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小说 > 微型小说

菊花

作者:粒儿    授权级别:A    精华文章    2016-11-23   点击:


  谢母刚咽气,谢占强便对举事的堂弟谢占军说,我妈的丧事不按那些规矩办,简单点,就三晚。
  不等占军开口,占强的老婆菊花低着头,小声道,不行。
  占强似乎没听见,继续说,我看那些旧俗纯粹是折腾人,不就是花钱嘛,喽,一夜两万,六万够了吧?
  茅山村办丧事,繁杂琐碎。一场丧事办完,尤其是老父老母的,做孝子的是钱财、身体都得脱层皮。
  占强在五年前老父亲去世时,领教过。钱,于在城里开酒店的占强来说,不算什么,主要是披麻戴孝,七天七夜的反复跪拜,让占强一想到就头痛。
  占强将一个黑色塑料袋推到占军面前。
  菊花挡住塑料袋,仍是低头小声说,不行。
  占强好像才发现菊花,眉头一皱问,你站这里干嘛?去看妈去。
  菊花挡着塑料袋,没有动。
  占军看到了占强眼里的不耐烦,忙打圆场,嫂子,你忙去吧,这事,我和哥商量。
  菊花不但没有动,反而抬起头,迎着占强的目光说,妈妈的丧事按村里规矩办,一样都不落!
  占强有点惊讶地望着菊花,他若没记错,菊花嫁他十年,从来都是低眉顺眼。
  正是她的低眉顺眼,占强才在十年前,将一双父母丢给菊花,自己心无旁骛的在城里闯荡。
  占强瞪了菊花一眼说,我妈历来喜欢简单,才不会责怪我们。
  我与妈朝夕相处十年,只我晓得妈心里想什么,要什么。我再说一遍,妈妈的丧事礼节,一样都不落下。菊花一字一顿。
  占强得承认,十年来给他父母端茶倒水的是菊花。自己每次回来,是看一眼,叫声妈,扔下一叠钱,借口酒店很忙,一阵风跑了。
  占强没好气道,那七天的跪跪拜拜你做?
  菊花头一昂,回答,我做!但你是孝子,得守在妈妈的灵前。
  七天七夜的丧事礼节,菊花披麻戴孝全部做完。只是这七天里,菊花没开口说一句话,每次伏地跪下,再起来时,灵堂里的人看到她是泪水满脸。
  村里老人们无不羡慕感叹,谢娭毑前世积了德,这世才有个这么好的媳妇呢。瘫在床上四年,身上连个疹子都没有。而今死了,又是跪又是拜,还哭得这样伤心,好孝道的媳妇,世间难得。
  丧事办完,接着是清理、焚烧死者的遗物。
  待谢母的遗物化为一堆灰烬后,菊花放下手中扫把,对歪在椅子上,处半迷糊状态的占强说,我们明天去办手续吧!
  占强撩开眼皮。
  我们明天去办手续!菊花声音提高了点,并将手续二字咬的很重,像呕吐出来的。
  手续?!占强反问,并睡意全无,十多年商海打滚,让他脑袋里在飞速旋转,房产手续吗?占强知道母亲咽气前,反复交待这家里一切是菊花的,只有菊花才有处决与变卖权。
  不是房子,是我俩离婚手续。菊花似会读心术,回应占强。
  离婚?!占强心一慌,有点不认识的望着他老婆菊花。在他心里,菊花是个温顺得有点憨的女人。娶她时,他曾笑对占军说,这样的女人搁家里,你哪怕十年二十年不回家,也不用担心她变心。而且,在外你就是小三成群,她也不会知道。就算知道,她也不会放半个屁。
  菊花又说,爹开开心心走了,妈也风风光光葬了,二老的心愿都了了,茅山这个家,再没有你占强放不下心的东西了。离婚吧,按说,我们早就该离的。什么离呀,压根就不该结。咳,瞧我说什么呢,儿子都九岁了,还说结不结的话作什么。我俩离婚,我觉得儿子给我抚养好一些,毕竟那个安妮马上就要……
  占强本来既心慌又惊讶,等安妮的名字从菊花嘴里蹦出时,差点把他砸倒在地上,他忙抓住椅子扶手,嘴巴蠕动,想要说什么,半天却没声音。
  而菊花的声音还在继续,这老屋,你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吧,我没意见。儿子随我去县城上学,我姑妈已帮我找了份事。你放心,有我吃的,就有我们儿子吃的。生活费,随你给,你也随时可以去看儿子。只是,只是,我有句心里话说,你呀以后多在家里待待,不要再伤女人的心了,安妮这女子跟你多年,也不容易……
  
  审核编辑:喻芷楚   精华:西部井水  推荐:喻芷楚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提拔

下一篇: 《 一个恶梦

编者按:
古诗词副主编   喻芷楚:
只想说好善良的女人,说出话人就酸鼻的女人,从容淡定,不诽人,凡事以他人着想,默默承受痛苦,文笔简洁,意境全出,赞,问好作者,申请精华。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4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