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情感散文

洛杉矶书简 (一)

海漂女的故事

作者:行吟者    授权级别: C    编辑推荐    2016-06-30   点击:


  宋振邦(行吟者)
  简介
  《洛杉矶书简》写的是一个海漂女的故事。改革初年,年轻的女画家,抛弃了国内优越的生活,毅然移居美国。身处异国他乡,经历了跨国婚姻、东西方文化碰撞和艰难生活的百般折磨,终于在爱国情怀的激励下,战胜自我,努力创作,成长为一个成绩斐然的艺术家。小说通过书信形式细微的描述了她那催人泪下的奋斗历程。
  第一封信
  葵:
  想来想去我还是决定给你写信。我不是不想给你打电话,开始那些日子,几次拿起话筒,还没拨号,自己先泣不成声了,眼泪像小河一样流,只好放下了。后来生活很窘迫,更不愿意对任何人说,怕你们把捐款寄来(说句笑话,现在我有这个心情了)。
  姐姐,傻丫头,想死我了,真的,真的。也许这种想念是自私的,也许。我想念的是我们的大学的生活,那狂放的无忧的岁月。我们四个人一个宿舍,每月至少发生三个恋情故事。你统计过,还时常高声宣布:“被窝里的咏叹调”谁最多?可怜的老三多愁善感。那时我可以骄傲地说,我没哭过。是的。可现在呢,轮到我了……
  听母亲说你责备我,不辞而别。我能对你说什么呢……我能把一个小煤球生在北京吗!是的,我想过,到医院去过,一位老妇产科医生慈爱地对我说:根据你的体质,你要把他打下来,会终身不育的。那段时间我真是寻死的心都有。你们都说我,怎么把桦凉在一边和他好上了。我也不知道。也许是因为他的才气,也许是因为他的热情。但有一个契机,我是不会忘的。那一个黄昏我写生,晕倒在北郊的树林里,是他发现了我,叫不到车,一直把我背到医院。他把卡上的钱全花光了。
  咳,这些事以后再谈。此番,要求你的是,去看爸爸,别让他再写那回忆录了。你不是他的干女儿吗,他听你的话。我在家时就劝过他,不听!一说起那牺牲的老战友就痛哭流涕。哪是写书啊!就像那杜鹃泣血,还骂现在的腐败,谁爱听!听妈说,一熬就是小半夜。他高血压,还有糖尿病。六十多岁的人了,咋受得了。你去看他千万别跟他辩。他会留你吃饭,然后说个没完,让你不消停。
  爸爸那脾气你知道。自从我认识了菲利普,确定了我们的关系,爸爸就开始不理我。倒不是因为菲利普的肤色,不是,这个世界革命的老头没有种族观念。不,他反对的是西方人那种生活态度,尤其是他那个民族。他出身下层,他什么也不顾,还那么狂,连别人的眼色也看不出来,也许他不在乎。可是你知道,那晚上我是多么尴尬呀。送他走后,我伏在床上痛哭。妈过来劝我,直到小半夜,后来妈累了,回去睡下。我却跳起来,一口气跑到了菲利普一个人的宿舍。爸爸传给我他的犟;菲利普染给我他的狂。矛盾集中到我一个人身上,一切的不幸就都从此开始了……
  我们在洛杉矶落了脚,孩子生下来了,是个男孩。我最关心的就是他的肤色,果然,是他的种。我蒙上了被,悄悄哭了一阵。当护士把他洗净送到我的怀里时,我竟没有勇气给他喂奶。你看,我算是什么妈妈呀!当然,他的小嘴还是把我征服了。
  我不能工作,全靠菲利普。他每天去找活。有时在迪斯尼里给游客画像,有时去码头做零工。他爱孩子,顶着他,到他们族群里去戏耍。有一次他喝得醉醺醺回来,我问他哪去了,他笑嘻嘻从口袋里掏出一叠钱,交给我,说他在一个酒吧里为客人画舞女。我放下孩子,给他洗了脚,侍候他躺下,他很快睡着了。我坐在沙发上,呆呆地望着他。望着他的柔软的卷发,孩子一样乐天的脸,心里感到一阵内疚。本来在北京一家杂志社已经聘了他。只是因为我不愿留在国内,才落得这个地步。这一点好,他从不抱怨,他在什么条件下都能活,他是乐天的。
  我们刚开始认识的时候,他讲了自己在密西西比河的货轮上当杂役,简直就是一个哈克贝利。他一歇下来就画画。一位港商发现他,资助他考取了我们的美院。后来,你知道,他得到了奖学金。
  那一天,他回来,我见他很狼狈,衣服也破了,脸叫人打成了乌眼青,虽然他的皮肤黑,但也看出来那紫红的瘀血。我问他怎么成这个样子。他告诉我应一个黑人小伙子的邀请,给一个黑人歌女画像。可是来了一个白人痞子,一定要买这画;他的朋友不卖他的偶像:两人打起来了,把他也捎带上了。我又好笑又好气,我给他包扎,骂了他一通,说他准是帮他同胞打抱不平。我心痛他,又哭了一阵。他反来劝我。说这是常有的事,在他们的圈子里。我正色斥道:什么样圈子,你是正儿八经的中央美院的毕业生,还是个高材生。他们算什么?市井浪人!他闷头无语。
  后来我知道,那个歌女叫燕妮,是他姨妈朋友的女儿,姨妈养了她一段时间,她们处得很好,她叫菲利普哥;他是为保护他妹挨的打。
  第二天,他对我说要到姨妈家去。姨妈家在大西洋城。他说在洛杉矶很难找到合适的工作。这是真的,这个城里的艺术家就跟烂谷仓里的老鼠一样多:唱歌的,跳舞的,画画的,都在好莱坞的边上转;都想找个机会跟哪怕是三流导演碰个面。可是有这样运气的人又有几个呢!大多数都成了“洛杉矶的漂儿”。
  孩子刚生下的时候,他提过要姨妈来;我不同意:挣钱不易,养那么多人,房子又小。当然,还有一个更隐秘的思想:我要自己带这个孩子。不让他们,他和他姨妈染指。
  后来,我同意了他的想法。他把钱全给我留下了,一个人背一个画板上路了。
  葵姐,他真有这个本领,身无分文,游遍美国。那些在路上跑的司机,爱让他们搭车。他们是同类。他可以帮他开车,帮他修车,帮他装货卸货,还可以帮他打架……当然菲利普是画家,他的速写素描和彩色风景都很好,作为一个流浪艺人,养自己是没问题的。现在是他得养家。
  菲利普没有和我正式结婚,我现在独居斗室,带一个孩子,柴米油盐,什么都得自己料理,灰头土脸,就像那城里的打工妹,养一个私生子。一想到这,泪水就止不住地流。回想,我们那时,多么风流潇洒呀!我是高干子弟,一个电话过去,小车载着我们去八达岭写生。我的飘飘秀发和飘飘的风衣,吸引了多少中外游客啊!他们都拿羡慕的眼光望着我们:风华正茂的艺术家,丽人。现在,这一切都成了过去,一个亡命海外的游子……
  给你讲一个故事。你就当喜剧听吧。
  那一天我在迪斯尼门前卖画(都是在国内画的风景)。我兴之所至画些眼前的景物,我的小煤球在身边玩耍;突然他的天真打动了我;说来惭愧,我就没空仔细地欣赏过他。现在他那活泼的样子吸引路人的目光。这一刻我的灵感来了,我便用彩笔来捕捉他;他那迷人的乖巧跃然纸上。就在这时,他拾起一个白孩子丢弃的薯条,在手里把玩。我被他那专注的观察迷住了,那是儿童所特有的目光。我精心地点染。忽然,我听到后面一声咳嗽。一回头,见画架后面站一位黑人绅士,穿一件大衣。他把帽子摘下,冲我微鞠一躬,那举止风度真是一个绅士。
  “恕我冒昧,女士――他说――我知道,我无权妨碍您作画,但看到您要出售这些,我可不可以买下您正画的这一张呢?按您所要的价格。”
  我一时感到很惶惑,就在这时我看到我的孩子正要把薯条塞进嘴里。我连忙喝住他,夺过来,扔到地下,孩子哭了。我一手抱着他,匆忙地收拾画稿,在那人愕然的目光中,钻进车里,仓皇逃走。一直到家眼泪还不停地流。
  后来我知道,那人是民权主义者,那天路过那里,他没有看出我是孩子的母亲,产生了错误的联想:一个黄皮肤的女人画黑孩子拾拉圾,是何用心呢?
  这就是我过的生活。
  顺便问你一句,桦分到了哪里?如他问起我,你就说一切都好,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就像人说的,让大学里的那些快乐的岁月,温馨的回忆,在我这污浊的生活里留一点闪光吧。
  我们住的地方离海弯很近,是一个黑人社区。我常带小煤球去海边散步。你还记得在学院的时候我们常去海滨写生,北戴河、大连、青岛和三亚,从北到南,在祖国辽阔的海域,太阳总是从海上升起;可是在这里太阳落在海里。同一个太平洋……一水之隔。
  我想念母亲,想念父亲,他们都已年迈。家事,我和你说过吧?父亲的第一个妻子也是老干部,六十年代初,病死了,没生孩子。她是母亲的表姐,母亲是为侍候她从南满的一个县城里调过来的,她是护士。表姐死后她留下来,照顾我父亲,两年后他们结了婚。她比爸爸小十岁。后来生了我,二老的独生女。
  现在我给他们生了个黑孩儿,革命家庭唯一的传人。
  我带他在海滨玩,小家伙用他的小黑脚试着冰冷的海水,他已经两岁了――我给他起了我父亲的名字。他那个族人一听说他的外公是毛泽东手下的战将,就竖起大拇指。“世界革命”――老黑女人用不太熟练的汉语,逗我的儿子。我苦笑了。是啊,如果他真有服务穷人的思想,也许他真能成为妈妈和外公之间的纽带。
  我总爱久久地凝望太平洋上的落日,它是那样的辉煌,大海在燃烧,环天都是火一样的云霞。我知道,目力不及的尽头,就是我的祖国。父辈们浴血奋斗,雪洗百年耻辱,建立的共和国。而我,就是从那里逃出来的……
  梅•1990•夏•洛杉矶
  
  审核编辑:积羽沉舟     推荐:积羽沉舟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让风吹

下一篇: 《 那些年的我们仨

编者按:
往期编辑   积羽沉舟: 或许是爱情的力量,让她有了和黑人男友一同出国的决心。也许沦落异国他乡,是不幸的遭遇。可是这并不能够妨碍两个艺术青年之间的梦想,或许困倦于生活,可却不甘于平凡。也许抛下了一切,就是一次脱胎换骨的经历。这样的经历,跨越种族之间的爱情,都令人动容。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2

  • 千千

    看完作者的文章,只能说一句:感情真伟大,可以战胜一切!

    2016-07-04

    回复

  • 韵无声

    行吟者老师,后面小说的形式都是书信体么
    以这种形式写小说,是种突破呢。
    情节,人物性格及命运,小说要传递的理念都很清晰呢,书信体表现出来也是不容易的。
    问好老师。

    2016-07-01

    回复

    • 行吟者

       韵,这篇小说是这样。书信体,一便于抒情,二便于内容的资料的剪裁取舍,三在结构上较为随意。谢你的卓见。

      2016-07-01

      回复

    • 韵无声

       是啊,书信体可以直抒胸臆。材料取舍要求就高了。赞

      2016-07-01

      回复

    • 行吟者

       你说得对,材料取舍非常重要,“ 那一天我在迪斯尼门前卖画……”画儿子,遇到民权主义者,那个小例子表现她生活的窘迫,沦落在国外,内心的屈辱。就是精心设计。

      2016-07-01

      回复

  • 落叶半床

    一个抉择改变了她的人生,巨大的生活变化,让她有多少想说的话说不出来。想念亲人祖国朋友,异国他乡的日子,有太多的辛酸,却也透着希望。

    2016-07-01

    回复

    • 行吟者

       叶叶,谢你赏读和点评。这篇文章首发于《原创》得到曾刀、小波和黄刀等好友的喜爱,收于《藏经阁》。后来刋于《石油文学》。一家省级杂志也选中了她,但因要版面费,我没理睬。

      2016-07-01

      回复

    • 落叶半床

       写得平实,富有情感。是非常好的小说,故事情节和精神也好,很赞

      2016-07-01

      回复

  • 三旬

    今天刚刚看了个段子,说熊猫既是黑的,又是白的,还是亚裔,不涉及种族歧视……再看老师的文,感触更深。深夜问好。

    2016-07-01

    回复

    • 行吟者

       嘻,三旬,我亲爱的小友,睡吧。

      2016-07-01

      回复

  • 行吟者

    谢我的朋友积羽的点评和深入的探讨,晚安

    2016-07-01

    回复

  • 积羽沉舟

    欣赏老师佳作,问好老师,握手。

    2016-06-30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