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百合情书

《乱世江城》 12 摘与评

作者:行吟者    授权级别: C    精华文章    2016-05-27   点击:


  筹划
  从江边吹来的北风夹着零星的雪花,横扫中央大道。行人和马车匆匆而过。彼得裹紧大衣走在街上。霓虹灯,鞭炮声,酒吧里留声机播放着“满洲姑娘”。奇怪的是这一切并没有给这个城市增添欢庆的气氛,相反,更显得冷清。这都是因为中国人的节日,招来日本人的警惕。巡逻的宪兵多了,他们拖着狗骄横地缓步走着。同样缓步走着的是无畏的乞丐,他们没有拖着狗,只披一条麻袋。
  彼得走进了他的小店,上了二楼,在壁炉里生了火,把上次走时没有就位的家什摆好,把该布置的画挂在墙上。这其中有老师的,他的和玛莎的。然后烧一杯咖啡,坐下来,在头脑里细细地清理纷乱的思绪。
  ……南满家乡的老父身体如何,明年春天得回去一趟。最近要做的事有几宗?到相关的部门办手续,拜访老师的朋友,请他们指导和关照。听听他们的意见,看看能否加入到他们的圈子里去。这是我初涉画坛的第一步。当然,像师娘嘱咐的,我只想做一个晚辈该做的,不必过分殷勤,其它,听其自然……
  彼得知道,他是跻身于一个畸形的社会,一个畸形的文坛。为了谋生,做一个“不失身的风尘女子”,让市民喜爱,而又不遭当局放逐,这如何两全呢?时局迫使这个年轻人早熟。因为他在画展中小出风头之后,引来了舆论的褒贬和内心的不安。他的老师苏里科夫不理那一套。他不介入政治,为艺术而艺术,得到精神的超脱。在这一点上,他不能学老师,不能和老师比,老师有足够的家产,又有相当的声望,他无需触犯当局,执政者也奈何他不得。
  他又想起师娘的建议,是的,要依旁侨界和侨会组织。一方面他们的圈子有特殊的政治地位,日本人不太敢过于放肆;另一方面,他们中不乏引导和帮助他的高人。师娘还说满铁也是可以利用的,惠子的爹任高官,又有师娘一家的人情,满铁它既是一个企业又有相当的势力,沾它的边,不是官场,无损你的声誉,它既能宣扬你,也能保护你。这是事实,这次山镇之行就得到了验证。
  在这两个方面,老师和师娘都会给他以提携,唯一费他思索的就是,要取得满铁的支持,得付出怎样的代价呢?
  “就画风景和女人吧!”――想来想去彼得得出结论。孙猴子逃不脱国家命运的掌心。“让师娘带我去藤野家的晚会,今天听她说,那个欺负师姐的吉川卧轨死了。他这样的无赖怎么会自杀呢?”彼得又想起师姐的话,父亲要除掉的,谁也逃不脱。
  是的,晚会上的贵妇谁不想画肖像,她们还有钱。
  情书
  想到给女人画像,彼得又忆起了百合,师姐说对了,他觉得欠她的。的确……
  “亲爱的彼得,――他又掏出百合的短笺,那是分手时百合匆匆塞到他手里的,在车上他看过何止几遍――好弟弟,你是惟一能救我的人。从感情上解脱我的苦闷,拖我出这泥潭。看看我的现实吧!我被病态的人包围着,战争使他们伤残,不仅是身体,还有灵魂。我治好了他们的肢体,却无法医好他们的心灵。在战场上他们凶狠地搏斗,他们认为这世界只有强者方能立足。而如今他们伤残了,他们就仇恨。他们要纵欲,不单是为了发泄,还要以蹂躏显示雄风。看他们望着护士的眼神,你会不寒而栗。有一次,我的一个护士被两个伤兵强奸,上级却不了了之。军中推行战斗至上,慰安思想催生兽性的纵容。我现在是长官,随身带着枪,可以保护自己。可是谁知道哪一天会有更高阶的军官来纠缠我呢?
  我渴望一个有教养的丈夫,同我一起喝茶,听音乐,在花园里散步。可是我现在却生活在血腥、呻吟、嘶喊和叫骂中。战争把多少有才华的青年碾为泥土。我的未婚夫一个多么优秀的教授……战争也使单纯的孩子和青年变为野兽,那个小高仓过两年会成为什么样子?
  彼得,我的好弟弟,可怕的野兽不仅来自周边,也来自于我的内心。当你给我画像时,你专注地望着我,我也在欣赏你,充满爱欲。你是那么优雅,才情横溢,有个男人的肩膀。晚上我彻夜难眠,幻爱折磨着我。我问自己,我能禁得起自身的野兽的啃咬吗?它,在我的胸中躁动,在我的血里奔腾。会不会有一天,我把你摔在我的床上,那时候我的野兽会化为爱怜融化你理性的坚冰吗?
  亲爱的彼得,原谅你苦闷的姐姐,原谅她对你的冲撞。我知道,这是一个占领者的悲哀,她不能平等竞争,又不能占领一切,可耻的占领者。原谅我,彼得,我是你亲爱的姐姐,身陷绝境的姐姐。我们的天皇,我们至高无上的主,把多少如我一样的羔羊,扒得光光的,剥去她作为人的一切思想、情感和尊严,把她送上祭坛,奉献给他的战神和武士……
  当你在火车上读着这个字条时,我正默默地欣赏你给我画的肖像,看她的眼睛反射出你的专注的神情。
  再见了,弟弟,也许不久我就会调走。那时候一切又都会成为过往……
  给你的玛莎带好,如她比我更爱你,让她放心,我会把我的同胞,那个纠缠她的无赖,干净利落地除掉。”
  彼得流着泪再一次读完了这封信,然后,把它扔到壁炉里,看它化成卷曲的银色的白灰,在劈剥作响的烈焰中轻飘飘地升起,消散。
  
  审核编辑:喻芷楚   精华:喻芷楚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问鱼

下一篇: 《 十七岁的雨季

编者按:
古诗词副主编   喻芷楚: 后段如同一幅血色玫瑰图将开篇淡化,将百合百转柔肠的心结打开,让你看到一个占领者心中的痛苦,渴望和平社会的强烈愿望,对战争的憎恶,对本国兽性者谴责悲愤。赞!问好先生,感谢赐稿短篇。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5

  • 散人

    您好,红尘作者,您的短篇小说《百合情书》因站内被推荐为精华文章,现被红尘漫生活公共平台转载,请您关注红尘漫生活公共号,近期会有您的作品展示,站内编辑友情提示!

    2016-06-02

    回复

  • 或浓或淡

    年轻的画家在战争面前如履薄冰,希望通过给占领者高官贵妇们画肖像寻求可以得到保护。年轻的日本护士更是体会到了战争的可怕,战争改变了许多人的命运。她渴望和平,渴望纯洁的爱情,渴望美好的生活……

    2016-05-28

    回复

  • 喻芷楚

    这篇更精致耐读。

    2016-05-27

    回复

    • 行吟者

       谢小喻,谢你深入而精彩的点评,一语中的,用语精准,所论视点,正是本书主旨所在。我喜欢用散文体写小说,便于抒情。

      2016-05-27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