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百合伤痛

乱世江城 37

作者:行吟者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6-11-14   点击:

  
  
  忧虑
  
  这一天,山镇伤兵医院的何医生来到王掌柜的小铺取药材,顺便喝两盅。何医生何佗原来因为在战地救治抗日联军的战士,被抓了起来,经彼得介绍百合把他要到山镇医院,用中医药给日本伤兵和被俘的抗日军治外伤。他是小铺王掌柜王得富的好友。王掌柜给百合按了手印,保他在镇上的行动自由。
  二人一面喝酒,一面聊起眼前的局势。突然王掌柜压低了声音:
  “跟你说件事,我心头的疑惑,你说怪不怪。前天,就在前天晚上,太阳下山了,我关上铺子去河里捞鱼,我那小子馋了。我刚下了饵,就见百合从那边走过来,步子很沉重,不像她平时散步那样轻快。她没看见我,也许是没注意。她在河边站下了,手操在口袋里,望着流水,我看那心事重重的样子,没敢打招呼。忽然,”王掌柜用手拍了拍老何,“她掏出一把手枪,慢慢地,枪口点上了自己的太阳穴。天呀,吓得我断了气。”说到这,王掌柜停下了,拿眼盯着老何。“我不敢出声,但见她,过了一会,突然抬起腕,朝天放了两枪。林子里的鸟哗地飞起来,我一下坐到水里,那子弹的啸音在山谷里回响,真把我惊呆了。”王掌柜呷了一口酒,“当时我真想哭着喊一声:百合医生,你这是干啥!你是中国人的朋友啊!”老王意味深长地望着老何,“伙计,你们医院出了啥事?”
  何医生喝了一口酒,抓了两颗咸花生,剥着,停下了:
  “我想起一件事,一个人,这小伙子姓鲁,鲁诚,二十来岁,受伤被俘的抗联战士。小子是木匠,百合治好他的伤以后,让他给伤员做拐杖。他活儿干得麻利,爱动脑子,异想天开,忽然要给那些断了腿的人做假肢。那一天他去劝说日本伤兵,那个鬼子心里正烦,大骂道,你们打断了我的腿又来捉弄我,一拐杖打得小鲁头破血流。小鲁没还手,百合给他包扎伤口时眼泪都流出来了。百合喜欢他,他个子高大,鼓鼓的肌肉,一脸英气,还有点憨,十九岁,是个孩子。你说怎的,他到底把那假肢做成了。那小鬼子试用了之后,挺合适,便流着泪向小鲁深深地鞠躬,道谢。”
  “这真好,”王掌柜赞叹说,“我们的日本朋友越多,那些军阀就越孤立,仗,也许就打不起来了。”
  何医生把花生扔到嘴里,嚼着:
  “有个和尚,了因,说是高僧,南满来的,在院里做教化。长官只让他给汉人讲,好多鬼子也去听了。他拿鲁诚和日本伤兵的例子说佛在每个人的心里。人人反思唤醒心中的佛,慈悲普渡,就会平息战争,解脱灾难。后来又来了一个武士,专门给日本人讲,我也去听了,他讲天皇神道教化天下,鼓动伤员养好伤,重返前线,发扬武士精神,为大东亚圣战献身。结果,他被轰跑了。”
  “后来呢?”这激起王掌柜的兴趣,他端着杯,问。
  “你可想而知,上面怪罪下来,百合受了训斥和处分,我想她在这儿呆不长了。”何医生感叹说。
  “你,会不会受到连累?”
  “我只管看病,少言寡语,人们查不出什么差池。只是,”老何转动手中的杯,呆呆看着,“只是不会有人像百合那样看重你,也不会这么自由了。”
  “那个鲁诚呢?”
  “他们把他送到伐木场去了。”
  王掌柜忽然警觉地说:
  “这事得告诉彼得,说不定他和百合的来往要受到监视。”
  
  何医生从小铺出来,夜已三更,一弯残月斜挂在炮楼的一角。初秋,西风席卷满街落叶,在他的脚下打旋,他感到一丝凉意。他想,自己所以能从那死牢里出来,多亏彼得的推荐和百合的收容。如今恩人受到威胁,他却无力援助。自己孑然一身,正像这地上的蓬,随风飘零。月光下,他顾影自怜,回望朋友的小店,孤零零一盏灯光,凄凉中有些微的温暖。
  
  悲痛
  
  此时,哈尔滨中央大街的一栋小楼里,一对青年也正满怀悲情切切细语。
  “彼得,我恐怕不能久留此地了。虽然上面很赞赏我的工作,以及与山镇居民和睦相处,但是他们对我在伤员中散布反战情绪十分恼火。甚至怀疑我与当地的抗日力量有某些联系。最近很可能把我调走。”
  这是彼得的画室,二楼小客厅。茶炉上煮着饮料。
  “百合,你的预感是从哪里来的呢?”彼得不安地问,从咝咝作响的壶中给她续了一杯咖啡。
  “一连串的事情,了因和尚的教化引起了反战的骚动,他们始料未及。”她在杯子上暖着手。
  “教化工作不是请了春草和柳芭吗?”彼得问。
  “是的,她们讲文学和音乐,引起伤员的兴趣,有些人伸请去艺术学院。这次了因做教化也是东乡将军请来的。他们只想让佛教思想来安抚战俘,让这些人逃避现实,消沉抗日的斗志。没想到我们的伤兵也来听了,这是谁也阻止不了的。结果那些‘众生平等,慈悲为怀’的佛教教义瓦解了我们战士的尚武精神。反战气氛在医院里弥漫。待到那武士来宣传神道,让伤员重返战场的时候,医院里乱了。我能怎么样呢!”
  百合啜泣着,彼得也沉默了。
  “我难过的是和你分别。”百合继续说,“接下来,更有一件令我心痛欲绝的事,发生了。”
  “怎么?”彼得从她的声音中感到事情的严重,关切地拉起她的手。
  “你知道我的未婚夫,我的老师,那个细菌学教授,我跟你说过的,那年他给我发电说来哈尔滨,有任务,原以为帮满洲建什么机构,结果不明不白消逝了。种种迹象表明,他被秘密处决了,可能是他拒绝进某一部队。他死了,就地埋了,谁也不知道他的尸骨丢在了哪个山谷,哪片荒野……”
  止不住的泪水从她的眼眶里涌出。
  “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彼得宽慰她说。
  “可是你知道,这样的悲剧,撕心裂肺,却一再重演,就在我的身边。”百合擦了擦眼泪继续说。“我们那有个战俘,汉族人,鲁诚,一个憨厚仁义的小伙子,一身好手艺。他挨了我们伤兵的打,也不还手,还给他做假肢。我把这个例子讲给了因,他用来讲解人的佛性。谁知道不久这个鲁诚却被送到了伐木场,又从那调送到了731,当了‘木头’。你知道什么是木头吗?就是病菌实验的活体。后来竟抽干了他的血,做疫苗。这都是那个朋友冒死告诉我的。这个小鲁就这样惨死了。”
  彼得重重在桌上击了一拳。
  “他的伤是我亲手治好的,”百合继续道,“我治好了他的伤,化解了他心中的仇恨,让他了解到中国和日本的百姓都是友好的,我用爱心将他调养得身强力壮,不辞辛劳地为日本伤兵做假肢。我喜欢上了他,这个结实的,纯朴善良的大孩子。他叫我姐姐,我叫他弟弟。这一切的结果是什么?就因为他善良听话身强力壮,被当成细菌实验的活体,抽干了血……听说后,我真是痛不欲生。去伐木,我还能调他来检查身体,让他来看我,可如今这一切都成了我的梦魇。那一天我走到河边,真想结束这苦难,结束我在人间的一切。这时,我又想起了你……我曾经怀疑是不是东乡干的?他纠缠过我,要我陪他,被我严词拒绝。现在他看到我喜欢鲁诚,出于妒忌,把他送上绝路。我想如果是他,我定要干掉他,情愿上军事法庭。”
  “这倒未必。”彼得说,“731这是一个灭绝人性的规模宏大的杀人工程。对一般军人也是保密的。我没有对你说,你知道惠子的弟弟,那个飞行员野草是怎么死的吗?他向中国江南投放细菌,看到那大片大片的城镇乡村万巷人空,暴尸田野的骇人景象,忍受不了良心的折磨,坠机自裁了。”彼得继续道,“战乱,多少家庭遭受苦难!我的玛莎,也随利物浦号一起沉没了。可怜的玛莎。都怪我没和她一起走……”
  “惠子和我说了,”百合抚着他的脊背,无限深情地安慰说,“彼得,我们是最亲密的朋友,现在只有相互扶持,相互依偎渡过这段灾难。”说着她紧紧拥抱他,深深地吻他。
  “百合,你知道,我一直敬佩你,爱你。”彼得也口齿不清地喃喃地说。一面搂紧她。
  “那就让我们在患难中相濡以沫吧……”
  眼泪如泉涌流淌在彼得的肩膀上。无限的柔情无尽的缠绵混合着悲哀。整整三年,她盼望着这一天,然而,它的降临却伴随着彼得的伤痛。不,这不是她要的,她愿意看到快乐的彼得挽着玛莎站在她的面前。她宁愿带着嫉妒欣赏两个青年欣欣然的纯真。战争!
  “我恨死了这场战争。”她一面抚着他结实的肌肉。贪婪地亲着他。“过两天,还有一批人从医院送到伐木场去,真不知道如何搭救他们?”
  彼得支起肘,思量了一会儿,严肃地说:
  “你只要告诉我准信,让我想法救他们。”
    
  审核编辑:喻芷楚     推荐:喻芷楚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半路不停

下一篇: 《 雀笙

编者按:
古诗词副主编   喻芷楚: 文字深情婉转,百合从虽人眼中嘴中说起,再到到百合自己出场,讲述她所经所遇,愤慨战争的残酷无情,活生生的人在细菌占前遭到灭绝人性的扼杀,佛道在神道大肆狙击下唯有让百合黯然。赞,感情先生情怀不,问好!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3

  • 行吟者

    小喻老友,谢你深入的分析,精彩的评语。

    2016-11-14

    回复

    • 喻芷楚

      @行吟者 先生见谅芷楚匆匆,按语出现好多个错误

      2016-11-15

      回复

  • 喻芷楚

    欣赏先生情怀,问好先生!

    2016-11-14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