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情感散文 > 奶奶

奶奶

作者:小野兽    授权级别:B    编辑推荐    2016-06-19   阅读:

  
  一

  “你不知道,我生了你六个爹,只生了你一个姑姑,你爷爷都嫌弃我得很呐。”奶奶左手绕过后腰勾在右手臂上,单薄的身影在前面走着,头上戴的电筒把光不断向前地探在睡梦中的繁草上,像是一场夜间督睡的巡視。俗话说,夜间人现三把火,分布于头顶和两肩,三火在鬼不敢靠近,鬼便常拌人声从后面叫唤,只要被叫唤的人回头就会灭掉一盏,鬼就有机可乘。这话说得玄,即使不回头,或说不信有鬼,也会避免不了后背发凉。奶奶这一生除了怕疯子,就只有怕鬼了。从上学前班到现在,每次夜行我都故意走她后面。“我以为,唯一的女儿很得宠呢。”我一边说着抬起脑袋在黑夜里寻找星星。“那有!”奶奶突然加了分贝,接着哎呦喂了一声。我放下脑袋,双手已经扶上了她。“烂草”她把缠脚的枯草解开后用力踩了两下骂着。走了五六步。她才开口。“在你姑姑小的时候,你爷爷一次也没抱过她。”一颗星也没有,我把目光投入路上。唱起小妹编的歌“世上只有公公好”。奶奶笑着叫了声小妹的名字。

  二

  秋收过后,便是晒干稻谷。房顶上,树梢上“梁山好汉”成群结队,定是商榷着如何劫“粮”,好不热闹。
  为了迎接冬季,奶奶每天都跟随自由妇女砍柴队上山,大姐就成了稻谷们的长期卫工。
  那天,一吃好午饭,大姐就上学校赶作业去了。奶奶叫我看守会儿稻谷,她去扛一捆柴很快就回来。不一会儿,我就听到有人叫唤,往田下看去,是个村里的奶奶。“对门寨,你奶奶打你大姐打得太惨了,快叫你家里人去劝。快点!”当时我有点蒙,家里又只有我一个。也不管稻谷了,直接往对门寨跑。远远的就见一堆人,“白眼狼,养你这么大,没帮点忙还骗我说写作业,白眼狼,早知道让你和你妈一起死算了。”说完,一阵皮肉声和大姐的哭喊声纠缠在一起。“有你这样教育孙女的?你这样不对,人这么多,丢家门得很”三奶奶的声音。扒开人群一看,大姐跪在地上眼泪鼻涕模糊成一片。奶奶一脸火气,三奶奶抢过了她手上的木棒。一个奶奶拦住了我,叫我别过去。前面的大伯妈见形势好了点,过去扶了大姐起来。“走,扛柴去。”村里一个奶奶说着,拉着奶奶走了。
  回到家我才知道,大姐说的写作业其实是和朋友玩皮筋。奶奶去扛柴的路上正碰到她在那里跳得比麻雀还欢,立马火冒三丈,找了个木棒就上前打去。下自习回来,爷爷给大姐擦了药。我最后在她的抽泣声中陷入了深深的梦。
  大姐出生不久,生母便早逝了。奶奶一把屎一把尿把她带大。后来,大伯娶了现在的大伯妈,分居的时候,大姐大哥都说和爷爷奶奶住。那时大伯妈也生了二姐和三姐。爷爷奶奶看大伯和大伯妈负担重,就说留下大哥大姐。大哥大姐脾气倔,大伯,大伯妈也没了办法。
  上完小学,大姐就打工去了。奶奶电话里就说“牛妹啊,你现在长大了,回家来就上你家新屋去住,省了钱也也帮帮爸妈。”大姐说,嗯。
  大姐出嫁那天,奶奶哭成泪人。大伯妈第一次嫁女儿,尽职尽力的安排着,妈妈们爸爸们也都来帮忙。第二年,大姐生了儿子。奶奶就老盼着“你大姐说的回来,怎么还没见来”。说完又背着手找三奶奶聊天去了。

  三

  去年考完试,给家里打电话说第二天就回家。坐了两天车,终于到了我的小村寨。奶奶拉着我的手用力拍了一下我酸透的手臂笑着说“大学生回家了”。回到家,奶奶神神秘秘的拿给我个“粽子”。笑着叫我吃。奶奶是悄悄的冻着,知道我今天到,早上做饭的时候一起煮的。她这不是第一次这么做了。我小的时候,她去村里吃酒,回来都会包些肉回来我们兄妹吃,特别是我,长得瘦小,奶奶也特别的多给我。
  转眼之间,经济发展,我已经长大,远离家乡,怀念的只有奶奶做的面辣汤,酸菜鱼。
  与奶奶和被而眠,总是让我想起老木房还没拆的时候。那时,我喜欢和奶奶睡阁楼,晚上猫咪团在奶奶和我之间,“咕噜咕噜,咕噜咕噜”。
  我转身面对她,她闭眼要入睡了,枯扁的皱纹和斑白的鬓角随着呼吸在她脸上起伏。她突然握紧我的手,说,“快睡了。”

  四

  很久以前,我就听妈妈说,奶奶染发。前年回家过年,就应了妈妈的话。一个大家都出去玩了的午后,奶奶突然害羞的问我会不会染发。我看着说明书,拌好了染发膏。她把我拉到房子背后,安安静静的坐在椅子上,像个初恋的少女。我小心翼翼染着,感觉自己就是个不错的染发师。快要大功告成的时候,妈妈们回来了。看到了这场面,因为染发有害健康,马上责怪起来。而我也立马从染发师变成了帮凶。“药膏还有一点,丢了可惜,就染这次”。奶奶说着,把药膏收了起来。

  五

  端午,妹妹打来电话。嘻嘻哈哈中说再呆几天就回学校。突然她严肃的说“姐,跟你说个事。”“怎么,你谈恋爱了?”我笑着逗她。“不是,我只是觉得,每回一次家,爷爷奶奶就老了一点。”
  

  审核编辑:落叶半床     推荐:落叶半床  

上一篇: 《 再遇见

下一篇: 《 父爱如山

【编者按】 散文副主编   落叶半床:
奶奶留在“我”的印象里,可亲可爱,虽有脾气,却爱心满满。通过一个个的小片段,奶奶的形象一点点丰满起来。文笔细腻而柔软。


我来评论这本书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8

  • 三旬

    好细腻的笔触呢!我也喜欢这样的奶奶~问好!

    2016-06-20

    回复

  • 韵无声

    这篇文章,前三节写得较好,后两段有些弱了,特别是尾段,可以读出作者的构思,虽余味深长,但还是有头重脚轻之感。个人浅见,与你探讨。
    问好

    2016-06-19

    回复

    • 小野兽

       谢谢,我也有同感!因此要发稿的时候纠结了好久。

      2016-06-20

      回复

    • 韵无声

       很欣赏你对待写作的严谨态度。无妨,文章发布出来就是多交流多体会才有启发的。

      2016-06-20

      回复

    • 小野兽

       嗯嗯。

      2016-06-20

      回复

  • 落叶半床

    奶奶一出场说着那些话,染发那节,好可爱呀。

    2016-06-19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