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文评艺概

【征文】现代文学之炽光

评郭沫若《女神》的抒情方式

作者:三旬    授权级别: A    绝品文章    2016-03-29   点击:

  二十世纪初的中国文坛正如当时中国社会的一面镜子,映照出那个时代风雨飘摇的现实,以及思想领域跨时代的壮丽激荡。新文学的发展,反映了知识分子的成长与蜕变,以及当时社会剧烈的变迁。作为现代文学的一名要角,郭沫若的存在无疑为中国文坛添色不少。从他的歌来看,那表现的是一种他人笔下无法企及的张力。此话并非是指中国现代文学唯郭独尊,而是指郭的浪漫色彩独格、独成一家。
  郭沫若的集《女神》收录了他于1919年至1921年的作。当时的郭沫若未满三十岁,年少气盛,意气风发。与其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当时同是年轻的中华民国。内忧外患中的中华民国被西风吹得脚步趔趄,被迫前行。西方文化如发酵一般在神州大地上膨胀,中国由于国力衰微,总体上来说在先进的思想文化面前都有着自卑的心理。这样的中国,正如一个来自偏乡,初入都市的小青年,虽是在努适应都市生活,但是眼神总是带怯。当时的知识分子,多有着对民主自由的向往,奈何现实惨淡。当理想与现实发生了冲撞,文人们多选择以纸笔为扩音器为刀枪,郭沫若也在此行列中。一些文人选择了挣扎,如与郭沫若同在创造社的郁达夫,他的文字充满了个人情感与民族大义的纠葛关系;还有一些文人选择了抨击,这也许是当时的主流,如鲁迅、闻一多等大家的作品。这样的方式,难免有苦大仇深的影子,带着时代固有的标配的黑暗色彩。
  然而,在《女神》中,我们感受到的是一种别样清新的浪漫积极的气场。尽管有时他的用词以及标点符号的使用带着一种歇斯底里的极端与夸张。这种极端与夸张有多种表现的方式。程度较轻的一种,就如郭沫若借诗中屈原之口高呼“我有血总要流,有火总要喷,不论任何方面,我都想驰骋!”这样的抒情形式,还属于吾等泛泛之辈可理解的范围。排比的句式,高昂的语气,在黑暗的时代有如一道带着热力的光打下。这样的语言给人很强的代入感。即使是在社会繁荣稳定的今天,这样的语言都还是会激发读者的激情。这是郭沫若对他本身时代的超越——他的诗歌具有磅礴的画面感。正如这简单的一句话,就让人有如看到洞庭之边的屈子在天地之间满怀悲愤而不失热情地呼喊。鲁迅先生也有关于“流血”这个具有革命色彩话题的语句。“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这句话在各种场合被大量引用。然而,这句话延续了鲁迅先生的一贯风格:横眉冷对世间丑恶。读鲁迅,有如被人在身后用锋锐的目光注视着,骨如针砭;而读郭沫若,有如漫漫长路前方有人吹响号角,唤醒希望,照亮征途。
  与诸多文人同处一个时代,郭沫若面对新生事物,艺术直觉有着异乎寻常的敏锐。时代的发展使文人眼界开阔,诗中的意象不再是古代文学中局限的春花秋月夕阳等常见的反复用的意向,而是随着诗人们词汇库的扩充而不断丰富。我们看到了徐志摩笔下的康桥,胡适笔下的鸽子,这与古诗相比充满了新式的才气。说到这里又要回到郭沫若的《女神》,诗中另一种夸张的抒情。这样的抒情以排比的形式出现,句式整齐,意象包罗万象。“晨安!万里长城呀!/晨安!雪的旷野啊!/晨安!我所畏敬的俄罗斯呀!/晨安!我所畏敬的Pioneer呀!……”在这一首诗中,郭沫若使用了大量旧派意象和新派意象。后面出现的意象还包含着世界各大洲大洋、恒河、金字塔等。同时,热情的“晨安”呼告后跟着的还有世界上的各个领域的名人,如泰戈尔、达芬奇和爱尔兰诗人们。不再是古诗中的“自比古人”“叹山咏水”模式,而是一种以平等姿态向世界名人、大洲大洋……总之是万事万物道晨安的方式来呈现诗歌,在我看来这种诗风是诗人面对新时代的情感喷发。这种抒情打破了时间与空间的概念,不再是孤立的只有特定画面感的呼号。那个时代的文人共同照亮了中国的思想领域,但是郭沫若所散发的光有着一股扑面而来的热量,催人奋进。
  最后说的抒情方式是郭氏抒情方式的终极。这种方式太过歇斯底里以致很多人不能接受。这种抒情方式包括三大元素。其一为感叹号,其实这贯穿了《女神》整个诗集。其二为语气词,“啊”“哦”“哟”等较古诗中“噫吁嚱”此类的语气词,多了一种畅快淋漓之感。其三,则是郭沫若本人早期的“伪泛神论”倾向。从《凤凰涅槃》中凤凰被赋予的宗教色彩和群鸟的高度拟人化来看,郭沫若的思想有“万物皆有灵”的倾向,而这个倾向便是泛神论的重要体现。百度百科对泛神论的定义有这样一句话:“其认为神是万物的本体。”依我愚见,郭沫若在《凤凰涅槃》中就有赋予凤凰与群鸟不同品格和象征意义的表现,这便是一种把种类概念本体化的做法。也许我这样的解释有点牵强,因为当我们看到《天狗》时,似乎能看到郭沫若尽管通过泛神论的方式将整个宇宙具体化,但内容却与“光“、“能量”这些词语紧密相关,这已是唯物主义的范畴。综合全诗郭沫若将第一人称的“我”抽象化处理来看,这是一种物质世界与精神世界冲撞又不可分割的体现。所以,我认为郭沫若的泛神论只是“伪泛神论“,这只是他文学表现方式的一个途径,然而这是不是他接受新生事物的一个工具呢,我不得而知。我能肯定的是这种有着撕裂和毁灭般快感的文字,唤醒了很多处在挣扎中的人。郭沫若的光,太过刺眼。
  但可以肯定的是,在“伪泛神论“的指引下进行的抒情更为自然炽烈。在同一本诗集中,郭沫若的思想有着向社会主义和唯物论的过渡。胡文辉写的《现代学林点将录》中对郭沫若的评价是”左翼文化祭酒“,此言不虚。抛开郭沫若个人的复杂性,单看《女神》而言,诗中对工农毫无原则地高唱颂歌,如出现对一个锄地老人的歌颂:我想去跪在他的面前,/叫他一声“我的爹“/把他脚上的黄泥舔干净。这种”跪舔“的情节居然出现在了郭沫若的诗中让我惊诧不已。这让全诗有了一种打油诗的气息。诗歌允许夸张和情感炽烈,但我不认为这种炽烈是一种正确的方向。私以为,这是郭沫若《女神》中的另一个极端,也是一个败笔。
  王瑶先生在《中国新文学史稿》中说:“新文学从思想到形式都与过去的旧文学有着不同的面貌。“照这样看来,郭沫若做到了。在现代文学中,他打破了旧文学的框架,也有着超越同时代文人之处。他的诗歌,就是一道炽光。句句抒情,都为我们展现着光、热和力。这是那个时代需要的,同时也是我们这个时代需要的。这是一个充斥着无病呻吟文学作品的时代,但却是一个稳步前行的光明时代。对比郭沫若在乱世中仍能保持上进乐观的精神,这样的现象值得我们深思。在郭沫若某些方面已被妖魔化的今天,我们不妨看回《女神》,感受当年的热血郭沫若,感受那道炽光。
  
  审核编辑:高骏森       绝品:赵小波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编者按:
执行站长   赵小波: “红尘路上,除了美文还有你!”征文三等奖作品。获奖理由:彻底破坏、大胆创造、渴望新生、绝不妥协、不惜战斗的精神特征,需要以“五四”时代心理情绪去了解。这样—部充满浪漫主义色彩的作品,这样一篇贴近原作内心的评论性作品,为两篇优秀作品注入了新鲜活泼的文艺光辉。(黄尘刀客)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7

  • 二无居士

    祝贺三旬老师,问好!

    2016-09-09

    回复

    • 三旬

      @二无居士 不敢当不敢当~谢谢二无居士老师~

      2016-09-09

      回复

  • 赵小波

    祝贺三旬!

    2016-08-31

    回复

    • 三旬

      @赵小波 谢谢小波老师!

      2016-08-31

      回复

  • 井中捞月

    文化底蕴深厚,佳作。问好!

    2016-04-17

    回复

    • 三旬

       谢谢老师的鼓励!问好!

      2016-04-18

      回复

  • 文清

    读过一些郭老的作品,更喜欢他的剧作。问好并请茶!

    2016-04-15

    回复

  • 尤其拉

    早期的郭沫若和晚期的郭沫若应该分开来。晚期的郭沫若就是个妖魔,而非妖魔化。不必为尊者讳。

    2016-03-30

    回复

    • 三旬

       郭沫若此人的确极端而复杂,因此在鉴赏时我也只敢从他的《女神》出发,谢谢尤卡拉老师的赐教,希望以后也能多得到老师您的指点,问好!

      2016-03-30

      回复

  • 韵无声

    来读了,谢三旬支持。

    2016-03-29

    回复

    • 三旬

       韵韵谢谢你,因为你的通知我才能参加这一次的征文~晚上好~

      2016-03-30

      回复

    • 韵无声

       恩,不客气。继续哈~

      2016-03-30

      回复

  • 烽火连城

    我生来怕诗,特别是现代诗。因为太笨,总是读不懂。看来需要努力学习欣赏诗歌了。

    2016-03-29

    回复

    • 三旬

       这一次我也是鼓起了勇气才进行了诗歌的鉴赏,以后多多交流哦~问好

      2016-03-29

      回复

  • 高骏森

    感谢老师参赛支持。因为是参赛,故所有不做不写按语不推荐不加精华,活动结束后再补。请理解。
      预祝取得好成绩!

    2016-03-29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