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河村轶事29 寒潭孤鸿

作者:行吟者    授权级别: C    编辑推荐    2014-03-03   点击:


  
  寒潭
  
  上弦的月牙儿浮在云里,像个小船在水上漂,我也坐在船里,栓柱在我前面双手划着桨,每划一下身子便用力向后倒,我只好把围灯拿在手里,不由自主地随着他的节拍摆动上身。塘里静静的,水的寒气噗到脸上混着蒲的清香,栓柱慢慢摇着桨,发出唰啦儿唰啦儿的水声,很轻,大青狗跟在船后,咻咻泅着。月牙儿露出的时候,一丛丛的蒲结了棒茸现在眼前,好多,还有荷的残梗败叶,一片片在水面上投下阴影;一忽儿月牙儿没入云中,周围又暗下来,可是泡子的远处却现出神秘的蒙蒙的灰白。我举起手里的围灯,黄色的光影便随着桨搅起的波纹动荡起来……
  金外公葬礼后半个月,栓柱来找我,去摸野鸭蛋。妈说柱子变了,真的,栓柱变了,个子高了,瘦了,话也少了。妈说别让我下水,栓柱说没事,在船上提着灯,再说,泡子很浅,外婆也说,去吧,玩玩,别把孩子闷出病来……
  “宝子——我发现柱子的语调也变了,也不说笨蛋了,——舅不能常带你玩了!我得多干活,爹叫他们抓去了,地也卖了,钱送给警察局了,得让爹活着,是不?……”
  我一阵难过,灯光下看栓柱的膀子和后腰全是红点子一片片的,便问:
  “你身上是咋的了?”
  “沤麻沤的。”
  “你那么小能干那力气活吗,还在臭水里泡着……”
  “不小了,马上就十二了,光靠打鱼不行,网不了多少,逮啥干啥,只要能挣钱……”
  船搁浅了,我们划到了泥滩,大青跳上船,抖着毛,水溅我一脸,冰凉。栓柱挽起裤管,让我坐稳把灯挑起来,他便下船,去草里摸蛋,泥陷到他的腿肚;大青跳过去,低头嗅起来,它惊出一条水蛇,从我船边疾速游过。蛙声间断又单调,全不像夏天雨后那样热闹,偶尔传来天上的雁叫和草丛中水鸟拍打翅膀的声音……
  过了一阵,栓柱摸到两个,大青也衔了一个蛋。
  就在这时突然听到两声凄厉的叫声:
  “嘎啊――嘎啊――”
  我和栓柱抬眼望去,月空里一只大雁歪歪斜斜滑落下来,溅入湖面,听到扑通一声,栓柱打了一个寒战。就在离我们小船不远的地方,我看到一个黑影在艰难地泅水,挣扎着爬到芦苇丛中。
  “落难了!”栓柱呆呆地望着说,“和我一样……”
  我鼻子一酸,哭了起来。栓柱搂紧我:
  “愿它能养好伤,跟上群儿。”
  这时一阵寒风掠过水面,苇草簌簌抖动,哗哗响,月亮钻进稀薄的云层,湖上有的地方黑,有的地方更亮了,黑苍苍的影子摇摆着,大片大片在水面游动,那是云在月光下投的影。
  
  岸上传来舅的喊声,还摇着手里的灯。栓柱大声应了一句,又对我说,走吧,没白来!大青也叫起来……
  回来的路上,栓柱一面划水,接着刚才的话讲:
  “何瞎子的话没错,灾星从东边来!日本人从东边来,警察从东边来,连周家兄弟也是从东边来的,他们哥俩算是把我姐和苓儿妈害苦了……我姐想周先生,老是关着门哭。他可好,偷偷跑了,面也没露……若不是他们,爹咋会惹这场官司。财主没好货!”
  “灾星在东边——我一下子想起——可不是,前年我们捉螃蟹,不是东边打枪吗?”
  “对,宝子真机灵——想起趣事,柱子有些开心了——是东边,东村财主家小五,你记得?念学馆那个,他去长滩洋学堂,天天早上朝东边弯大腰,叫东京腰(遥)拜,还念‘口苦民娃’(日语‘国民训’译音)”
  柱子的活泼又使我想起两年前快乐的时光……

  舅和我回到外婆家的时候,康舅割蒲回来了。他是给外婆打的,外婆用它编鱼篓子给栓柱用,还织些垫子、席和袋拿到集上去卖。小姨说苓妈病了,因她不能做饭杏把她接到自家,马上又来找我妈和外婆,小舅问什么病,小姨讲,杏没说,慌得很……我拉舅要去看吴姨,小姨扯住了我……
  半夜,妈妈和外婆回来了,我睡意朦胧中只听妈说,这样可不行,得赶紧找大夫,我明天就回茨坨。外婆说,可不是,男人怕的是车前马后,女人怕的是产前产后,何况是小产……
  第二天一大早,舅便套了我们来时坐的毛驴车,把妈和我送回了家。妈立刻和爸爸去了医院,妈同一位大夫搭车赶回河村,在妈请医生时舅匆匆吃了饭,妈连饭也没吃。次日,妈和医生回坨村来了,又抓了些药给舅带了回去。当晚妈和爸讨论了帮吴姨开裁缝店的事,后两天便找裁缝闫叔商量,闫叔也同意收她,并说有个女的也好,可做些妇女和儿童的衣服,最好是把东边的一间房也租过来。妈立刻把这消息托鲁伯带给了吴姨……可是,半个月后,小舅带来信:吴姨死了,跳了泡子……
  天啊,这一切都是怎么发生的呢?
  我最后看到的,留在我童年记忆中的吴姨,那个挺着肚子的女人,牵着女儿以呆滞的目光淋在雨中,河村的母亲,一位年轻美丽而温良的女子,投河死了!

  审核编辑:欧阳梦儿     推荐:欧阳梦儿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爱的磨难

下一篇: 《 等你爱我

编者按:
短篇小说副主编   欧阳梦儿: 吴姨,一位年轻美丽而温良的女子,投河死了。这于我,无疑是震憾的。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2

  • 东方玉洁

    好长好长的故事,行吟,要走好长的路才能讲完了。

    2014-03-03

    回复

  • 行吟者

    谢梦儿充满感情的点评和对读者的引导对笔者的鼓励。

    2014-03-03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