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作家专栏 > 百味居

金口河人与洋芋

金口河风情系列二

作者:帘外落花    授权级别: A    精华文章    2016-11-08   点击:

专栏作家:帘外落花
 

帘外落花:四川乐山人,网络写文十余年,曾在多家文学网站担任编辑或主编,在报刊杂志发表文学作品数十万字。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会员,四川省散文家协会会员,乐山市作协会员,金口河区作协副主席,鲁迅文学院少数民族作家班学员。

点击进入帘外落花个人文集


  
  金口河人离得开金口河,却离不开金口河洋芋。
  提到金口河洋芋,只要吃过的人,唾液立马随着“金口河呢洋芋啊,太好吃了”丰满起来,脑海里一盘盘、一锅锅煮的、烤的、烘的、炸的洋芋冒着香味、散着热气掏着馋虫,那念想好比八月份的孕妇想四月间的樱桃——煎熬人。
  金口河洋芋三十年前首推寿屏山种的最好,就是现在的永胜乡大瓦山天池湿地公园范围,相对99%山地的金口河地势风貌,永胜乡算得相对平缓,或许是3200多米的大瓦山在境内,又是孤峰耸立,所以这里除了风景优美,物种丰富,还出牛膝、天麻、虫草等中药材,但最好的还是洋芋,大自然有时候是比人的世界公平许多,比如年平均气温寿屏山一定最低,夏日晚上要裹着棉袄才能欣赏萤火虫耍流氓,但寿屏山历来富庶,丢一个种子下去不管不问到时候就会收获一颗大莲花白,抱起来扔下去,猪都砸得死一头,人家土地就这么肥沃,其它地方的人真是羡慕不来。
  寿屏山洋芋大,一窝挖出来十几二十个,比老鼠生儿还厉害,一个个土豆像热灰里烧豆子,锄头一掏,骨碌骨碌滚出来,喜得一双双沾满黑泥巴的手像弹钢琴一样跳来跳去捡不停,挖洋芋的季节,随便站哪里放眼一望,漫山遍野都是撅起的屁股,人民群众都在埋头挖洋芋。
  两三窝就是一背篼,三背篼装满一高背篼,大概200来斤,对当地的劳力男女来说,提起拐子屁股下面一戳,抓几把热汗也就背回家了,地上一倒,咕嘟咕嘟灌几口老鹰茶,嘴巴一抹当歇气,又继续去地里。刨十亩地的洋芋除了人吃、猪吃,还能换来白花花的大米。
  新洋芋嫩,水里一倒,皮子一抹就掉,光滑细腻的内皮像鸡油黄琥珀,看得人心里啊痒舒舒的,十几二十个就是一盆,洗两盆放大铁锅里加水,抱一捆木柴噼里啪啦煮上,煮洋芋也有不同。一种是直接加水煮,撒点盐,水不要多,开始猛火,水汽上来用毛巾捂到锅盖上尽量别漏气,待土豆能插进筷子,锅里的水也差不多干了。继续盖上盖子,去明火,闷个十来分钟,揭开锅盖,看到的不只是一锅洋芋,而是一堆黄灿灿的花束,用外婆当年的话来说就是“开花开朵”,想想是多漂亮的景象,牡丹芍药盛开也不过如此了吧。用筷子夹起来,洋芋粉跟着筷子嗖嗖地掉回锅里,悉心用手指捏起来往嘴里一放,粉啊、甜啊,再吸一下黏了粉烫痛了的手指,那享受那欢喜,不是金口河人明白不了。
  还有一种把土豆放在蒸饭的“蒸子”下面,这样煮出来的土豆水汽重,没有那么粉,不急,锅里捞出来立即扔灶里,灶里柴火碳薪正红,烤一会儿夹出来,用外婆的话说就是烤过的洋芋“黄尚尚”的,双手掰开,洋芋粉笑得那一个灿烂啊,香气扑鼻,咬一口,那滋味,美得哟,狗都不去啃骨头了。
  小时候,一年里半年吃洋芋,半年吃玉米,一到冬季洋芋就少了,留下的大洋芋拿来做种,剩下的小洋芋不舍得这样煮来吃了,偶尔用来炒土豆片(丝)、锅油汤下饭解馋。读书的娃儿还好,可以提洋芋到学校烧来吃,那时候读书没有午饭,早上割了猪草放了牛回来提着火盆,背着书包就去学校了,上课边烤裤子和鞋上的稀泥,还要埋头翻洋芋,下课一边吃洋芋一边写作业,书、本子和手脸都是黑的,到处都黑,也就无所谓了。
  洋芋和玉米一样,都是16世纪引进中国栽植的,这样想想就明白为什么中国几千年人口一直不多,其它作物产量低,养不活那么多人口,也是因为人口少,相对人均资源丰富,中国的古文化才能那么璀璨,要换现在十几亿人口,地皮都啃光了。洋芋、玉米在中国种植也就四五百年时间,这样想来金口河真不偏僻,真不落后,紧跟了社会潮流和历史步伐。
  种洋芋和推豆花一样都是一本正经的事,山里人勤劳,一年最多耍三天,初三“开印”,拎着弯刀这棵树砍三刀念几句咒语,那快地也坎三刀再念几句咒语,大体都是祈祷来年硕果累累。都“开印”了,老洋芋也从竹楼上背到火塘前,沿屁股一周切三刀,一刀一片,用来栽种,剩下的三角型肉丁外带屁股上的皮洗干净煮来吃,或者直接放火塘里烧,那是最盼望的,仿佛冻了一个冬的冰河开冻,孩子们欢喜啊,狗也不追了,鸟也不捉了,吸着鼻涕蹲在火塘里翻洋芋屁股,还没熟透抓起来咬两口再扔进去继续烧,像狗儿撒尿占地盘,生怕被人抢了。
  地是年前耕好、培好的,上面还覆了雪,用锄头挖开,抓一把“土粪子”(母猪圈里掏出来的效果最好)铺在坑里,把切好的洋芋种放下去,掏土盖上。这些年农村喜欢用塑料膜覆盖,产量高了、成熟期短了,口感却差了很多。种好不用管它,老天会浇水,给予阳光,四五月的阳光恰恰好,春天把世界打扮得神采奕奕,洋芋开花了,紫的、红的、白的,在深绿的洋芋地里,夹杂了野草的细花儿,蝴蝶、蜜蜂,七星瓢虫,蚂蚁,真是精彩。待一些日子,洋芋花上吊满绿色的果子,像翡翠、像绿松,圆圆的,摘下来把玩,真是有意思极了。
  都说民以食为天,一方水土一方人,金口河喜欢洋芋到了什么程度,跷脚牛肉在乐山只有包包菜,在金口河如果没有烫洋芋片片和豆腐,绝对没人去吃。在金口河除了豆花饭店就炸洋芋店最多,一个洋芋从一毛钱到现在的一元钱,从来都是供不应求,五元一份的狼牙土豆,一到晚上条条街都在卖,饭店里烧土豆、土豆泥、土豆丝、土豆饼,各种土豆,包括宾馆饭店,大家上桌第一件事就是看有没有洋芋,没有那盘烤洋芋嘛,客人要生气,领导要冒火,五粮液都挽不回现场氛围,有了洋芋一切好说,加一点辣椒,一份泡菜,就可以吃饱了下桌子宾客欢喜。
  家里可以没有茶没有油,但是不能没有洋芋,年头年尾,家庭妇女不储备十斤八斤洋芋,那日子不晓得咋过,农村头更是一口袋一口袋堆满了墙。本地人嫁出去背回来大米清油,背去外地一定少不了金口河洋芋,昨天在申通快递看到一个人往天津和北京寄洋芋,问快递员洋芋也寄啊?
  “寄哦,寄得最多的就是洋芋了!”也只有金口河洋芋,大概才能配那句歌词:“漂洋过海来看你。”
  母亲怀念外婆时总会说:“你家婆活起时最喜欢烧洋芋吃了,要是还活起在,想吃多少就给她买多少。”惠英每次听说我要去乐山,最盼望的就是能带上几斤洋芋。
  金口河洋芋,不止生存,还有无限深情。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婚姻的鞋

下一篇: 《 烹茄记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3

  • 赵小波

    你真是进入状态了,那个,先不说文章,给来一盘洋芋炖土豆吧!

    2016-11-08

    回复

    • 帘外落花

      @赵小波 玩偶说,专栏作家得一周一篇文章。少数民族吧不答应就不答应,答应了就得做到嘛,哈哈哈

      2016-11-09

      回复

    • 简竹

      @帘外落花 你是什么民族啊

      2017-01-04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