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列宁格勒交响乐

宋振邦域外小说

作者:行吟者    授权级别: C    精华文章    2015-08-25   点击:

 宋振邦域外小说 苦难的岁月 第四部 列宁格勒交响乐 
  
  1 谢尔盖
  
  “亲爱的谢寥沙,我在对你说话,日夜思念你的姐姐,如果这一刻意识回到你的脑际,亲爱的,你可记得这个名字——奥-丽-佳,是我呀,你的奥莲卡……”美丽的女人倾情地柔声地呼唤。
  泪珠儿滴落在受伤的战士的脸上,他的苍白的木然的脸没有丝毫的感觉。他是在向德寇的坦克投掷燃烧瓶时被弹片击伤的,他将将能看到坦克在起火,笑着昏了过去。
  “首先告诉你,弟弟,我怎么会来到列宁格勒,又怎么走到你身边的。我是在一个雨天来的。一九四二年二月,谢寥沙,你可记得你受难的时日?雨天,一架军用机飞经拉多加湖时穿过低低云层,摆脱了敌机的干扰,我就是乘它来的。我来是执行一项任务,当然,我最想的是能见到你……我们外交部是在德寇兵临莫斯科之前,转移到古比雪夫去的。那时我听说你们学院去了乌兹别克的撒麻尔罕。我打电话去询问,他们说你留在了列宁格勒。”奥丽佳轻轻地揉搓着病人的手臂,为了唤回他的知觉,但病人依旧木然,女人轻轻倾过头去听他均匀地呼吸。
  “弟弟,我说话你可听得?我要执行的任务是送一张唱片给肖斯塔科维奇,是他的第七交响乐,这部作品非常好,是作者在战火中亲历的感受,是战斗的篇,是坚强的民族精神的赞歌。在古比雪夫文化宫的礼堂,这部作品由隆莫斯德指挥,莫斯科国立剧场管弦乐团演奏,我把排练稿送给作者试听。他大加赞美,整个晚上没有睡觉。在电话里他感谢指挥和乐队,同时他在技术上也提出一些意见。弟弟,我会给你听的。等到我家。对了,院长已同意我的建议,把你移到我家的地下室去。跟一个护士,带着医嘱。医生说你身上有两处伤,弹片在体内,在你醒过来,养一养才能手术。医生让我们不停地和你对话,他还说我是最好的伙伴,我们有共同的情感的记忆。这是护士不能给的……共同的情感,是的”说到这,奥丽佳声音软下来,“是的,弟弟,它们饱含了酸辛,还记得母亲给我的那所房子吗?在那温馨的卧室里,你画我的身体。别时,我写了一则便笺。让邻居转给你,在信里我说,我走了,带上了你的画。我只说,去了欧洲,种种原因,叫你不要打探,也不要追我。我说,我爱你,即使乌云压顶也不会断了思念……”一滴泪珠滴落在伤员的脸上,她看到谢寥沙的眼皮不易觉察的微微动了一下,泪水渗了出来。奥丽佳慌忙去叫医生。
  一位年长的男外科医生来了,他是院长,量了谢尔盖的脈搏和血压又静静地听了他的呼吸,翻了一下病人的眼皮:
  “美丽的外交官,你帮了我们的大忙。”老年医生胡子下面露出微笑,“看来情感的力量是伟大的,你看,爱国的感情让年轻的画家以血肉之躯与敌人的钢铁搏斗,而情人的爱又从死亡线上拉回她的恋人……”老人的头摆了摆,惬意地挤了挤眼。奥丽佳猛然觉得这个人是那么熟悉。“你看,这样如何,漂亮的朱丽叶,暂时,你把罗米欧拉到家去。看来他需要温馨的环境,而且,你的家离这很近。待你把他彻底唤醒后,我们再给他做手术。多么有才华的画家呀!年轻的苏维埃需要他。”
  “医生,很好,谢谢,我先回家准备一下,两小时后来接他。”奥丽佳激动的回答。
  “当然,我们也不单是为了你,这里的床位很紧张,勇士们在流血……对了,我们会派去一个护士,监测他的体征,给他输营养液。现在就让她和你一起去整理一下。”
  奥丽佳清理了家里的地下室,把楼上的清洁的卧具拿下来,布置了一张舒适的床。她对护士说:
  “敌机经常窜进城来轰炸,这里安全一些,我们俩轮流看护他。”
  在她们回到医院把谢尔盖移入救护车时,奥丽佳对这位长者表示感谢,意外地,老医生摘下眼镜,深情地说:
  “奥莲卡,你母亲可是我的偶像,这有多少年了,愿她早升天国……”
  奥丽佳一下子认出了他,
  “斯杰潘叔叔,是你吗!”
  院长亲切地抱了抱她,拍着她的肩膀:
  “那时你这么大,”他用手比了比膝下,“往昔的岁月多么美好啊,圣-彼得堡温柔的白夜……现在你看,”老人现出伤心的样子。“但我们能顶得住,能顶得住,有谢尔盖这样的孩子。”老人不说话了。
  奥丽佳走了。
  这时,一个男外科医生进来了:
  “院长,这手术我没法做。”
  “怎么?”
  “不能麻醉,没有药。”
  “哪个战士?”
  “亚历山大。”
  “嗯,好小伙子,他能挺得住。”
  “他的伤很重。”医生皱着眉头。
  这时护士长进来了。院长问她:
  “血还够吗?”
  “亚历山大的手术还够。”
  院长转向医生。
  “做吧,拉多加湖转运站的药,夜里才能运来,那时少有敌机窜入。”
  “可是……”
  “快做吧,否则他会因失血过多而死去的……他能挺得住,亚历山大是个硬汉。”院长笑了,“他和敌人拼刺刀的时候,先打了麻药吗?”
  医生和护士长推门走了。
  普尔可沃高地传来了炮声。
  两小时后,伤员的血管和伤口缝合了。亚历山大没有昏迷,但他口里被塞了纱布,四肢綑在了手术台上。
  
  普尔可沃高地传来了激烈的炮声。
  
  
  2 第七交响曲
  
  
  奥丽佳搬过来一架留声机,放上了唱片,那是肖斯塔科维奇的第七交响乐。小护士轻轻地摇着,乐声起了。
  
  第一乐章,C大调4/4节拍,很少的配器,小提琴明朗平稳,木管独白,那是和平的牧歌,带你入梦境的温馨……奥丽佳仔细地观察着谢尔盖表情的变化……突然,鼓声,小军鼓声,由弱而强,由远而近,这是肖斯塔科维奇作品中常见的,很长的气息,发展部的bE大调,回环不断,逼近的战争,击碎了和平之梦。乐曲频繁转调,两个铜管组以c小调呈现主题,大管在钢琴伴奏下,泣出了几声哀鸣……奥丽佳看到了谢尔盖眉头渐渐锁起,嘴角些微颤动……当沉闷的鼓声结束第一乐章时,奥丽佳心里升起希望,她轻轻地吻了吻谢尔盖的额头。
  
  第二乐章,稍快的中板4/4拍,三段体诙谐曲乐章。乐章主部由第一小提琴轻松奏出的主乐念,以及由此而产生的弦乐器那强烈的节奏背景,还有双簧管优雅的副乐念构成。三声中部有高音单簧管及乐队的有力度的陈述,双簧管的副乐念由低音竖笛接替,长笛和竖琴的低音伴奏,显示出肖斯塔科维奇风格。作曲家对奥丽佳说,这是人生快乐插曲的回忆。但悲哀的情绪笼罩着她……奥丽佳陷入沉思,她忆起了在谢尔盖为她两次作画期间,一个多月,她和他挽着手,在涅瓦河边漫步,低咏着普希金的句。此时,她看到了沉睡中的谢寥沙在柔美的音浪中现出半意识的些微的安逸,她欣慰于他们情感在音乐中的相通。
  
  第三乐章——俄罗斯大地之美,令人沉醉,慢板至缓板D大调3/4节拍。表现了俄罗斯人对自己的祖国和土地深厚的挚爱……俄罗斯广袤的大地上郁郁葱葱、无边无际的原始森林,风吹过,大提琴和小管低微的絮语。俄罗斯的大自然,造物的恩赐,画家、音乐家和人灵感的摇篮……她深深震动着躺着的昏迷却是沉醉的勇士,他现出了感动的表情,那是他儿时的故乡——西伯利亚。他的眼角流出一滴泪珠。
  随后,在低音提琴与大锣的轻微演奏下,进入第四乐章。
  
  第四乐章,快板转为中板。首先,弦乐与木管奏出黑暗的声部c小调,预示着战争的到来。由定音鼓呈示出那类似贝多芬“命运”短暂导入部后,主题由弦乐器齐奏展示,然后进入自由发展的主部c小调。在小号的同音反复下,紧张的节奏随之而来。几次艰苦的斗争,穿过机枪扫射、冲出毒气喷雾、万马奔腾,铜管乐器以C大调强有力地,震耳欲聋的轰鸣显示殊死的搏斗……配合乐曲,奥丽佳深情地呼唤:
  “谢寥沙,可记得,你冒着坦克的扫射,冲向那钢铁怪兽,燃烧瓶爆发出复仇的火焰……”这时,她看到了沉睡的勇士在微微地颤抖,鼻翼在煽动,眼皮睁开来,急促的呼吸,喉咙中发出沉闷低微的吼声。
  “谢寥沙,你可醒了……”奥丽佳拥抱了他,同时感到他的手臂也在无力地搂她一下,旋即垂下。
  “姐姐——”声音很低,眼泪流了出来……
  护士也惊喜地轻轻地拍着他的背。
  就在这时,响起敌机俯冲和歼击机对它射击的声音,一颗炸弹在楼边爆炸,几乎同时,敌机在不远处坠毁,小护士俯到伤员身上,地下室的玻璃碎了,阁楼的瓦片脱落下来。
  
  
  3 灾难
  
  
  奥丽佳去领配给,路上她见到被战火摧残的城市千疮百孔,到处是残垣断壁靠近城市外围,纵深梯次分布着防坦克壕和街垒,荷枪的民兵在巡逻。市内饥饿的老人、孩子裹着棉衣毛毯卷缩着身体在盖满白雪的废墟中寻着可以取暖的木板、书本、纸片……
  “这就是我的列宁格勒吗?我的生命所系。我母亲的出生地。在这里我度过了无忧的童年。”
  
  奥丽佳思绪万千,这时她看到一个孩子,六七岁的样子,拖着一个爬犁,在雪地上艰难前行。
  
  “小孩你去哪?”她问。
  “墓地,阿姨,我去墓地。”
  奥丽佳心头一震:
  “爬犁上拉的什么,用棉被包着?”
  “外婆,她死了……”
  “病了吗?”
  “饿死的,她把半个面包给了我……”
  “家里人呢?”
  “爸爸妈妈都战死了,只有我和外婆……”
  眼泪像泉水一样涌出,奥丽佳走到一个巡警面前,掏出她外交部的身份证:
  “同志,请你带这个小孩到最近的医院去,那个,找斯杰潘院长。如果外婆真的病死了,料理一下,然后把孩子带给我。”她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个便笺,写下了她的地址。
  “是,长官同志。”警察给她行了一个敬礼,转身一手抱起孩子,一手拖着爬犁,向医院走去。
  
  
  4 卡秋莎
  
  
  当她回到家里的地下室时,谢尔盖已经清醒了,但他还在躺着,闭眼,均匀地呼吸。小护士,给他输营养液,揉搓他的手,不时地问他的感觉。他回答的很简单,有些含混。
  奥丽佳给他换了唱片,柴科夫斯基的曲子,《曼弗雷德》交响曲。主题属于主人公对幸福的渴望和与厄运的斗争。显然,这个曲子他在学院听过,此刻也触动了他的思想。“只要他的思维在活动就好。”
  奥丽佳到市政府去给古比雪夫方面打了一个电话,汇报情况,当她讲起对谢尔盖的护理,上级对勇士的康复表示祝贺,命她耐心看护,不要挂念部里的工作。同时转告她《第七交响乐》命名为《列宁格勒交响乐》近日即将在古比雪夫文化宫的礼堂公演,由莫斯科国立剧场管弦乐团演奏,指挥隆莫斯德。
  
  那日早晨,小护士去医院取药,离开了。奥丽佳到街上买了一张报纸,回来坐到地下室一个角落,阅读战况,准备讲给谢尔盖。这时护士回来了,放好药,坐在谢尔盖身边。没有留意到奥丽佳。她一面握着病人的手,一面柔声说:
  “画家同志,我回来了。”
  谢尔盖点点头。
  “我们的勇士,您的家在哪个城市?”护士问。
  “没有。”
  “您的老家在哪呢?”
  “贝——加尔湖。”
  “老人健在吗?”
  “去世了。”
  “父母都不在了吗?”
  “是的。”
  “我也是,画家同志,战争使我们成了孤儿。您叫我卡秋莎吧。”
  “我的老人是战前死的。”谢尔盖的声音很轻,语速很慢。
  “难道您没有结婚吗?”
  谢尔盖沉黙了一会,回答:
  “没有。”
  坐在角落里的奥丽佳看到了一丝不易觉察的兴奋显露在小护士的嘴角和眉稍。
  “画家,我看过您的画展。”小护士的语调有些欢快。奥丽佳感到了“其中那位美丽的贵妇就是来看护您的姐姐吗?她可真是有气派呀!”
  谢尔盖点头。无语。
  “她爱您吗?”
  谢尔盖无语。
  “您爱她吗?”
  没有回答。卡秋莎脸红了,她换了话题。
  “我还看到了您的那些莱茵河的速写,露台上的柳德米拉真美呀!”
  奥丽佳注意到了谢尔盖的眉头皱了起来。卡秋莎继续说:
  “那个女孩还多次出现在您的速写中,她是您的旅伴儿吗?”
  谢尔盖转过身去,奥丽佳也站起来,示意卡秋莎离开。小护士突然哭了,委屈地说:
  “原谅我,画家,是医生的医嘱,让我和您对话,说您有兴趣的问题。”
  奥丽佳走到她身边,笑着说:
  “好了,小妹,你休息一会吧。我来看护他。”
  卡秋莎抽泣着走出去了。
  “真是一个单纯的孩子,有兴趣的问题……”奥丽佳自语,笑了。
    
  5 奥丽佳
  
  
  “我知道你一旦清醒,定会苦苦地思念这个问题。”奥丽佳坐在谢尔盖身边,语速很慢。“本来我还在犹豫着,要不要告诉你我掌握的情况,什么时候说给你,还是等待一段时间,在我们知道了更多的详情之后,或者在战事有了变化,你的心绪平稳了,不会去干冲动的事。可是今天小护士提出了,你的情绪激动了,那么,我就讲给你,谢寥沙,你要理性对待,要知道,我们整个民族,整个国家都在遭受苦难……安娜被希特勒关进了集中营……因为她和她姨妈不愿给所谓的‘俄罗斯解放军’当护士,不愿给那些在基辅获胜的法西斯军官做慰问演出。”
  奥丽佳停下了,她看到了谢尔盖木然半坐着,没有表情,她有点害怕。“弟弟,灾难属于英雄和他们的亲人,可我们应该感到欣慰,安娜和姨妈,同许多俄侨一样,没有背叛自己的祖国……”奥丽佳看到谢尔盖依然麻木地半坐着。她把小护士叫过来,让她去请医生。
  “原谅我,姐姐,我不知道这件事令他这样。”卡秋莎哭着走了。
  奥丽佳扶谢尔盖躺下,给他盖好了被。她见他的肩膀在抖动,她静静地坐着不知怎安慰他。
  过了一会儿,院长来了,坐到病人的另一侧,笑了,“年轻人坚强些,斯大林的儿子也在集中营里,他们被俘后都拒绝叛国。是的,他们的战友们倒下了……对了,奥莲卡,那个老太太死了,你让民警送来的那位老人,衰老、多病加上饥饿……看来那个孩子——彼嘉,就指望你抚养了。你结婚了吗?会带孩子吗?”
  奥丽佳站起来:
  “放心吧,斯杰潘叔叔。我要学做母亲,把他带到古比雪夫去,给他一个家。”
  这时,谢尔盖也掀起被子,问候院长。院长让他伸出双臂,摆动一下。
  “唔,很好,看来弹片没有破坏你的神经。过两天给你做手术,把德国人的礼物取出来。不要急,痊愈之后,多画些宣传画,激励人民保卫我们可爱的列宁格勒。你看,肖斯塔科维奇的第七交响乐多么震撼人心啊!这就是艺术的力量,孩子,你的笔就是你的燃烧瓶。”
  这时,窗外的街道上,突然响起肖斯塔科维奇的第七交响乐。在座的人全都是兴奋起来……
  
  
  6 勇士
  
  
  奥丽佳挽着谢尔盖在街上走着,感受扩音器下音乐的震撼,她忆起肖斯塔科维奇对她的讲述,终乐章在于表现了报仇雪恨、英勇拼搏,在缓慢的铺陈叙述,之后,乐队逐渐增大音量。铜管乐器以强有力C大调地奏出,乐声,排山倒海般的凯歌……
  
  这时她们看到了一位中年妇女紧裹着头巾,荷着武器,专注地站在扩音器下。谢尔盖和奥丽佳疑视片刻,又往前走,他们看到了沉浸在音乐声中的一个中学生,他一面在雪地中徘徊,一面吟哦着即兴的诗句:
  
  不是列宁格勒温柔的白夜,
  不是静谧的涅瓦大街,
  
  没有优雅的天鹅在湖边环舞,
  更没有柴科夫斯基迷人的音乐。
  母亲,你在倾听什么?
  
  炮火烧焦了你卷曲的两鬓,
  弹片擦伤你美丽前额。
  你可爱的了尼亚在前线拼杀,
  母亲啊,你手握钢枪,
  在倾听什么?
  
  奥丽佳看到,谢尔盖已经热泪盈眶……
  
  军用飞机穿过云层向高空爬升,战火中的列宁格勒留在阴霾中。小男孩彼嘉偎着奥丽佳,这位未婚的义母在无语沉思。她见到斯杰潘叔叔时,这位院长劝她说:
  ……你不要再找谢尔盖了,勇敢的青年,按着良心的指引去了他要去的地方。如果我在他那样的年龄,在这种形势下,也会这么做的……
  
  她又展开滴满她泪水的手笺:
  
  手术留到以后吧,姐姐,我上前线了,不要找我……法西斯恶魔卡着我们的喉咙,母亲和孩子们在呻吟,战友在血泊中匍匐,列宁格勒在痉挛。我不能躺在病床上,我要到战场去……我坚信,我们会突破封锁,斯大林会领导苏联人民战胜希特勒,伏罗希洛夫和朱可夫会率领我们直捣柏林,我会在魔窟中救出我的安娜,我的柳德米拉。爱你的谢寥沙。
  
  小护士卡秋莎的字条和他放在了一起。
  
  奥丽佳姐姐,我理解了谢尔盖哥哥,这减轻了我的自责,我也要到战场去,救护那些英勇的战友,那才是我们护士的前线。姐姐,我要去追随谢尔盖,我爱他……你们的卡秋莎。
  
  邻座一位鬓发斑白的将军打开了他的录音机,他礼貌地向奥丽佳点头,调低了声音,斯大林的讲话:
  “这一群丧尽天良、毫无人格、充满兽性的人恬不知耻地号召消灭伟大的俄罗斯民族,消灭普列汉诺夫和列宁、别林斯基和车尔尼雪夫斯基、普希金和托尔斯泰、格林卡和柴可夫斯基、高尔基和契诃夫、谢切诺夫和巴甫洛夫、列宾和苏利柯夫、苏沃洛夫和库图佐夫的民族……德国侵略者想对苏联各族人民进行歼灭战。好吧,既然德国人想进行歼灭战,他们就一定得到歼灭战。今后我们的任务,苏联各族人民的任务,我们红军战士、指挥员和政治工作人员的任务,就是把侵入我们祖国领土的所有德国人——占领者一个不剩地歼灭掉!”
  
  军官闭目,身体微微向后仰着,接着是第七交响乐的第三乐章,俄罗斯大森林轻轻的喧响……
  
  审核编辑:衣零   精华:高轩过  推荐:衣零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心悦君兮君不知

下一篇: 《 [小说擂台]冬天里的爱情童话

编者按:
短篇小说编辑   衣零: 故事饱满深沉,语言充满张力,人物个性鲜明,涵盖知识丰富,一个中国人描写域外小说能够如此紧贴意境,紧扣历史,非常了得。那段苦难的岁月给世界带来了毁灭性的灾难,也给世界人民带来了向往和平的渴望,第七交响乐的第三乐章已经轻轻响起,胜利就在前方……申请精华!

短篇小说编辑   高轩过: 作者用两种对比完成了一种震颤与悸动,在一个巨大的时代背景下,奏响了一曲波澜壮阔的交响。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4

  • 高轩过

    一群不同的人,一个相同的命运,很受震动。

    2015-08-26

    回复

    • 行吟者

       写战争主要是写在这反法西斯战斗中苏联人民的保卫祖国的深沉的感情,因此我选择了列宁格勒交响乐的这样一个题材不但能倾情表达人民在国家危难之际的爱国杀敌的愤慨之情,也有助于艺术表达。有了这样的题材,可尽展艺术家的情怀。

      2015-08-26

      回复

  • 衣零

    问好老师,好久不见,小说写的越来越好。

    2015-08-25

    回复

    • 行吟者

       谢你,衣零,谢你的点评和鼓励,我的文章能有几位朋友认真阅读,我就非常高兴了。

      2015-08-25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