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文评艺概

编辑群里悄悄话

作者:下寨龙池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4-03-23   点击:


  2014年3月21日星期五晚上,红尘客栈编辑群进行了一次简短的讨论,现将讨论情况如实搬出。
  小小追梦:各位在线的回来啦,潜水的浮上来啦,开聊了!今天讨论一下小说《幸福咒》,各位开始讨论,我去打毛衣了,左手依旧无力。
  黄尘刀客:在幸福中绝望,或在绝望中幸福,幸福本身就是一道咒语,美化着整个人生的各种意义。小说采用一种非常平静冷漠的态度,静静的讲述了一个本身不太新颖的故事,却在这个故事背后赋予了幸福一种新的形象与意义。文笔优美洗练,情节转折有致,是非曲直,冷暖自知。
  小小追梦:黄小刀说的很好,就当按语吧,其他各位积极发言啦。我去打毛衣,左手依旧无力。
  欧阳梦儿:小说基调是阴暗的,从题目就可以看出来,幸福本来是多么美好的词语,却和咒字搭配。我一直觉得咒字不是多么吉祥的词,它总让人想起巫婆和恶毒事物。所以张红梅一直都没有得到幸福,要么是丈夫负心得彻底,要么她放纵彻底地自己,最后似乎得到了真爱,又因为孩子流产而自己痛失幸福。而且我始终觉得张东明也不怎可靠,在妻子因车辆变瘫,的情况下,没有尽到自己最后的责任而另觅新欢,可想而知,他也会因张红梅的某种缺陷而再寻佳偶。小说最后是张东明满怀希望的回去,而我们已经知道了张红梅已入狱,两人的结果是可想而知的。
  用手走路:为什么叫《幸福咒》?
  欧阳梦儿:天那,我白说了!
  曾是刀客:我要发言……
  芙蓉晶:这个女人也太假了吧,现实中哪有这样的女子!我表示怀疑。还不如朱成碧的歌《二姐》来的简洁,符合生活。
  朱成碧:这是一个命运多磨的女人的悲歌。这个女人在现实中可能不会出现,但不妨碍她成为一个典型的人物形象。文学中的人物形象往往是现实中众多人物集于一身,这个论点在高中老师经常讲,今天我才真正领悟到这—点它开阔了我看待小说的视野,我以前老是执着于某一小说不够真实,不能真实的反映生活,不可不必在此纠结。只要一个人物形象能打动人,又能一定程度上反映生活,这个人物形象就是典型的。在塑造上注意性格的连惯性即可,比如我以为张红梅在与丈夫离异后过度放纵自己,似乎与人物整体形象脱节,有点刻意而为。
  用手走路:这个小说怎么从头到尾都是拿下半身说事呀,看的我很不舒服。这怎么登上大雅之堂?
  老狼:最近看的红尘中的小说,有多篇都以性或下半身说事,比如有个小说说突兀的长城墩子象那个什么插在老瘪沟,很多人不屑此比喻,估计这样的话也不会登上正式刊物,但与整篇小说的基调吻合。还有红卫兵的《葛老溪》中,人物将自已的命根子割去的设计,虽然有些让人受不了,但却有极强烈的冲击性与暗示性,大可不必修改的。《幸福咒》也不例外,通篇以性爱开场,又以性爱串场,最后在性爱中结尾,我认为作者没有刻意描写,似乎是情节推动所致。性爱是人类伟大原始的冲动,我记得外国有个理论认为,作家有了性欲的冲动,才能创作出作品。当然不是说《幸福咒》作者。这个小说明显居有文学特征,与坊间类似小说有明显质的区别。
  小小追梦:我想起另一篇《梅花锁》,似乎和这个小说有很多科比之处。下面先看看各位对《梅花锁》的认识。
  黄尘刀客:一把梅花锁锁住一世的情爱,尽管今生无缘相见,也有一段爱恋永世相牵,作品真挚感人,情节转折有致,真相大白之际,催人泪下,个人认为这是一篇很好的小小说。
  小小追梦:黄小刀,要注意措辞,不能出现个人认为之类的话,你的出现代表了红尘短篇组,都这么大的人了,还要我给你提醒。
  曾是刀客:我要发言……
  欧阳梦儿:好不容易看到一个痴情男,欣喜。
  老狼:小说情节,选材新颖独到,切入点非常好,结尾引人入胜,犹如陈年老酒,令人回味无穷。
  朱成碧:一把梅花锁,锁住几十年的光阴,其实爱情就该这样,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有了诺言,漫长的等待也是甜蜜的吧。
  小晓追梦:各位编辑发言完毕,鉴赏组出来一个人说说。
  梁星韵:这个小说与《幸福咒》有一比,篇幅上一长一短,名字很对仗呢,梅花对幸福,锁对咒,总得来看,是实物上的东西对感觉上的东西。如果说《幸福咒》以性作根基的话,那么《梅花锁》就以情为根基。主人公一生可能没有过性爱,但他付出了一生的情爱。性对情,不管怎样,都是性情中人。还有,一个基调阴暗,人场都有恶的一面,而另一篇则相对阳光,人物都很善良。象梅花,她另嫁他人没有偷跑,而是在那边生孩子,过日子,又不忘自已对叔的承诺,这个人物形象更能牵动人心。又象文中的我给叔读信后情不自禁,也是善良的。
  夏冰:《梅花锁》的结构安排也相当精巧,丢锁,引悬念,进而转讲故事,似乎另起灶炉,正当人们情绪激动时,交待结尾,锁没有偷,而是梅花派儿子取走的,引出那封信,真相大白。其实《幸福咒》也有类似的结构,开场以张东明与张红梅谈孩子,转而讲述张红梅的另一段感情,最后又回到开头,前后呼应,这大概是文似看山不喜平吧!
  没有尾巴的鱼:小说的女主角也有的一比,一个女人关闭了幸福的大门,另一个女人以一句“我会回来找你的”打开了幸福的大门,一个生孩子了有一个相对幸福的家,另一个几次要生孩子都没有成功,自己毁了自己的幸福。
  黄尘刀客:小鱼的见解独到新颖,鼓掌一次。
  曾是刀客:我要发言……
  小晓追梦:再发言(炎),我可要给你挂吊瓶啦!
  朱成碧:小晓,你不打毛衣了?
  小晓追梦:左手依旧无力……麦芒,出来,每次的编辑按语都是夸奖别人,这回你说说这两篇小说有什么要改进的地方?
  麦芒:真的要说么?(沉默五分钟)好吧,我勉强说说,作者大人,我是被逼的。《幸福咒》的故事有点老套,在以前那些苦大仇深的电视剧里不少看见。第二,作者的叙述的口气太冷静了,一个腔调下来,没有随着情节的起伏语言上有明显的变化。第三,我觉得作者应该给张红梅最后一个幸福的结局,让他和张东亮白头到老什么的,这样读者心里好受点。至于《梅花锁》,我看的见的唯一一个缺点就是那信的开头:俊生,你好!这语气,看的人心里哇凉哇凉的。
  紫衣侯:我来,我见,我征服
  朱成碧:怎么整得和亚历山大,哦不,跟那个谁谁谁一样霸气。
  小晓追梦:阿朱,是凯徹大帝啦。老紫,唉,咋这么难听呢?还是老大吧!你会后把聊天记录删了啊,千万别让下寨龙池偷走搞个《什么悄悄话》的给发了啊,他不是幸运烧了十二楼一次,在哪篇后面来着?
  黄尘刀客:红卫兵的《治眼》后面。
  小晓追梦:对,他要发评论的,别让他把这个偷去当成自己的。那小子,把自已装成教数学的老师,其实他计算机专业出身,做过黑客多年,据不完全统计,偷过我茄子八次,神马九匹,QQ秀5次。
  紫衣侯:那可得看好啦!散会。
  
  审核编辑: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关于散文的思绪

下一篇: 《 西部情诗王子——不高大,却温暖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2

  • 老百

    有讨论,挺好,百花开放,百家争鸣。怕只怕万马齐喑。

    2014-04-07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