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白虎女人

作者:子在川上曰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6-11-30   点击:


  胡晓娥是一九七八年嫁到我们村的。那时候,还是大干集体的人民公社时代。家里给她订的男人,在部队里当司号员,请了半个月假赶回来,办完婚礼后又匆匆地回部队了。新婚后,胡晓娥在家里呆了一个星期后,就随着婆婆下地劳动了。
  每天早晨六点钟,每家每户还能下地劳动的社员就都到生产队队部集合了,由生产队长统一分配当天的工作。晚上六点,所有社员收工后,再到队部集合,由记工员把每家每户的劳动情况,以工分的形式记录下来。每天的劳动强度和工作不同,每天的工分也不同。到了年底,生产队再按照每家每户工分的多少,生产队的收入情况,按照比例分配粮油和钱。
  那时,农药化肥在农村还没有大面积推广使用。地里的害虫主要用土办法诱捕,肥料则是要在山上砍来杂草、树根或者树枝灌木等等之类的东西,我们那里称为渣滓。把这些渣滓砍下来捆好,背到地边晾干后,码成垛,上面再盖上厚厚的一堆黄土。然后点燃渣滓,把盖在上面的黄土烧熟烧透后。每家每户再派出一个劳力,从各自的家里挑来人畜粪便,倒在上面,用钉耙搅匀后,堆成一堆,自然发酵。一个星期后,再挖开,把要播种的庄稼种子撒在上面,再次搅匀后,就可以背到地里去种了。这样种来的庄稼产量虽然不是很高,却是真正的纯绿色产品。
  那天,到队部集合后,队长安排的工作是男人们割渣滓,女人们扯花生。胡晓娥的公公死得早,家里没有男劳力,挣得工分也就相应地少。由于扯花生每天只有八个工分,砍渣滓是按照渣滓的数量计算工分的。每个捆扎好的渣滓大约八十斤左右,算一个工分。于是,胡晓娥就主动要求上山去砍渣滓。
  傍晚时分,记分员到了指定的地边统计渣滓数字。那天,每个男人都砍了十个到十二个左右的渣滓。队长砍得最多,十五个。记分员最后才统计胡晓娥的数字,发现她竟然砍下了十八个渣滓。记分员宣布数字后,男人们都红着脸说胡晓娥弄虚作假,围在她砍的渣滓旁边,比划着她捆的渣滓太小,异口同声地说不合格,只能算给她九个工分。胡晓娥不服气,大吵了起来。正吵得不可开交的时候,队长站了起来,吐掉嘴角的烟,说:“跟她一个娘们争,也不嫌丢了我们爷们的脸?给她记十六个工分。明天砍的渣滓称重量,每八十斤算一个工分。”
  第二天傍晚,记分员去地边统计数字的时候,就带了一杆大秤。先在每个男人砍的渣滓中间,选出一个中等样子的渣滓过称,称出重量,再扣除三斤抬绳的重量,就是他今天所砍渣滓的平均重量了,由队长报给记分员登记。比如胡胜达砍了十个渣滓,称出的那个重八十六斤,扣掉绳子三斤。队长就高声报道:“胡胜达,十个,八十三斤没毛。”记分员一边登记,也一边复述道:“胡胜达,十个,八十三斤没毛,十个半工分。”统计到了最后,终于开始统计胡晓娥的工分了。队长高声报道:“胡晓娥,十八个,七十九斤没毛。”记分员照样复述道:“胡晓娥,十八个,七十九斤没毛,十八个工分。”
  男人们都哄笑了起来,怪声怪气地喊道:“胡晓娥,你到底是有毛还是没毛?”
  胡晓娥红着脸,骂道:“老娘有毛没毛,关你屁事!”
  又有一个男人嬉笑着接着说:“没有毛那就是白虎捏!”
  胡晓娥说:“老娘就是白虎又咋地?老娘已经有了男人,要你咸吃木个萝卜淡操木个心?”
  队长转身过来,神色怪异地看了胡晓娥一眼,没有说话,径直回家了。
  
  又过了两年,农村里实行了生产承包责任制。大队都改叫村了,生产队的地也以抓纸团的形式分到了每家每户。大家都在各自的地里劳动,不再像以前那样凑在一起出工抢工分了。胡晓娥的男人这年也复原回家了,两口人每天一起下地伺候着几亩庄稼。又一年,胡晓娥生小孩了。队长堂客是我们村里唯一的赤脚医生,是她去接生的。
  晚上,队长堂客喜滋滋地揣着十二个红鸡蛋,一块二毛钱回到了家里。队长问道:“生了吗?”
  “生了。”
  “是带把的还是不带把的?”
  “大胖小子捏。”队长堂客答道。停了一会儿,又说:“大家都说她是白虎,其实不是,今天我看仔细了,真的不是。”
  队长转过身来,狐疑地看着自己的堂客。堂客说:“孩子生下来后,我喂她吃了一个红鸡蛋,半碗红糖水,又坐了好半天才回来。我悄悄地问过她。她说,刚来我们村的时候,由于男人不在家,很多男人都不安好心,老是对她动手动脚的。所以,那天,她就故意发飙,让大家都以为她是白虎。后来,也真的就没有人再对她动手动脚了。”
  “哦。”队长漫不经心地应道。
  “其实,同白虎女人睏觉了就多灾多病,不吉利,那都是老祖宗传下来的愚昧说法,不可信。你们这些色胆包天的老爷们儿倒还就真的信了。平时,你们看起来身大,力大,胆大,其实,骨子里也就是一群胆小如鼠的鼠辈罢了。”
  队长没有理会堂客的讥笑,走出门,来到晒谷坪的一棵桂花树下,点燃了一根烟,吸了一口,又狠狠地丢在地上,用脚碾了半天,骂道:“这个臭娘们,泥鳅一样地猾。”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推荐: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月满龙泉

下一篇: 《 七叔旧事

编者按:
短篇小说副主编   西部井水: 那个过去的岁月是清苦的,从一日三餐到精神世界。说点笑话,甚至来点荤的,也是一种调剂。当然,不排除有人动真的,所以女人要多个心眼,保护好自己,让队长这样的人不敢下手。时代烙印深刻、生活情趣十足的一篇小说。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