甥端着灵位走在前面,小姐姐走在身后,唢呐声声。二姐结婚那天,也是这样的唢呐声,二姐和放学回来的我相遇在家门外的小巷。红红的眼睛还挂着泪水,她摸着我的脸。我走了,你要听妈的话,以后你和妈要经常来看我。
  那时年幼也能敏感到亲人别离的情绪,时隔三十多年仍然如昨。嫁出去的女儿真的就是客人了,在交通不畅的年月见一面是那样难。多年后,在我毕业前夕,二姐写信要我工作以后去看她。
  却是没有等来那一天。拿毕业证的前两天,庸医之手送走了她。
  唢呐声里,是哀伤也是麻木,突然的灾难给人的除了痛楚还有不知未来的麻木。
  每年他和姐姐都会回来看外公外婆,仍然那么干瘦,黑得像一团墨汁,父亲总担心他长大娶不到老婆。
  初中还没毕业,他和姐姐缀学到成都打工。那年我还在街头扫地,去他打工的餐馆看他。在一群打扮得时尚怪气的服务生中,宽大的工作服装着他黑瘦的身体,羞涩地和我讲话。能感觉到他的工作环境不是太好,但他很满足,每个月三百的工资还要给家里寄一些,姐姐也是每个月的工资除了基本开销都寄回家了。
  每年有假期的时候,他仍然会和姐姐一起回来。
  他一直在那家餐厅工作,从服务生到管理,到采购,厨师,火锅配方,后来整个连锁店差不多一肩挑。他娶了妻子,一个乖巧羞涩的女孩,生了个淘气的儿子。
  去年路过成都,专门去看了他工作的店,品尝了他炒制的老阿婆火锅,味道真心不错,听他讲生意中遇到的各种事,还是安静羞涩的表情。认真看着坐在对面的他和姐姐,各自成家立业,时光交替,各种感慨。
  看着外甥姐弟俩人,会想读书是读书的路,不读书有不读书的归处,也会想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只要踏实勤劳,总会有自己的方向。
  去年春节,他带着爱人孩子回来,他说存的钱够回老家建房子了。我劝他不用这样累,你丈母娘家不是有房子吗。他说再多总归是别人的,不能靠。
  真的很欣慰。
  二姐应该没有遗憾了。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甜蜜缠绵的古城情结

下一篇: 《 只因安然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