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作家专栏 > 传奇屋

黑发劫

作者:李绪廷    授权级别: A    精华文章    2016-11-29   点击:

专栏作家:李绪廷
 

李绪廷:山东高唐人。曾做自由撰稿人,杂志编辑。涉猎小说、散文、故事、诗歌等堵多领域。发表文学作品用过的笔名有鲁西风、二指禅掌门、唐文雁、侯雁、莫非、徒骇河等,迄今已发表各类文学作品三千余篇(首),在全国各级文学比赛中获奖近百次,有几百篇被转载。出版专著有《左宗棠家训》《通向幸福的彩虹道》《天堂的诱惑》《神秘消失的特工船》《摄魂“胭脂刀”》《二指裁缝》等。现任职于北京某大型佛教文化编辑部。

点击进入李绪廷个人文集

 
  地皇年间,长安城里有一家另类药铺叫“黛丝堂”,店主叫楚秋生,是个病人最少挣钱最多的郎中。因为他看的不是一般的病,而是治疗白发病。那时候,一般家庭只顾温饱,是否白发无暇理会,而那些达官贵人就不一样了;尤其是有钱人家的小姐,年纪轻轻的就很多白头发,要多郁闷有多郁闷。于是,这些人家就会不惜血本治疗白发,很快使楚秋生成了最清闲、最有钱的郎中。
  这天早上,楚秋生早早起来,让仆人打扫好门前大街,开门迎客。说是迎客,其实好多天都不来一个看病的。再说,这样的病,一般不让人知道,就是想治,也都是偷偷把楚秋生请到家里,先好吃好喝招待几天,才开始抓药治疗。他每天坐在店里,就是品茶。可今天刚一坐下,他就觉得眼皮直跳。俗话说“左眼跳财右眼跳灾”,可他双眼都跳,跳得他心烦意乱。他交代了仆人几句,刚想出门转转,一个人高叫着他的名字走进店里。楚秋生定睛一看,是自己的老乡,负责皇宫采购的宦官丁兆林。
  这丁秋林原来只是一个大厨,只因为王莽有次出巡。吃到他做的饭菜很对口味,就怕他召进宫,做了负责采购的宦官。当时,宦官有的是阉人,有的不是,不像后来,所有的宦官都被阉。丁兆林因为破例进攻的,就成了没阉的宦官。
  “呦,哪阵香风把您吹来了?”楚秋生打着哈哈,邀丁兆林入座,“今天不忙啊?”
  “忙啊!”丁兆林看看四周,压低声音说,“今天皇上要吃凤舌,大概需要五百只鸡,我已派人去安排了。今天来,我是有事找你。”
  “有事找我?”楚秋生伸手摘下丁兆林的头巾,笑着说,“就这几根白头发,也不用治啊。”
  “不是我。是……”说到这里,丁兆林不说了,盯着楚秋生说,“这么说吧,有个大买卖你做不做?不过,咱可事先说好了,这买卖做成了,你名利双收,说不定还能得个一官半职;但如果做砸了,可能小命不保!”
  楚秋生吓了一跳,心说,怪不得今天双眼皮都跳,原来祸福不定啊。想到这里,他皱着眉头问道:“说得这么严重,莫非是……”说着,指了指天。丁兆林点点头,这才把事情的缘由说了一遍。
  皇上王莽要大婚了,但他看到铜镜里自己的满头白发和下巴上的白胡须,觉得非常不自在。按说,他是读书之人,应该知道这些规律,人老了白头发是自然规律。可王莽是谁?天子啊!天子结婚,怎么能像个垂死之人?所以,他让御医尽快找到治疗白发的药方,好使自己变得年轻。这可急坏了皇宫里的御医,一时间闹得人心惶惶。本来,他们都知道长安城就有一个治疗白头发的郎中,但都不敢给皇上说,如果说了,不显得这些御医太没本事了?皇上治病,却要让一个野郎中医治,那这些人的饭碗还能保得住吗?没办法,他们也曾派人来黛丝堂,想高价买药方子,被楚秋生拒绝。
  楚秋生听到这里一言不发,脸色凝重起来。丁兆林问他怎么了,楚秋生说:“前一段时间,确实有人来买方子,我没答应,没想到竟是这事。我看我还是赶紧搬走吧,如果真是这样,皇上早晚要找我,那我可就凶多吉少了。”丁兆林说:“你本来就是治疗白发的,找你不正好是发财的机会?”楚秋生摇摇头:“兄台有所不知,白发生成有多种原因,年轻时身体好,什么药都敢用;可皇上年届七旬,万一有个好歹,我全家性命难保啊!”
  丁兆林嘴角挂上一丝怪笑:“我倒有个办法,可以两全其美。”楚秋生赶紧问:“什么办法?说来听听。”丁兆林说:“你把药方子卖给我,我去医治皇上;这样,即使治不好,以我在皇上面前的身份,也不会把我怎么着……”
  没等丁兆林说完,楚秋生“腾”地站起来,生气地说:“原来你也是为我的方子来的?你给皇上治病是假,想骗我的方子是真吧?告诉你,你休想!我这祖传秘方,不能断在我的手上!”
  丁兆林也站起来,冷笑着说:“那就别怪我不顾老乡情面了!”说着,伸手往怀里一掏,高声喊道,“楚秋生听旨!”楚秋生一看丁兆林手里展开的圣旨,赶紧“扑通”跪倒。
  丁兆林读完圣旨,阴阳怪气地说:“楚神医,请了!”
  楚秋生这才明白,丁兆林是准备了两手:如果自己害怕,把药方卖给他,他只须回去说个楚秋生不来的理由,按方子给皇上治疗就行了;如果得不到方子,他就按照正常程序,把楚秋生带进宫。楚秋生知道这回无论如何也逃不脱了,只好嘱咐了家人几句,跟着丁兆林进了宫。
  王莽毕竟是读书人,看上去还算宽厚仁慈。他摘下皇冠,让楚秋生看自己的白发。楚秋生一看,心凉个半截。王莽说,还有一个多月自己就要大婚了,他想在一个月内,将白发变黑。可王莽已经六十八岁,头上已没有一根黑发,要想治好,几乎是不可能的。楚秋生壮着胆子把自己的想法说了,然后跪在一边等着发落。
  王莽抬头看着屋顶,重重地叹了口气。丁兆林在一旁添油加醋地说:“皇上,楚神医治好了很多人,为什么到皇上这里就没办法了?”王莽也说:“是啊,我听说大司马的侄女不是你治好的吗?”楚秋生连忙说:“不错,但大司马的侄女才16岁……”王莽一听就恼了:“你是说,我行将就木,没有医治的必要了?”楚秋生磕头如捣蒜:“小民不敢!我一定尽全力让皇上的白发变黑。”见王莽面有喜色,楚秋生接着说,“我这就回去抓药……”王莽点点头。
  回到家,看着店外面站着的御林军,楚秋生叫过妻子,让她带着孩子,装成看病的,赶紧逃离京城。办完这些事,当天子夜,楚秋生找了一根麻绳,把自己吊在房梁上。
  再说王莽,第二天也不上朝了,等着楚秋生来给他治白发,谁知等来等去,只有丁兆林慌慌张张进来了,说楚秋生死了。王莽一屁股坐到椅子上。
  眼看大婚日子临近,王莽的白发似乎变得更白了。没办法,他只好找来一个染房的老板,调制了一种黑色染料,将自己的头发染成黑色的。这一无奈之举,倒成全了王莽一个额外的“收获”——他成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染发的皇帝。
  其实,楚秋生到死也不知道,王莽之所以想白发变黑,并不是为了好看。当时,因为他的一系列改革失败,导致全国上下怨声载道,各地义军突起,王朝大厦摇摇欲坠。尤其是不久前,绿林军拥立刘玄为皇帝,更让他寝食不安。大殿上,文武大臣脸色越来越难看,很多人开始想自己的后路。王莽看在眼里急在心上,没办法,才想到了一个办法,通过大办婚礼来欺人惑众,证明自己老当益壮,完全可以扭转乾坤。于是,在下诏全国选美的同时,王莽积极寻找能治疗自己白发的方法;没想到,连闻名京城的名医,都因此自杀,可见,自己的目的已很难达到了。
  果然,地皇四年十月,当了七个月新郎官的王莽被义军活捉后身首异处。原本想用大婚和染发扭转败局的王莽,最终在刀光剑影中成为历史的笑柄。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一定要救我

下一篇: 《 初九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2

我来评论这本书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