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神佛论战

乱世江城 36

作者:行吟者    授权级别: C    编辑推荐    2016-11-06   点击:

  
  
  论战
  
  藤野家的小客厅。通向外间的拉门开了,北海道的渔歌传了进来,声音细细的,顿挫而悠扬。一个穿和服的侍女,端一个茶盘,弓腰,颔首,轻足前趋,把茶盘放到几上,深深地鞠躬,碎步退下。拉门被轻轻拉上,乐声更细了。
  女主人春草起身为客人献茶。客人有了因和尚,东乡将军还有一个武士。他们都按日本人的习惯屈膝坐在席位的一方波斯毯上。作陪的藤野笑着说:
  “这茶是从支那前线带过来的,西湖龙井。”
  了因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复归平静。细心的春草觉察出和尚的不悦,连忙俯下身来为了因续茶,低声说,请学兄品尝故国的清茗。此时东乡大声感叹:
  “在弟妹的家里吃清茶听渔歌,怎能不使人忘掉战争,忘掉我的戎马生涯。唉!小时候我就是听着这只歌,帮渔民拉网的,一转眼四十多年的时间过去了。”
  “将军,这四十年变化太大了,”武士挺直上身,毅然说,“我们赶走了沙俄、英、美和荷兰的殖民势力,实现了东亚的共存共荣。这都要归功于天皇的圣战,战争不可忘,将军的战功亦不可没。”
  “唉!”东乡打断他,“在高僧面前,在母亲面前不谈战争。今天,我借春草的茶座,想请了因方丈讲禅宗,中国的佛学思想深受儒道的影响,请问大师,各派禅宗的主旨是什么呢?”
  “将军,如要理解佛教在各朝各派的兴衰,那是一门课程。如你问我禅宗的要旨,我可以简单介绍给你。唐朝经济发展,文化繁荣,有了这个条件,佛教各宗派逐步形成。禅宗结合中国社会实际,吸收了儒家思想,简化佛教教义和修行方法,使它有了中国特色。禅宗的发展和影响远远超过其它各派。禅宗的发展繁盛,自然便有分化。到了唐朝末年,禅又分为三宗。义玄禅师创建的临济宗是最主要的一个派别。印度佛教以佛陀‘无我’之说为中心,以否定人为出发点;而佛教流传到中国,在这块土地上兴起的禅,却表现了对人的肯定,这种思想的代表就是临济宗。尊重人的生命,尊重人的生存需要,饿了要吃饭,困了要睡觉。义玄说,佛身佛性是人人都有的,那么尊佛修佛,也该爱人护人。将军,你身为占领军之长,是该切记的。这也是儒家思想:仁者爱人。”
  
  谈及此,东乡击掌,喜形于色:
  “高僧,我们想请你做教化,你如何运用你的禅宗思想宣传日满亲善,建立王道乐土呢?”
  了因没有正面回答,却不紧不慢讲了一个故事。说的是临济派的一个弟子,不爱劳动,常常欺负弱者,一天他问一个小沙弥,我们都是佛们弟子,如何亲密友爱,团结互助,和谐相处呢?小沙弥哀求说,你先从我的脊背上下去吧。
  东乡听完了因杜撰的故事,尴尬地苦笑着,端起杯。
  
  这时武士激动起来,显然他有些愠恼:
  “请问大师,佛教徒男不耕女不织,整日诵经,过悠闲日子,靠社会供养,对国家毫无贡献,他们存在的理由何在?”
  在座的藤野夫妇对这唐突的无理提问感到慌悚,更不解东乡何以带他入席。了因却沉稳地饮了一口茶:
  “你的问题,牵扯到各类宗教的起源,牵扯到人类的苦难,和他们的先知创业与立足的艰辛。我虽然在京都帝大学过一些,但要彻底解答你的问题且你能彻底领悟,超乎你我的能力。”说到这儿了因缓缓品了一口茶,而武士的脸上现出得意的神色。了因继续道:
  “这里,我不妨说说我的理解和经验。在我们的社会,人的肢体伤残,可到医院去治疗,精神的疾病,也有相关的医生。但假如这个人身体和精神都很健康,但他由于苦苦地追求遇到不解的困惑,他能到哪里去呢?自然他就会找到内心的佛性,寻得领悟或安慰。苦于跋涉的人类,要找一个安恬的净土,那就是他内心的佛。‘即心即佛’的思想正是义玄的老师希运继承马祖提出的。他说‘心即是佛’,‘诸佛与众生唯是一心,更无别法’。中国,我国(了因特意强调了一下)唐朝有一位人,张继,写了一首《枫桥夜泊》,我在日本看到教科书里也选了它,正因为那钟声来自于寒山寺,人的感官刺激,霜天流水,江枫渔火,才深化为心灵的浸润。”
  “这是真的,”春草急不可耐地说,“每当我领孩子读这一首,就能化解我心中的苦闷和困惑。寒山寺的钟声,使我产生宗教情绪。”
  第二个回合就这样结束了。大家喝茶。
  但是东乡带来的那位神道武士并不甘心,他欠了欠身:
  “请问了因大师,既然中国的佛教这样美妙,那么,为什么在唐朝还有那样大规模的禁佛运动?而且那个韩愈……”
  这时东乡插话:
  “大文学家政治家韩愈那可是个有头脑的人。”
  武士受到将军的鼓舞,越发振奋精神,卖力地与东乡演他的双簧:
  “为什么大政治家大文学家韩愈会那样激烈持久排斥佛教呢?”
  “确有这样的历史,我在京都时,我的恩师望月和尚……”了因说到这儿,东乡侧身问道:
  “怎么,你是日本高僧望月的弟子?”
  “正是,恩师曾给我分析过这段历史,这有复杂的社会和经济根源。一方面寺院主管和地方势力相勾结,大量兼并土地,建庙圈田,一方面贫苦农民为逃避兵役赋税剃度为僧,佛门寺院恶性膨胀,这就与统治阶层发生严重的资源竞争,导致唐会昌五年,西历845年,那场灾难。武宗下令没收寺院土地财产,仅毁坏的寺庙就有五万余所,还俗僧尼二十多万。恩师说,主管人如此放纵贪欲,亵渎佛性,造成了这样的危害。另一方面也引起了统治者的反思,到北宋,朝庭又对佛教采取了保护政策,佛教寺庙又发展起来。这在日本也有惨痛的教训。不知东乡将军是否还记得明治维新后的灭佛运动?”
  “是的,后来到明治22年,政府也颁布了宗教自由的法令。”东乡说。
  “现在我再说韩愈”了因继续道,“唐宪宗时,韩愈因谏阻迎佛骨被贬为潮州刺史,他在政治上受了挫折,心灵空虚,转了大弯,掉头去请教大颠和尚说‘弟子军政事务繁重,请禅师赐教简便的学佛方法。’白居易也有类似的经历,都是在失意的时候来找佛。当年他写讽喻诗也是极积进谏的。可见,入世与出世,进取与退思,是人生活动的两个方面,谁不需要修养性灵?这就是佛的价值所在。”
  在这三个回合中,了因始终以守势驳斥神道武士的攻击。此刻,他不愿揭露神道借神权护皇权的侵略本质。但武士又发难了:
  “刚才大师谈及明治灭佛的往事,大师是怎么看的?”
  “争斗不息,世无宁日。”了因沉重而清晰地说完,不语了。
  武士忿然:
  “如果没有那次的斗争,何以有日本全国的思想统一:天皇是天照大神的后裔,皇统即神统,皇权即神权。要建立以神道教为统治思想,以日本天皇为中心的世界新秩序。”说到这儿,武士更激昂了,他霍然站起:
  “我愿为这一理想的实现而切腹明志。敢问大师,肯为佛的信念而断指血书吗?”
  厅内的气氛陡然紧张起来,如同武士丢下了白手套,要决斗了。春草和藤野感到十分惶急,而了因却露出笑颜,缓缓地说:
  “不,年轻人,当明天的太阳升起时,我愿与你携手欣赏园中的美景,听鸟儿啼鸣,看花儿绽放,让晶莹的露珠,映出你我的笑脸。”
  “退下!”东乡拍案斥那武夫。
  
  通向外间的拉门开了,穿和服的侍女,端一壶清茶,弓腰,颔首,细足前趋,把茶放到几上,深深地鞠躬,提茶盘,碎步退下,武士敬礼,走了出去,拉门轻轻拉上。
  隐隐地传来北海道的渔歌……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推荐: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北山亭

下一篇: 《 珍珠姑娘

编者按:
短篇小说主编   西部井水: 神佛论战,胜了如何?败了又如何?不管中国佛教是否融入了儒家思想,还是不敌日本的神道教,甚至要被日本人拿来当武器,蓝瘦香菇!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4

  • 西部井水

    这一节喝茶功夫,是想把故事引向一个精神层面。

    2016-11-06

    回复

    • 行吟者

      @西部井水 谢井水,神佛论战目的是为了争夺嘎鲁,东乡是想把小猎人送到东京士官学校接受神道教育将来作天皇侵略战争的武士,春草要保护小外孙临时云当小和尚不作炮灰。辩论深一层思想是佛的和平静息的思想和神道侵略争斗思想之争,不是“蓝瘦香菇”(我不解)嘻

      2016-11-06

      回复

  • 西部井水

    这一节喝茶功夫,是想把故事引向一个精神层面。

    2016-11-06

    回复

    • 行吟者

      @西部井水 东乡和了因都是春草家的客人,大家喝茶是自然的,争论也就发生了,但狡猾的军阀东乡不上前台却让武士出面,唱白脸。

      2016-11-06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