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危城一隅

《乱世江城》27摘与评

作者:行吟者    授权级别: C    编辑推荐    2016-09-17   点击:

  
  
  “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四十年代前半的哈尔滨虽然在日本人的占领下表面上呈现出某种喧嚣繁华,而实际上它是各种势力角逐的危城,”彼得(高德义)在他的回忆录里,谈及那一段历史时这样说。“除了占统治地位的日伪军之外,共产党地下组织抗日联军的情报人员相当活跃。此外还有当时国府(国民党)的情报员,苏军的间谍,同盟国英美的间谍以及各种政治倾向的帮派团伙都很活跃。所以我只能就我触及的一点表象,我身边发生的使我动情一些事件作一些记录,远不能揭开事件的本质。”
  的确,下面的故事就是扑朔迷离的危城一景。
  
  情报
  
  从那以后,娜达莎常把酒吧里听到的,讲给彼得。这个聪明乖巧的女孩了解了很多情况,但她听从柳芭的劝戒从不主动去问。伤兵们发起牢骚来无话不说,特别是他们讲到自己的部队和同伴的情况,往往能给出很多军队调动和设防的消息,这是游击队最需要的。
  就这样,彼得一面给那些阔太太画肖像,一面在闲谈中收集情报。此时他觉得作为一个中国人,算是走上了正道,心里感到宽慰。此前,有一次外出写生,他看到道外那些衣著破烂的拾煤核的孩子和老妇在争抢火车上丢下的垃圾食物,他心里十分难过,他们也是中国人,在受难。他为自己过着优游生活而羞愧。
  那天,娜达莎还告诉彼得,那个无赖冈村因为民怨极大,无法在江城立足,被调走了。彼得立刻把这消息告诉惠子,让她转告玛莎父女。
  
  1942年的清明,彼得和惠子娘俩去山镇看望巴巴盖,给德德玛上坟。彼得到小铺和王掌柜谈形势,他把从娜达莎那里得知的情况和王掌柜讲了一遍。王掌柜王得富一面吸着旱烟,一面沉思说,从各方面得到的情况都说明关东军有相当一部分往南撤。他们调到哪去呢?彼得说,回去我留意,有什么消息告诉你。得富说,也别太勤了。你可以让巴巴盖捎话。
  
  可是回城不久,刚过芒种,娜达莎突然被宪兵队抓起来了。这下可急坏了彼得。他要立刻去山镇找王掌柜。柳芭制止了他:
  “你这样盲动会遭灾惹祸的,日本人就在看动静。我们俩先去探视娜达莎,毕竟她在我这当过仆人,她又没有别的亲人。”
  于是,两人先去樱花,那儿的老板说“情况不明”,但绝不是在酒吧有什么过失。于是两人又找到了宪兵队的拘留所。柳芭称自己是娜达莎的教母,来探视她。宪兵队长阪原认识这位社交场中的贵妇,对她很客气。
  出乎意外,娜达莎不但没有害怕,反倒在和看押她的人调笑。
  “我没事,”吧女顽皮地说,“这些人都是我们樱花的常客。他们在找我爸爸,和我一样,我早就求过他们,他们忘了。这回想起来,又来请我帮忙。那天,”娜达莎故意说给柳芭听“一伙人来抓爸爸,说的是满语(汉语),我也听不大懂。谁知道他们是什么人。”
  “你别担心,孩子,暂时吃好睡好,”柳芭笑着安慰她。“长官问啥,你就如实说,我和彼得会找有关的部门说明情况,保你出去。”
  “我想和彼得表哥多谈一会。”
  “接见的时间有限,”柳芭制止她,“我们会找到长官,很快保你出去,到家里,有你们兄妹谈情说爱的时间。”柳芭后面的话是用日语说的,她还向荷枪立在旁边的宪兵颔首微笑。那个当兵的也不自然地搓动脚步,笑了笑。
  临别时,娜达莎还是不顾一切地搂住了彼得,彼得亲了亲她,被宪兵拉开了。
  
  回来的路上彼得暗自佩服娜达莎这个俄国姑娘。她不但胆识过人,而且聪明有机敏的应变能力。表面上她是一个没文化没心眼傻乎乎乐呵呵的吧女,而实际上她不是用语言去解释,而是用表演导引对方的理性和情感到她设定的状态。这些一部份是天赋,一部份是她的吧女生涯练就的。由此又想到了她以前的悄悄话。
  “但她的本质却是单纯的”彼得心里自语,“这单纯源于她信仰的真诚,情感的洁净。就像她对正义执着,对我的依恋。”
  
  回到家里,柳芭褪去外衣,坐到沙发上,长出一口气:
  “抓她,单是为她父亲的事,这好说,她也是受害者。”
  “师娘,我们想啥法才能早点把她救出来呢?”彼得不安地问。
  “你别急,让我想想。”
  这时女厨送上茶,退了下去。柳芭饮了一口:
  “彼得,你以后别再问那些日本伤兵的事了,我真怕你卷进去,你别再让我操心,姐姐再也不能失去你了。你知道,你是我惟一的倾注情爱,相濡以沫的人。”柳芭说着倚在他身上。
  一丝怜惜涌上彼得的心头。十年来给予他母爱的,用贵妇的教养熏陶他,用女性温柔呵护他的,惟一的女人,柳芭姐姐,师父临终的嘱托。
  
  巧计
  
  “伊万老爹,我碰到难题了。”彼得喝一口伏特加,不无醉意地说。
  他背着师娘,从地下室里提出两瓶这种烈性饮料――俄罗斯人的所爱。自从老师病重,那个贮藏室的门就没人开过。今天,彼得找到了患难好友,马车夫伊万。两人坐到小酒馆里。
  “啥事?说吧!”老人干了一口,抹了抹大胡子。
  “娜达莎叫鬼子给抓去了。”接着彼得讲了事情的经过。当然他没说她爹给联军带路的事。
  “克格勃干的。前些年俄国的贵族常常偷运一些家藏的珍宝,或者走私名画。他们勾结火车司机干这事。娜达莎父亲可能被牵进去了。苏联情报员到处追查。”
  “对呀,”彼得豁然开朗,心想,推到克格勃身上,就跟抗日没关系了。日本人也不会去深究了。
  回家后彼得把这想法和柳芭说,柳芭也很赞同:
  “这个结论得让宪兵自己下。我们只说情况。”
  
  第二天,柳芭带着一幅画和一枚钻石戒指去见宪兵队长。队长和他的夫人如玉也是柳芭的熟人。他一见便知来意,慌忙让入内室。
  “阪原队长,”柳芭笑着说,“娜达莎父亲的失踪是不是与这些事有关?”说着她展开了那幅画。“这是我丈夫苏里科夫从黑市上买到的。听说它是从我国运过来的。”
  阪原仔细地欣赏塞尚的这幅名画《勒斯塔克的马塞港》赞不绝口。
  “还有这枚戒指,都是走私来的,如不嫌弃就献给尊夫人,算我们姐妹的一个纪念。”
  “这太贵重了,真是深情厚意,不敢当,不敢当!”
  “您不要把我当作外人,我们既是朋友,夫人自然是姐妹。您的华尔兹跳得不错,下次我教您我们的玛祖加。”
  “我会学的,会的。这画……怕得要当成证据了。你们的那些贵族都爱冒险,我想火车司机也会沾光。而克格勃是要紧追不舍的,我们也很难保护侨民。这,这,一团糟。”
  
  柳芭回到家里。彼得感叹说:
  “那画――”
  “是你老师临摹的。”
  “我知道,但它对我,比塞尚更珍贵。”
  柳芭凝视着彼得,忽然动情地抱住了他:
  “彼得鲁沙,你真是个一往情深的青年!”
  
  两天后,娜达莎被放了出来。柳芭告诫二人说:
  “别再和伤兵谈那些事了,樱花酒吧日本的特务很多,你知道他们盯着谁?你又知道哪些情况是真的,哪些是在做戏?”
  
  就在这时候,1941年6月22日,苏德战争爆发了。希特勒背信弃义,撕毁了苏德互不侵犯条约,突然进攻苏联。苏联在远东重兵布防,第二年战局更严重,日本关东军也进行了针对苏军的大规模军事演习。东北的形势变得更加紧张,更加复杂起来。
  
  审核编辑:下寨龙池     推荐:下寨龙池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小说助擂】军魂

下一篇: 《 【小说擂台】歌长泣

编者按:
短篇小说主编   下寨龙池: 这小说似乎穿越时空而来,隔了这么久,可能很多人都忘记了里面的内容,但是彼得的故事和性格以及所涉及到抗日和爱国情节,读过都能有些印象。本节故事虽小,但完整,我有见到了彼得和他的故事,读来倍感亲切。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4

  • 莫秋寒

    很爱国,

    2016-09-19

    回复

  • 下寨龙池

    祝假期愉快。我们的擂台还没有结束,来一篇吧,老哥。

    2016-09-17

    回复

    • 行吟者

      @下寨龙池 谢龙弟盛情,我的题材,与贵刋主流相去甚远没人爱看,不去凑趣。

      2016-09-17

      回复

    • 喻芷楚

      @行吟者 怎么会,您有那么丰富的抗战题材资料,展开一篇其实是会很喜欢的

      2016-09-19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