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文评艺概

好声音“汪哈之战”分析与观感

作者:瘗花秀士    授权级别: A    精华文章    2015-09-28   点击:

  半月前我写下《马吟吟:权力斗争的牺牲品》一文来抨击无良媒体利用职权,对汪峰个人进行公报私仇,但那时毕竟节目尚未播出,写完后心中还略有些惴惴不安,生恐落下个听风是雨的把柄,昨晚看完节目后,一颗不安的心终于落到了实处。
  首先是战队开场曲PK,各自唱对方导师的名曲。哈林队一出场就小小地惊了我一把,居然用A cappella(无伴奏人声合唱)的形式来演绎,不过逼格再高,也掩饰不住形式与内容的不统一,A cappella起源自意大利教会,这种形式的常见曲种是格里高利圣咏,用于表现反映底层生活的《春天里》就失去了原唱那种撕心裂肺的力量,而且该战队包括导师在内的五个人均不是合唱队或唱班出身,合音的能力实在有点差强人意,就算换成五个哈林来演绎也未必能成功。
  汪峰队唱的是哈林的成名曲《让我一次爱个够》,汪峰的处理方式一向简单粗暴,不玩那么多花招,就是接龙式的你一句我一句,完了来个全员合唱。稍微讲究一点时还在中途弄段二人对唱,如果还分高低声部就更显出难得的耐心。这首歌就是这么玩的,可以说,一向装逼的汪峰,在音乐上面远远没有哈林装逼,贬义地说是简单粗暴,褒义地说是直击人心,不管人们如何争论,在本轮各自的开场曲PK上,我更认可汪峰队直奔主题的演绎。
  首局是两队年龄最小的选手之间的PK,赵大格唱完,我没什么反应,无论是精神还是生理,从音乐层面说,算是个具有个人特点的中游选手,节奏感好,发音特殊,有些个人的小味道,大致属于吴莫愁、李嘉格那一款,属于唱功不够特色凑的(PS:吴莫愁唱功还是够)。
  黄霄云是我非常看好的学员。如果说唱功和天赋是硬实力,年龄、相貌是软实力,那么不提她的年龄,光凭硬实力,她在四组16强里也是相对靠前的。黄霄云的优势在于她是专业学美声的,后天的技术能力很强大,同时先天条件也非常强大,音域宽、声线厚、气息足,两者结合下来,可以到达很多歌手不能到达的领域。昨天的五场对决里,难度最大、技术性最强的非黄霄云演唱的《All ByMyself》莫属,席琳·狄翁这首歌是公认的世界级难度歌曲,连国际顶级歌手席琳本人现场演唱时也习惯性地降key,第二届好声音比赛中,拥有中国最好唱功之一的歌手姚贝娜演唱它时更出现了车祸现场(当然有嗓音过度疲劳的缘故),尚未成年的黄霄云却能够把那些持续而密集的长音与高音、过山车似上下起伏的三连音和转音完整地呈现出来,并且没有较大失误,就算放在全国范围对比,也是对这首歌演绎的各种版本中最成功的一次。仅就这次表演而言,应该拿到《我是歌手》的舞台上去比,而不是跟低谷期的好声音中游选手比。所以有人说,两人差距如此之大,非要把强者给投下去,投票者得有多大的勇气,其实我想说,过去我们无法想象的事情,到现在已越来越多直到成为常态,当人失去了底线时,任何违背情理的事情都可以发生,当人对任何事情都习以为常时,怪象已不成其为怪象。
  第二场贝贝对张姝。就个人感情而言,我更喜欢在音乐上有想法的张姝一些,对只会嘶吼的贝贝毫无感觉。但昨天的表演却有些翻转,贝贝唱的汪峰作品《大桥下》,是她好声音之旅中最成功的一次,不知是开窍了还是怎么,唱歌终于有了层次,也有了感情,把这首歌唱成了它应该有的样子,即气贯长虹式的励志大歌,而不是以一种傻逼式的坚决,瞎吼着自己也不明其意的东西。张姝的表演则是较差的一次,作为哈林式想法大过硬件的歌手,张姝用funk(骤停打击)的方式来演唱一首极其幼齿的《你的甜蜜》,在沸水鼓动般的贝司和咬牙切齿的人声中,看到“你的甜蜜打动了我的心”这样的歌词,总觉得这个“你”不会是别人,只能是李逵,这是“李逵的甜蜜”。
  谭轩辕是哈林组我喜欢的学员之一,他的高喉位发声使得腔体在各个音区都保持统一,声音空旷、干净,具有金属感,是块唱艺术摇滚的好料子。但在第三轮的PK中,从歌曲的完成情况看,汪峰组张鑫鑫显然更好一些。哈林给谭选的是齐豫的《欲水》,这首歌秉承了齐豫一贯的音乐剧气质,原唱的演绎缥缈、空灵,仙气十足,具有很强的艺术性。谭轩辕属于Scorpions、Queen这一挂的艺术摇滚,但哪怕是交响金属、艺术摇滚,跟真正的古典类音乐还是有着内在的区别,把谭轩辕跟齐豫强行绑架,显然是哈林不切实际的改编欲爆棚的结果,后果就像科尔沁夫说的,仿佛看到了Metal(金属)版的李玉刚。张鑫鑫从外形到歌声都不是那种吸睛吸粉的类型,但是朴实、到位、走心、不出差错,这样的选手是块暗礁,平时不显山不露水,一旦你稍有失误,就可能被它撞得船翻人亡。这场比赛选谁都可以,如果张鑫鑫晋级,选择的就是当场比赛表现,如果选谭轩辕,选的则是自身能力和平时成绩。
  最后一轮黄勇对马吟吟是一场关键之战。前面三场比赛,如果按照正常打分,应该是汪峰组3:0或2:1获胜,但是由于一些众所周知的原因,赛果与表演呈现完全相悖的局面。因而作为最后出场的选手,黄勇肩上承担的已不仅是个人的成败,而是整个汪峰组的荣誉之战,在这场颜值与人气都有极大差距的对决中,他能完成这个任务吗?
  从前面的表现看,我更看好马吟吟一些,我在前文里已经比较详细地写过她,我无法拒绝这种小资情调浓重、有独立精神世界、长相和气质都上佳还有点公主病的女生。但是昨天的战况跟我预想的有点出入,马吟吟的两首歌(包括单场复活赛)都选得不太靠谱,第一首high到爆的《三天三夜》,就算哈林作了颠覆性的改编,马吟吟用了极慵懒的声腔来演绎,始终有点牛头不对马嘴,我想哈林一定是把应给张姝的歌错拿给了马吟吟,而把马吟吟的歌给了张姝,这样的错位,就算让爵士能力强过马吟吟很多的袁娅维、赵可和王韵壹来唱,也未必能好到哪里去,更何况对手还来了一次典型的一鸣惊人呢。
  黄勇之前的演唱不算突出,加上他低于平均水平的长相,在十六强里是容易被人忽略的选手。但是一个有担当的成熟男人在危难时刻迸发的能量是可怕的(参见那英组的张磊),黄勇不是个以技术取胜的歌手,但他有着丰富的人生体验,他用一种极其质朴却饱蘸着一个历尽沧桑的老男人的音色,把汪峰这首同样饱含人生经历的《流浪》唱到令人痛彻心肺。我看到,当黄勇唱到第二次“从明天起,我愿孤独一人”时,导师席上的汪峰瞬间老了十岁,这一刻他仿佛在内心里又重新走过了不堪回首的当年岁月,重新体验了那些坎坷、艰辛与痛楚,黄勇那动态范围极大的撕裂音具有一种强大的磁场,让人不禁深深共鸣,沉醉其中而不能自拔。
  整场比赛看下来,个人认为若论硬实力,汪峰组绝对不落下风,甚至还有一定的优势。当然双方差距也不是很大,如果哈林要想赢得全盘胜利,恰到好处的改编是最好的补强选择,尤其是面对从不改编,几乎是拿自己的学员跟原唱PK的汪峰。但是昨天的几场改编并不成功,有的编曲很强,但跟歌曲意境不贴,有的编曲贴合了原曲,但跟歌手路子并不相符,这些改编不但没有达到预期效果,反而拉大了双方的差距。如果单从音乐角度来看,哈林组几乎完败,令人啼笑皆非的是,由于著名的“世俗偏见”,剧情却出现了人为的大逆转,变成汪峰组完败,音乐上的胜者却要依靠强行改变规则来赢得比赛,这次汪哈之战由是变成一场撕逼大戏。
  依我看来,汪峰这次发飚还不够火爆,应该彻底跟作弊的评委撕破脸,要么老汪走人,要么媒体走人,至少也要达到整场重录的目的。这样的话,像黄霄云这样的遗珠之憾就不会出现了。是了,赛果既定已不可改,我们还是来谈音乐吧,现在我要来评选当日最佳演绎,从昨天的十首歌曲中,我会推荐这两首:一首是黄霄云的《All ByMyself》,它代表了音乐表演中超越常人的技术能力,另一首就是黄勇的《流浪》,它代表了音乐表演中情感抒发的诉求功能。
  审核编辑:梁星钧   精华:梁星钧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编者按:
红尘会员   梁星钧: 一篇功夫极深的音乐评析。荐之大家欣赏。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9

  • 冬至

    作者很专业啊

    2015-10-30

    回复

  • 花落无声

    一点也不谦虚也。

    2015-09-29

    回复

    • 瘗花秀士

       这个用不着谦虚。中国的电视音乐比赛或选秀节目,除了青歌赛是专业评委外,其他的评委都不是专业的,有的甚至连业余都算不上,比如好声音是用娱乐记者当评委,超女快男是以观众发短信支持的方式来评判,这些评判是完全的市场行为和商业行为,与音乐本身一点关系也没有。

      2015-09-29

      回复

  • 花落无声

    看来,好声音没有请你去当评委是他们的严重失误。

    2015-09-28

    回复

    • 瘗花秀士

       我当评委肯定强过大部分评委,尤其是媒体,他们基本不懂音乐的。

      2015-09-28

      回复

    • 烽火连城

       马吟吟的损失,的确是个遗憾。相信很多人都喜欢这个静静的大女孩儿,我也喜欢。越冷静,越强大,虽然她没有躲过黑箱游戏的剿杀,但是不耽误其个人在我心目中的完美形象。至于说其它歌手,这个说不说其实也没有太大必要,一千人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就个人看来,黄勇阅历尚可,但是心境尚欠缺,嗓音条件也不够,造成他根本无法圆润完美的诠释和驾驭汪峰的大气歌曲,《沧浪之歌》黄勇第一句一出来,我就一闭眼,完了!歌曲这东西,在情感走心和技术拿捏方面,是歌唱者永远需要追求的。个人觉得,能把歌唱到听众心里的歌曲,才是好歌曲。歌唱技巧,只是歌曲的拐杖而已。完美诠释和驾驭一首歌曲,并且,个人性格,形象,气质,甚至人品,都直接可以融合道一首歌里,以至于影响到一个人唱歌受不受听。招不招人听。

      2015-10-01

      回复

    • 瘗花秀士

       沧浪之歌这首歌目前已有的两个版本都不令人满意,包括原唱汪峰,它是一首蒙古长调歌曲,汪峰和黄勇的嗓音都不具备长调所需的空间感。黄勇的嗓音是典型的生活不加节制毁掉了的烟酒嗓,他走到最后不应该,这里只就一首歌曲的表现而言,确实用过马吟吟。

      2015-10-02

      回复

    • 瘗花秀士

       打错,用过是胜过

      2015-10-02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