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情感散文

【征文】误入红尘

作者:沁芳闸    授权级别: A    精华文章    2016-04-10   点击:

  一年前,小晓姐对我说有个文学网站挺不错的,你来做个文字编辑吧。于是,我二话没说就来到了墨舞红尘,虽然我当时根本不了解红尘。一来,我相信小晓姐的眼光,二来从认识她的第一天起,我们俩的关系就是她指导我服从,偶尔在她指定的范围内我跳脱一下。那时,她主持着墨舞红尘散文组。
  可有一天,她说她因为太忙决定离开红尘,我感到了一丝恐慌。是的,就是恐慌。在红尘,很多人都是相识多年的文友,他们很多来自烟雨,也有些来自原创力量,唯有我不是。十多年前来到乐趣,正是乐趣热闹时,随着它走下坡路,大家开始出走。我的选择是留下来,只要它不关,我就留守在那里,等待朋友们归来。因为在那里,认识了许多好朋友至今都没有分开过。比如雨青哥哥,彩虹宝贝,龚先生,良歌兄长。可惜,不管我有多不愿意,乐趣服务器正式关闭。而我,除了流泪外依然坚守,坚守早留在心底的乐趣。其中有一次,彩虹介绍来到红袖添香,可不到一星期自己黯然退出,因为觉得那个不是我的家,我的魂还留在如烟般消失的乐趣。
  恐慌的原因还有离不开小晓姐的呵护。我常说自己笨,很多人以为我是故作谦虚。其实除了真正的笨以外,还有保护自己。初到红尘,我连编者按都写的很短,因为我相信越短越挑不出错。可马上有人指出了我的缺点,接着是标点的应用和格式排版。标点的应用被另一个组的老师指出,而且语气相当严厉,大意是这样明显的错误我竟看不出来,不符合编辑基本素质。是小晓姐站了出来,她说发文的作者也是红尘编辑,并且是那位老师组下成员,而他自己作为编辑这样明显的错误为何不在发文前改正。格式排版的问题更严重,严重到我打电话去向小晓姐道歉。事情的起因是,那位作者是小晓姐的好朋友,除了文字漂亮外,她别具一格的运用了特别的排版,如果细看会发现整篇文章是颗心。可是,我按常规点了自动排版,对文字很认真的作者有些失望,在指出我的不足后她从此退出了红尘。
  如果小晓姐走了,那以后谁来照顾我,谁帮我解决我解决不了的问题。就还在心底打颤时,小晓姐解散了红尘散文编辑群,独留我一人在原地发呆。走,还是留?这次又与上次在红袖不同,除了这里的文字确实精彩能打动我外,我还认识了朋友。我是性情中人,感情是可以超越一切力量的。我认识了叶叶和文清姐姐。叶叶是小晓姐指定给我的红尘老师,叶叶表面上是淡淡的,但只要我有问题去请教,她都会耐心去倾听了解并最后解决。她对文字相当认真,又平静温婉,哪怕有错误也是指出,并不指责。她有一点和我相同,希望淡然相守,长久存在。所以在她主持散文期间,即便有活动,她也不强求我参加。或许是因为我们虽然私聊不多,但通过文字已深知对方的性格。在她主持散文版的最后时间里,她对我说,我们一起参加活动,写个同题吧。这是我第一次写同题,题目也是叶叶取的,叫《山水有清音》。文清姐就聊的更少,但她更平和淡然,面对问题处理的更谨慎,并且从不嫌弃我,不嫌弃我提出的幼稚的问题和简单的错误。所以,当时我已经舍不得走了。
  在我无枝可依,恍恍惚惚在红尘审了几天文章后,叶叶找到了我,并给我留言让我主动加入新启动的编辑群。仿佛迷路的孩子重新找到了家,我一头闯入了群里,看到的依然是熟悉的面孔。网站老大紫衣侯那时已指定一碗凉茶为执行站长,我读过凉茶的文字,小说、散文,还有歌,不管哪一样都精彩,都是我修行一辈子都无法企及的高度。我加入的当晚,我清楚记得是我刚给霖儿开完第一次家长会回来,因为是国际学校必须要求正装淡妆出席。而那晚,大家非常高兴,不知谁提议的,晒照片吧。因为高兴的有些兴奋,我几乎第一时间马上自拍上传,反正刚化过妆也难看不到哪里去。让我印象最深的是凉茶和贝贝的照片。凉茶太美了,又年轻,还是个小妹妹。为什么?当时我心里就在问为什么,为什么老天可以这样偏心,让一个人才貌俱全,让一个人还在这么年轻的时候就可以拥有这么多。照片里的凉茶一袭淡色旗袍靠在窗前,目光幽幽,嘴角微扬,让我惊艳是不是民国闺秀施然归来。这段话,估计如果我今天不说,永远没有人会知道我会去崇拜一个小女孩。贝贝,以中国人的审美观点,她算不上美,但非常坦然,坦然中流露出的那份自信,不管到哪里都会有自己的强大气场。
  回忆很长,时间很短。就在我们平淡相守红尘,在我木木的还没察觉的时候,红尘又悄悄发生了变化。而这一次的变化更大。站长换成了赵小波老师,散文组的当家人换成了韵姐。这两位虽然名气不小,可是我这个业余的外行人却从没听说。而且因为小波老师马上倾注了大量心血,韵姐又投入的非常快,一项项新举措马上实施,我再一次愣在了当地。首先,加入了我不熟悉但他们彼此间却早已是很多年老友的编辑。其次,设立了编辑微信群和QQ的散文群。我以前一直说的是群都是指QQ群,这是第一次设立微信群,是小波老师听从大家意见设立并把所有编辑都拉入群里,及时讨论作者作品并关于网站改革的一个群。而QQ散文群是告诉每一位作者,我们有这样一个群,方便大家交流探讨,有什么意见和建议都可以在这里提出。
  这时候我傻乎乎的二姑娘性格又来了,跑到叶叶那里问,文学创作不应该是淡然清冷的修行吗,这样热闹会不会太兴盛了,总觉得太盛之后便是滑落,这是事物的规律,因为已经喜欢上红尘,害怕又看到当年乐趣的场面。叶叶很淡定,相信小波老师和韵姐会处理好一切。事实证明是我多虑了,因为有了这个群,引进了许多热心的作者,并且有几位因为文品人品和对红尘的喜欢,也成为了红尘编辑的一份子。比如,尤其拉老师和三旬妹妹。尤其拉老师的文字自不必说,反正比我好许多,但让我最记住的不是他的作品,是他的网名,不善言辞尢其拉。除了这几天有些沉默外,尢老师真可算的上是活跃,真正的活跃,天南海北的都能聊。有些人也能聊,可因为性格使然是不愿多说的。就这样能聊的人竟然给自己定位说不善言辞,那我岂非得在沁芳闸前也冠个名,叫胡说八道沁芳闸。其实,比三旬妹妹会说的小妹妹还有,叫溪宝。三旬已有了成熟少女的淡定,处理问题的不卑不亢,溪宝就是活泼可爱了。我们常有一种忧虑,中华文化在流失。我想,这种情况固然存在,但我们骨子里的文化是会悄然种植在后辈们的心里。比如三旬和笔灵都还是大学生,溪宝和霖同年,文字已然出彩。
  韵姐是个让人可以放心的依靠者,至少我可以依靠,行文到这里发现叫我小白二姑娘真是没白叫,我一直以来就想着有枝可依。她宛如有当年小晓姐的风范,强大而能干,能干的女人现在不少,但拥有强大内心的人却不多,在很大程度上强大意味着对的事我一定会坚持做下去,而不在乎周遭人的看法。但她又有自己特色,处理问题手法会柔软上许多。身段柔软意味着包容性会更强大,能够更多吸引不同性格的同路人。韵姐的全名叫韵无声,大家都叫她无声姐,只有我叫她韵姐,在这事上二姑娘又小得意了一下,我希望我与众不同的叫法也能让你记住我。
  人与人之间是要有缘份的,有些人的文字虽然非常好,但我要么就是无缘读到,或者读到了因为无法欣赏引不起共鸣,总觉得隔了好远。应了那句,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就是心与心的的距离。觉得与高骏森还是有缘份的。第一次细读骏森的文字就是他为了母亲写的那篇《我为什么不怎么用笔名写作》,文章实在不短,更何况我被里面的情感吸引恨不能细细读上几遍,就还在叹怎么这么快完了,发现已用大半小时。如果是个编辑,这个时间实在太久了,但,读完此文我已是他的一位忠心的读者。并且第一个在农历三月三的时候在微信群里祝他母亲生日快乐,亲切称呼母亲为高妈妈,称他为骏森。因为已以心里把他引为弟弟,一个平时不善表达,却爱在文字里倾诉,并且感情真挚的弟弟。
  真正把骏森当弟弟好久了的人是小波老师。当知道赵小波已是墨舞红尘站长时,我很好奇他是怎样一个人。不过,好奇归好奇,人家是大咖不去打扰才是上上之道。但,自从微信里互为好友,自从读了他的一些文字,我笑了,开心的笑了,因为发现他的文字我能理解,准确的说是他的思想能让我眼睛发亮,击节叫好。甚至在读到某些情节时会感动会忧伤会兴奋。兴奋于大处他对民族那种赤子之心,感动于他内心深处普通人的独白,忧伤于当微信里出现纷争时,他做为领头羊又想为了和谐而劝慰,但有时因为角度不同不被人理解。我在一边无用的着急,因为我很想说话,很想为他表白一番。可我知道越说事情只会越糟糕,处于情绪中的人是听不进别人的劝解的,只会以为我是偏帮,并且是有目的偏帮。而这种情绪,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拥有了。本来最后一种情绪无用的着急和忧伤不会出现的那么快,因为必竟我们认识没多久,或者说是做熟人没多久,主要因为彩虹。彩虹是我认识了十多年的妹妹,长相甜美善解人意。在乐趣我被人误会时,她一个短信说,姐,不管别人怎么说,我一定无条件支持你。而那个当年无条件支持我的人对我说,小波是那种会拼命对你好却又不善言表的人,就象文中所描述的那样虽肝脑涂地也必坚守承诺之人。
  我在迷糊中进入红尘,深一脚浅一脚的走着。这是我步入红尘后为红尘写的第二篇文字,第一篇文字里的主人公已大半离开,我不知道这篇里的人儿我与你们能走多久。因为,我希望是永远,但我真不知永远有多远。以前我还会哭着闹着求人家不要走,在经历了一系列的分别后,我想说,我不再肯求谁一定要留下,但我依然会在原地等你。有红尘在,就有我在,虽然当初我只是一次小小的误入。
  
  审核编辑:文清   精华:赵小波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离别

下一篇: 《 垂钓·时光

编者按:
执行站长   赵小波: “红尘路上,除了美文还有你!”散文大赛优秀奖作品。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57

  • 一尘

    迟赏《误入红尘》,聆听性情真音,见证水晶芳

    2018-05-07

    回复

  • 童心尚红

    一朵莹莹的雪花,一个甜甜的微笑,一缕轻轻的春风,一声暖暖的问候,一句美美的祝愿,一条深情的短信,狗年祝鸿福齐天!

    2018-02-13

    回复

  • 张贤春

    为他人作嫁衣,善事

    2016-09-12

    回复

    • 沁芳闸

      @张贤春 谢谢大哥表扬。看大家都叫你大哥,我也来一个。哈哈。

      2016-09-12

      回复

  • 祁连雪

    我若不感慨一番,你们会不会忘了我啊

    2016-09-01

    回复

    • 沁芳闸

      @祁连雪 徐老师,那时候还没有认识你。但从今往后,一定忘不了你了。记得,你每天早上陪我一起问声好,就如给家作晨洒。记得,你为了我朗诵马上作了篇散文。记得,你说,在武威等我。都记得哦。

      2016-09-01

      回复

  • 渭雨轻尘

    十年过去,文学网站已经发生了太多的改变,而我眼前的沁芳,还是一如当年。上天既然安排你驻守红尘,那么好吧,我就是那个牵马坠蹬的人。

    2016-07-12

    回复

  • 井中捞月

    真情永存,好文。问沁芳好。

    2016-04-16

    回复

    • 沁芳闸

       井,看到井非常高兴。欢迎来到红尘,愿关闭的乐趣园友情能在这里延续。

      2016-04-16

      回复

  • 高骏森

    感动着你们的感动。红尘相遇,诗意文字,就这样走下去。

    2016-04-11

    回复

    • 沁芳闸

       你说的,不许耍赖,一直走下去。

      2016-04-11

      回复

  • 平平

    感动。愿一直相伴相知。

    2016-04-11

    回复

  • 千千

    希望大家一直走下去………………………………

    2016-04-11

    回复

    • 沁芳闸

       好的,走很久,然后以后不管在哪里相遇,我们说,我们来自红尘。

      2016-04-11

      回复

  • 尤其拉

    一切才刚刚开始。风雨同舟滋味浓,最美妙的日子总在后头。

    2016-04-11

    回复

    • 沁芳闸

       好的,胡说八道沁芳回应道。哈哈。

      2016-04-11

      回复

  • 落木小妾

    姐姐提到我,我很开心呢,姐姐在我眼里就像一个成熟稳重的大姐姐,我还是个孩子,需要姐姐保驾护航,溪宝很高兴姐姐能夸我,也希望和姐姐变成最好的朋友,不忘红尘,唯恋红尘中的你们。

    2016-04-11

    回复

    • 沁芳闸

       溪宝很乖的,其实虽说霖与你同龄,我也象个小孩子,在平时还常和霖拌嘴。她叫我,小妈。因为她说怎么看我都不象她妈。

      2016-04-11

      回复

    • 韵无声

       可爱的霖她妈:)

      2016-04-12

      回复

  • 韵无声

    沁芳,我和你本不相熟,但接触以后,觉得你是很可爱单纯的一个人,我很喜欢简单的人,和生活。谢谢你这么信任我,还有赵小波老师、落叶等,人海茫茫,这样一份沉甸甸的信任,我真的内心很感激,也很感动。
    看到沁芳这篇文,我的感触也很深,勾起了我的无数怀念,老大紫衣侯建站之初,吟媚姐,冷吟师傅,一碗凉茶妹妹,成碧,西苏,水妖,花落姐,孔雀爹爹,帘外落花,乙醚等多年相伴的老朋友都来了,还有文清姐,木草船,雪在雪山,小晓姐后来也来了,大家相聚在侯爷搭建的红尘客栈里,其乐融融的。
    后来,我把在新浪博客上认识的好友落叶也叫到红尘了,落叶答应我一定会留在红尘。直到这次回来,落叶跟我说起这句话,我感动了好长时间,我韵无声何德何能,能有落叶这样信任我支持我的好朋友,我一定会好好珍惜这份友情。
    因为工作有些繁忙,我离开了红尘,那段时间基本都断了网,每天除了工作就是工作,偶然到红尘,小晓姐还留言了好几次,让我回红尘散文组。两年后,我又回到自己想要的生活状态时,多年的朋友姐姐吟媚说,回红尘吧,于是把我引荐给执行站长赵小波老师,我跟小波老师说,我看看文写写文就好,喧嚣了几年,想回归到心灵,找回宁静的自己。后来小波老师找到我让我主持散文组,我很诧异,这是我没想过的事。他跟我说你别推辞了,就你了,落叶也举荐了你。我想了想接受了,小波老师这一份难得的知遇之恩,让我心中百感交集,我对他说,我一定会做好他的副手,和大家一起建设好我们的心灵家园。中间虽然也遇到了梦儿撰文中伤我人格的事,令我觉得甚为无趣,想退出。但是一想到小波老师对我的那份信任,想到落叶对我的支持,对我对红尘的不离不弃,还有经过了这么多年,我想和墨舞红尘中文网的姐姐妹妹们,老师朋友们在一起,一直在一起,和大家一起待在这个属于我们自己的大家庭里变老,我有这么浪漫的想法,我也想和大家慢慢去实现,过好红尘的每一天,最终我留下了。
    小波老师是性情中人,平易随和,我在他的领导下做事,觉得很舒心,也很窝心。我在这里又认识了粒儿,沁芳,千千,闲心若水,高骏森,军琳,三旬,溪宝,平平,简竹,萧通湖,尤尘,笔灵,笔斋,微凉的记忆,积羽,远牵,尤其拉,大象,祁连雪等许多姐妹和老师朋友,我想,今生这样的缘分是注定的,那就让我们所有的人在墨舞红尘相守到老吧。
    谢谢沁芳,谢谢站长老大紫衣侯为我们这些文字和太阳的“孩子”提供这么快乐充盈的心灵平台!我相信,光阴愈老,这份情感愈真!我相信咱们墨舞红尘中文网也会让越来越多的好朋友相聚于此!感谢缘分!

    2016-04-11

    回复

    • 平平

       姐姐辛苦啦!

      2016-04-11

      回复

    • 韵无声

       平平好,问候午安~

      2016-04-11

      回复

    • 高骏森

       一帮性情中人,感动着。

      2016-04-11

      回复

    • 沁芳闸

       韵姐,我们,我们一些人虽然有时不说,但心里的感觉是一直有的。那天你出差回来很晚了,心情激动的说话,而我看到后便扯了一下,实在是想让你明白我们和你在一起。后来,很多天后,我不想让别人说我们散文组的人就是互相偏帮,梦再编辑组说了一句很平常的话,我连忙随口附合。当时,还在想,真是操碎了心。可,没有办法,谁让我们喜欢在一起呢。哈哈,希望不要再分开。

      2016-04-11

      回复

    • 韵无声

       嗯嗯,你们不离我便不弃。

      2016-04-12

      回复

    • 落木小妾

       不离不弃,,这是干啥,我呢…你们这群人

      2016-04-12

      回复

    • 韵无声

       溪宝,抱抱小乖~,你们也包括你呀,也包括所有爱墨舞红尘、喜欢墨舞红尘、在墨舞红尘“墨舞红尘”的朋友。大家都在咱们墨舞红尘不离不弃。

      2016-04-12

      回复

    • 落叶半床

       一起到老。看得我都哭了。

      2016-04-12

      回复

    • 韵无声

       恩。是啊,也感动着你的感动,森弟。

      2016-04-12

      回复

    • 韵无声

       大家在墨舞红尘一起到老,多好呀,多美呀,落叶。:)

      2016-04-12

      回复

  • 小晓追梦

        大雨中,参加鳌江文学协会“诗意梅溪,书阁飘香”――鳌江镇首届书阁畲汉文化节的活动归来,甚感疲惫。钻被窝一直睡到被手机的微信消息吵醒,沁芳妹子在喊:“小晓姐,我的文字前半篇都是你。”打开她发过来的网址,我才发现现在的我麻木到连整篇文字看完的耐性都没有,似乎后半篇跟我毫无关系而收住了眼球。满脑子是十年前在杭州跟这妹子见面的情景。从绍兴赶来杭州看望我们的妹子跟我一个性格,大大列列,笑得特别灿烂。而我憔悴的面容,拖着一双拖鞋陪她到处走随便聊,直到她离开杭州,留给了我们一堆的零食。
        十年前的沁芳和我一样没心没肺口无遮拦,十年后的沁芳依然和我一样没心没肺,不知人心邪恶满眼尽是善良的女子。因为生活的变故我彻底离开了网络再没上过任何网站,把一手带进网站拉上编辑座位的沁芳和叶子留在了红尘中,不闻不问。当生活平静如一潭死水时,我又一心扑在自己的小作家习作班和股市里,从此失忆,不再对网络有点滴的留恋。一天四个小时除外,除非写字不会再开电脑。偶尔心情好去网站看看编辑名单上还有谁在,一直会被沁芳的“死心眼”所感动。还有叶子的坚守,让我永远都不怀疑自己的眼光。对于她们,我突然间心生愧疚。偶而对我的问候,我知道她们关注的目光一直在,只是我早已成了冷酷无情的“怪物”。
        从乐趣园网站到红袖添香到原创力量再到墨舞红尘,每一站对我来说,都是在自信中收获友谊,因为网络的锻炼才会有今天现实里充满激情志在必得的我。感谢那些陪伴我一路走来给过我帮助和指导的朋友,尽管分散在中国大地和世界各国,内心有一片空阔地会永远留着你们的位置。更感谢沁芳又一次让我的血液因为曾经的相遇而沸腾。
        “多点理性少些感性,自信会让自己更美丽。”这是我对自己也是对沁芳说的话。善良的人终将会有好的结果,不管身处何处,记得给自己留点退路,勇往直前并不是坏事,只要有足够的信心和力量。

    2016-04-10

    回复

    • 韵无声

       小晓姐好,许久不见,一向可好?

      2016-04-11

      回复

    • 沁芳闸

       嗯嗯嗯,记得让自己有理性,姐姐一直照顾我。当真情涌来时文字一会儿就成,我想小晓姐肯定是一会儿时间写了这么多。

      2016-04-11

      回复

    • 远牵

       小晓好久好久不见了啊

      2016-04-12

      回复

    • 小晓追梦

       你?不认识这个马甲。人老了,不再认新人了。抱歉。

      2016-04-12

      回复

    • 小晓追梦

       没错。上来看看这里热不热闹。别啥事都拿桌面上说,记得保护自己,别忘了曾经的乐趣东西那个叫什么论坛?我都忘了。吃一堑长一智。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我赚钱去,不再来了。哈,有事QQ、微信联系。

      2016-04-12

      回复

    • 落叶半床

       小晓,我再这样叫你一回,没大没小一回。看到这些留言,心里被什么牵动着,快乐并想落泪。

      2016-04-12

      回复

  • 小晓追梦

    十年前你和我一样没心没肺口无遮拦,十年后你依然和我一样没心没肺不知人心邪恶满眼尽是善良的女子。因为生活的种种原因而离开网络再没上过任何网站,如今又一心扑在自己的事业中完全失忆,不再对网络有点滴的留恋。偶尔也会来看看编辑名单上还有谁,一直会被沁芳的“死心眼”所感动。还有叶叶的坚守,让我永远都不怀疑自己的眼光。以后多点理性少些感性,自信让人更美丽。

    2016-04-10

    回复

    • 落叶半床

       你们都认识十年了!多谢小晓姐的信任。这么多年,许多人写过网络故事和情感,而我,傻傻看着,一直都不知怎么落笔。我想我是木讷到无情了。

      2016-04-12

      回复

  • 文清

    一路上有你,苦一点也愿意。沁芳晚上好!

    2016-04-10

    回复

  • 桐花十里

    红尘路上,一路上有你们,真好!衷心祝福墨舞红尘越来越好。
      我只是默默小辈,飘过。

    2016-04-10

    回复

    • 沁芳闸

       默默小辈,谢谢你的祝福。你现在在红尘散文QQ群里吗,如果不在,欢迎加入。538265750

      2016-04-10

      回复

    • 桐花十里

       嗯嗯。

      2016-04-10

      回复

  • 落叶半床

    沁芳,文章通过后,发现有个别错字我看漏,没改过来。很抱歉!

    2016-04-10

    回复

    • 沁芳闸

       叶叶,看来我的别字大王桂冠还是不能摘掉。我基本上是写一段读几遍,自己又改出了一些别字,全部写完还读了二遍,结果依然。哈哈,谢谢叶叶。希望不管以后我们都不要在网上分离。

      2016-04-10

      回复

  • 落叶半床

    这一路,沁芳说的很详细,有些我都忘了。你不知道,当时无声拉我进来,我也惶惶不安,很害怕自己当不了这个责编。果然,我来到之后,就闯了很多祸……无声总是很耐心很认真地教我该怎么做。后来她要走了,我心里也空荡荡了好久,我和人熟得慢,虽然呆了几个月了,还真没混熟一个。所以我一直不怎么说话,总觉得说起来是言不由衷的。后来小晓姐来了,她一来就让我感到安心。她最后离开网站,我的感觉和沁芳一样,恐慌。我也是有依赖感的。其间以及后来的事儿,你都知道了。小波老师主持了没多久,就大刀阔斧,很是不一样。有一天,无声忽然说“落叶,我回来了。”当我缓过神来,突然高兴起来。我觉得散文组今后要不一样了,我在心里默默等待的时候终于来了。无声担心我误会她,其实一点没有,其实是她救了我。哈哈!你的担心我也明白,但你的性情是很容易投入的,一直喜欢上的就会坚持不会轻易放弃,所以我不用担心你会不合群。看到最后,你也喜欢上了网站的热闹,每每看你们聊得那么开心,我真的好高兴。我容易小小的感动,再不敢说下去。

    2016-04-10

    回复

  • 三旬

    看到了老师一路走来的历程,我愿以后都伴您走下去。

    2016-04-10

    回复

    • 沁芳闸

       三旬妹妹,希望,不管以后我们的热情在不在,人都还在。

      2016-04-10

      回复

  • 落叶半床

    沁芳,没想到我一上来就看见了这篇文字。

    2016-04-10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