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情感散文

【红尘】同为红尘客 曾是烟雨人

——云淡风轻旧时光

作者:帘外落花    授权级别: A    精华文章    2016-08-21   点击:

专栏作家:帘外落花
 

帘外落花:四川乐山人,网络写文十余年,曾在多家文学网站担任编辑或主编,在报刊杂志发表文学作品数十万字。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会员,四川省散文家协会会员,乐山市作协会员,金口河区作协副主席,鲁迅文学院少数民族作家班学员。

点击进入帘外落花个人文集


  韩愈在《除官赴阙至江州寄鄂岳李大夫》里写到:“少年乐新知,衰暮思故友。”烟雨散尽这些年来,我以为只有自己在默默思念那些远去而来不及告别的文友,我以为随着生命的衰老,这一切不过是一场因缘际会,我们终将在时光尽处归于尘土。
  红袖把我加入烟雨旧人微信群——云淡风轻旧时光,看着一个个熟悉的笔名,十年,网络已经没有了烟雨红尘,当年我们写过的文章,留下的评论,审核时的精彩妙语,甚至吵架时的相互攻击都没有了。所有美妙的片段,激情飞扬的文字都找不到了,唯一留下的是记忆,无数烟雨往事的记忆,一篇篇看过的文字,一个个聊过的文友,无数个抱着电脑不舍得下线的夜晚,在熟悉的笔名前,烟雨红尘在古琴拨出的弦音中,让已近不惑的我情绪翻滚,思绪深沉。
  烈酒红袖不是在烟雨认识最早的,也不是唯一想念的,她却是烟雨众多文友里最持久联系的朋友。那时,我们还年轻,每个夜晚,我们在电脑两端讨论审核过的每一篇文章,聊文章的作者,对文字,我们怀着宗教徒般的虔诚,认真而固执;对文友,我们怀着百合花一样纯净的心,友善而美好。那是一个如花一样美丽的季节,在烟雨的氛围里,我们每天,每天,在文字的世界散发着清幽的香。
  我记得寄北、半间屋的文字,不暗人间烟火,那么干净的颜色,我记得冰凤凰、西苏的散文,美得高高在上,读了几遍仍然喜欢得不行,褦襶子、熊飞骏的杂文,雄辩有力就是太长了,还有一位老先生叫木伯,读起来叫绝,关上网页思量,这天天和社会较劲肝胆怎么承受!要点起名来太多太多,文若书、烟雨琳静、虫子、白马非马、黑风狼、文清、晴天、悲秋道人……一部纪录片的字幕绝对不够。烟雨那些年,吟媚一直在幕后挖掘各色才女和帅哥,好多夫子和绝色美女都是老吟介绍认识的,虽然我在烟雨呆了不少时间,却因为现实寥落和性格原因,很少主动接触人,唯有红袖经常给我传递江湖信息。
  我怀念烟雨淡淡的黄色页面和那只展翅的蝴蝶,想念每一位文友亲人一般的暖,我经常想燕子姐姐和她的兔兔,想她醉酒后在电话里呼唤我名字的急切,姐姐却是丢落得最早的人。我在Q里找回了一声叹息、千年等一回、但是燕子姐姐和暖姐姐再没了音讯。还有一些头像永远不再属于某个人,2009年去北京旅行,中途飞到合肥,只为看一眼波欣儿,或许烟雨很多人已经不记得这个名字。鹿港的水面很宽阔,合肥的街道好拥挤,在合肥的医院,我和波欣儿穿梭在各个肿瘤科,她一个垂危的病人却比我行动迅速,她努力地奔走只为了给生命多挽留一些时日。那天下午,她带着我去看徽园,去看天鹅湖,她一袭红衣,走在她身后,我心生疼痛。半年后,她托我买虫草,一年后,我在街头采访,收到她离世的信息……
  我想给她写一篇悼念的文字,一直无从下笔,她爱人偶尔在她QQ空间里汇报儿子的成长,述说他不尽的思念。我们每个人都会离开,以各种各样的形式,我们不知道哪一天的分开是再已不见。这些年,也从红袖那里陆续知道一些烟雨故人的消息,只能默默哀思,生命,终是脆弱,我们都在时间的长河里渐行渐远。
  烟雨文友还见过孔雀东南飞和大漠雄关,那年去敦煌,路过武威,孔雀盛情款待,也是因为孔雀,才粗略晓得了西凉国,感受了历史的宏大,武威之行因为烟雨文友,成为我最怀念的一次行程。前年在北京,城市玩偶专门送我到机场,这位江南儒生在京城混得风生水起,他用重金修建墨舞红尘,只为给文字一个平台,也是为了汇聚失散各地的烟雨文友。
  也是前年,孔雀发来邀请函,在连古城搞一个征文,当时恰好在北戴河参加鲁院的培训,遗憾地错过了与烟雨文友相聚的机会,或许某一天玩偶会组织,对吧!
  每个人生命中或许都会有最难忘的一段时间,最怀念的一段往事,最不愿离开的环境。烟雨红尘,是我们一群人的难忘、怀念和不愿离开。在那个网络刚刚兴起的时代,烟雨红尘用最包容的情怀给了一群热爱文学的人一个自由驰骋的平台。生活里,我们都埋头现实,艰难行走,文学是头顶上不可企及的光环,如果不是烟雨,我们很多人不知道自己会写文字,也不会知道这个世界还散落着那么热爱文字的人。是烟雨红尘,以最优美的姿势把我们召唤在一起,又用最为平常的方式激发着我们每个人心底的文学梦。在烟雨,我们是有水的鱼,有天空的鸟,有伴的灵魂。也是烟雨,让我们在尘世里生生多出无限美好,却也是烟雨的消逝,让我们的思念过不来,回不去。
  佛家说:一切相遇都是业力的招引,不管烟雨红尘在哪里,同为红尘客,曾是烟雨人,念念不忘,必有回响。这次烟雨旧友再聚墨舞红尘,这次征文比赛的缘起,一定是所有烟雨旧人情之所至的显现。敲完这篇征文,仍然满腹情绪,默默祝愿各位烟雨旧友安康,若可以,那就这样相伴吧,以最平常的心,最好的方式写文,聊天,我在,想你也在。
  
  审核编辑:罗军琳   精华:赵小波  推荐:渭雨轻尘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季节——你的影子和我的眼睛

下一篇: 《 红尘劫

编者按:
散文编辑   罗军琳: 以文会友,一切皆因与文字结缘。有了文字这根纽带,到哪里都一样分不开交流之心,朋友之情。因为有了作者在文中写道的这种“对文字,我们怀着宗教徒般的虔诚,认真而固执;对文友,我们怀着百合花一样纯净的心,友善而美好。”的明镜情怀,才有了无论过去,还是现在如一的平常心!亦不失为思想境界!

散文副主编   渭雨轻尘: 这么多文友心心念念烟雨红尘,足见当年烟雨盛况。感谢城市玩偶,倾力打造墨舞红尘,使烟雨的美好岁月得以延续。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27

  • 灵悦灵悦

    花儿,我们曾相识于烟雨,我们再相识于红尘。文字让我们那么那么近!近得一同在嘉州这片土地上做着梦!

    2016-09-25

    回复

  • 古刹昏鸦

    我好像从未与网友见过面,但还是觉得很亲切。问好落花!

    2016-08-24

    回复

  • 疏雨梧桐

    姐,你来过合肥?错过了,遗憾~

    2016-08-24

    回复

  • 七月友小虎

    2016-08-24

    回复

  • 冰凤凰

    最美的遇见是  你来 我在 共度一段指尖葱茏的时光  问好一一

    2016-08-24

    回复

  • 碧海蓝天

    要是哪一天玩偶组织大家搞个聚会,那该多好!

    2016-08-23

    回复

  • 粒儿

    可惜我曾不是红尘人

    2016-08-22

    回复

  • 沁芳闸

    或许某一天玩偶会组织,大家真能见上一面。哈哈,期待那一天。除了红尘,我只上过乐趣,但乐趣园的网友就见的多了,如小晓姐。感觉落花是个娴静的女子,淡淡的让人喜欢。

    2016-08-22

    回复

  • 韵无声

    我们都在,落花。在烟雨里相识,在墨舞里重聚。以后一直都会在

    2016-08-21

    回复

  • 一尘

    平白而富张力的文字,对屏点键,倾吐情愫,荡漾心湖,------

    2016-08-21

    回复

  • 烈酒红袖

    你在吗?我在!

    2016-08-21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