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小细节,果然藏着看不见的涵养

作者:平平    授权级别:A    精华文章    2016-11-15   阅读:

  
  ---1---
  前一阵子的一件小事,让我有些意外。
  一位认识了十年的朋友,以前经常在一起聊天,那几年,我们有着极其相似的各种经历。
  我一直当她是朋友,也年年记得她的生日,她是不记得我的,我倒也觉得没什么关系。
  后来我们离开了以前生活过的地方,我到了河东,她在河西。
  有一天我们在网上说起各自的生活,她的言辞里不掩饰她的情绪低落。
  我说我们好久没见面了,哪天我来看你和宝宝吧。
  她说好。
  我说过的话,不管时间长短,一定会找机会去兑现的。
  没过多久,我因为有事到了她住所的附近。
  我自然要去看她,买了小礼物,准备送给她的小宝宝。
  然后打她电话,已经换了号码。
  于是发微信给她,问她在否?
  晚上八点发的信息,她秒回:在呢。
  我说我现在你家附近,想来看看你和宝宝呢,你方便吗?
  完全没想到,她上一秒还秒回了我的信息,下一秒就杳无音讯了。
  我傻傻在附近等着,心想,估计这会宝宝在吵闹,她在带着他,所以不能及时回信息。
  我再等等,没关系的,等她忙完了自然会给我信息的。
  结果这一等,就一直等到半夜十二点多。
  她凌晨给我回了几个字:晚上出去玩了。
  我当即怔住。
  我向来认为自己是很有礼貌的人,所以,虽然她这样,我还是回了三个字:知道了。
  至今,她没有任何的下文。哪怕一个“嗯”字。
  我意外的是为什么她不早点回复说她没时间,或者要出去玩,不方便见我?
  至今一想起来,还是讪讪感丛生。
  
  
  ---2---
  也想起另外一件事,也是自己亲身经历的。
  那年怀着孩子两个月左右,我坐在公交车上,就是最前面那个“老弱病残孕”的座位。
  某一站上来一位老人,他径直走到我面前,对着我说话。
  我听了两遍才听清楚他说的是什么。
  他说:你的座位给我坐,我不方便走到后面的座位上去。
  我转过头看看,果然只有最后面那一排有空座位了。
  让个座无疑是应该的,甚至是必须的,哪怕是我怀孕的时候。
  可是他这样的态度让我心里开始抵触了。
  我说:叔叔,对不起,我不方便走过去,我怀孕了。
  他看了看我还没有隆起的肚子,倒也没说什么,就去找别人了。
  他可能会觉得世风日下,可我觉得,作为老者,他应该有老者之态。
  哪怕只是不那么理所当然的口气呢。
  我一早就说过,任何时候,不管多累,公交车上和地铁上,我一定会让座的。
  我也从来都是这么做的。
  
  
  ---3---
  秋日,正值白果成熟的时节。
  小区里面的银杏树很多很多,所以白果也特别多。
  婆婆带着孩子出去散步的时候,看到有些人在捡拾。
  婆婆也捡了一点点,她把它们放在阳台上晾着,说就是不知道要怎么收拾,怎么吃。
  我找了度娘,大略跟婆婆说了下。
  第二天她回来告诉我,她还想去捡一些,可是小区里的那些也在捡拾的邻居开始冷嘲热讽。
  他们说:你又不知道怎么弄,捡来做什么!
  婆婆此前请教过他们要怎么弄,他们把这当作天大的秘密,三缄其口,只一句:很难弄的,最好不要弄,有毒的……
  婆婆听了这些人的话,心里多少有些不舒服。
  况且,他们自己,都是拿着偌大的蛇皮袋在装。白果可是小区共享的,不是私人的啊。
  我也是醉了。都是邻里邻居的,这些老太太老爷子,至于这样嘛。
  要是我,恨不得详细地把方法和注意事项,以及怎么吃的,多种吃法都告之于天下呢。
  
  
  ---4---
  某一个晚上,我和晶晶一家在小区门口散步。
  我给孩子带了水壶。结果我一不小心,把水壶打碎了。
  水壶是玻璃的。
  地处比较昏暗的停车的过道。
  晶晶说:这么暗的地方,别人也要从这儿经过,不小心就会划到脚的。
  我赶忙去附近的夜宵摊老板那儿借扫帚。
  老板不肯借,说:这个不用管,明天会有人扫掉的。
  我说:要是今晚让人踩到,划到脚也是不好的啊。
  老板说:说了没关系就没关系,不用扫!
  我们走了一小段路,我和晶晶差不多同时说:还是不行,还是得扫掉。
  于是我又去另外的店里借了扫帚,尽量扫干净了。
  于是心里就轻松了,要不总是感觉吊着什么似的。
  我不得不对晶晶刮目相看,这么好的女生。
  这件事让我得到的启发是,以后家里但凡有什么稍微尖锐的,玻璃材质之类容易划伤手的东西不需要了,我就会单独拿透明的袋子装好,不放在楼下的大垃圾桶里,而是放在垃圾桶外面,一目了然,里面装的是什么,会直接提醒保洁阿姨注意。
  有些事情,有些细节,并不是不愿意做,而是没有想到啊。
  想到了,我就会尽量去做。
  ---5---
  某日,一位我不认识的微友加了我。
  她说她是快要退休了的老师,虽然年经不小了,却很喜欢看我的文字。
  我由衷感激,心生敬意。
  又一日,她问:丫头,你那膏药真的有用吗?
  我答:您可以试试看,效果肯定好,贵在不间断,坚持贴。
  她说:寄两片让我先试试吧。
  我说:一个疗程是五贴,两片贴不出效果啊。
  她说:我之前用过别的,不好,不好,总是有液体流出来,弄脏肩膀和衣服。
  我说:这个你可以绝对放心,肯定干干净净,不会流出来的。
  她还是不肯。
  我想着,她年经也不小了,我不能计较这么多,于是依照她的要求,寄了两贴过去,运费我自己承担。
  不出几天,她就又发了三个疗程的红包,说谢谢我。
  我说效果好就好哦,谢谢阿姨信任。
  她说你知道吗,丫头,不止是这膏药效果好,更是你的态度让我喜欢。
  你都不知道,我在别人那里买别的膏药,不管怎么样,都一定要我最少买一个疗程,否则就不发货,知道我只要两贴试试看后,都对我爱理不理的。
  只有你,丫头,你太实诚了,以后我要贴的膏药,你都包了吧。
  难道这是考验?呵呵,固执又可爱的阿姨。
  小黑,你要一直膏膏兴兴,我们都会高高兴兴滴。
  我的小黑膏,膏兴,更高兴。
  

      

上一篇: 《 烹茄记

下一篇: 《 雾霾之下 谁是祸首

【编者按】

我来评论这本书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3

  • 千千

    2019-11-04

    回复

  • 帘外落花

    生活已经让人越来越计较了

    2016-12-06

    回复

  • 简竹

    涵养是一种传承,不是人前的作秀,而是基于内心的本真,值得推崇,喜欢这样的文字

    2016-11-18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