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敖得萨巷战

宋振邦 域外小说

作者:行吟者    授权级别: C    精华文章    2015-08-20   点击:


  纪念中国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七十周年
  苦难的岁月第三部从敖得萨到图拉
  本文是《苦难的岁月》的第三部,前两部为《莱茵河之恋》、《维也纳情书》。这里描写了苏联惨烈而英勇的卫国战争,记述了安娜的舅父葛利高里这位老兵及其姨父在保卫敖得萨和莫斯科所进行的战斗。倾吐了那一代人对苏维埃祖国的热爱与忠诚。
  1维也纳
  1941年6月22日维也纳凌晨。
  雅科夫家里响起一阵急促的门铃。女主人瓦列丽娅走到前厅,开了灯,问谁,何事。一个奥地利党卫队员进来,敬礼:
  “队长请雅科夫部长到局里去。”
  女主人疑惑地问:
  “三天前他随船运物资去了罗马尼亚,你们不知道吗?”
  队员敬礼转身出去了。三人在外面议了一阵,一个说,要不要去搜,另一个说不可,他是前部长,现在也是要职,他的问题,我们不明,他儿子是坦克兵营长。还是请示核实一下吧。三人骑上摩托走了。
  这时安娜也披衣下楼到厅里。问姨妈何事。姨望着三人远去的背影,小声说:出事了。娘俩回到姨的卧室。安娜问:
  “姨父会有何事?”
  姨轻轻摇头,打个电话吧,不知他现在何地。
  两小时后,姨扭开收音机:东线开战了,德国进攻了苏联!两人惊呆了,安娜掩面而泣:
  “妈妈……”
  “你姨父可能给苏联提供情报,通过奥丽佳。”姨喃喃地说。
  
  2敖得萨巷战
  1941年10月16日,敖得萨
  城里的巷战已近尾声。
  夜里两点,葛利高里和他的战友伊万退至市中心,这儿有两座房子被迫击炮击中,燃着大火。港口那边响着重炮,敌人封锁海岸,阻止红军向黑海的战舰上撤退。两人来到一座坚固的建筑物下,葛利高里认出这正是妹夫雅科夫的宅子,一度作为托儿所,不久前孩子们已全部撤走。这儿离小教堂不远,街对面的左边是个医院。伊万对葛利高里说,你熟悉这栋房子的结构,先进到里面搜一搜,看有没有罗马尼亚人。包扎一下你肩上的伤口。我在外面掩护。葛利高里五十多岁了,腿有点跛,战友比他小一些,都是内战时的骑兵,如今保卫敖得萨被编入民兵师,守内城——第三道防线。他肩膀上的伤是和入侵者搏斗被刺伤的。幸好伊万击倒罗马尼亚人救了他。葛利高里右手提着枪,左手压看右肩的伤口,从二楼小心地向下移动。
  电断了,屋子时而被火光照亮,时而又陷入墨黑。他顺着楼梯摸索下行,在一楼惊起一只老猫,灰土味扑进鼻子。他从一楼厅里的沙发单上扯下一块布用嘴和左手把伤处系紧。又慢慢走进地下室。忽然他绊了一交。一摸是个人,已没了鼻息,他感到手上粘粘的,火光一闪,见是血。他下意思地拖动了一下。门外一阵枪声。他火速跳上二楼打破窗,想支援伊万。枪声停了,门外不见伙伴。他小心地走出门来,听不远处有人呻吟,是伊万,在街角。显然他想保护战友,把火力引开,受了伤。
  他爬到他跟前,伊万微弱声音唤他。葛利高里弯腰背起他。把他和伊万的枪都扔在了墙下,这时来了一辆军车,车过后,他便迅速穿过横街。一梭子弹打来,葛利高里已到对面墙垛。他侧身闪过几十米,进了医院。这时罗马尼亚战士也抬着伤兵走过来,双方怒目相视,但敌人没开枪。护士接过伤员,直接送到手术室。医生见到罗马尼亚伤兵斥道:你们自己不在罗马尼亚过自己的日子,跑这来干啥!
  在走廊,护士给葛利高里消毒,简单包扎了一下。见他这么大年龄还为保卫敖得萨流血,不禁流下眼泪。之后,她又取来几包外伤药,悄悄对葛利高里说,“大叔,你带上它说不定在游击队里能用得上。”她递给他一只桶,示意他出去。门口的罗马尼亚岗哨阻拦他,护士喊:让他去提水。当时入侵者破坏的水源还没恢复供水。葛利高里匆匆闯了出去。这时东方已经发白,街面平静了些。
  他拾起枪,跑回了老宅。他想弄清那个地下室的死者是什么身份。借微弱曙光,他见亡者半卧在地下室的楼梯的血泊中,自己人,三十来岁,从那服装和粗糙的大手猜他可能是个钳工。他左手握枪,右手伸向上衣口袋。葛利高里帮他取出那小本,原来是党证。瓦夏,布尔斯维克。显然他想交给他的战友。葛利高里摘下帽子,眼泪流了下来……
  他把无语的战友背到后园,顾不得右臂的痛楚,用铲子挖了一个坑。又去屋里取下沙发的罩布裹起了这位忠诚的战士。轻轻放入墓中。掩上土,又默立了一会。
  “别了,战友,今天你在这里守护着沦陷的敖得萨,明天我会来解放这座城市,面向大海立纪念碑。让子孙后代为你燃起永不熄灭的火焰。”
  回到屋里天已经大亮,葛利高里想找点吃的,没有,水管里滴不出一滴水。他坐着,思量如何走出敖得萨,到森林里找到游击队。忽然,门外传来一个声音:
  “有人吗?不要开枪,我是敖得萨市民,旅居维也纳的侨民,这房子是我的。”“雅科夫——”葛利高里听出了妹夫的声音,大喊一声。
  来人脚步匆匆,一进房门,葛利高里愣住了:德国军官打扮。葛利高里下意思地握起枪:
  “你是入侵者吗?雅科夫。”雅科夫摆头,示意外面有人。“大哥,先告诉我,姐姐在哪?”他向门外用德语喊,“战争结束了,”又高声用罗马尼亚语“你们可以归队了……慢,把水和吃的留下。”一个士兵进来放下水壶和面包,疑惑的眼光盯着葛利高里。向雅科夫敬礼,转身走出去。
  “你怎么让流弹伤了?”雅科夫故意让罗马尼亚人听着。等两个士兵走远。他出去看了看,回来掩上门,坐到葛利高里对面。用眼盯着他:
  “先告诉我姐姐在哪呢?”
  “战争一开始我就把她送到后方去了。”
  “唔,好。现在我告诉你,我怎么到了这。”雅科夫一面把水壶递给葛利高里。他一口气喝光了军用水壶。抹了一下胡子:
  “雅沙,你有烟吗?”
  妹夫雅科夫从烟盒里抽出一支雪茄,递给他。葛利高里折了一半,揉进他的烟斗,
  妹夫用打火机给他点着。继续道:
  “战前我就是自己人,在维也纳给苏联驻维也纳领事馆送情报,通过奥丽佳。报告德国人物资调配的情况。我猜纳粹对我和奥丽佳有所觉察,当时不抓我,是怕惊动苏联。”雅科夫脱下手套,自己也点了一支雪茄。“我估计战争要起了,提前带船到了罗马尼亚。我借口考察战地的物资需求,来到了敖得萨。”说到这雅科夫拍拍胸,“那个独裁者安东尼斯库给我开的路条。我看到城郊姐的农场起了火,想你们会后撤到这里,我担心你和大姐阿琳娜的安全。”
  葛利高里吐了一口烟说:
  “6月,战争一开始我就把大姐送到后方去了。我想把她送到远东西伯利亚去,谢寥沙给了我他家的地址。贝加尔湖边的房子,空着。姐不去,说是要为战争尽力,她进了乌拉尔的一个被服厂,做军大衣。”
  “你为何不伴着她,又跑回来干啥?”
  “我怎能丢弃敖得萨,我的血流在它的土地上,父母和姐夫都埋在这儿,我们刚刚开始建设新的生活,外国的干涉军又来了。”
  这时雅科夫分析说:
  “不久前,这个安东尼斯库在罗马尼亚搞了政变,他听命希特勒,倾全国之力攻敖得萨,红军的主力在基辅,不然他不会得逞。”
  “下一步,我俩怎么办?”葛利高里一面嚼着面包。
  “如果你是罗马尼亚人,你会有什么动作?”雅科夫反问。
  “关起门来清剿反抗者,城里至少还有几千人没放下武器。这些人会乘天黑突围到海边或森林里去。重新集结。”葛利高里说。
  “我们也这样干,趁他们立足未稳。朝枪声相反的方向。”雅科夫坚决说。他停了一会又说:“我要到莫斯科去,找到奥丽佳。有重要情况告诉上面。”
  “我们从基督教老坟奔磨房,小时候捉迷藏常去那儿,隐避物多。”葛利高里胸有成竹地说。显然他已想了一会。
  雅科夫点头,他查看了一下姐夫的伤,又摸了摸他头:
  “你烧得利害,幸好我从维也纳带来一点药。”说着他打开军用背包,在一个小瓶里取出两片约,让葛利高里就水吞下。
  兄弟俩睡了一觉,凌晨三点,带上两只枪,摸出去了。
  
  审核编辑:高轩过   精华:高轩过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编者按:
短篇小说编辑   高轩过: 人物语言、动作、心理描写都非常到位,符合人物身份与情节的需要,体现了作者驾驭文字的能力,本文看起来虽然像两个片断,但在纵观通篇,不难发现作者对这一段的种种用心之处,请悉心品读行吟者的系列小说,你不仅会发现一个丰富立体的异域世界,更会发现作者珍爱的那颗美好心灵。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2

  • 行吟者

    谢副主编对笔者的鼓励。有一段时间我进不来本站,可能是使用的软件平台的原因。

    2015-08-20

    回复

  • 高轩过

    莱茵河之恋,与维也纳情书,在作者的文集中都可以找到,那是让人为之心动的优美文字。

    2015-08-20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