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作家专栏 > 时尚吧

这一生要路过多少人

才能成为最好的自己

作者:帘外落花    授权级别: A    精华文章    2016-10-21   点击:

专栏作家:帘外落花
 

帘外落花:四川乐山人,网络写文十余年,曾在多家文学网站担任编辑或主编,在报刊杂志发表文学作品数十万字。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会员,四川省散文家协会会员,乐山市作协会员,金口河区作协副主席,鲁迅文学院少数民族作家班学员。

点击进入帘外落花个人文集


  从出生到现在,我路过了多少人,多少人又路过了我。这一生要路过多少人,才能成为最好的自己。在某一天某个时段的某个刹那,我们擦身而过,会不会再相遇,会不会再重逢,你不会想,我也没有想。
  生命中除了亲人、同事和熟人,你会不会想起一个个偶遇的陌生人,甚至没有注意过的人,他们和我们生活在一个平面一个维度,他们的行为却或多或少的影响着我们。比如中国式过马路,抢着上公交车,随地扔垃圾,打假斗殴等。
  那年,在西宁街头遇到一位腿脚不好的老太太,拎着一大包东西,一边接电话一边找纸笔,上前主动询问后送去车站,帮她买好车票。临走时老太太说:“姑娘,你是好人,一定有好运气。”随后不到两天我顺利拿到拖欠了半年的工程款。心里突然想起老太太那句你是好人,老太太一定是老天派来帮助和考验我的人,才让我那么好运气。这些年来凡遇到人有所求,举手之劳,也就不做推迟,从中获得一种帮助别人满足和快乐。
  有一次,看到两名年轻人坐在公园凳子上喝酒,酒瓶、瓜子、花生壳扔了一地。心里极不舒服,说了他们几句,完全不理会我,随即给城管办公室打电话,来了两名工作人员,制止了他们的行为,让他们把卫生处理了才离开。也就是那样,这些年来,我怕自己一不小心也成为被人鄙视和制止的路人,所以,越发要求严格,小心谨慎、循规蹈矩。
  那年,还是环卫工人,某日在街上保洁,一名年轻的女子手里提着一袋瓜子,一边吃一边扔,我也没做声,只是提着撮箕拿着扫帚跟着她走,她扔一下我扫一下,走了一段路后她发现了我,我微笑着把她刚扔的瓜子壳扫到撮箕里,她很尴尬地一笑,嘴里刚要吐出来的瓜子壳被她拿到了手里,我仍然微笑着继续扫地。我不知道她会不会记得那一天,以后还会不会乱扔垃圾,我想作为陌生人,她或许会记得我。这件事,我却是给好几个朋友讲过。
  前年去红原,在一家饭馆前偶遇两位晒太阳的僧人,绛红色的袈裟,安详的面容,微步向前问好。他们问我从哪里来,乐山。乐山好,乐山有大佛,他们慈祥地赞叹。那位被介绍为某寺院的住持的老人问我为什么这么多人到红原。我说他们喜欢这里,这里风景很好。老人叹息道,我们喜欢他们来,可是他们为什么要乱扔东西,河水脏了,草场也脏了。他慈悲的眼里装满了忧伤。或许他在想,既然喜欢,为什么不爱护。这些年来,多少人随手一扔的习惯,污染了土地,污染了河流,也污染了我们的眼睛和心灵。他们污染了内地,又去污染高原。也是这次偶遇,每次看到土地河流中的白色污染,总有愧疚和忏悔在心底。
  那年在太原,上来两位气质不凡的母女,能感觉到她们身体的不适,起身,让坐,又将包里的纸给了年轻女子垫在走廊上坐。随后,我们结伴一起游了晋祠,之前已经在平遥古城遇到一位女子,在晋祠的阳光下,我们四个路途相遇的人坐在地上,天蓝地白,畅然欢谈,这些年虽然没有再联系,想起那天的晋祠,仍然觉得风景甚好。这次去宁波,那名平遥遇到的女子一定要请吃饭,因为时间关系没来得及见,心里却是开心的。
  这半生,路过了无数人,有交集或者没有交集,想起来总不是单纯地冷漠,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感染别人,或者被别人感染,但这些画面,总会督促我不逾矩。
  那天,在宽窄巷子,一个小男孩把垃圾扔到垃圾桶旁边去了,他妈妈要求他捡起来重新放到垃圾桶,孩子乖乖捡起来放进垃圾桶。忍不住对男孩说:“宝贝,快谢谢妈妈,有这样的妈妈,你以后会有大出息的。”孩子抬头看着我笑了笑,他妈妈在一边也羞涩地笑了一下。街头都是匆匆路人,没人去在意这些,但是孩子会记得。当时我想,如果所有的母亲都能这样,或许,我们的河水就会清澈,天空也会湛蓝了。
  这一生,我不知道会遇到多少人,也不知道会路过多少人,我努力不说脏话,不污染别人听觉,不乱扔垃圾,不污染环境,遵守社会规则和行为,不让自己成为没有礼貌的那个人。这一生,我们要路过多少人,才能成全最好的自己。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烟云尽处,指间泪

下一篇: 《 长发飘飘长裙轻舞水流年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