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回望母亲

《乱世江城》24 摘与评

作者:行吟者    授权级别: C    编辑推荐    2016-07-28   点击:

 
  
  
  师娘
  
  第二天中午,百合突然接到了惠子从哈尔滨打来的电话,说师娘柳芭病了,如果彼得康复了,请他快些回去。百合转告彼得,彼得答应百合,过些日子再来,当天便乘车赶了回去。
  前些日子柳芭带学生演出有些劳累,加上挂念彼得病情心中忧郁,秋风凉了,偶感风寒,便病倒了。幸有使女娜达莎请医生跑腿,在身边服侍,稍感宽慰。
  
  彼得到家的时候已是夜里,他悄悄走到师娘卧室前,听她还睡着,便到厨房取了面包烧一点咖啡,待他回到厅里,师娘已披着睡衣候在那里了。师娘先问他的伤口痊愈得如何,又问他身体感觉怎样。之后,微笑说:
  “我从未那样严词训斥过你,那一天在医院里,你不会生我的气吧?”
  “师娘说的是对的,我自己也很后悔,不值得,和一个无赖纠缠。”他愧疚地笑了,说着咬一口面包,喝一口咖啡,伸展肢体,似乎像个孩子对师娘说,看,我好了,像从前一样,享受家里的舒适。柳芭的心情果然好起来。彼得又问:
  “师娘,惠子说你病了,我急坏了,什么病,现在好些了吗?”
  “从你入狱到你师父的病故,你出狱后又是病弱在床,这前前后后七、八个月,接着又是一场惊吓,我累了,身心疲惫,怎禁得秋风秋雨!”柳芭淡淡地笑了。
  “那你现在还烧吗?”
  柳芭坐过来,握住他的手:
  “就这样,你感觉如何?”
  “还是有些热度,师娘,这几天,你静静地休养,一切家务由我来。师父走后,我没有很好体贴你……”
  “彼得鲁沙,你不要开口闭口‘师娘,师娘’,你这样使我想起过去,你愿意我沉于伤痛吗?况且我比你大不了几岁。以后,我们姐弟相称吧。”
  彼得诺诺地点头:
  “您和老师对我的恩情,感激不尽……”
  柳芭笑了,还是淡淡的,有些欣赏也有些怨尤:
  “你们汉人重师道,崇伦理,讲尊卑,这也算一份情义……”柳芭盯着那杯咖啡,看那袅袅地水气,又陷入沉思。
  
  她想起苏里科夫和她的一次闲谈。她的丈夫饱含深情地对她说,柳芭,我对不起你,你是我生活的支柱,我比你大二十多岁,我的后半生都是在沐浴你的芬芳,啜饮你的清香中渡过的。现在我老了,又有病,不能与你享床笫温情,尽天伦之乐,而你却正在华年……想到这,柳芭不禁有些哀戚,那个理解我的人走了,他白白地作了那番临终嘱托。眼前的小公牛还禁锢在汉人的观念中。
  
  “你刚下车,早些休息吧,我也倦了。”柳芭松开握着他的手,起立,绕过沙发。
  彼得愣了一下,站起来,他本想和师娘多谈一会,述说自己的歉疚之情,师娘却走了,面含怠意。
  
  忏悔
  
  第二天一早,惠子匆匆赶来了,彼得要转告师娘,她制止了他,却伏在几上哭起来。彼得问她,她断断续续地说,前天父亲召她回来,告诉她,弟弟死了,机毁人亡。妈一下病倒了。
  “我该怎么办?师娘不让我打电话,是我急于见你,彼得,我怎么办?”她抽泣着,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折垒的纸,递给彼得:“前一天,弟的一个战友交来的遗物,正式通知还没到。这是他老早以前就写好了的信,他嘱咐朋友保存,他料到的,早有准备……原信父亲烧了,这是我给妈念过后复写的,你看完,就在这烧了。”
  
  彼得展开了那封信:
  
  妈妈爸爸,我不知道这封信何时会发出,何时会到达二老的手中,但我知道我定会以这种方式同您告别,这是一定的。从我参军那天起,从我国发动这场战争的时候起,就已经注定了我踏上这条不归路。
  
  一切都恍如昨日,妈妈牵着我走进她任教的小学,妈妈握着我的手,教我写下最初的字母。妈妈说,这就是我认识这个世界文明的开端。现在随着一声呼啸,我飞上蓝天,我短短的二十几年的生命将同这只铁制的蜡烛一起燃尽……我效忠天皇,究竟对人类的文明作了些什么?我不愿去思考,它对我已经毫无意义。当我耻辱地从天上掉下来的时候,如果我能够有一瞬间倾泄我对人世的眷恋,那就是:回望双亲。
  
  初识人世,妈妈教我她最喜爱的外国:《春江花月夜》,那是多么奇妙的篇啊!当我第一次飞临这片土地,那梦幻般的美景在那里呢?!
  我的机翼下,到处都是饥饿的难民,无人治理的洪水,哀鸿遍野。这就是我们的业绩,战争带给他们的一切。在我低空掠过时,我能看清被炸死的幼儿的肢体,他们的内脏悬挂于枝头……
  当我冲向蓝天,我得到了瞬息的解脱,而当我俯视大地,罪恶的感受便像毒蛇啃啮我的心。上级命令我去视察,看我们投下的带有鼠疫、霍乱的食物产生了什么样的效果。
  仅仅不久之前,小贩和车夫还熙攘于闹市,农夫、农妇还在土地上劳作;而此刻,却万巷人空,成百上千的人暴死街头,横卧田野,他们的尸体无人敢收。宁波,一个不设防的和平城市,却被我们无情轰炸,投放细菌!用瘟疫封锁它的港口,为了隔绝外界对中国抗战的支援……
  这些,对于策划这场战争的人来说,不过是投下一枚棋子;而对我们,大和民族的后代,却是要泯灭良知。
别了,妈妈,当我从高空殒落,你是我惟一的留恋,惟一的……回首眷顾的人。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推荐: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顾情北半

下一篇: 《 竹木枝

编者按:
短篇小说主编   西部井水: 这两节,看似不相干,却有个共性:小说深入到人类的情感。师娘的轻浮,虽不合乎中国人的传统观念,却是可以接受的,毕竟她那么年轻美丽!日本青年的忏悔,虽然从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来看,合情合理,却是不可以原谅的,毕竟他做了那么多孽!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2

  • 行吟者

    大热天,井水你的名字多么受人欢迎啊,谢你,我的朋友,注意休息。

    2016-07-28

    回复

    • 西部井水

       呵呵,谢谢兄台,希望我的名字给大家带来清凉!

      2016-07-28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