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作家专栏 > 百味居 >

作者:夜鱼    授权级别:A    精华文章    2017-01-07   阅读:

  
  他焦急地遥望对岸,那里有他等得心焦的爱人。小舟慢划的煎熬到底持续了多久呢?他才终于想到了用木板绳缆。
  这第一座桥动荡而粗糙,却那么美,脚下湍急的水流辉映着潋滟的月色,他口衔竹萧,一曲欢快的笙歌过后,家就到了。
  原始的悬索浮桥真是喜欢极了,仿佛我就是那个女子,每天用目光抚爱桥身,盼望着,等待着,甜蜜着.....
  所以我想桥和爱情一定有着天然的联系。
  看《非诚勿扰二》,印象最深的不是现代人矫情的恋爱游戏,而是那座横系在山间丛林绿海里的浮桥。女主角出了家门晃悠悠地走上去,如果他在身边,腰肢还可以摇摆得更风情点,鼓荡的山风还可以再大点,最好让飞扬的裙裾掠过他的手心他的脸颊,有棉绸的柔暖、丝绸的凉滑、亚麻的爽洁,每天他都能感受到她不同的质地,还需游戏么?爱情已经美轮美奂,仙境一样了。
  写到这里,我完全沉浸于桥的情调姿态上了,却忽视了功能和构造。
  那么就继续忽视,接着说情调。
  说桥自然是绕不开周庄了。避开枯藤老树昏鸦,这里是最经典的小桥流水人家。
  你看那座圆拱巧连的双桥,古老的梯阶一层层地铺开童年。伏在桥栏上,看着桥下的静水涟漪,我没有陈逸飞的画笔,但那份乡愁却同样酽如瓷罐老酒般,醉得化不开。
  醉眼朦胧中去看张艺谋电影里拍过的梯云桥,怎么这么矮小而斑驳啊,恍眼再三地看,却看到了外婆皱纹叠起的笑脸,苍老慈祥,这该是醉意中最甜的部分了。
  古镇水乡在游人如织之前深静大美。
  真想关闭霓虹,挡住游人,就此泛舟水上,做个小家碧玉,从此氤氲在水汽里。或者你在桥上,痴痴地看我将小轩窗倚靠成风景,哦,这一生,有比桥身浓暗青苔更沉醉的腻。
  但腻到天色向晚,就必须启程了。我终归只是游人,就好像第一次踏足杭州断桥时,口中念叨那个断字,即便内心如白娘子人间一场般,再凄迷再不舍,也非断不可了
  若说醉中最怅然的部分还属我真实的小桥流水人家——江苏丹阳。
  三十多年前我随母亲回她的丹阳娘家省亲。就住在姨妈家。当时姨妈的家是运河上的一艘船。木格子拉门隔出坐着头都抬不起的一小间,便是我和母亲的卧房。母亲哀叹她老姐家寒酸的时候,我却兴奋不已,不亦乐乎地来回拉门玩。不过印象最深的兴奋还属我在水边桥头那无法无天的顽劣。最喜欢的事莫过于往运河石拱桥的桥墩上投掷玻璃瓶子了,喜欢听打中后四分五裂的清脆。身后是一排奉姨妈之命陪护我的表哥,他们衣衫褴褛但高大黑壮,眼里有对我这个不穿补丁衣服的城市小表妹无限的艳羡和宠溺。在他们身边我骄傲得像个公主,即使偶尔惊出桥洞里蓬头垢面鬼似的乞丐,我也不用怕。
  那样的日子,贫穷、欢乐、清澈。
  如今那条河还在,桥还在,姨妈的家却四散成若干或奢华或温馨的水泥住宅。表哥们都发福得很气派,当然还像以前那么宠我,车接车送,美食豪宴。每次和他们一起路过桥,我总会想,如果我再提议投掷玻璃瓶,满脑子生意经的他们会不会莫名其妙呢?
  有种快乐是再也回不去了,即使我停止,即使我住下。
  桥和爱情,爱情和乡愁就这么搅合了半辈子。演绎到最后,我依然在桥边,不过它不是我向往不已的粗砺美丽,也不是我梦境里的玲珑苍绿,而是一座坚实宏阔的钢索水泥大桥。桥上车流如织,是不能走人的。我的孩子住在桥那边的奶奶家,致使我的生活就是桥上不停的往返穿梭。
  有次深夜过桥,原本迅疾如飞的车子忽然慢下来,伸头出去,原来是车祸,只见几个穿制服的人正在抬两个人。从衣服看应该是乡下来的,一老一小,我来不及关闭眼帘,猝不及防地瞥见一只绵软滑落的小手,那一刻,心酸之极,这个随老人来的孩子也许是来探亲的,许是第一次来大城市,不知道城市的桥是不能步行横穿的啊。
  车子继续加速行驶,将凄惨的一幕越来越远地甩在了车后。可我的脑海却长时间地叠印着两幅画面:孩子的小手和乡村的小桥。小桥上孩子蹦蹦跳跳地快乐着。桥那头炊烟袅袅升起,她的爷爷叼着旱烟,偶尔朝桥上的孩子看上一眼。夕阳西下,小乡村温暖祥和。
  

      

上一篇: 《 雾霾之下 谁是祸首

下一篇: 《 鸟声

【编者按】

我来评论这本书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