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基辅郊区游击战

宋振邦 域外小说

作者:行吟者    授权级别: C    编辑推荐    2015-08-21   点击:


  苦难的岁月第三部从敖得萨到图拉3基辅郊区游击战
  1941年10月下旬乌克兰-基辅第聂伯河东岸。
  “这就是我梦中的图画,多美呀!”雅科夫坐在森林边上,一棵大树的阴影里。他望着乌克兰美丽的乡村,他阔别了二十余年的故土,感叹着。
  “都走了,像这样白色的乌克兰的农舍,成千上万,全都抛弃了。”葛利高里流下了眼泪,他坐在雅科夫身边,“建造这些房屋,在它周围种植果木的人,正痛心疾首地沿着黄尘滚滚的大道向东方撤退……就是这块土地,我为它流过血,正像歌里唱的“美丽的乌克兰已变成战场,白杨树叶飘落地上。”
  葛利高里感到饥饿难耐,他对妹夫说:
  “雅沙,你去林子里边守着,我到村里找点吃的。有情况鸣枪。”
  雅科夫点头。葛利高里提起枪,猫着腰,沿着灌木丛摸进了空荡荡的农庒。他走进了一间农舍,转了转,什么吃的也没有找到。不要说奶油面包,就是一颗白菜,一个番茄也见不到。“对了,什么也不能留给德国人。”他心里想。突然,他看到屋里的小桌上遗留下一个孩子的文具,一个作业本,旁边还有一个布娃娃,这该是一个小女孩了……他翻开了小本,扉页上工工整整地抄录了普希金的句,最后一页是老师对她作文的评语,充满爱心和情的赞扬。这些一定使孩子很激动,她便在娃娃的小花裙上画上一颗小红星,唔,已经是第五颗了……,小孙女,你在哪里?在敌机轰炸的撤退的途中,你会想到你的房间,你的作业本连同那缀有红星的娃娃都被那无情炸弹撕成了碎片……葛利高里的眼里充满了泪水,他在屋里坐了一小会,精心地把那作业本收入怀中。
  饥饿难耐,他想,秋天了,也许园子里,那松软的土里还能挖到一点漏收的马苓薯?于是他便又到房子周围的菜地里去搜索。这时忽然一个衰弱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背枪的同志你在找什么?”
  葛利高里直起腰,转身,见是一位老女人在招呼他。葛利高里走到她近前:
  “老姐,你为啥还没撤退?”
  “往哪里退,若是你们这些拿枪的人都不能保护我们……”
  葛利高里感到一阵羞愧:
  “会打回来的,会的。可现在,老姐,你该避一避。”
  “小孙子病了,撤退,在颠箥中他会死在路上。再说,这么些南瓜,也带不走。你是游击队吗?兄弟,你叫我玛丽娅。”
  “我是突围的散兵,葛利高里,我还没找到游击队和他们汇合。我还有个同伴,找点吃的,您说南瓜……”
  “跟我来。”
  “先看看你孙子。”
  “他和南瓜在一起。”葛利高里跟着老太太走进农舍,他见一个病弱的小男孩躺在床上。他走近前摸了摸,孩子的体温很高。
  “德国人没来抢东西?”
  “来了,我说孙子病了,他们就吓跑了。”
  这时孩子用微弱的声音说:
  “爷爷,我能行。”
  “你能行什么?”葛利高里问。
  “给游击队送吃的。”
  “卡甫留哈,你还在发烧。”老太太说。
  孩子的话引起葛利高里无限的爱怜。他对老太太说:
  “老姐,我的同伴那里有点药,请你煮点南瓜,我们都饿坏了。”
  “好的,你带他来吧。”
  听了老人的话,葛利高里急忙回去,当他看到门外的墙上留下的标志时,吓坏了。那德文的字他不认识,但旁边画个骷髅。他感到了不祥的预兆。他急惶惶回到林子里,雅科夫不见了。他吹口哨,低声呼唤妹夫的名子,到处不见。他想,雅科夫穿的是德国军装,暗算他的定是游击队。但游击队不会轻易发落他,巴不得捉一个舌头。只要容他说话就好……可是到哪里去找游击队?他想起孩子,同时又想起墙上的标志。危险就在眼前,十万火急。
  葛利高里折回农庄,他进了卡甫留哈家,对玛丽娅说:
  “老姐,形势不妙,我的同伴不见了,德国人在你家院墙上留了记号,像是要下毒手。赶紧走。”
  “你和孩子先走吧,这样快,他能找到游击队。我先留下,德国兵来了我有藏身之处……”她用头指了指墙角柴草堆。
  事不宜迟,葛利高里喝了两口南瓜汤,背起孩子说明用意,匆匆走出门去。此刻暮色已降临。孩子一面讲他给游击队送饭送水,一面指点路径。两人翻过几个小丘进了一片树林。孩子学起鸟叫,远处有回应。这时两个哨兵走过来。一个战士替换葛利高里背过卡甫留哈。葛利高里气喘吁吁问雅科夫是否在?另一人点头。他领葛利高里见到了队长阿历科赛,以前的团长。葛利高里三言两语讲了自己,之后,匆匆的说;
  “孩子的家在那儿,奶奶在屋里。”他用手指了指。
  听到了摩托的声音,手电筒和火把的闪光。队长举起望远镜,一面高声念道,三个,五个,十个。他数着火光中的黑影。他又把望远镜交给走过来的雅科夫,问“看看墙上写的什么?”
  “‘瘟疫’,还有骷髅图标。”雅科夫紧张的变了调,“火把,他们要放火……”队长抢过望远镜,一面高喊:
  “集合!”他下意思摸了下腰带,“同志们,擦干眼泪,雪洗基辅耻辱的时刻到了。”
  这时火苗窜起来。“快,脚步要轻……”队长简短命令,一面跑着,“十个对十个……葛利高里,葛利高里,老头哪去了?雅科夫,你带孩子留下……八个对十个……”他自语,“优势,我们在他们身后……不让他枪响,用刺刀和匕首。”
  火光,烈熖噼噼啪啪的响,在小巷人空的荒村令人惊悚。德国人的摩托没有熄火,它的马达轰鸣惊飞了林子里野鸟,混乱的声音掩护了红军战士的偷袭。
  第一个倒下的是德军的哨兵,他只来得及发出一声困闷的呼叫。
  “散开队形,向目标合围,八个对九个……从后面,看好自己的对象”队长发着简短命令,一面前冲,他借火光用望远镜观察,低声报导,“一个鬼子身上起火了,在地上滚……另一个去扑救……八个对七个……”他拔出手枪。
  混乱的肉搏开始了。胸对胸,拳对拳,短刀对短刀,牙齿对牙齿……德国人惊恐于暗夜里无声的突袭,游击队胸膛里燃着仇恨的怒火……
  “你这混蛋,猪啰,来吧,这就是你应得的……为什么,你不在自己的家里劳作,穿着皮靴闯进我们的家园,掠走我们的妇女,在老人睡眠的屋舍纵火……呸,你的污血,喷在我们长满鲜花的土地。既然你带剑走进俄罗斯,就饮刃而死吧……”
  葛利高里急速摸进房间,在浓烟中低声呼唤玛丽娅老姐的名字,他摸到床,摸到屋角……突然窗外现出火光,屋顶噼啪作响。一支火把扔了进来。葛利高里急忙拨开被点燃的柴草,一个墙洞现了出来。他意思到奶奶是从这里逃脱的,他便也钻了出去。他身上着了火,连忙滚地灭火。这时一个鬼子扑过来,葛利高里嗅到这个纵火者身上的汽油味,顺手检起一根火棍掷过去,鬼子身上起了火,另一个赶来扑打。葛利高里顺势提起压在身下的自动步枪,连发数弹,两个德国兵应声倒地。一个鬼子压到他身上,左手举起匕首,葛利高里用右手死死扼住他的手腕,一滚身用脊背压着他,两手去夺他的利刃。敌人用右手搬着葛利高里受伤的右肩。葛利高里感到疼痛难忍。就势翻卧地上,用胸膛压住他的左腕,使他不能动刀。正当年老受伤的葛利高里感到体力不支时,他听到压在他身上的德国兵发出一声沉闷的哼叫撒开了手。玛丽娅举起石头砸在鬼子的头上……
  仅仅二十分钟便结束了战斗。游击队三人受伤,无一牺牲。这次的成功得益于背后的偷袭,而且火光在前造成了德国兵视觉的盲区……
  “换上德军服装和武器,搜索食物,饱餐一顿。”阿历科赛队长下达命令。“雅科夫带一个队员开路。葛利高里带奶奶和孩子居中,穿过敌军的防线,亮白旗进入我军阵地。出发……”
  
  审核编辑:衣零     推荐:衣零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如果爱

下一篇: 《 范蠡隐居之后……

编者按:
短篇小说编辑   衣零: 小说再现了那段不堪回首的历史,侵略,杀戮,火光闪闪,炮声连连。小说虽然以乌克兰为背景,但对于每一个被侵略的国家来说,有一样沉重的灾难。但是,无论邪恶多么强大,我们终究心怀希望,就像小说结尾一样,“出发……”。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

  • 行吟者

    谢好友衣零的点评。苦难的岁月 主要人物有谢尔盖、安娜、舅——葛利高里和奥丽佳,这里主要写老英雄葛利高里在卫国战争中的英勇。

    2015-08-21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