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千山之旅】5五佛顶长风吹短发

作者:行吟者    授权级别: C       2014-03-08   点击:

  从无量观,龙泉寺去五佛顶的人很多,大家都想攀登一下千山北向的高峰。这是一段颇为艰难的路,今早大校和文儿与我们同行。下龙泉寺往西不远有一条山路,路标上写着由此向北去五佛顶。我们谈笑着绕过“洞天一品”,三丈高的巨石,沿着石路蜿延爬上山去。文澜走在前面时而回头笑着望望我们。大校的步子迟缓,一面和我们谈他走过的战地,一面观赏着山路两旁的葱郁的树木、茂密的花草。

  “看,认识吗?”他指路旁二十多米高的大树。我们摇头,他接着说“这是色树,也叫色木槭。小时候父亲给人家打家具,我帮他搬过这种木头。它的木质坚硬光泽。华北的山区里也长这种树,打游击的时候用它造土枪。”

  接着,他又向我们介绍了有着绿褐色树皮的山槐,它致密坚硬可供细工。灰色的大青柏是耐朽的材料;槲树的叶可养蚕;油松木理通直可作电杆和枕木,还可提炼松节油;栾树的幼树有赤褐的皮肤,它的羽状的复叶能制青色的颜料,花果也是中药;柞槲栎(菠萝叶)的果子可当饲料——大校笑着说:“我们被鬼子围困的时候也吃过这种东西。”他一面指点着路旁:那株是香丽木;那株是大叶朴;这个树叶对生的是花曲柳,它一般用做车辆。“这是臭檀,又名黑橡子树。”大校用手杖敲着身旁一株树皮光滑呈暗灰色的大树说:“这也是极好的家具材料,它的纹理十分美丽。虽然有那样一个难听的名字,细木工人对它分外欢喜。哦!你们看,这是枫柏,人们也叫它燕子树,它的叶子煎煮之后汁水可以杀虫。”这时王君顺手折下来一片叶子,像手掌一样有五瓣裂口。大校笑着说“这是刺楸,你们喜欢乐器吗,文儿,你看,这种硬木可以造提琴、琵琶。”沉默了一会他又感叹地自语:“我们的国家多么富饶啊!”

  “首长,您从哪儿得到这些树木的知识呢?”王君问。

  “我是木匠的儿子,后来参加革命打游击又在树林里转了许多年。”大校解释说。

  望着他伟岸的身躯,朴素的衣衫,一股敬爱的情绪在我的心里油然而起。

  翻过这道山依然是蝉声满耳。阳光有些暗了,山阴里铺着厚厚的腐叶。登上第二道山腰,我和五君在路旁的石头上坐下来。

  “怎么,累了吗?”大校笑了笑,回过头去,文儿已经落后了。她望望我们,红着脸用手绢擦擦额角。

  我翻开地图正要查看,王君拍着我的肩说:“不用看了,烧水的老僧来了。”

  果然是老人从山坡的树林里走出,身上背一个布袋,手里柱一根木棍,朝我们走来。

  “哪儿去了,老师傅?”大校问,一面点头示意。

  老人好像没听见,到我们跟前坐下,解开口袋,露出许多花草,仰起头来才回答说:“采点伏茜草、升麻、车前子……碰到什么就折点什么吧。”

  “这山里的药草多吗?”

  老人悲伤摇了摇头:

  “多,很多,就是没有人管,没有人。这么多的宝药,自生自灭,落地无踪……”

  “百废待兴,百废待兴……很快就好了”大校一面感叹一面安慰说。

  “这儿离五佛顶有多远?”王君问。

  “过了这道山就是梯子沟,顺着盘道就到普安观。从那儿就能爬上山顶了。”

  这时一队二十来人的中学生从我们身边走过,一面在石头上写着鼓劲的标语。

  我们告别了老人,山路越来越陡,碎石在脚下滑动。常常得伏下身子抓住树根向上攀登。王君和我都感到相当吃力。文儿两颊绯红,额上流下汗珠,眼睛却闪出兴奋快乐的光辉。大校的步子依然那样稳健。他有时拉着文儿问她要不要歇歇,她摇头一面加快脚步。

  “快到了,你看,那不是井吗。”我叫道。

  “对啊,普安观不会太远了。”

  我们终于登上了五佛顶这个千山第二高峰,到时一群中学生正唱着歌跑下山去。

  山顶是一百多方米的石面,周围有铁栏圈着,几株不太高的松树下,狼藉着五个石佛的残骸……我站在铁栏边上,下面是陡峭的山崖,半腰里横生一些松柏。涧底蒙蒙雾气。侧目东望浮云游动在群山之间,峰顶就像奔腾的浪头。千山,千朵莲花峰哟……

  “你看这一面啊!”王君呼我回头过头来,不由得发出一声惊叹。我们的视线随着高压线杆展向远方,瞩望辽沈平原无边的绿野。火车像一段蠕动的绒虫吐着团团白花,太子河如一条兰色的缎带,蜿蜒在绿野上。而鞍钢在弥漫的烟雾中铺展着大片高炉和厂房,即使在俯瞰之下仍显得雄浑壮丽,气势磅礴。人说天好的时候能望到渤海,可是海在哪里呢,天和地都溶入灰色的烟霭中。

  是啊,大自然能使人敞开胸怀,腾起幻想。可是有些人在登高临远之下往往出现一种飘渺出世的情。这样的意趣不能说是自然美真实的反映吧。人站得越高看得越远就能在更大的规模上看到人的业绩,人的世界是多么广阔啊!——王君发出这样的慨叹。

  山风呼呼作响,寒气侵人。大家都在无语地眺望。各人都沉入自己的思想中。

  文澜手把栏杆望着东方,神态带着成年人的忧思。我看大校,风吹动他略有斑白的短发,脸上那和蔼倦怠的皱纹不见了,现出一种傲岸、严峻而又极其感动的表情。也许他想起了少年的苦难与半生的奋斗,脑里正回想着悲壮的军歌,胸中正滚动着滔滔的大河。

  “爸爸,能看到凤凰城吗?”文儿问。

  “看不到,看不到啊!”

  从山顶上下来,我们便在普安观的庙里休息。大校和我们对坐在长桌两旁。道士为我们端上两壶茶水。

  “麻烦您了,师傅。”大校说。

  “哪有的话,庵观寺院,过路的茶园。”

  下山的路上文澜的精神有些不好,也许是由于劳累,也许是登高望远想念亲人。此时她喝了一杯水,告诉爸爸说是要去洗洗手绢,就走下台阶去了。

  “周老,文澜为什么问凤凰城呢,您的老家在那儿吗?”王君问。

  “说起这个来,我不妨向你们青年人忆忆苦吧。”大校望着手里的杯子语调深沉地说。“文澜不是我的亲生女儿,她的父母是我的战友,他们都牺牲了。这,昨天你们已经知道了吧。文儿的爸爸老江是凤凰城人。二十二年前跑到华北参加了八路军。文儿的妈妈和我的爱人同在一个军区医院里工作。四三年冬的一次敌机轰炸中,她为救护伤员光荣牺牲了。那时文儿刚满一周岁就寄养在我们家里。第二年春在冀中战场,营长老江率一连人掩护主力转移负了重伤,被抬到战地医院。当我的妻满面泪水,抱着啼哭的孩子走到他跟前的时候,他摸着孩子喃喃地嘱咐我们:等胜利了,无论如何要找到孩子的爷爷、姑姑。老家在凤凰城郊二道沟。姑姑的小名叫小莲。一次和哥哥上山砍柴,被狼抓伤了左肩。这就是他留给我们的全部线索。四五年进军东北时,我特意请假到二道沟去查访。老乡说有一个江老汉,儿子流落外乡不知去向。日本人说老汉放走儿子私通八路,不久把他折磨死了。当时只有十来岁的小女儿被卖到凤凰城。四七年三下江南我也曾匆匆走过那个地方来不及详细寻找。四八年解放后我们又是托付地方政府访来访去,结果仍是石沉大海。五六年我的妻病在医院。文儿守在她身边。她在临终前还拉着孩子的手,望着我口里念着老江同志的嘱托,要我完成我们未完成的心愿。

  “大跃进以来,我在报上看到公安和邮政部门的同志帮助许多失散的亲人团聚。我又动了心。半年前给辽宁省委和凤凰城区县委写了两封信。不久前我接到鞍山市公安局的电报,召我来此地询问老江同志生前情况,进一步核实线索。我急忙带文儿从京里赶来。不巧负责这项工作的同志有急事外出了,要我等两天。我便带她到这儿逛逛风景散散心。我估计明天可以见到那位负责人,今晚就回鞍山去。”

  大校的故事越发引起我们对他们父女的敬重和同情。但一时却找不出适当的话,来表达我们的这种感情宽慰首长的心。

  这时文澜回来了。也许她猜到了爸爸的谈话,神情带有些感伤,不太自然地向我们笑了笑,便催促爸爸说:“爸爸,我们该动身了。”

  “你累了,再休息片刻吧。”

  我同王君由于和教员约去南泉庵,要早些赶回,便起身告辞。

  “我们还有见面机会的。”大校在握别时说。

  “这是很可能的。”王君笑着回答。

  但当我向小江伸出手去的时候,她突然面有戚容,勉强笑了笑,神情恍忽的目光似乎在说:一切都听凭自然吧。

  
  审核编辑:欧阳梦儿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千山之旅】4山光鸟语松林雾晓

下一篇: 《 九业坊的轶事

编者按:
短篇小说副主编   欧阳梦儿: 移步换景,一一道来。随笔带出大校和他女儿的故事尚还有趣。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