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文化散文

唇边温情指尖暖

安化黑茶

作者:帘外落花    授权级别: A    精华文章    2015-11-01   点击:

专栏作家:帘外落花
 

帘外落花:四川乐山人,网络写文十余年,曾在多家文学网站担任编辑或主编,在报刊杂志发表文学作品数十万字。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会员,四川省散文家协会会员,乐山市作协会员,金口河区作协副主席,鲁迅文学院少数民族作家班学员。

点击进入帘外落花个人文集


  一味,知般若。喝茶,贪的是唇边温情指尖暖。若是恋了其中滋味,那是不必苛求茶道或参禅之境的。
  都说禅茶一味,喝的是茶,修的是禅。我悟不到其中窍诀,的确是俗心太重,也至于一点欢喜即可陷入。贪恋唇齿间的味道,贪恋浸喉时的温润,贪恋入体时的温情,贪恋茶香在指尖的暖。外出或在朋友家做客,坐不久就得急急往家赶,只是为了喝壶茶,真是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邂逅安化黑茶,还是蜜友赠予,以消解脂肪。曾有一些时日贪恋杯中酒,急速发胖,见我颇为烦恼,便推荐了黑茶。茶入手,打开一看,是要借一句了: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他年,少不更事,随父母远行青藏高原寄读,连续多年喝砖茶,那时喝茶除了解渴需要,更多是补充维生素。现在物产丰饶,又要喝这茶,眉头微皱一秒。想着给予时的心情,再说还能瘦,那就喝吧,喝!到底也是不讨厌。
  撬一块,冲洗,注水,有泡沫,倒了再泡,色泽微红,入口清润,下喉有粗茶梗的糙,对茶,始终是挑剔的,但不影响口感,喝了一段时间找到了某种感觉,也就欣然三五天临幸它一次,心里更多还是想借这粗枝大叶的发酵物消去体内多余脂肪。
  眷恋上它,在某日,具体时间不记得,喝了一杯珍藏级的黑茶。黑而亮泽,金花如星。入口细软,轻抿甘甜、柔和,入喉细润,一路下滑到肺腑,身体瞬间像干涸的田野注入了清泉,自唇、舌,喉氤氲舒展开来,在体内缓缓推行,直至心口意无法言说的好,其通透舒适之感,言语也不能形容了。
  但凡对一样事物上了心,犹如闺中女子动了情,那是欢喜又惶恐的事。犹如在最美好的年华遇到最好的人,其他时日的所有经历连铺垫都是算不得了。把讨来的黑茶喝光后,整日魂不守舍,开始关注关于安化黑茶的一切,极力了解当地风情茶事。
  书友邓兄乃益阳人氏,好书,因职业相同,时常在微信里互动。某日,邓兄发一贴,关于安化黑茶的。好不喜欢,留言:走过这么多路,喝过这么多茶,唯有安化黑茶,入口入心,真既是: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还说了什么,不记得了。虽然平常也爱口舌之快,胡言乱语,但对安化黑茶的喜欢,那是没有一点虚浮的成分,也是不必捧一而棒杀其他。奈何邓兄不好这口,每每说到茶,只剩我独自吞咽的份。虽然邓兄家有小岛,绿水环绕,屡屡邀请前往,没有“懂”黑茶这个字的吸引,还是觉得遗憾。
  那日,邓兄留言:见你喜欢,托人找了一块八年黑茶。毫不客气笑纳。为此,专门购置铁壶一把,候之。之前为了熬制黑茶专门购置了红泥小火炉和陶壶,却被翻滚的茶水皴裂了,放入稀饭熬煮,连壶底也烧掉了。铁壶到了后、用普洱茶多次滚煮,备之。黑茶至,是多年前的那种普通纸包装,打开,茶味不太浓,茶梗较多,再看,西北专供。只好偷笑,老兄,你是真的不懂茶。
  掰了一点,陈了些许时日,煮,或许是铁壶,始终提不出来茶味,不如泥壶通透,也有茶质的原因,入口带有干草的韧。突然同情牛羊,想想那么冷的冬天,咀嚼甘草会是什么感觉。邓兄若看到这文,怕是要忧伤了,那可是他费心费力讨得的,八年陈茶不容易找。
  安化黑茶,但凡好一点的几乎被当地土豪囤积,现在市场上能买到的,多是外地茶倾销过去的贴牌产品。想来也是,虽然人口近百万,但是土地有限,种植更是有限,被那么多人炒作,那么多人收藏。得安化黑茶真茶不容易,好茶就更不容易了,是不是要写一句:喝茶容易,真茶不易,且喝且珍惜。
  每每看到被囤积的好茶,贪欲之心压都压不住,一下就理解周幽王了,当年看到褒姒是什么感觉,和我看到囤积黑茶的感觉应该差不多吧。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啊。却又如周幽王,倾国倾城的给予都不能换来美人一笑,他老人家烽火戏诸侯制造了典故千金难买一笑。为了褒姒,逃跑之时宁愿被杀也不丢下,这样看来,他是比唐玄宗专情重义,多疑残暴的项羽更是比不得的。他是真男人啊,可惜贵为王,若是平民,想多了,想多了,他要是老百姓,褒子哥哥也不会把自己老婆褒姒送给他啊。
  几经周折,讨得好茶半饼,重新买罐醒茶,每天都要忍不住打开,闻其味,观其形,隔三差五小煮一壶,等待的日子真是煎熬。口感在慢慢接近,咽下后喉底却有些许干菜叶味,想来是包裹时菜叶没干透所致,真是提心吊胆。好怕这份欢喜变成永久的找寻,如情感世界遭遇最好的人,一旦失去,注定余生黑暗。遇到最好,到底是幸还是不幸,千人有千人的答案。与我,是愿用余生来思念,也不愿不知何为好的。
  这样惦念安化黑茶,也是要提一提这方水土了,山丘之地,地质形态丰富,风景旖旎,气候宜人,四季分明,温润多雨,适宜茶叶生长。故有茶马古道,还有风雨桥若干,梅山文化发源地,这样介绍是不是太官方。一个地方若出好茶,必然是好山好水好风景,不然何来人杰地灵之说。
  当年武陵人捕鱼为业,定然是丰衣足食,鱼米之乡。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陶公是怎样在这片土地悠然自得的呢。陶公,你喝黑茶吗?如今,晓得陶公和这片土地关系的人大抵不多,如柳公和永州,女书和江永。但不晓得安化黑茶也是不好,毕竟代表了一种茶的精华,不管现在市场上只能买到贴牌还是一时喧嚣。无论怎样的闹热,总有落幕的时候,无论怎样的炒作,总有回归的时候。喜欢文玩的人就会明白这个道理,爱炒股票的人感受应该更深一些吧。
  我不是茶客,喝茶,初始也只是止渴的需要,随着时光见老,人事荏苒,心境渐稳,才开始懂得喝茶的好。去年底,家父中风,难过之余思量下来,真个是“祸从口出病从口入。”断了酒,饮食回归清淡,茶也就成了必不可少之物。后来爱上安化黑茶,也是必然,仅那一口,就注定了是灵魂里的欢喜。
  总有那样的一天,一定要在安化的茶山驻足,亲手抚摸那片茶园,听茶语,闻茶香。和风雨桥的千年往事,幽幽茶马古道对饮。喝茶,喝的不止是心境,还有唇边温情指尖暖。
  安化黑茶,始于初见,止于终老。
  
  审核编辑:沁芳闸   精华:沁芳闸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悬棺不再是秘密

下一篇: 《 中国的地下四合院

编者按:
散文主编   沁芳闸: 既见君子,云胡不喜。初见某人或某物,便有轰顶的感觉,我哪里见过,我一定见过,只是我真的没见过。或许,这就是前世的缘份。安化黑茶,一个很少被提及的名字,可被作者一写,读到的人一定想去品一品。不知品来,会不会有作者如此这般美妙。到时不知是茶太好,还是文字太好。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4

  • 远牵

    唇边温情指尖暖,好有品的美文,安化黑茶省广告费了

    2016-07-07

    回复

  • 千千

    没尝过,期待中。

    2016-01-30

    回复

  • 沁芳闸

    真的没喝过黑茶,是不是和岩茶同类?说的人好想好想去喝。

    2015-11-01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