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文评艺概

一则往事

宋振邦 风情诗点染

作者:行吟者    授权级别: C    编辑推荐    2016-10-09   点击:

  
  崔涂:春夕

  水流花谢两无情,送尽东风过楚城。蝴蝶梦中家万里,子规枝上月三更。
故园书动经年绝,华发春催两鬓生。自是不归归便得,五湖烟景有谁争?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我去南方出差,抽空去扬州玩。我喜欢瘦西湖。二十四桥明月夜,那里藏着许多哀婉的故事。我是这样想。那一日在湖上泛舟,在过一桥洞时,与另一条迎面驶来的小船相错,船上的一位中年妇女,向我一瞥,我心中怦然一动。过了桥,正当我一片狐疑时那小船竟掉头缓缓摇来。再次擦肩时,那女子起立,唤我的名字,我同时认出了她,慧,大学同窗,不是从容貌,而是从声音,是的,那令人心动的声音。她简短地用我刚能听清的语言:我住听月楼XX号,晚上过来。是了,同一个酒店——我回答。
  吃过晚饭,我略微整装,扣开了她的门。那是一个雅间,只她一人,我们在面湖的小露台上坐下来,她沏了茶,我们望着湖上的桥影灯光,却没有急于感叹唏嘘。
  谈话开始了,自然是各自介绍别后。我约略地说了自己的工作,末了笑说:“马马虎虎,这些年就这样,妻儿老小,柴米油盐,奔生活。”
  她说她现在美国费城,嫁给一个老外,女孩才十几岁。我说,你结婚那么晚,她笑着点头。
  因她早年和上官相好,我自然说起了他。那是毕业后的几年,我去湘西,在边城的一个小客栈里遇到了他,他四处讲学,语文课,面对边远县城的中学生。没结婚,还是那样,说不上潦倒,也不显得意。当我讲起他的生活时,我注意到了,慧专注地听,面带戚色。
  “他恨我,”她插话了,“他挨整不是我揭发了他,是他们抄走了他给我的信。对那个年代的政治运动说了些过激的话,说家乡的农民挨饿,还死了人。后来他去了农场,又分配到了外地。我没有解释的机会……”
  “那些极左的做法,后来不是一风吹了吗?”我说。
  “是啊,是啊,”她点头,“上官是个纯净的人,情感上容不得一点瑕疵……可我没有解释的机会……”
  “对了,那一天,他从店主人那里要来了笔,在我的折扇上题了墨,是崔涂的……他吟哦:水流花谢两无情,送尽东风过楚城。蝴蝶梦中家万里,子规枝上月三更……”我见慧流下泪,我停了。我们沉默着。
  “我毕业念了研究生——慧说——每年的夏天我都到扬州来,四处打听他的下落,在湖上泛舟,实际是想见到他。我足足等了他五年,直到徐娘半老,”她苦笑了,“你说我结婚晚……自是不归归便得,五湖烟景有谁争?这个自以为是的家伙,偏执。你知道他的后来吗?”
  我摇头。
  “死了,就在去年,孤身一人,客死他乡。他的一个同乡到美国卖茶叶,见到我,说的。他的一个侄儿,把骨灰取回来埋在了他父母的脚下。我这次回来在他的坟头放一束花,洒了几滴眼泪……他一生为受教育的孩子,别人的,还是边远乡镇的,这一点可敬,十分可敬,但他对我太不公平了……”
  从慧的房间回来,我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睡,想祖辈的话,人和谁不能过一辈子……
  
  
  审核编辑:沁芳闸     推荐:沁芳闸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向生活更深处漫溯

下一篇: 《 两岸山花似雪开

编者按:
散文主编   沁芳闸: 人和谁不能过一辈子,可是有人就是这样执着。执着于以前的爱情,执着于自己在爱情里被伤。如果,他不是那样执着,他会发现除了她,世间还有很多美好的女子。而如果他不是那样执着,再给她一个解释的机会,他们还会在一起。只是,人往往伤了自己。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7

  • 落叶半床

    这往事和这诗,这回看得人好不凄凉啊。

    2016-10-10

    回复

    • 行吟者

      @落叶半床 我想用这段故事为这诗作诠释。他们的情调相近,都有点多情敏感偏执,从理性上我不太欣赏,但我承认它的感伤动人。

      2016-10-11

      回复

  • 三旬

    一个苍白时代里凋零的爱情故事。最后读到故事男主人公离世,真的不忍,也不愿相信。要是两人还能见一面该多好啊。再看回那首诗,更为怅然。

    2016-10-10

    回复

    • 行吟者

      @三旬 蝴蝶梦中家万里,用了庄周梦蝶的典,世事迷茫,有点消极的悲情。

      2016-10-11

      回复

  • 沁芳闸

    所以,说我自私也好,冰冷也罢。很少受伤,哪怕友谊和爱情。除了先生与女儿,估计谁对我不好,只是一时神伤,马上就愈了。每个人对你不好都是他们的权利,而我们,还有文字,幸福的拥有文字呢。和很多人站在一起,现在,我就是和宋老师站在一起,看一则往事。

    2016-10-09

    回复

    • 行吟者

      @沁芳闸 小妹,我可不认为你冰冷,你有点豁达,大大咧咧。

      2016-10-11

      回复

    • 沁芳闸

      @行吟者 哈哈,谢谢宋老师。不,宋大哥。

      2016-10-11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