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梦回春谷

《乱世江城》 16 摘与评

作者:行吟者    授权级别: C    精华文章    2016-06-12   点击:

  
  
  归帆
  
  自从彼得叔叔入狱之后,小嘎鲁茶不吃,饭不想,也很少与人说话。妈妈惠子看在眼里痛在心头。老师柳芭也越发喜欢这个孩子有情有义。她一面安慰他一面教他一些感伤而优美的曲子,希望能用音乐化解他的痛苦,提升他的美学品味。
  的确,音乐真是个好东西,你乐它帮你乐,你忧它帮你忧,但是,你乐它不使你狂,你忧它不使你伤。
  
  这一天惠子来找师娘柳芭商量营救彼得的事,同时告诉她妈妈春草要过生日了。
  “这些日子我所以没回大连”惠子低语,向师娘吐露心事,“一来是为了彼得事,二来就是为了妈妈。你知道妈妈最疼爱弟弟野草。他从航校毕业当了飞行员,现在一点音信没有,不知道执行什么秘密任务。妈妈担心他的安全,老是牵挂他。怕是这个生日也过不好。都是这场战争,给多少家庭带来苦难。”
  “嘎鲁的事你没和家里说吧?”柳芭问。
  惠子摇头,轻声说:
  “哪敢呐!”
  “是时候了。”柳芭把咖啡推到她跟前,“你要了解老人的心,特别是这个时候,她想念儿子,感到孤独。”柳芭注视惠子,片刻,又继续说,“你看,嘎鲁多么英俊,小小少年,我真希望他是我的孩子,那么纯朴,缄默、刚毅而又有才华。外婆能不喜欢。她纵然不认抗日军的女婿也会认这个外孙。”
  惠子悲哀地笑了:
  “真是比他爹强。”
  “再说,”柳芭语重心长,“在这样的时局下,嘎鲁需要保护。你父亲位高权重,作为他外公,对孩子的处境安全很重要。”
  “是的,我也想过,彼得师弟,是我和嘎鲁的救命恩人,若是二老知道这个情况,他会营救彼得出狱的。”惠子说。
  “那就来吧,让嘎鲁表演!”柳芭坚决地立起身来。突然,吟哦了两行句:
  
  “大海的蔚蓝色的浓雾里,
  一片孤帆儿闪着白光……”
  
  惠子不解这是莱蒙托夫的句,因此她也就不解师娘的审美取向和她对小嘎鲁未来的深思。柳芭意识到了,小嘎鲁或许是唯一一个能改造这个显赫的日本财阀家族的人,使它脱离战争的藩篱。
  
  生日
  
  暮春的一天是藤野妻子春草的生日。晚上,藤野约柳芭到家里来聚会。柳芭带来一个轻音乐队,两个女孩三个男孩,他们穿着旧俄式学生制服,全是柳芭的学生。有两个拉小提琴的,还有吹双簧管和长笛的。其中一个英俊的小男孩拉马头琴,显得很拘谨。一开始,这个男孩就引起了春草的注意,他像一个人。像谁呢?
  
  说是家庭聚会,却只有四个仆人侍候着二老和一位客人,还有小乐队。本来藤野想多请些友人,被春草拒绝了。这其中有微妙的感情纠葛,藤野对女儿的放逐,引起母亲的伤感。儿子是飞行员在前线作战,女儿在大连又不让登门。连自己的孩子都没来祝寿,请那么多人来看笑话吗?
  
  上了水果、甜点和咖啡,聊了一阵家常,之后,演奏开始了。柳芭亲自拉大提琴,小乐队奏起《春之谷》。这是一首日本歌,是春草和藤野初恋的沉醉。乐声一起,寿星的眼泪便流了下来。
  
  京都郊外的暮春,白裙子在翠绿的山谷中飘荡,那就是她,春草,三十年的时光过去了。那是和平的年代。
  
  悠悠的长笛引来轻盈的,飘摇的落英敲击着她的衣袖,敲醒了她的梦。大提琴的旋律随那春桂的幽香缓缓地在山野里弥漫,夜已来临……
  
  她记得她依在藤野的怀里,那一天是她的生日,她坐在小旅馆的阳台上,眺望暮色里的山野。楼下的庭院里,一个歌者弹着吉他,唱小夜曲,那就是这只歌《春之谷》。
  
  那诡秘的暗影正悄悄地潜入了山谷。小提琴伴着双簧管和谐的旋律,散布一层薄薄的纱,把涧底遮了,把石路遮了,把草儿和树儿遮了,把小溪也遮了,连同她那潺潺的流水声也现出梦一般的朦胧……余音袅袅。
  
  羊群归栏了,牧人在吆喝牲口,悠悠的马头琴声,带你入青春的往昔。眼前的山林空了,静了。只有轻轻飘落的木犀花瓣在暗夜中倏忽闪现,又归于清寂。藤野拥着她。
  
  啊,拉马头琴的小男孩,何以这样的知音?
  
  湿润的空气伴着暗香浮动,夜的山林显得缥渺,浸在夜的氤氲中的歌者,他的歌声也缥渺起来,不知道春已深深……
  
  忽然,顽皮的月亮从迷藏的云中浮出,那嬉笑的光,荧荧的,照亮了花儿,照亮了雾,照亮了树上的巢。双簧管和马头琴响起,一支巢中的雏儿叫了,又一支叫了,一些鸟儿叫了,又一些鸟儿叫了,一阵,一阵,连闪光的小溪也唱起歌来――这是那个纯朴的小男孩的口技,这奏鸣曲在山涧中荡漾,在空谷中回响。
  
  他是那么可爱,小男孩,春草越发专注于这个打着领结的英俊的少年。他的马头琴拉得多么娴熟呵!
  他微微倾着头,凝思而带一点忧伤,这和他的年龄多么不相称呵!他有怎样的经历?
  
  鸣奏曲的声音多么美妙啊,春草突然又想起她的儿子,炮火正威胁他的飞机。
  
  乐声又带她回到蜜月的夜,芬芳的夜……
  露打湿了歌者的衣衫,也打湿了恋人的思绪。
  
  春草被这合奏深深感动了……
  她总觉得这个俊俏少年有点面熟,他像谁呢?对了,他像藤野。三十年前,京都之春,她一见钟情的青年,英姿勃勃的藤野……
  
  就在这时,客厅的门哗啦一声打开来:
  “小嘎鲁,我的儿,快,拜你外婆!”惠子激动地喊。
  
  那男孩放下马头琴,到春草跟前,深深一躬。春草旋即把他搂在怀里,轻声呼唤:
  “小藤野,我的孙儿。何时战争结束?让我们全家回到春之谷。”
  
  这时,惠子也快步走到父亲面前,跪了下去。
  座中,主人、客人和仆人无不落泪。
  
  审核编辑:喻芷楚   精华:喻芷楚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我不等你了

下一篇: 《 红色高跟鞋

编者按:
古诗词副主编   喻芷楚: 用散文轻盈徐缓的笔触叙写柳笆与惠子计划营救彼得引出惠子母亲过生日家人相认,柳笆以音乐捕捉人心,令藤野夫人在音乐的意境中回思过往,沉浸于美好岁月的回忆,对战争便充满怨恨,渴望岁月的静好。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2

  • 喻芷楚

    再欣赏,问好先生

    2016-06-12

    回复

    • 行吟者

       谢小喻清析的梳理,深入的评论,引导读者留意嘎鲁那条线和彼得玛莎这条线的汇合。正是这些线索的交汇推动剧情的发展。它们的背后就是对日本发动的侵略战争的控诉,它摧残了中、日、俄、蒙各族人民的和平生活。

      2016-06-12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