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情感散文

【红尘】梦里水乡

作者:烈酒红袖    授权级别: A    精华文章    2016-08-11   点击:


  玩偶为烟雨旧人开了专题征文,期待故友赴约。
  一指温柔的烟,一丝幽雅的雨,一缕缥缈的红,一拂轻盈的尘!是当初心底最柔软的记忆,因了年轻、因了真挚。
  众人在慌忙召集故友,找寻归隐前的蛛丝马迹。我知道,无论大家怎样的召集令,无论如何的急急风,你还是藏匿了踪迹。
  翻检旧文,悔了在戏作《桃花劫》中,给你设置不归的结局,谁曾料一语成谶。
  接你最后一个信息:袖,水乡食言了,我尽力了,却无法挽回生命,若有来生,我们还做好姐妹!
  语燕呢喃留言,说梦见水乡病重。才知那几日莫名心慌事出有因。
  有雨,坐着发呆。却不知如何回应。告诉呢喃,梦是相反的,所有梦都不是真实。想安慰呢喃,可终究无法骗自己。
  行走网络,留下的朋友不多,聊过的人寥寥无几。好友,除了同事同学,皆因文字相识。
  认识“梦里水乡”是在十年前的烟雨,那时他名字是:过往的记忆。
  文字娴熟厚重。散文娟秀细腻,杂文理性犀利,小说鲜活生动。
  在烟雨时应该请过他来版面做编辑,不知何故没来。但对他文章颇为赞赏,印象特深。
  到原创力量后,短篇管理语燕呢喃说起短篇需要好编辑,推荐了梦里水乡。这个名字生疏,介绍了旧名,才知“过往的记忆”换了新衣。
  当时他在“江南梦”网站,管理杂文和长篇,急不可待告诉呢喃:请,短篇版面任他选。
  梦里水乡来了,选了稿件最多的散文。他还带来了“幽兰在深谷”、“佳期如梦”同来做散文编辑,老友们一路陪伴。
  群里热闹了起来,每天梦里水乡嬉闹着和大家审核文章,有好的文章和姊妹们一起探讨剖析。简单纯粹的日子,真诚快乐美好。
  读他文章,柔情似水,透彻清晰。曾质疑他性别:感情文字写得出神入化,水乡该是个纤弱女子?
  他在群里发了一个怪异女人照片:水乡就是如此,袖不许嫌了水乡,不要我。
  网站推驻站作家,梦里水乡用了风景头图,一直没露庐山真面。
  记得曾和梦里水乡私聊过两次。一次他找我,批评我不该总隐身,应该在编辑群里多说话;一次我找他,审核一篇文章:梦里水乡。文章不错,问他作者情况,何人写给他?
  他看了文章:人家是真的写江南水乡,才不是给我。袖给水乡写篇文章送我好不好?当时应允。却一直不曾落笔。
  久不写字,倦怠懒惰。更多是水乡的文字高深,为他写字,怕遭嫌弃,不知如何出手。
  梦里水乡管理散文了,每天在群里催促姊妹兄弟们审核,早开场、晚守夜。
  我省心安静地看着。欢乐祥和的网络相遇,没有性别的明显界限,从心底把他当了姐妹。
  有一天,梦里水乡对我说:袖,我身体不好,无法坚持管理,你把我放特约吧,我有空还来陪袖。
  把他放了特约主编,梦里水乡偶尔还来。
  幽兰姐姐曾说起水乡的病。我以为网络里人来来去去,总会找这样那样理由离开。梦里水乡开朗乐观的人,不该有重病。有病,也只是身体微恙。
  初春,语燕呢喃留言:袖,水乡确诊了,肝癌,周三手术,这是他手机号!
  肝癌。这病我知道,我大伯九月确诊,次年二月离开。短暂猝不及防,生命之灯瞬间熬干殆尽。每每想起他临走时的清瘦憔悴,让人心痛不已。
  年龄越大,身边经历的生死离别越多。亲朋好友的离殇无法麻木,只是愈加后怕。
  我压抑所有伤感。故作轻松在周一早晨十点多拨打了梦里水乡电话。
  一个低沉的男声响起:是袖?看是河南号码,知道是你。
  我问:水乡在干吗?
  他说:准备吃早饭。
  开他玩笑:好懒,刚起床?
  他说:周三手术,做术前检查。
  我顿时无言。片刻的停顿后我说:没事,小手术,快点好起来!我等你回网站陪我呢。
  水乡笑了:好,我好了就回去陪袖,才舍不得离开!
  手术当天,算着时间发信息问候。
  他爱人回复:谢你们惦记,他很疼,无法回信息。明天你记得给他打电话,他需要你们!
  说了安慰,给了鼓励。自己都感觉苍白无力。
  第二天,似乎工作上有些小麻烦,没打电话。他爱人发信息:他一直等你们电话呢,我不知怎么办,有空你们多安慰他。
  一直疏懒和朋友联系,无论现实和网络,几乎不主动给人电话和信息。
  那段时间,刻意提醒自己。
  有天早晨,水乡发信息:袖,起床了,别偷懒,水乡开始锻炼身体了,让疾病离水乡远远。
  那时,我也被病痛折磨,在医院就医,看到小广告上医治肝癌的药,信了那种神奇疗效,急忙发信息给水乡。
  他回复:我在吃红景天,他们说效果好,就是太贵。
  那段是和水乡联系最多的,信息探讨病、药、药费、社会制度。
  水乡特意咨询了他们那里医生我的疼痛:袖,医生说你那种病很疼,水乡懂那种无法形容的滋味,让水乡替袖疼,我们一定会好起来,拉勾,好了我们和燕子去爬山!
  梦里水乡该复查了,我发了微博。
  各种祝愿,所有恳求,祈祷中外一切的神灵,但愿生命是奇迹的组成!
  结果出来,水乡告知:袖,水乡又发现了两个病灶,真的绝望了,这病本无治。
  我回复:没事的,科学这么发达。水乡最棒,加油!
  第二次手术。水乡说:第一次瘦了十六斤,现在是几十斤,肝脏是最大限度的切除,无法面对,只能选择逃避。
  我安慰调侃他:你可成了名符其实的小心肝,肝脏切除那么多,多疼自己哈,以瘦为美的时代,你可是帅呆了。
  说着违心的话,只想传递给朋友轻松快乐;只愿所有的愿望总是美好,所有的祝福都可以实现。
  和他东拉西扯说些风马牛不相及的话题,不再和水乡提病痛,不再和水乡谈别离。
  八月十一日,水乡病危。
  八月十五号他发信息:袖,水乡说不出话了,病灶牵制浑身疼,可能随时离开。
  回:不许,你答应一直陪我们的,你还说带我和燕子去爬山。
  心,被生生撕成碎片。呢喃说:不去看水乡,他就一直鲜活存在。
  我告诉呢喃:别听他说,水乡是累了,他应该是换了马甲去别处玩,咱们常玩的那种,换了名字发文,让朋友猜。
  那天晚上,梦见水乡对我笑,实际并不知水乡长什么样子,冥冥中感觉是他。
  第二天醒来,发信息告知此事。他回:若有来生,我们还做好姐妹!
  呢喃说梦见水乡离开了,水乡说:燕子,不许哭!
  我告诉燕子:或许离开是一种解脱,不再疼,不再痛,不再伤感和寒冷,另一个世界,满是温馨的爱,炙烈的暖!
  那个夜晚,我恐惧地抱紧自己,再次感到浩渺世界微不足道的弱小,禅意的红尘,太多太多难以排解的无奈痛苦,怎样的坚强努力也无能为力。
  翻开麦芒采用原创稿子里有梦里水乡小说那杂志,知他在十堰,叫张亮。
  还是只愿他是梦里水乡,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江南梦幻,青石板、小桥流水、缠绵的情、永恒的爱。
  梦里水乡,所谓离别,只是寻你的水乡梦去了,对吧?换了方式,以其他形象存在另外的空间。
  旧友相聚,烟雨故人来了,原创朋友来了。“过往的记忆”、“梦里水乡”你一定又改了名字,藏在我们不知道的网站,或者远离了文字,给我们玩消失,让大家找不到你。
  日记上记录,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五日,农历七月初九,那天水乡爱人给我发信息:晨,两点三十七分,水乡离开!
  今天农历七月初九,梦里水乡离开四年整……
  
  审核编辑:三旬   精华:韵无声  推荐:三旬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编者按:
往期编辑   三旬: 那个人还是记忆里的那个人,依旧。四年了,追思的文字是给那段往日时光的回信。网络世界,在多少人的眼中是虚幻的。只是他们可知,隔着一层雾的人们,手却是紧紧地牵着。日子还会一天天地过去,撕下来的日历纸,叠成比四年还厚的思念。也许我只是个旁观者,但我感动,原因不明,只因百感交集。精。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59

  • 戈兀点

    读来心酸哎!问候红袖!

    2016-09-10

    回复

  • 张贤春

    天堂没有病痛,愿梦里水乡在天堂快乐

    2016-08-28

    回复

  • 张贤春

    天堂没有病痛,愿梦里水乡在天堂快乐

    2016-08-28

    回复

  • 晴茜绮梦

    还是红尘好,青春做伴

    2016-08-23

    回复

  • 冰凤凰

    心海泛舟,谁在文字里这样滞留着不肯离去,成为蓦然回首中的灯火?谁在文字里这样执着地舍不得走远,成为文字中的永恒?“过往的记忆”、“梦里水乡”……

    2016-08-20

    回复

  • 冰凤凰

    感谢红袖寻我归来 怀念那些烟雨旧人 欣喜在此结交新的文友

    2016-08-20

    回复

  • 一尘

    网络匿名,时曾相识,品尝烈酒,在下忘乎所以-----

    2016-08-19

    回复

  • 帘外落花

    一切顺安,愿往极乐

    2016-08-19

    回复

  • 高骏森

    听过这名,但不熟悉。
    对原创很熟。
    文字写的很真情,读的特伤感。无论我们在哪里,那个世界,都能安好,因为,我们曾经遇见过,而且,是以文字。

    2016-08-16

    回复

    • 烈酒红袖

       谢谢您来,曾在原创坚守,为了曾经的朋友的一个梦。这次只是路过红尘,感谢您的驻足!

      2016-08-16

      回复

  • 语燕呢喃

    2016-08-15

    回复

  • 一声叹息

    看得心都痛了,祝愿烟雨所有人幸福安康。

    2016-08-15

    回复

  • 欧阳梦儿

    没去过烟雨红尘,没去过原创,但与红袖姐相遇了,温暖着,记挂着。在我目力所极之处,红袖姐总是那么拉风,总是那么善舞,总是那么善解人意,把很多人集结在一起。特此回来一望红袖姐。

    2016-08-15

    回复

  • 大漠

    总有些朋友令人无法忘却。

    2016-08-13

    回复

    • 烈酒红袖

       是的,所以我们珍惜所有的相遇!大哥周末快乐!

      2016-08-14

      回复

  • 古刹昏鸦

    虽然对梦里水乡不太熟悉,但在袖的笔下却是鲜活无比,真情的文字让人也跟着伤心难过。还有烟雨的一叶轻舟、斗南子的离去都曾让大家伤感。

    2016-08-12

    回复

    • 烈酒红袖

       嗯。所以我们珍惜所有的相遇。斗南子女儿还给我邮寄了斗南子先生的书,无法忘记那些情谊!

      2016-08-12

      回复

    • 古刹昏鸦

       斗南子先生曾一直鼓励我,非常感激他。他的很多文章是我审核的,对中医药很有研究,文字也非常严谨,我曾问过他是不是搞过文秘工作,令人敬佩的老先生(其实当时也并不老)!

      2016-08-12

      回复

  • 小寒微雨

    袖,初来乍到,不懂操作,把评论写到泉儿的评论后面了,勿怪

    2016-08-12

    回复

  • 沁芳闸

    眼泪止不住的来了。我不认识,一个都不认识。除了感性外,我觉得文字确实好。

    2016-08-12

    回复

  • 梦里花开

    过住空念远,记忆横栅栏……

    2016-08-12

    回复

    • 烈酒红袖

       咱们大家都好好生活,好好珍惜!开心每一天!朋友希望咱们都幸福的!

      2016-08-12

      回复

  • 一湾清泉

    对朋友很好很好的水乡,愿他在另一个世界里安祥!

    2016-08-11

    回复

    • 烈酒红袖

       嗯嗯。他一定很幸福!

      2016-08-11

      回复

    • 梦里花开

       问候泉

      2016-08-12

      回复

    • 小寒微雨

       我还是习惯把“水乡”叫成“过往”,印象中他是一个很风趣的人,喜欢和我们几个插科打诨。感谢袖儿的文让我想起了很多人,很多事......都是美好!

      2016-08-12

      回复

  • 简竹

    2016-08-11

    回复

  • 碧海蓝天

    弦断音听不忍听。

    2016-08-11

    回复

  • 鹤游烟

    水乡,是在用隐遁的形式陪伴

    2016-08-11

    回复

  • 疏雨梧桐

    难过

    2016-08-11

    回复

  • 罗军琳

    我在烟雨将满十年,风烟见,真情亦多见。知道的伤心事越多越伤感。烟雨一梦如人生,欢歌笑语,生死别离阅历多了,真还是云淡风轻一点甚好!得梦里水乡这一消息,让人人又添一场难过哩。

    2016-08-11

    回复

  • 木草船

    好心酸……

    2016-08-11

    回复

  • 落叶半床

    看得心里好难受啊。

    2016-08-11

    回复

  • 韵无声

    都是熟悉的名字,梦里水乡,我印象中很深刻的一个人,那时记得《梦里水乡》这首歌也是很流行。
    未曾想背后还有这样的故事。
    …………

    2016-08-11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