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文评艺概

闲坐说玄宗

宋振邦:风情诗点染

作者:行吟者    授权级别: C    精华文章    2016-06-01   点击:


  元稹:《行宫》
  寥落古行宫,宫花寂寞红。白头宫女在,闲坐说玄宗。
  没有冗长的故事,没有跌宕的情节和华丽的词汇,没有评论,也没有叹息。平平淡淡二十个字。道一处景。
  说是景,夸张了,就几间房子,不错,琉璃瓦,有些脱落了,长出茅草,往年的,现已枯黄。廊檐上有些彩绘斑驳破败,燕子做了窝。窗纸破了洞,风吹进去呜呜作响。一圈院墙,面积,不小也不大,有几处种了菜,颓垣断壁。
  战乱,昔日的繁华,过眼烟云……
  我非常喜欢这首。清代沈德潜在《唐别裁》中说过元慎的《行宫》只四句二十字抵得上白居易一百二十行的《长恨歌》。这话虽然有点过分,但也有些道理。
  首先感到的是这像叙说民俗的家常,一个白发老妪闲聊说事,特别寻常而亲切。在什么地方,行宫的庭院里开着今秋的红花……孤独的老宫女讲述着当年的皇帝。平平淡淡。我们的思想即使到此为止,也能欣赏历史故事的遗迹,体会它的饱含苍凉的味道。
  细一想,这位宫女定是青春年少时被召进宫来的,四五十年了,如今皇帝早已逝去,她却一直幽居这里:一座古行宫,荒凉而寂寞。行人莫问宫前水,流尽年华是此声。这里没有护卫皇家威严的“宫前水”,也许有个小河沟。
  白头宫女在,一个“在”字引人长思,一位宫女,昔日的妙龄,今日的老妪。她,年复一年就这么过,院子大有空地,自己种点菜……
  她情感的平淡,令人震撼。没一点恼恨、悲哀和幽怨,也没了一点挣扎。她的孤陋壅塞,从年轻到衰老只知有玄宗。她说的也只是她年轻时见到的皇帝的游乐,打马球,舞霓裳。几十年咀嚼着这点“趣事”。
  闲坐说玄宗,跟谁说?这里没有游人,除了野狗经过此地,支起腿来在破落的墙壁上留下它的印记……也许,我想,一个潦倒的老秀才,屡试不第,教个私塾,年轻时赶上了那段往事,知道“贵妃玉环”……拐进来坐坐,聊聊皇家的排场,走时,顺便拿点菜……
  小诗讲到这,更无续笔,依然是平平淡淡,让读者进一层思索皇帝的骄奢淫逸,悲悯宫女的可怜,行宫寥落,红花寂寞,当年庙堂的歌舞喧哗到哪里去了?。
  最后,更进一步,追思,唐明皇一国之君,却救不得他的贵妃,眼睁睁看她在哗变士兵的压力下自缢而死。而满头白发的宫女却还在闲坐中说他们的游乐,平平的,淡淡的。让读者去体味这历史沧桑的悲凉况味。
  说到这,想起儿时的一段记忆。临到年底,小镇街头,总有一些卖门神、灶王的那小摊上顺带出售一些唱本,只几页,粉红色的书皮,粗糙的白纸。我识字不多,却记得,小镇的才子歪在枕上给妇女们唱那《忆真妃》
  马嵬坡下草青青,今日尤存妃子陵。提笔有诗皆抱恨,对林无客不伤情。
  杨贵妃梨花树下香魂散,陈元礼带领军卒保驾还。好容易盼到行宫歇歇倦体,偏遇到冷雨凄风助惨情。忙问道外面的声音是何物也?高力士奏:林中的雨点加檐下的金铃。这君王一闻此语长叹气,说这正是断肠人听断肠声……悔不该兵权错付卿干子,悔不该国事全凭你令兄。细思量都是奸贼他误国,真冤枉偏说妃子你倾城……这君王一夜无眠悲哀到晓,忽听得内宫起奏请驾登程。
  后来知道这是子弟书,韩小窗写的,我却找不到那赚价的印刷拙劣的唱本,有个粉红色的皮……
  唐宋诗中有两大类,一是怀古,一是宫怨(闺怨),这首诗即不属前者,又不属后者。当一切权势都已崩溃,一切繁华都已隐去,一切欲望都已消退,还剩下什么呢?人,还得活着,平淡,平平淡淡面对人生。关于人性的深思,这才是诗的主题。
  “闲坐说玄宗”,就这样,种点儿菜……
  正是:闲来灯下读《行宫》,几回掩卷叹苍生。
  
  审核编辑:老判   精华:韵无声  推荐:老判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香雾云鬟湿,清辉玉臂寒

下一篇: 《 坐在你的麦地里

编者按:
红尘会员   老判: 真真是,一纸书卷,几多叹息。青春交付,寂寞流年。白发老妪,温凉时光。纵使百般宠爱如玉环,却只落得个马嵬坡前香消玉殒。纵然常使君王带笑看,终是夜半无人自是长恨。然后,都随着时间的流水,归于平淡。作者用质朴的笔触为我们掀开历史泛黄的一卷,令人深思,令人怅惘。读来几多落寞又几多遗憾。谢谢。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2

  • 简竹

    这种诗歌在唐诗里应该不算太多,作者赏析的也很有味,拜读。

    2016-06-02

    回复

    • 行吟者

       谢朋友来访,这首诗我反复地读,找那平平淡淡的“眼”(围棋语),所以随意地“种点菜”人得活着,对不?见笑。

      2016-06-02

      回复

  • 沁芳闸

    他很有才,但我不喜欢他。可是,我喜欢宋老师的文章,几乎每篇都喜欢。因为文章里总会揉进作者的观点,对世间的看法。而我,看到了宋老师的观厚慈悲。还有,我觉得,那个宫女的生活也是另一种幸福。平淡,安然。人都去了,唯她还可以洗衣,种菜。人生,本是苦苦的修行。

    2016-06-01

    回复

    • 行吟者

       沁芳,我们想到一块去了。在网络上发文和教学不一样,这里应更随意一些,和成年的朋友聊天,说心里的感受。如果教孩子就得按大纲,自己的看法收敛些。总之,文章是心声,要真诚。关于“风情诗点染”,我一再说是我的一个读书笔记。正儿八经的考证分析注释有教授在,尽可以翻书。

      2016-06-02

      回复

    • 落叶半床

       那些真真切切的感受,真像走了进去一样。很喜欢这篇。再加上你俩这一回一答已把感觉说透,我就贪图方便了。也更好了解到老师的写作精神。

      2016-06-02

      回复

    • 行吟者

       谢落叶,我反复想那平平淡淡于是便“种点儿菜”,也许严谨的教授要说我胡扯了。我想那宫女一定要种点菜,那么大一片荒地……她得活着,兵荒马乱,找谁供给。

      2016-06-02

      回复

  • 三旬

    已是炎夏,读这首诗的赏析,读到里头沧桑的历史感,还是让我生了些许凉意。老师这一次的赏析非常精彩到位呢,问好!

    2016-06-01

    回复

    • 行吟者

       谢三旬,你的友好的鼓励我视为鞭策。

      2016-06-01

      回复

  • 韵无声

    比较喜欢读老师这篇。
    正如老判所说,笔触自然,毫不造作。我想,老师的散文作品大多也是这样风格,娓娓道来,淡淡的,不为所求。

    2016-06-01

    回复

    • 行吟者

       韵,谢你喜欢我的随意之笔,更谢你的鼓励,多交流以,

      2016-06-01

      回复

  • 老判

    谢谢作者的解读。

    2016-06-01

    回复

    • 行吟者

       谢老判透彻又充满激动之情的点评,多指正。

      2016-06-01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