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文化散文

又见日月山 暂别青海湖

行走

作者:帘外落花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5-10-22   点击:

专栏作家:帘外落花
 

帘外落花:四川乐山人,网络写文十余年,曾在多家文学网站担任编辑或主编,在报刊杂志发表文学作品数十万字。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会员,四川省散文家协会会员,乐山市作协会员,金口河区作协副主席,鲁迅文学院少数民族作家班学员。

点击进入帘外落花个人文集


  记得,那晚月色满满,可以看到黄河、草地和麦田;那晚,日月山上没有羊群,倒淌河边没有女人;那晚没有炊烟,也听不到牧羊人的歌声。那晚实在太冷,西宁的旅店怎样都暖和不了连夜奔波的身体。
  每每回想过去,都会想起那晚的月色,想起月下的黄河,想起那段打工的经历。想着,那些稍微具有描摹色彩的往事突然就有了意的感觉,如果再有一杯酒,在安静的音乐下,就可恣意流淌对那片土地怀想的情绪。
  多年以后,带着孩子踏上西行的火车,不仅是为了旅行,也是想让她去看一看妈妈曾经驻足过的地方,也许那些如故事一般的往事她不会有兴趣,但除却故事之外的景色值得一个喜欢绘画的孩子前往。
  兰州有着西北质朴下的沙尘,一如他们灰蒙蒙的眼和黄黄的盐碱牙,住在花子夫君的亲戚家。和神交多年前的朋友在兰州街头碰面,饭后在街边席地而坐,这样的情怀也是不必让行人感受。一直喜欢坐或躺在光地面上的感觉,或许打小生活在山里,只要接触到土地,心情会无限好。
  带着匆匆一面的不舍继续西行,兰州拉面的味道还在嗓子里,西宁,这个留下了太多足迹和汗水的城市已经陌生得不敢相认。没有了往昔的烟尘,也就没有了往昔的温度,我能给孩子讲述的话语默默吞下,对这座日新月异的城市只能寄予祝愿,到底是情感深处留下太多怀念和印迹。
  越靠近日月山,原本以为会很激动的心情却是有想流泪的酸,在油菜花和蓝天白云下,张开双臂,闭上眼,默默不语:日月山,我回来了,真的回来了。坐在草地上,山顶有经幡,有牛羊,还有野花小草,孩子们在草地上追逐嬉戏。我沉默一处,对高原的感情一直很混合,怀念、眷念、熟悉?是也不是,这是说不清楚的一种情感,是对母亲、对怀抱、对童年的不舍,对长大、对衰老的抗拒?也不是,到底是什么样的情绪,偶尔在醉酒的状态下能感受到。人,很多时候是无法言说尽内心深处的。
  倒淌河已经没了当年的风姿,委屈地卷缩在挂满了塑料袋和杂草的铁丝网里,高原的阳光已经照不见她昔日的容颜,日月山的风已经吹不净游人扔下的垃圾。如果还有那个大唐公主动容的泪眼和美丽的爱情,我宁愿倒淌河一直在想象里,而我,不曾来过。
  青海湖的蓝氤氲在遥远天际,那是阳光和湖水交融的光影,六字真言刻在山顶,也刻在了万物的灵魂中。金色的油菜花铺满湖边,在阳光下灿烂了青海湖,白牦牛和马儿在游人和人民币之间交换着主人,被围上了铁丝网的青海湖,以十元二十元的价格切割成一块一块的利益体,但不影响它整体的美。
  青海湖作为最大的内陆咸水湖,其美景被各种写进文字中,包括景色和神奇处在无数的笔端镜头下存在。一定要说说,那就说说鳇鱼吧,还是在西宁的时候,有朋友从青海湖带回一些鳇鱼,那时候还没有完全禁渔,街头偶尔也有卖,长得不是那么的漂亮,口感也是一般,有一股淡淡的咸土腥味,只是一年仅一寸的成长,吃在口里的都是岁月和时光,若是现在一定不再碰,我们没有资格为了吃去伤害它物的生命,万物有灵,不仅是要忏悔了。鳇鱼的洄游是一个悲壮而惨烈的过程,若有机会看看鳇鱼洄游的纪录片,那些残酷冷漠的心灵也会心生出悲悯和柔软吧。
  沿着山路驱车,俯瞰整个青海湖,无边无际,当年在贵德时多次想顺路,却一直不得机会。终于和它面对面,轻轻走进,捧在手心,高原的凉,高原的净都捧在心里了。孩子们挡不住马儿的诱惑,骑马拍照,欢快着年龄才有的简单。
  想在湖边找一处干净之地躺一躺,走了很多地方都很难找到,湖水不时飘来各种生活垃圾,不禁心生苍凉,哪里还有净土!
  夜里,月色清辉,如多年前的那轮月,亮了青海湖、油菜花和整座山头,依靠在牧民之家旅店的窗栏上,望着月色发呆。孩子已入睡,我又看见了多年前的自己,在黄河边仰望星空,在麦地匆匆行走的身影,生命是不断经历的过程,这一生,能在最年轻最不怕如果的时候,这样出行过一次,怎样也是值得去回味的了。
  同行朋友的孩子突然患病,原计划绕湖到茶卡再行敦煌的计划被打破,只在青海湖匆匆一晚立即驱车赶回兰州。一直顾着和小朋友玩耍的女儿在即将驶离青海地界时,柔软地抱着我,坚定说到:妈妈,别难过,等我工作了,第一个月的工资就带你再来青海,把你当年打工的地方全部重新走一次。
  我以为太过短暂的旅行什么都没给孩子留下,但有了女儿那段话,我知道,这一趟没有白来。
  审核编辑:沁芳闸     推荐:沁芳闸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仁者乐山

下一篇: 《 钟声静寂

编者按:
散文主编   沁芳闸: 重游曾经为生活为未来打拼过的地方,本来以为会很激动,没想到有种想流泪的酸。未尾女儿的那段话,让一切明朗起来,带着孩子这一趟没白来。不管有多少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怀,在孩子面前只有一种,为她的未来好好生活。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