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莱茵河之恋 3

作者:行吟者    授权级别: C    编辑推荐    2014-03-14   点击:


  
  安娜和我躺在山坡的草地上。头上是蓝天、白云,耳边是莱茵河的涛声。山脚下,海涅和他的小伙伴,在废墟边戏耍。他们嘈杂的童声和阵阵的狗叫点缀着平静的山村,那么亲切,在异国他乡,有朋友在身边。
  “昨天,舅舅和你讲过他的经历吗?”安娜问。
  “大叔没有讲他自己……”我在等着安娜的述说。她身边的一切都是我想知道的。
  “是啊,舅舅是个传奇人物,也是悲剧人物。他性格开朗,健谈,可是他的内心……我知道。”说到这,安娜侧过身,枕着肘,微笑看着我,“他的腿,你注意到了吧,是他在保卫察里津受的伤。他爱写,在野外露营的时候念给战友,好些都登在《红星》报上。战士爱他,他自称是红军的马前歌手。他是军官,战斗激烈时他总是身先士卒。斯大林亲自表彰过他的功勋。可是平定了白匪他还是回家了,在我父亲死后。”安娜沉默了,眼睛垂下来。“他在我父亲的坟上哭了很久,那年我两三岁,听母亲说的。本来爸爸参军时嘱咐过他的,让他留在家里,照顾外公外婆和我母亲,可他还是去当了骑兵。那时他年轻血气方刚。他没想到白匪来了,他们仇恨红军家属,烧了我家的房子,掠走了我外公。”
  “后来呢?”我问。
  “后来外公死在匪帮逃窜的路上。暴乱平定后,舅回来了,他就在外婆和妈妈身边,再也没和我们分开。那年,我姨让我们全家去维也纳,他不去。他对我说,孩子,你一定在苏联受社会主义的基础教育,长大要像保尔那样,为工农大众守江山。舅舅一直没结婚,直到现在。我估计对我去维也纳学习,舅也在犹豫的。他一方面想让我成才,一方面又担心姨父一家对我的坏影响。”
  “你可以学成回国,为苏维埃服务。我们学院就有去法国和意大利留学的。”
  “我也这样想。”沉默了一会,她缓缓说。
  这时,海涅跑过来,嘴里嚼着我送给他的糖果,他给我们送来两串葡萄。这乡村的的孩子真可爱。
  八月,德国的山区清爽宜人。
  “听舅舅说,您的双亲都已过世,您又没有兄弟姐妹,我真同情你。”安娜的声音很低。
  “习惯了,这种清冷的自由。”我的语气里有点自嘲,一面嚼着葡萄。
  忽然,她又支起肘:
  “谢尔盖。彼得洛维奇。您这样优秀,英俊又有才华,难道就没有哪个姑娘崇拜您,倾慕您?”她含着笑意眯起眼,盯着我。我无语。她的声音更柔和了,“或是……”她又躺下去,把手帕蒙在脸上,口齿不清地说,“或是,没有哪位成熟的女人垂怜于你吗?”她小声咯咯地笑。
  我一时没有回答,稍许,她伸过手,轻轻地搭在我腕上。
  “谢寥沙,别生气,我只是随便聊聊。”
  “安娜,我很愿意成为你的知音,无话不说的。”于是我讲起了我初到小城,坐在莱茵河边白腊树下的那段思念。
  那一场纠葛源于一幅肖像画。老师介绍一位女演员给我作模特,他夸她很有气质,是一个贵族坯子。老师玩笑说,你在学院学了十年,你的肖像画很古典。革命后布尔侨亚正在消逝,你不妨以她为模特展现一下前辈大师的风范。就算是你毕业创作吧。我答应了。
  他介绍给我的是一位演员她叫奥丽佳。在学院一间小画室,她隔一两天来一次。作画时,为了调动她的情绪,我们聊起了她的身世。她的确是个贵族的后裔,她的祖父跑到国外去了。她的父亲参加了白党,彼得留拉手下的一个军官,在乌克兰被打死了。我给她画像时她二十八岁,还没有结婚,但已经懂得了忧郁。所以那幅画很成功。
  之后,我们有了一些来往,她请我到她家作客,那是一处很有气魄的大房子,门前和两侧有一个小花园,母亲留下的,现在她一人住着。她希望得到那幅肖像,我遗憾地对她说,被学院收藏了。于是,她请我再画一幅,人体。我说可以。就这样,在她家里,她腰系一幅白绫,尽展娇媚。我用了一周多的时间,作那幅油画,画得很美。
  完稿时,她让我签了名。突然她跳起来抱住我,热情地吻我,腰里的白纱飘落到地上。我也激动起来,感到手足无措。
  随后的十多天我没去见她,我经历着理性和情感的冲击。我独自一人在涅瓦河畔和普希金的铜像前散步,听中学生朗诵人的句。那是列宁格勒芬芳的初夏。
  画像期间,我和奥丽佳多次在这里徘徊,她为我念她演出的台词。此刻,我的思念突然澎胀了,十分痛苦。我承认那情愫是在画她的身体和她闲谈时郁结起来的。我匆匆跑到她的楼前。通往前厅的花园小门上了锁。
  正当我一阵困惑时,听到一个老女人的声音:
  “您是谢尔盖.彼得洛维奇.彼得洛夫吗?”
  “是我,大婶。”我认出她是邻居。
  “这是奥丽佳给您的信。”她把信递给我,牵着她的小狗走了。
  我急忙拆开。“谢寥沙,亲爱的弟弟,我走了,带上了你的画。”读了信的开头,我感到一阵眩晕。信里,她说她去了欧洲,种种原因,叫我不要去打探,也不要追她。她说她爱我,即使乌云压顶也不会断了思念。“我们会见面的,你的姐姐”。可是在我看来,这更像是不明原因的诀别。
  说到这,我沉默了,看安娜,她竟然流下了眼泪。稍许,她缓缓地说:
  “谢寥沙,我不知道怎样安慰你,如果你愿意,你可以把舅舅和我当做你的亲人,我就是你的妹妹。”
  
  审核编辑:朱成碧     推荐:朱成碧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天国的二妹,你还好吗?

下一篇: 《 《五十亩子》第一卷

编者按:
往期编辑   朱成碧: 行吟大哥此文写的很优雅,有原著译文风范,不知道中国人写俄罗斯生活是否有隔。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

  • 行吟者

    小妹你说得很对,我在探讨回归古典的文风。我爱俄罗斯文学,特别是普希金和屠格涅夫。

    2014-03-14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