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短篇小说 > 嫖&娼

嫖&娼

作者:子在川上曰    授权级别:A       2016-02-28   阅读:

  
  1
  王岗从老家来广东已经快一年了,一直辗转于各个工地上。由于国家打压房地产的政策正在逐步奏效,建筑市场也开始萎缩。工地的活儿越来越少。现在,已经是半停顿的状态了,工资也一拖再拖。都已经半年没有发工资了。
  这天,他在工地上晃荡了半天后,看到没有什么事做,就搭乘了工地上一辆拉材料的货车来到了镇上。他沿着镇上的步行街,一家一家地逛了过去。琳琅满目的商品,穿得很露,站在人行道上叫卖的女孩。他想:如果是老家的那个对象,穿着这些很露的衣服,不知道是什么样子?这样想着,他的心就热了起来。专门挑那些漂亮好看的女孩子看过去,专看屁股和大腿,然后,就想象着她们在自己面前脱光了的样子。他感到既刺激又好玩儿。
  逛了二十多间商铺后,他看到了一家小吃店,感觉有点儿饿了,就走了进去,叫了一盘炒河粉,要了两瓶啤酒。慢慢地吃完最后一根河粉,喝完最后一滴啤酒,买单的时候,他才注意到自己只带了五十五块钱。很不情愿地抽出了三张五块的钞票,递给了小吃店那个丰&满的女老板,狠狠地瞄了一眼她那呼之欲出的大乳&房,才无精打采地走了出来。
  再次来到了大街上,他百无聊奈地东看看,西望望。终于,看到了一家小影院,就走了进去。里面有十多个人,还有两个女孩子。老板问:你们想看什么片子?有人就问:有没有最新的毛带?老板说有,但是每人要交三十块。大家七嘴八舌地砍价,最后十五块钱成交。老板一个一个地收了钱,就开始放映了。
  王岗看到了大屏幕上纠缠在一起,大汗淋漓,不停地扭来扭去的两具肉体,又看了一眼坐在前面一排搂&抱在一起,不断轻声呻&吟着的男女,就想起了临来广东的前夜,同对象翻滚在一张床上的情景,浑身燥热了起来。他想:那是多么痛快地一个夜晚呀!我一定要赚多一点钱,然后年底回家,同对象结婚,天天痛快,使劲地痛快!
  
  2
  丽芳今年二十八岁了。老公是个老实的男人,在家里种地,照看着五岁的儿子。本来,两口人在家里小日子过得也还不错,只是没有结余,攒不到什么钱。看到村子里的人都先后建起了新楼房,他们家还是那三间破旧的土砖瓦房,她的心就火燎火燎了起来。她去找以前要好的姐妹,要求跟她们一起出来打工挣钱。姐妹们答应了,带她到了她们打工的一家夜&总会里。夜总会的负责人嫌她的皮肤粗糙,样子也不够水灵,又不会跳舞,不肯要她。没有办法,姐妹们只好打电话给她们道&上的朋友,让她做了一个暗&娼。姐妹们对她说:“现在世道不同了,笑贫不笑娼。你看,村里的人其实都知道我们是做皮&肉生意的,可看到我们每年寄了那么多钱回家,他们谁敢看不起我们?只要我们有了钱,走到那里都能够扬眉吐气,受人尊重。”
  丽芳每天同姐妹的朋友们一起站&街。五十块钱一次,生意不好的时候三十块也做,过&夜一百块。先谈好价格,然后带回出租屋交易。她算了一下,她每天要找到十个客人,一个月才能赚到一万块。扣掉房租、生活费和购买避&孕套,以及给附近黑&社会的管理费,每个月大概能净挣到五千块左右。当然,对目前的生意,她还是比较满意的,毕竟靠种地哪有这么高的收入。她准备年底就回家盖大楼房。然后,再做两年,给儿子攒一点学费后就洗手不干了,一心一意地对老公好,补偿这几年对他的亏欠。
  
  3
  走出影剧院的时候,已经傍晚了。王岗浑身燥热,满脑子里都是两具白花花纠缠在一起,扭来扭去的肉体,满耳朵都是喘息声和呻&吟声。他想,我今天一定要去找个女人来败败火。他不由自主地向广场走去。听工友们说,广场上的角落里有很多专门陪人睡&觉的女人,很便宜的。
  果然,他看到了很多年轻的女人,或站或蹲在广场的边上,搔&首弄姿,不住地打量着过往的男人。他不敢上前询问,只是在她们面前走来走去,晃来晃去。也许是衣服穿得太差了的原因吧,晃了三个回合后,他才等来了一个丰&满的女人:“先生,打炮吗?”
  “多少钱?”
  “五十块。”女人对他笑了一下。看到她胸前露出的大片大片的雪白,他的头有点晕晕的了。
  “能不能少一点?”
  “你不要认为我卖的是萝卜白菜!兄弟,不要太小气了,在哪里不花几十块钱!快跟我来吧。”说完,她就在前面走了。王岗想,自己的钱不够,等一下完事后跟她说两句好话应当就可以了,大不了跟她打一个欠条。包工头欠我的工资不也就是一张欠条吗?
  
  4
  丽芳一看到这个年轻的男人,就知道这是一个初次出来鬼&混的男人。这种男人一般都是好几个月没有尝到女人的肉味了,比较好对付。不像那些老男人,花上五十块,还要带上一些大力&丸,一折腾就是好几个小时,太划不来了。
  打开门,让他进来后,再反锁上了门。在桌子上随便拿了一个避孕套,撕开,转过身来,对那个男人笑了一下,问道:“你洗澡吗?”那个男人没有吭声,只是盯着她的乳&房喘着粗气。她叹了一口气,脱下了自己的裙子,褪去内衣内裤,躺在床上,说:“那你就来吧!”那个男人手忙脚乱地脱去了自己的衣服,爬上了床。她在他压过来的时候准确地把套子套了进去。然后,闭上了眼睛。
  那个男人没有多余的抚摸或者其他动作,丽芳感到自己一疼,就被他硬&捅了进去。然后,就剧烈地动作了起来。两分钟后,他停了下来。丽芳刚做这行的时候,一起站街的姐妹就告诉过她,当男人到了这个时候,你就要使劲颠簸几下,让他赶快完事,然后收钱,找下一位客人。否则,就会又累又赚不到钱。丽芳就顺势使劲地颠簸了几下,那个男人一下子没按住她,就一泄如注了。
  
  5
  王岗原以为嫖&妓会跟自己同对象睡&觉一样,应该能多爽一会儿。谁知道积攒了太多的东西,才蠕动了那么几下,身下的女人再顺势颠簸了几下之后就泄了。觉得特别不爽。他趴在女人身上,想休息一会儿后再来一次。
  女人使劲地把他推了下来,坐了起来,找他收钱。他泱泱地说:“不是吧?这也太快了吧。我都还没有爽够呢。让我喘口气后,再来一次吧!”
  女人说:“再来一次也可以,再加五十块。你把这次的五十块先给我。”
  “你让我再爽一次后,一起给钱你。”
  “不行!你先把这次的五十块付了,我再让你搞下一次。否则门儿都没有!”女人强调道。
  王岗突然发力,把女人压在了床上,想硬来一次。谁知道女人的力量也不小。一手就把他推开了,然后跳下床,穿好衣服,把手伸到了他面前,冷冷地说:“钱呢?给钱呀!是不是要我叫人来了你才会给钱?到了那时候,你可不要后悔!那些人来了可是会砍人地哟!”
  
  6
  丽芳看到这个年轻的男子害怕了,穿好衣服后马上就掏钱。可是,浑身上下的口袋掏遍了,也只掏出了二十五块。他犹豫了一下,又拿出了两块钱放到了自己的口袋里,把剩下的二十三块钱递了过来。丽芳脸色铁青,瞪着眼问道:“不是说好了五十块吗!你这是什么意思?”
  男人不好意思地说:“我们工地上都半年没有发工资了,我身上就只有这么多钱了。那两块钱是我等一下回去要坐两块的公交车。要不?我给你打一个欠条,下次再补给你,行吗?”
  丽芳火了,骂道:“他&妈&的,没有钱就不要来&骚。我还没有看到如此不要脸的嫖&客,连五十块的嫖&资都要打欠条。好吧,你一文都不要给。老娘看你今天怎么走出这个大门。”她掏出了手机,开始拨号码。
12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上一篇: 《 【同题合奏】红灯笼

下一篇: 《 我爸是我爸

【编者按】 短篇小说主编   西部井水:
王岗因为半年没发工资,也没活儿干,闲得无聊,到小影院看黄片,甚至去嫖娼;丽芳因为家里穷和受笑贫不笑娼的陈腐观念的影响,站街拉客。最后为了二十多元的嫖资发生争执,当街闹起来,结果得利的是小李,完成了扫黄任务。小说通过这样的现实唤起人们都来关注社会最底层,关心贫困人群的意图是很好的,但是其中的一些男女交合细节描写,有悖于当前文艺作品应该弘扬的主旨,也影响了小说的格调。个见,请多包涵。问候作者,期待佳作。


我来评论这本书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

  • 烽火连城

    挺好的,就是挖掘的内涵和主旨还不够深。没有安排好三方戏剧性和冲突性,从而没有达到通过冲突来展示底层人民生活状态以及观念和讽刺现代一些执法者丑恶嘴脸的效果。要加强通过事件铺垫来完成最终的冲突展示的写作手法。

    2016-05-07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