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墨舞红尘中文网 > 散文 > 休闲小品

过年

作者:尤其拉    授权级别:A    编辑推荐    2016-02-01   点击:


  人啊每活一岁都要过一个年。假如你的寿命是七十五岁,那么,至少你能意识清楚地过七十来个年。随后,年来了,你走了。你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腊肉。顶多,碰到一窝子孝子贤孙(生个女娃儿,泼出一盆水而已),能为你添一副碗筷在桌子空位上,大家齐刷刷地看着自己想象的你,立刻匆忙地给你满上一杯小酒,然后就吃开啦。
  像我这种对古旧的传统没啥感冒情绪的人,巴不得忘了过年才好。过年总是让你想起那些根本不愿意记起的人和事,那些灰蒙蒙的记忆找了借口找你商量你的难受和忧愁,却总忘了俺早就打定主意要从今往后快快乐乐,悠哉游哉,趟过那曾经的沟沟坎坎,飞上那万里无云的晴空。
  过年对我来说就像单身汉过情人节,别有一种滋味在心头,热闹是他们的,我什么都没有。这么说,有点过头,毕竟是有家的人了,可另一半为私人老板打工,过年正是加班的时候,想要闹点气氛,也是可遇而不可求。经常是到兄弟家过年,到初六才回到家里,之前,家里空的完全可以闹几天鬼。
  小时候过年我都不大记得了,依稀有吃糖饼果子,放拆开的一挂爆竹,东跑西颠,搞恐怖活动,甚是无聊。读书的时候,也不过是同学家串串门,看别人同学父母一年年的老样貌如何依稀地模仿着去年此时。要不就打牌,要不就扯淡,要不就骑了单车四处去撒野,我这辈子都不记得自己啥时候真正撒野过,总是跟着撒野的人撒野。
  我很早就淡化过年过节的情结。我觉得这类集体的生物钟跟个人应该早点脱离关系,因为这过年过节的古老意识太落后了,简直有点食古不化的感觉,还有一种没来由的压迫感,热闹很有理似的,把你的冷清翻个底朝天,把你推向一帮酒鬼以及一年以来颇有些收获的骄傲自满的人面前,和他们说些不得不说的愚蠢的话,讨论些没有智力快感的政局和旧闻,仿佛一年的恶心还不够味,需加多些佐料似的。
  过年的时候我喜欢读点读过的书。我看书比较零落,没时间系统。所以,看过的书有时候不知道看过那些。所以,我习惯做个标记,再读的时候一翻就找到了,免得遗漏。我对新书非常挑剔,读过类似的我绝对不会去翻新的,对太新的书我很有抵触情绪,因为每天上网时间很长,了解自己想了解的事很全面,所以,对新书除非完全是新鲜的,我基本上抱着漠视冷淡的态度,把门关的紧紧的。
  
  审核编辑:落叶半床     推荐:落叶半床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爱情

下一篇: 《 寂静的天空

编者按:
散文副主编   落叶半床:
过年在一个冷静的人这里,完全消解了它本来的意味,也许是把什么都淡化了,只感到过年时节的无聊和威压。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4

  • 尤其拉

    本想烘托点年味啥的,不知不觉就写成这样了。问好各位ie

    2016-02-02

    回复

  • 千千

    小时候很是盼着过年,因为过年可以拿红包,可以走亲戚,雀跃着跑来跑去,欢喜得很。参加工作后过年就打红包出去了,成家后过年成了放假的替代词,呵呵,可是,日子还是得过,坦然接受每个年龄所带来的感受,也不错的味道。

    2016-02-01

    回复

  • 蝶儿

    生活越现代,年味越平淡。

    2016-02-01

    回复

  • 落叶半床

    认真地看起来,过年是没什么意思,尤其是看透了那些虚伪的表演之后。尽管说,古老的东西未必都全是陈旧也未必都能翻出新花样。日子还得过呀。

    2016-02-01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