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乱世情缘

《乱世江城》 21摘与评

作者:行吟者    授权级别: C    编辑推荐    2016-07-06   点击:


  
  朋友
  娜达莎走后不久,猎人巴巴盖和马车夫伊万又来看彼得。他们询问了彼得的伤势,彼得给他们看了看,让他们宽心。
  伊万的面颊有一道明显的伤痕,就在大胡子的上方。彼得难过地说:
  “老爹,你受了伤,都是为了我。”
  “哪里的话,”伊万说,“我早就想找日本人算账,出出这口恶气,他们朝帕拉塔号放水雷,不宣而战……”
  “算了,老爹,那都是啥时候的事了。”彼得笑了。
  “彼得,我没有保护好你,”说话间巴巴盖老泪纵横,“头天晚上,你师娘送我上车就嘱咐我,照看你,说你表现反常,可能要惹祸。我当时一口答应,你看,我让你受了枪伤。我这么大年纪,怎么就没想到……”
  “是啊,大叔,我也没想到他带着枪。”
  “日本人不守信义,我说过。1904年……”伊万插话。
  “是啊,老爹,在那么著名的海战中,炮火横飞,为了俄国和沙皇你都没受伤;今天为我,一个异国青年,你受伤了……我对不起你们二老,我是一个鲁莽的人。师娘教训了我。还好,总算没有致命。”
  “彼得,你不要责备自己,”巴巴盖安慰他,“我心里也有气,我的房子让他们烧了。可是话说回来,这是战争,和一个无赖斗有什么用!”
  “他们没折腾你们?我说警察,就这么把你俩放了?”彼得问。
  “警察,他们问我,什么人?”巴巴盖笑说,“我说中国人,他说,是啊,你看哪个日本人要饭?你到酒吧去打什么架?我说,他们打碎了我的碗。警察说,那是樱花酒吧,日本人玩的地方,滚吧,去找他们赔。看来警察他也不得意那些日本人。”
  “是的,大叔,你想师娘找人干涉,能找日本人吗?”彼得说着又转向伊万:“伊万老爹,这几天误了你的生意,等我伤养好了,咱们好好喝几盅。我和老师练过你们的伏特加。”
  “那是自然,我们性格相投。现在的人很少讲义气。”大胡子说着,又擦起眼泪。
  “老爹,别难过。乱世,你能求啥!你如见到娜达莎,请她抽空去师娘家干点杂活,就算我雇她。一个夏天,花园里的草木疯长,该修剪了。”
  他们又聊了一会家常,巴巴盖问南满彼得的父亲是否知道此事,彼得笑着摇头。猎人感叹说“也好。”
  二位老人告辞了。彼得挣扎着要起来相送,被按到床上。
  知己
  老猎人一回山镇,立刻就去找百合,把彼得的遭遇讲给她。百合连夜搭车,第二天早晨来到医院。她看了彼得的伤口,在肚皮的脂肪层,愈合得不好。
  当时日本军医百合在哈尔滨医疗界小有名气。俄侨医院院长托尔斯泰感伤地对她说,治外伤的好药都在军队,我们民间的医院很难求得。百合点了点头,当即决定把彼得转到山镇。那时,她领导的军医院已具规模。百合去结账,院方说,苏里科夫家在这儿有账号,回头柳芭来签字就是了。
  百合随彼得来到家里,柳芭不在,带学生去演出了。彼得留下一封信说明情况,附言说他雇了娜达莎来做些粗活,侍候师娘。末了,他执笔思索,良久,不知说什么好,百合看了看表,催他上路。
  彼得躺在火车的卧铺上,百合很少与他说话,他看见此时的她,现出女人虚弱的一面,头歪向一隅,静静地流泪。
  到了医院百合仔细地检查了彼得的伤口。她对他说:
  “子弹打到你的腹部已无力,陷到皮下,那部位血管少脂肪多,所以伤口虽轻却难愈合。我的伤员也有类似情形,那是从很远发射来的子弹导致的,你们搏斗在室内,怎么会如此?”
  “它打在我举起的椅子上,洞穿了两层木头。”彼得愧疚地说,“我总是给你带来麻烦……”
  “也许,这就是我的命,为你伤心。”她停了一会儿,“用我们的药试试,这部位总爱化脓,反反复复。”
  “百合姐,”彼得亲切地叫她,小声说,“我在南岗监狱时同屋有一个难友,是位中医叫何佗。他就是因为救治抗日联军而被捕的。你想,条件那么差,他都能把他们治好,让他们逃跑,可见,他治外伤有一套。”
  “我听说中医有一种膏药,治你这类伤有效,我学不到。”
  “那你何不把他叫来,”彼得喜形于色,“不单为我,还可以治你的伤员。对不?”
  “让我通过我的上级和城里那边商量一下,能利用的人为什么不利用呢,主要是为了伤兵。如果那医生肯为我们服务,这也是一项教化。”
  彼得知道百合说的“教化”是日本人对俘获的抗联战士和有抗日思想的人所谓“思想犯”所作的工作。他说:
  “我想对医生来说,治病救人是天职,他会答应的,那儿的生活太差了。”
  “是啊,我一想到你受的罪,看你瘦得皮包骨,心里很难受,只是我不愿在你师娘面前表露而已。”百合笑了,“你师娘真是一个贵妇,那么有教养,有风韻,我如是男的也会为她动情。”
  没过两天,百合的请示便得到了肯定的答复。一个宪兵把何医生押了过来。本来,此人对他们已经没什么价值。他不过是个路遇医生,未必知道抗联的动向。
  何医生到来的第一件事,便是――吃,贪婪地攫取碰到他嘴边的一切食物。看到这一景象,又使百合联想起彼得,她迅速走了出去。
  山镇是何医生过去常来的地方。他在王掌柜的杂货铺里买山里的草药。王掌柜也是他的至交。这一次他看了彼得的伤口之后,便让百合派人,按他开的方子,去铺子里抓了几副药,经煎煮熬制作成膏药。给彼得敷了两贴,果然见效,再配上针剂和口服消炎的西药,不几日便痊愈了。何医生的膏药在彼得身上试用之后,百合又把它推广到其它伤员。每人都经何医生验伤之后对处方在药材和药量方面略加更动,效果愈见良好。何医生也因而取得百合的信任。
  那一日,百合与何医生闲谈业务,彼得也在座。百合说:
  “我在京都念大学,学院里也有汉医药针灸学科,我未曾进修,想不到,今天遇到老师。”
  何医生连忙欠身相揖,口里说道:
  “岂敢,岂敢,草民只是继家父传承祖业,为乡民医治跌打损伤,经验有限,更未蒙受医学教育。实在是是孤陋寡闻。这里的村民常进山伐木狩猎,所受外伤较多,我也就在这方面多些琢磨而已,眼下所制的膏药对于消肿、拔毒、去腐、生肌颇有效力。”
  “你为伤员治好了伤,立了一功,我在我的权限内给你自由,你可以在镇上活动,也可以上山采药如果需要也能进城,不过要有一个保人。你看谁能保你?”
  “我可以保他呀。”彼得爽快地说。
  百合笑了:
  “你自己还得一个保人,谁能保你没有养好的时候不从我这逃跑?”显然,百合不想让他卷入这种政治。
  “镇上杂货铺的王掌柜可以为我担保。”何医生激动地说。
  “王掌柜确是个良民,我找他来只要他肯签字,你就可以把你的草药经营起来了。”
  
  审核编辑:白玉兰     推荐:白玉兰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我们的爱似水木年华

下一篇: 《 “尸”家侦探【捉鬼专门店】

编者按:
短篇小说副主编   白玉兰: 乱世中难得有这样的情缘。伊万老爹甘愿冒死救彼得,不仅是朋友的生死考验,其实也是心存共同民族仇恨的体现。性格相投的描述其实隐含着与子同仇的默契。百合将彼得接到自己身边疗养,经彼得的介绍认识了同门医者何医生,中医的诊疗术不光让很多伤者起死回生,更让两位医者成了知己,战乱中,政治与医术可以分开?但肯定得小心翼翼,不然为何还得为何医生找保人呢?问好老师!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2

  • 白玉兰

    遥祝老师创作愉快!

    2016-07-06

    回复

    • 行吟者

       小白,谢你的评论,这么知音,充满感情,现在年轻人,知道和理解那段岁月的人不多了!

      2016-07-06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