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营救彼得

《乱世江城》18 摘与评

作者:行吟者    授权级别: C    编辑推荐    2016-06-21   点击:


  营救
  就在春草生日晚会那天,惠子向父母讲了这些年的经历。讲了彼得怎样舍生忘死抢救她们母子。现在他落了难,恳求父亲一定要救他。藤野一口答应。他本来就珍爱彼得的才华,何况彼得为满铁办展览画画深得株式会社高层的赏识。所以早就想营救彼得,只是等待当局摸他的背景。
  第二天,惠子和师娘商量,救彼得最有力的人该是百合。于是惠子当天就去了山镇。百合听了,很急,她让惠子返回福冈一趟,因为高仓已经回家念书了。得让他出个证明,说出彼得救他,为他献血的事。惠子点头。
  当晚,她便折回大连,从那儿乘船回了日本福冈,找到了高仓。高仓听了痛哭流涕,要和惠子一起去哈尔滨救彼得。惠子劝阻了他,说,你写个材料证实一下就行了。高仓立刻照做了。惠子拿了证明,直接折回满洲山镇。百合在证明上签了字,盖了章。
  惠子和百合到哈尔滨宪兵队找到了阪原队长。阪原了解惠子和百合的身份,对他俩很客气。她们陈述了彼得救日本同胞惠子和军人高仓的情况,递上了证明信。队长一口答应查清情况进行处理。
  其实,队长早就心里有数了。苏里科夫的文章,他看过,俄侨那些社团的政治倾向,他都一清二楚。原来,葛利高里的离境是一个问题,现在查明了,他不是红军的间谍,没有去苏联,而是去了东南亚。
  他也查清了彼得和哈尔滨的地下抗日组织没什么联系。相反,满铁高官藤野却很赏识这位年轻的画家,藤野和他通过话,说了彼得不少好话。只要没有抗日背景,请他关照。
  还有,还有一个隐秘的愿望,他和他的太太汉人如玉曾经参加过藤野家的晚会,对柳芭有深刻的印象,很想接近这位俄侨名媛。
  一切都注定了,放彼得不过是时间问题。他要捞到更多的人情,而又不失上峰对他的信任。
  百合返回山镇,让惠子把进展情况及时打电话告诉她。
  由于各方的努力,第三天彼得被放出来了。是时,苏里科夫老师已病重进了医院。彼得入狱,他一股急火,肝病加重了。他住进了俄侨的托尔斯泰医院。院长托尔斯泰是他的好友。
  骨瘦如柴的彼得,一出牢狱便赶到医院,踉踉跄跄跪在老师的病榻前,嚎啕痛哭。老师更为激动,他颤颤抖抖,示意让他和师娘的手握在一起,断断续续地说:
  “彼得,孩子,我,把柳芭,交给你了。她也是孩子,比你大几岁。好好待她,她感情脆弱……别让她孤独,别让她伤心……伴着她,你姐姐……”话未说完,这位慈爱睿智的老人,彼得的恩师,闭上了眼睛。
  彼得恸哭不起,痛不欲生,‘都是我惹的祸’。柳芭更是悲痛,但她尽力克制着自己。
  她与画家小圈子里的托尔斯泰等几个知己,还有藤野和惠子,料理后事。
  他们叫了马车把刚出狱的彼得送了回去,只过一会儿,彼得又返了回来。
  侨界为这位画家举行了隆重的葬礼,彼得按汉人的习俗以义子的身份披麻戴孝,送至侨民公墓。
  玛莎
  彼得在柳芭悉心照料下,静静地在家调养。
  过了两天,惠子来了,跟彼得和师娘讲了玛莎的出走。这一切都是惠子安排的。惠子在大连港务局,它隶属于满铁株式会社。其中的一项主要的业务就是从南洋马来亚和印尼运橡胶和石油等战略物资。惠子给玛莎父女弄了个业务员的身份,他们便搭船去了马来亚,再从那里转去火奴鲁鲁(檀香山)。那一次惠子回大连就是办这事。一切都如计而行。惠子说完,递给彼得一封信,玛莎写的。彼得急忙拆开,熟悉的字迹便在模糊的泪眼下现出了。
  “亲爱的,我的彼得鲁莎,原谅我,没有向你辞行。好在我早就跟你说过,爸爸和我都知道你离不开,我理解你的难处。但是,无论什么也不会把我们分开,对吗?
  父亲带我们离开哈尔滨不单为躲开那个恶棍,在这种形势下,哈尔滨是个是非之地,灾难之地,对我们俄国人来说,就是如此。日苏战争不可避免,日本人要石油,日俄之间素有宿冤。日本人看我们侨民为俄国人,红军看我们为白俄,如果红军占领了这个城市,不是我们的胜利,相反流亡者要遭清洗,我们也会受连累。爸爸说正是为了我们这一代,要一个和平的环境。看得长远些,多则三、五年,少则两、三年,我们就会团聚。
  怀念我们的小屋,怀念我们的蜜月,即使今生不再,对我也够了……但是,不会不再,对吗?
  我有一个计划,彼得,等我的家安顿好了,一两年,我搭船回大连去。我自己,让师姐在满铁给我找一份工作。那时你可以跑来会我。也许我会给你一个惊喜,我们共同的惊喜。(信里玛莎只是暗示而没有明说她怀孕了。她这样做,有她的苦衷。)
  亲爱的彼得鲁沙,你不知道,做出离开哈城的决定对我是多么艰难,我想了又想,想了很久,你知道为什么我不愿意举行婚礼吗?我要给你自由,是的,我说过,对我来说,你给我那一个月,已经够了,我已经尽情地啜饮了你的甜蜜。
  是的,我爱你不够,永远、永远,但我不愿苦你。也许有一天,我的计划实现了,我回到哈尔滨,如我看到另一女人挽你走在中央大街,我就会离开,你的玛莎将永远消逝……”
  彼得泪流满面读完了这封信,他暗暗下了决心:我一定要杀了他,冈村,这个日本的恶棍,他气死了我的老师,逼走了我的玛莎。
  先哲迪得罗说过,感情的平庸使杰出的人物失色。可是那相反的论断也不无道理,即使是一个有才华的青年,也会因情感的冲动而沦为蠢猪。彼得这小子到底是坨乡的子弟,在他身上流着小镇下层人的血液,他的这一念头,如梦魇缠身,最终使他挨了一枪。
  
  审核编辑:下寨龙池     推荐:下寨龙池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大漠楼兰之前世今生

下一篇: 《 别来无恙(中)

编者按:
短篇小说主编   下寨龙池: 一个矛盾结束,另一个矛盾开始了。最后结尾出交代了结局,吸引人们想知道具体的过程。“感情的平庸使杰出的人物失色。可是那相反的论断也不无道理,即使是一个有才华的青年,也会因情感的冲动而沦为蠢猪。”这个感悟随着情节自然得出,很好。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

  • 行吟者

    谢龙弟的点评,大热天,清茶敬上。在这一章里,几条线索汇合了。推动故事向前发展。

    2016-06-21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