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文评艺概

范成大

宋振邦:风情诗点染

作者:行吟者    授权级别: C    精华文章    2016-08-01   点击:

  昼出耘田夜绩麻,村庄儿女各当家。童孙未解供耕织,也傍桑阴学种瓜。
  ——范成大

  江南四月,石湖山村的一个小客栈。人与早年的朋友在廊檐下小酌,一面观赏眼前的风景。
  “先生,你的这些田园会留传后世千古不朽的。”朋友真诚的赞叹。
  人也受了感动,在小碟里夹了一粒茴香豆。
  “许是,许是!自唐宋以来,我们的士人,只知科举做官,眼睛很少看到我们的乡村农民。我也是在六十一岁在石湖养病,才写了这六十首《田园诗》”
  “我在大人左右多年,常听大人教诲:‘民惟邦本,本固邦宁’,在职期间您力行省徭役、薄赋敛,这忧国恤民的思想在您的诗歌中也有充分的体现。如《后催租行》说那老农被天灾人祸逼得典衣卖女的悲惨情形……”
  “你还记得?”诗人欣慰地笑了。
  “怎不记得,我离开幕府便在这里设馆启蒙,教孩子诗书,因他们多是农家子弟,我便拿您的诗作课本。”
  “唔,都讲了些什么呢?”诗人兴起给朋友斟了一杯。
  朋友忙欠身:
  “那几十首田园杂兴。”
  “孩子能懂吗?你怎么梳理它们?”
  “懂,孩子很有兴趣,都是农家的子弟,也干活。都背得出:如那《田家》”朋友兴致来了:
  “新筑场泥镜面平,家家打稻趁霜晴。笑歌声里轻雷动,一夜连枷响到明。——千百年后,人们会知道他们的祖先是怎样劳作的。”
  诗人笑问:
  “你说千百年后,那时的儿孙还会用我们‘连枷’吗?”
  “怎么不会,又简单又顺手。”
  二人哈哈大笑了。
  这时店家小二,忙过来添两碟小菜,一面殷勤地说:
  “大人常到我的小店来和老农闲聊,那叫什么……采风”。他嘻嘻笑。
  朋友也年近花甲了,还眉飞色舞:
  “我把你的那些诗分为三类。”
  “唔,”诗人专注。
  “一类是《诗经-七月》的传统:农事诗:土膏欲动雨频催,万草千花一饷开,舍后荒畦犹绿秀,邻家鞭笋过墙来”说到这,诗人听着,笑了问:
  “那后两句孩子们能懂吗?”
  “怎么不懂?有的淘气的男孩还坦白说,邻家顺篱笆爬过来的黄瓜,他还偷吃呐。”
  “二类是陶翁那样的田园诗”朋友接着说“您的:胡蝶双双入菜花,日长无客到田家。鸡飞过篱犬吠洞,知有行商来买茶。”
  “小景,乡村小景,后世的读者会知道多朝的村民的农商交易了”诗人手把胡须点头笑着。
  “那三类……”朋友愁闷地点起一袋烟“官吏的盘剥:采菱辛苦废犁锄,血指流丹鬼质枯,无力买田聊种水,近来湖面亦收租。这第三类就是揭官绅扰民,实在可恨……”
  诗人叹气:“你讲这些,太沉重了。”沉默片刻。“说说孩子们喜欢‘静看檐蛛结网低,’吗?”
  “喜欢,喜欢”朋友接着读下“无端妨碍小虫飞,晴蜓倒挂蜂儿窘,”
  诗人合起“催唤儿童为解围。”讲起家乡童趣,两位老人开怀大笑。
  的确,范成大是中国古代田园诗的集大成者。
  想不到这一次会面竟是他最后一次检阅他的诗作。看到他的诗在孩子们心里开花结果,他是多么欣慰啊!
  回家的路上,他还想起朋友的一段话:“回想乾道六年孝宗命大人为特使,赴金谈判,我随大人同行,全凭大人胆识智慧,相机折冲,圆满完成了金国的诏书礼仪和索取河南陵寢的任务,全节而归。那是何等艰险!”
  “嗯,当年曾以为那使金日记《揽辔录》和那72首纪事诗是我报效国家的得意之笔,——诗人自语——现在看来,我留给后人最珍贵的东西,也许该是我悯农的童心,我六十多岁了……”

  在南宋,范成大是一个主战派。
  1193年病逝,他活了六十七岁。
  
  审核编辑:千千   精华:三旬  推荐:千千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滴墨成伤

下一篇: 《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分离

编者按:
散文编辑   千千: 在作者笔下,范成大是中国古代田园诗的集大成者。在南宋,范成大是一个主战派,留给后人最珍贵的东西,也许是他悯农的童心。

往期编辑   三旬: 范成大的田园诗,虽是诗,亦如画。万万没想到,范成大竟是主战派,看到文末,感慨良多。明白晓畅的语言风格,短短一篇文章便能让读者了解范成大的诗歌与生平,妙极!诗人的人物形象,也因此更显丰满。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30

  • 三旬

    支教归来,在想如果我在支教前就看到这么好的文章,可能我还可以给孩子们加一课哈哈~受益匪浅!

    2016-08-04

    回复

    • 行吟者

       你去支教,真好,孩子们一定会喜欢你。我老了没用了。

      2016-08-04

      回复

    • 三旬

       老师万万别这样说,还愿保重身体,我们都很欣赏敬佩您呢~

      2016-08-04

      回复

    • 三旬

       您严谨的精神,是我们编辑读者都得学习的。问好,敬茶。

      2016-08-04

      回复

  • 沁芳闸

    留给后人最珍贵的东西,就是不忘初心。老天爷也成全了他,让他自然而走。

    2016-08-03

    回复

    • 行吟者

       韻,我可否重发一下,把有键误的前文换掉?

      2016-08-04

      回复

    • 行吟者

       芳,你说的对,我们的先辈有很多仁人志士。

      2016-08-04

      回复

  • 行吟者

    “春庄儿女各当家”应是“村庄儿女各当家。”短短一篇文章有三、四处错字,真是对不起读者。

    2016-08-03

    回复

    • 韵无声

       我们编者作者下次都多加注意。谢谢行吟者老师,为您的严谨和认真感动。

      2016-08-03

      回复

  • 行吟者

    “先生,你的这些田园诗会留传后世知古不朽的。”一个错字“知古不朽”应是“千古不朽”。

    2016-08-03

    回复

    • 赵小波

       老哥哥,几处错别字我已经修改,你看一下哪里还有遗漏?

      2016-08-04

      回复

    • 行吟者

       谢你小波,很好。还有一句“这时店家小二,忙过来添两碟小菜要”“要”字去掉。这几日我身休不适,让孩子去键入,出了错。

      2016-08-04

      回复

    • 赵小波

       多保重身体,我们等着看你更多作品!

      2016-08-04

      回复

  • 落叶半床

    范成大的这些田园诗很好懂,朗朗上口。人品也是顶呱的,“主战派”,“全节而归”。所以看完这篇文,会更喜欢他的诗了。

    2016-08-03

    回复

    • 韵无声

       确实主战派,在这前提下理解这首诗,妙极。

      2016-08-03

      回复

    • 行吟者

       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关于范成大我番了许多书。大热天,为了朋友和孩子。

      2016-08-03

      回复

    • 行吟者

        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关于范成大我翻了许多书。大热天,为了朋友和孩子。

      2016-08-03

      回复

    • 韵无声

       不是这首,是这些哈:)

      2016-08-03

      回复

    • 韵无声

       恩。行吟者老师辛苦了。敬茶☕

      2016-08-03

      回复

    • 行吟者

      @落叶半床 在南宋,范成大是一个主战派。他有一首诗《州桥》:州桥南北是天街,父老年年等驾回。忍泪失声询使者,几时真有六军来。

      2016-12-06

      回复

  • 行吟者

    采菱辛苦废犁锄,文中为采菱辛废犁锄,掉了一个字。另“鸡飞过篱犬吠窦,知有行商来买茶。”窦——洞。

    2016-08-03

    回复

  • 韵无声

    这样的解读给原作实则增色呢

    2016-08-02

    回复

    • 行吟者

       韵,谢你留言,我很珍视你的看法。注意身体。

      2016-08-03

      回复

  • 麦芒

    这样解读范成大和他的诗,读来倍觉有趣。

    2016-08-02

    回复

    • 行吟者

       麦芒,我想念的老友,近来身体可好?

      2016-08-03

      回复

    • 麦芒

       还好,一餐尚可啖猪蹄一只,米饭三碗,酒三两。

      2016-08-03

      回复

  • 渭雨轻尘

    我少时是见过连枷的,也不知现在的乡村还有没有这物事了?

    2016-08-01

    回复

  • 千千

    问好,祝福。

    2016-08-01

    回复

    • 行吟者

       谢你千千,谢你的评论,你的交流对笔者和读者都是有益的。天热,注意休息。

      2016-08-02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