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无声战争

乱世江城 38

作者:行吟者    授权级别: C    精华文章    2016-11-22   点击:

 
  
  
  酒香
  
  森林小火车沿着曲曲折折的河谷缓缓前行,上坡,弯道,烧木材的车头沉重地吐着汽。
  北满,不见月光的秋夜,山林幽暗。早凋的树叶在风中翻飞,哗哗地响,这多少有点恐怖,谁知道什么时候会响起游击队的一排枪声?
  这是从山镇去伐木场的小火车,拉木头,顺便还押了六个抗联的战士,都捆着。他们是在医院里治好的伤兵,送伐木场服劳役,一个个现出疲惫的听天由命的样子。
  小车厢里弥漫着红高粮酒纯正的香味,押车的国兵冯三再也禁不起诱惑,他用枪托捅了捅酣睡的巴巴盖老爹:
  “醒醒,老蒙古,你这酒这么香,还带了烧鸡,莫非你要去犒劳游击队吗?”
  老猎人还在打盹。一个日本老兵,和另外四个国兵围了过来。那个老的就是彼得第一次进山时遇到的那人,小高仓的同伴。这时巴巴盖老爹醒来了。不耐烦地说:
  “山里的房子叫你们烧了,那园子里的菜不收让野猪拱啊?,我不带点酒怎抵那夜里的风寒?”
  “唉,我们哥们儿整天在这山沟里跑,又累又饿,”冯三嬉笑说,“你把那罐打开,让弟兄们喝两口,提提神。再说,你常乘我们的车,就算是起车票了。”
  “用吧,用吧,有酒大家喝,这是我们猎人的习惯,不过你们得给我剩点儿。”
  “来,来,把你们的缸子拿出来,都舀点,还有这烧鸡。”冯三招呼那几个,“别外道,老蒙古是我姐夫王掌柜的好朋友。”
  
  老猎人又打起盹来。等他到岔道的山口下车的时候,那几个兵已经醉倒了。
  这时树后闪出五个黑影,细声问:
  “睡了?”
  “都睡了。”老猎人径直往前走。那五个人,飞身跳上车。
  这伙人一上车,先把那几个兵的枪卸了下来,他们都已烂醉如泥。然后解开抗联战士的绳子。这其中有一人叫武勇的是抗日军连长。他把大家聚拢一起,如此这般地宣读了计划和命令,布置了任务。
  
  原来上车的几人都是山村里的穷汉。日本人扩大战争,加紧了征兵抓丁,与其等着让日本人抓劳工死在坑道和林场,不如去找游击队,拿起枪,争个自由。他们私下找王掌柜通气。这一回派上了用场。一切都是按计划运行的。那是彼得、王掌柜、何医生和巴巴盖老爹,在他的磨坊商量好的。老猎人负责办酒肉诱饵,何医生负责下药,麻醉要适量,到木场时得让他们刚好醒来。王掌柜要把人召集起来,在叉路口等候。
  “尽量别伤人。”彼得最后嘱咐说。
  “唉,这有点像智取生辰纲。”王掌柜笑着说。
  “伤员里有个挑头的抗日军,他不是吴用,而是武勇。”何医生说罢大家都乐了。王掌柜打趣道:
  “就像你不是华佗,是何佗”
  的确,在日本人统治下,在困苦、窒息而屈辱的日子里,谁不想干点大事,谁不想燃起火花,照亮那猪一样污浊的生活呢!
  一切进行得顺利,只是临近木场时,他们忽然发现,车停了一会,又倒着往回开。原来一个国兵醒来了。他没有抢到多少酒,醉得轻,醒来发现枪没了,便一滚溜出门,攀上机车。游击队觉察后很快制服了司机,车又前进了,但那小子跳车跑了。
  “让他跑吧,”武勇笑着说,“他没带武器,即使没叫狼吃了,到山镇也得四个小时,鬼子兵来,又得两小时,届时我们早已虎入深山龙游大海了。”
  
  起义
  
  何医生用药算得准,快到场门时,几个兵醒了。武勇告诉他们要活命该咋做。他又派人跳下车,割断电话线。车停了。
  “快过来呀,都过来,搬货啦!”冯三喊。
  懒洋洋走过几个值班的国兵。酒洒了,一股香气传到外面,车厢里扔出两只烧鸡。这下骚动了,荷枪的纷纷奔过来,连在门前和塔楼上站岗的也跑来了。这时从车厢里露出来的不是什么吃货,而是黑洞洞的枪管。
  “放下武器,退后十步!”命令很专业,跟着是日语翻译。日伪军惶惑地照做了。一个日军刚想反抗,被扑上来的劳工,用棍棒击倒。
  几个游击队跳出来站到木垛上。
  “我们是抗日联军,和上次一样,到这儿来为解放劳工,”武勇声音宏亮。“你们要合作,我们不伤一人。”这时夜班干活的劳工欢呼着跑过来。
  武勇果断命令:
  “劳工兄弟,拿起枪,到营房去,缴他们的械;你,你抢占报务室;你,你塔楼放哨!”两个游击战士,在劳工的引领下,冲向士兵的营房,很快收了枪,捆起从被窝里爬出来士兵,制服了几个反抗者。三十来个日伪军,被游击队和武装起来的劳工,捆好锁进两间空房。四个队员砸破窗,架枪守着。
  打开仓库和弹药库,分发枪械子弹,粮食和饮料。游击队员乐滋滋扛上缴获的机枪。武勇命令“生火做饭,饱餐一顿。”。之后,有人提议烧毁营房和木材。武勇说:
  “不可,这会引发山火,对我们行军不利。”
  这时他们听到不远处一阵枪声,紧张起来。过一会没了动静。
  原来由王掌柜报信,这伙人的起义得到项东他们抗联小分队的掩护。他们负责打援,刚才那阵枪声就是与日军小部队的接火。那小部队是车上逃兵送的信。
  武勇命令毁掉机车,把木材推下河去,任它顺水漂流。天亮时会有村民发现,一传十,十传百,他们会把它打捞上来,造车船,盖房屋。
  
  太阳升起时,这伙人走到一个山坳里歇下来。队长武勇发话了:
  “劳工弟兄们,现在你们自由了。愿意抗日救国的,跟我们继续前行;家有妻儿老小,要回去种田的,交出武器,带点粮食,各奔家园吧!”
  有几个交出手里的枪,大多数却杂乱喊着,我们不回家,再不让鬼子像捆牲口一样,抓我们当劳工了。
  “好男儿,当自强,全体起立,枪上肩,出发!”
  走了不远,他们便与项东会合了。项所以在稍远的地方等他们,是为了不让回家的劳工看到抗联的行踪。
  这时队伍里战士唱起了抗日联军军歌:
  “铁岭绝岩,林木丛生,
  暴雨狂风,荒原水畔战马鸣。
  围火齐团结,普照满天红……”
  
  林木深处,空谷回声,飒飒秋风,卷漫山黄叶,为勇士壮行。
  
  审核编辑:白玉兰   精华:白玉兰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10.14

下一篇: 《 黑瞎子

编者按:
短篇小说副主编   白玉兰: 本章节的名字:无声的战争,是对本章节故事情节的最好诠释。彼得、王掌柜、何医生和巴巴盖老爹这些平凡的人物此刻都鲜亮起来,各自显现出自己的能力和力量,与日本人斗智斗勇,打了一场没有枪声的漂亮仗。解救出来的中国劳工,积极加入了抗联部队,让读者看到当时民众对日侵华的愤恨!赞!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2

  • 白玉兰

    问候老师,期待新作!

    2016-11-22

    回复

    • 行吟者

      @白玉兰 谢你,玉兰,谢你的点评和鼓励。日本人统治东北时抓劳工伐木,是常见的残酷的劳役。劳工起义参加抗联是多次发生的历史事实。我写无声的战争背景就是如此。

      2016-11-22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