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游记异闻

江城堂会

乱世江城 30

作者:行吟者    授权级别: C    编辑推荐    2016-10-09   点击:


  
  
  江城
  
  1942年的仲夏,松花江畔的哈尔滨以它清爽宜人的气候,典雅华丽的欧陆风情,吸引了多少本土和远东的游人啊!黄昏时分,滨江大道上款款地走着双双对对的情侣;中央大街的霓虹灯下,橱窗里的展品琳琅满目。在这条大道的两旁分布着各色各样的外国商店、饭店、药房、酒吧和舞厅。从这些娱乐场所传出来留声机的轻狂浪漫的乐声。在牵着狗的俄国的女人,巡逻的日本宪兵走过的铺面,你能买到那个时代的许多货物。虽然由于战争,有些也是紧缺的,但还是可以看到:俄国的毛皮、英国的呢绒、法国的香水、日本的棉布、德国的药品、美国的洋油、瑞士的钟表、爪哇的砂糖、印度的麻袋……如果你拐进小巷,你也可以买到枪支和吗啡。到处都是家园被日本移民侵占了的受难的华人苦力,他们中许多沦为乞丐。
  
  不远处,随着大胡子俄国马车夫的一声吆喝,一辆辚辚的马车停了下来。从车上走下一个高个子青年,随后在他的搀扶下,一位衣著高雅的俄国贵妇走了下来。马车拐进停车的巷子。那一对妇人和青年便挽着臂走进了马迭尔旅馆豪华的前厅。
  原来今晚这儿要举办一个堂会,招待从新京(长春)和奉天(沈阳)来江城消夏的政要,他们大多带着眷属。晚会是由满铁和商会做东,也请了当地官员和汉俄两族的名流。侍者给了彼得和柳芭两张戏单,带他们到二楼厅里落座。几子上摆着饮料和茶点。柳芭向早来的熟人频频颔首。几位出入藤野家的太太和小姐也走过来,向夫人问候和画家搭讪,这其中就有宪兵队长的夫人如玉。
  上层社会的人情向背就像池塘里的浮萍一样,总是随风聚散的。今日的彼得已非昔日可比。那时候他不过是太太身边的一个小厮。如今在几次画展上,他已是佳作连篇,名噪文坛。更何况他,深山中舍身救美,出狱后酒吧决斗。这类传奇故事,在那些过着平庸无聊生活的贵族少女的心中,激起怎样的幻想啊!彼得,彼得,已成她们茶余饭后的谈资,梦寐求之的偶像。令她(他)们烦躁的还有一个重要的因素,人们虽然不表露于口头,却无休地在心中盘算。那就是老画家的遗嘱,它已传遍江城。谁都知道,这个彼得,幸运儿,是老苏里科夫丰厚家产和绝代佳人的合法继承人。这就引起了上层社会的那些衣冠裙带的无比的妒羡。
  那柳芭,哎……有人看到她的高雅,有人看到了金发碧眼,也有人垂涎于她的丰腴柔美……彼得这小子,掉到蜜糖罐里了……
  
  堂会
  
  柳芭的座位被安排在一个日本高级军官的旁侧。过了一会儿,这个军官进来了,是个矮胖子,穿着绅士的便装,藤野引导着,走到柳芭面前,藤野一一介绍,军官是东乡少将。柳芭和彼得起立,那胖子蔼然施礼,相互握手。落座后,寒暄了几句。那个军官和柳芭都带着初次相识的礼仪。不多交谈。藤野搭话了,他转向柳芭:
  “你可知今天演出的主角是谁?”
  柳芭笑而不答。藤野点着节目单说:
  “这位艺名小樱桃的正是东乡将军的姨太。”柳芭和将军都微笑颔首“当年她可是天津卫有名的花旦”。这后半句藤野是用汉语说的。
  说话间彼得想问惠子娘春草的情况,被柳芭拆了过去。
  
  演出开始了。剧名《救风尘》。这是关汉卿的著名喜剧。写的是汴梁(开封)妓女宋引章贪图荣华,抛离书生安秀实,嫁给一个州官的儿子,富商周舍。婚后受周舍虐待,一过门就打她五十杀威棒。宋后来向青楼姐姐赵盼儿求救,盼儿设计,那是什么计呢?原来是风月把戏。以色相引诱周舍,骗花花公子周舍休妻。给他甜头,叫他上钩。所以这戏原来的名子叫《赵盼儿风月救风尘》,赵盼儿用风月手段救风尘女子宋引章。
  小樱桃饰赵盼儿。戏装按元明时期她那风尘女子的身份和风月艳情的需要,是小打扮。看她那眉眼、手腕和身段算是把角色演活了。轻盈的台步,浪漫的舞姿,尽展挑逗的风骚。
  “很柔媚,表演得好!”柳芭向身旁的将军赞扬说。
  东乡点点头,双手柱着手杖。
  不知为什么,彼得对姐姐的殷勤有些反感。柳芭没有理会。
  
  有一位来宾对这出折子戏表现了浓厚的兴趣,特别专注于樱桃的表演,但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她却没有移席到东乡身边,与贵客攀谈。就在前两天她还随她男人队长阪原来马迭尔,队长是为这次堂会来布置安全的。而她想好好观光一下这个酒店,在门口还擦了擦皮鞋。为那个不幸的流浪儿掉了几滴眼泪。
  
  折子戏演罢便是跳舞,侍者忙收拾场地,这时小樱桃卸了妆走过来了。东乡含混地介绍。樱桃向柳芭伸过手:
  “我在新京已经久仰芳名了。”
  “前两年你不也是家喻户晓吗!可惜年轻轻就退出艺坛了。”柳芭应酬。
  “不说那了,去年老苏里科夫过世的时候,新京圈子里的人,还纪念一番,唉,过去就过去了,现在你们,你和彼得弟弟不也很美满吗。老苏里科夫真是个体贴女人的人,那么开明,什么都想到了。”
  柳芭报以微笑,彼得听了很不自在。
  
  乐声起了,东乡邀柳芭跳舞。如玉坐到樱桃的身边。她们一面嗑瓜子,一面闲聊。如玉说起哈尔滨的形势,说到安全,她请樱桃放心:
  “你和将军如要下塌马迭尔,尽可安心玩乐,前天,阪原还带我来这里检查,从住宿饮食到各项服务,都细细观看盘问了。”
  樱桃笑了:
  “谢你了,胖子(她指东乡)要住在军营里,他说那儿有同伴可以一起聊天。我随他。”
  这时,如玉又谈起城里的逸闻趣事。她漫不经心地说到前天碰到的擦皮鞋的小男孩。讲起他的乖巧机灵,自然也就说起他的不幸的遭遇和寻母的故事。如玉一面叙述一面拿眼审视樱桃,看她是否动情。而樱桃却毫无兴趣,眼光移到了舞者的身上。
  于是如玉又谈起俄侨名媛柳芭和她的伴儿,那个幸运儿彼得,声音很轻微。说起这位艺术界的新星和他受到上流女性的青睐。这时一曲终了,舞者回到座位。他(她)们略加寒喧,第二支舞曲起了。东乡又邀如玉进入舞池。彼得也顺势邀了樱桃。
  
  “彼得,你那么年轻在绘画上就有那么高的造诣,可真不简单!”樱桃扭动腰肢,喜盈盈直视彼得。
  “我们……学西画刚刚开始,我画的也很幼稚。”他把中国人三字略去了,谁知道这个汉奸太太有什么观点。聪明的樱桃有所觉察便叹息说:
  “你我都是汉人,咱们在人家占领下过日子。能有个立身之长,就算不错了。”接着她转换话题:
  “听说你擅长肖像画,你能给我画个戏装像吗?”樱桃娇媚地说。
  “那当然,我现在有个小店,我就借此谋生呢。”
  樱桃宛尔微笑:
  “你可别把我画得太老呵,我和你的柳芭同岁,说不定我还要叫她姐姐呢。”
  这个三十岁女人的小嘴真像樱桃。
  
  审核编辑:沁芳闸     推荐:沁芳闸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桃花歌

下一篇: 《 您陪我长大,我陪您变老

编者按:
散文主编   沁芳闸: 江城,中国人自己的地方,可是却在别人占领下过日子,甚至有人为了讨口饭吃不惜做人人厌恶的汉奸。堂会,富人创造的盛宴。这里,流光飞舞,可也暗潮涌动,因为势力从来不只有一股。几个人,扮着自己知道或者不知道,别人知道或者不知道的角色纷纷登场。别看他或她趋炎附势,或许有一二个清贵之人。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7

  • 三旬

    觉得樱桃是个有故事的女人呢~

    2016-10-10

    回复

    • 行吟者

      @三旬 是的,下次的故事(乱世江城31)到小说栏去看。

      2016-10-10

      回复

    • 三旬

      @行吟者 好的~

      2016-10-10

      回复

  • 沁芳闸

    看着,真像小说,可是舍不得转呀。可否在自己权力之内做些小滑头的事。宋老师,肯定只是小说其中一章吧。好看,而且还觉得里面会有戴老板手下的人。

    2016-10-09

    回复

    • 行吟者

      @沁芳闸 是的,这是《乱世江城》的第30章,前面的29章苦儿寻母,28章司机李贵,都在我的文集中,我的文体是散文体小说,放哪都行,反正没人看,难得你喜欢。

      2016-10-10

      回复

    • 沁芳闸

      @行吟者 宋老师,肯定有人喜欢的。只是有些人不像我,整天呱呱的。这样吧,下次放这里吧,也算我一些小私心。

      2016-10-10

      回复

    • 落叶半床

      @行吟者 我说呢,怎么都感觉不像单独的。是小说连载啊。宋老师,怎么没人看,我们都看呢。

      2016-10-10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