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长夜当哭

《乱世江城》20 摘与评

作者:行吟者    授权级别: C    编辑推荐    2016-07-02   点击:


  未曾哭过长夜的人,不足以语人生。
  ――卡莱尔
  反思
  柳芭送彼得来的医院是俄侨的一所有名的医院,托尔斯泰医院。这里的院长托尔斯泰是彼得老师苏里科夫的至交,他也是白俄,布尔侨亚(资产阶级),对布尔斯维克怀有莫名的恐惧。十月革命的时候他跑到哈尔滨来了。他人很正直,看不惯日本人那一套。在和画家老友喝着伏特加的时候,常常套用涅克拉索夫的句感叹说;在这个世界上谁能快乐而自由!他们和几个爱好艺术和科学的朋友形成一个沙龙,小圈子。苏里科夫就是病死在这个医院里的。托尔斯泰和他的朋友们足足喝了一箱伏特加,后来柳芭来了,才制止了他们。
  在医院,彼得被送进手术室。由于弹破木椅的坐底和凳腿已经失去了动力,它陷在了彼得的肚皮中,并未伤及脏器。医生给他用了药,开了刀,取出子弹,缝上了。
  苏醒后,彼得看见师娘疲倦地坐在他身边,夜已深。她摸摸他的头,还在烧着。
  “彼得,好好休息吧,明天我再来看你”师娘说完走了。
  第二天,彼得好多了。柳芭又来看他,他歉疚地望着师娘。柳芭坐着不说话。过了一会才语气深长地说:
  “彼得,你要沦落到几时?!”柳芭低沉的声调令彼得震惊。“你伤透了我的心。你辜负了老师的遗愿,辜负了他临终时对你期盼;你也辜负了我对你的爱,整整十年,姐弟情怀……主要的还是你辜负了自己,你是一个有才华的青年,你的画震动文坛。难道你就这样打发日子,做一个莽汉,耍你的匹夫之勇吗?你今年才二十三岁,未来的岁月很长。我不要你伴我,走你自己的路吧!”
  柳芭流着泪说完这番话,站起来,走了。
  彼得羞愧难当,追悔莫及。他想起了在这个家庭里度过的十余年幸福时光,恩师慈父般的教诲……心里充满自责。
  初秋的午后,温煦的阳光下,他在园子里摆好了白色的桌椅,端上煮好的咖啡。师父和师娘对坐着,讨论俄国和中国艺术――彼得忆起那些终生难忘的片断,――那次谈到巡展派的画风,他在池边画睡莲。老师端着杯子走到过来,看他作画。谈起刚才的话题,老师说,大师们的画,得益于俄国广袤的土地和东正教对大自然的虔诚。你学画不仅是学技艺,还要吸取儒教文化中的仁爱包容。老师鼓励他试着用各种手法做尝试。他说中国的写意画法很好,你不妨试一试,但是,老师微笑说,你们的中国画不讲光影,你可以加一点莫奈,他吟起朱熹的句,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
  如今,老师走了――想到这,一阵悲哀涌上他心头――谁来教我中西合璧?老师没有子女,他和师娘的全部希望都寄托在我的身上,而我,却要做一介武夫……
  假如老师还活着他会怎样看我呢!
  这时,他又想起外公,河东柳,那是一位泥人高手。一次,母亲对他和哥哥说:
  你们的外公是做泥人的,方圆百十里谁都知道。他盼着有个男孩把手艺传下去――母亲这样说――可妈生的头一个却是我,接着又连连生了两个妹。那一日老两口坐在葫芦架下,爹感叹地说,看来柳家的祖业要断在我的手上了!妈说都怪她,眼泪流下来,接着她,你们的外婆哀哀地说:“你要不想把手艺传给闺女,就把它带到棺材里去吧!可她们都是你的亲骨肉啊。”爹点头,吸烟,无话。
  后来,外公把哥带走了,同时也让我抄了他的《柳工图谱》,还流着泪说,乱世,不知自己是否能安在,愿我们哥俩能做他的传人。父亲说我继承了外公传给母亲的天赋,让我去学画。
  老师的,外公的毕生的心愿都在我的肩上……
  “彼得,你要沦落到几时?!”他自语着,躺在医院的病床上,百倍折磨他的,不是身上的,而是心里的伤痛。
  痛悔
  第三天,一个女孩给他带来一束鲜花,是那个俄国吧女。
  彼得问:
  “你头上的伤好了吗?”
  “没事的,我给警察看了伤,说你为我决斗,是真正的骑士。他们都乐了。”女孩说着拉起彼得的手。
  彼得难过地说:
  “那天是你为我挡了灾。我该谢你。想起来后怕,你这么美丽,若是打在脸上,像我这样,怎么办!”
  “没关系,我喜欢你,这值得。我算什么,用你们中国话说,一个跑堂的。我认识你很高兴,我知道你叫彼得,是画家。我在展览会上见过你的作品。我叫娜达莎,十八岁,我们以后是朋友了,对吧?”
  她的爽快和欢乐感染了彼得,他笑着点头。
  突然,她俯下身,亲了他一下。说一句再见,立起来,扭动腰肢,走了。
  初秋,上午明媚的阳光从窗口射进来,病房里一阵阵花香袭人,娜达莎,一个单纯而明朗的女孩。活着多么美好啊!他感到腹部的伤口隐隐作痛。
  是的,做一个市井武夫很容易,渴酒,交朋友,舞刀弄棒,直抒情怀,威风,侠义,还能得到女孩的青睐;一切都很简单,一颗子弹射过来,就可以结束你的生命。纠缠于个人恩怨,用最低级的方式发泄情感,痛快……
  这些,有什么用!
  莫非这就是你,彼得,十年学艺的归宿吗?
  彼得想起那次画《故园》时老师的教导。是的,我应该好好作画,超越仇恨,把它升华为艺术,让老师和师娘的思想带我到一个更高的境界,用画来表达,那才是有意义的事,对己对人有价值的事。
  他又想起了那女孩叫他普希金。普希金多么伟大的人啊!一次师娘讲起他来泪流满面。是啊,如果杀死这个普希金的是荷马到也罢了,可是他的对手不过是个臭虫,他,让臭虫咬死了……
  “彼得,你要沦落到几时?!”
  师娘还从来没有用这样的声音与我谈话,可见她是多么痛苦,伤心到了何种程度……
  玛莎走了,老师病逝,现在师娘也含恨而去。
  哭吧!彼得,趁你想哭还能哭的时候,你虽然才二十四岁,未来的日子很长,路也很远,可未必有足够的长夜供你哭泣!
  
  审核编辑:喻芷楚     推荐:喻芷楚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求医

下一篇: 《 美人浴

编者按:
古诗词副主编   喻芷楚: 彼得在师娘哀其痛,怒其不争中反省自己,终于明白自己的过错,笔调抒情,温婉,适合主人公的痛定思痛。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3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